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网易云的摸鱼法则

编辑导读:前段时间,国美通报了一批工作时间摸鱼的员工,引起了网友的热议。网易云音乐随机抓住这一机会,连夜推出 " 摸鱼计算器 ",一度在朋友圈刷屏。本文作者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与你分享。

摸鱼这种事,古人有讲究。

摸得不好,那史书上倒霉的王侯将相都是前车之鉴,摸好了,还能像苏东坡一样引发一番哲学思考。苏东坡写过一首《司命宫杨道士息轩》,里面有两句: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

大概就是说你要没事干你就静坐,发呆思考人生,这样下来一天过去就好比过了两天,等你到七十岁时就好比活了一百四十岁。妙哉!职场普通人的摸鱼表面上是在混时间,实则是在无趣的工作之余找寻乐趣,找到了则生命增矣。

到了明朝有位戏曲家李渔在《闲情偶寄》里把苏东坡那几句诗改了改:吾在此静睡,起来常过午;便活七十年,止当三十五。

李渔觉得不务正业干啥都行,就是睡觉不太好,总是一睡睡到午时过后,那七十年的人生基本就打对折了。

所以上班摸鱼,无论你是看腾讯视频,刷抖音快手,逛拼多多,听网易云都大差不差,只要你没有在睡觉,你的生命就是在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延长,尽管这种方式你的老板可能不认同。

有摸鱼的人自然也有摸鱼的公司,而且这些摸鱼公司中以网易云为典型代表。在一个狼环虎伺的音乐圈,财不大气不粗的网易云一直以自己独特的摸鱼方式在延长着公司的生命线,尽管这种方式投资人不一定认同。

还从来没有一个音乐软件将自己做成了社区,也从来没有一个社区能在情绪调动方面如此得心应手。

除了内容生产者,老板说员工看视频、刷微博算摸鱼可能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唯独听歌除外。对一些人而言,工作中没有音乐宛如吃饺子不沾醋,音乐不仅不会阻碍工作反而会提升效率。

当然现在的音乐软件功能泛滥,从电台、视频、直播到交友、购物一应俱全,谁也不知道被国美通报那个员工到底用网易云干了什么才能造出 22.5 个 G 的流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深爱着网易云(专业词汇谓之用户粘性),否则网易云和其他听歌软件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细数网易云这些年走过的历程,基本都在 " 不务正业 " 的边缘徘徊,会蹭热点,会吵架,会社交,会吸粉,会直播……就是 battle 不赢厂商。

缺钱不是它的错,错的是这个世界,总是逼着它摸鱼。

01 在线的 emo,在线的鱼

针对国美通报员工的事件,网易云来了一波反向营销,连夜推出 " 摸鱼计算器 ",纯属娱乐。有网友就晒出了自己通过摸鱼计算器算出的时间并表示自己平时基本不用网易云听歌,却还是有约 3G 的摸鱼流量。

当一边生活一边 emo 成为常态,我们就需要允许在深夜痛哭的成年人试图去挽留眼睛里逐渐黯淡的光。

对于多数基层员工而言,真正能称得上尸位素餐的人很少,螺丝钉的作用有限。本来好好的在上班,可能突然就 emo 了,原本打算今天写完的东西,到下班发现只是打开了 word 文档。个体变化并不会动摇到整个大公司的生存,尤其是很多流程已经非常成熟的企业。

网易云深谙此理,它明白自家用户早已被培养了在平台上听歌的习惯,因此它也不妨摸鱼,上点直播,卖点东西,推点游戏,这些都不会影响那些资深的听歌用户,毕竟边角料的影响有限。

一个员工在岗位上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在摸鱼,多少时间认真工作其实很难算清楚。打开网易云的用户到底花多少时间在听歌,多少时间看评论区逛直播间,外界都无从得知。只要还在云村,我们就是盈亏与共的好朋友。

在线音乐行业早已过了卖情怀的时代,人们看见在虾米化身的界碑上写着一句老生常谈的道理,即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根据网易云招股书公布的数据,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在线音乐服务、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两部分。2018 年、2019 年和 2020 年,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分别为 89.4%、76.6% 和 53.6%,呈下降趋势,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占比为 10.6%、23.4% 和 46.4%,呈上升趋势。

表面上看来网易云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在下降,平台也屡有用户抱怨 " 看着收藏夹一点点变灰 ",但网易云依然保持着 15% 的付费率,相应的腾讯音乐集团 Q3 最新公布的用户付费率在 11.2%。15% 的付费率对应的是 2429 万的付费用户,这个数字略多于腾讯音乐集团上市时的 2330 万(彼时付费率 3.8%),如今腾讯音乐的付费用户已达 7120 万,但愿网易云在付费用户超过 7000 万时依然能保持这种领先。

眼下腾讯音乐集团已经实现连续盈利,网易云在招股书中表示到 2023 年 12 月 31 日公司都还将处于亏损状态。到 2023 年,刚好是网易云成立十年的时间,花十年时间探索发展对任何一家大公司来说都不算长。

为了生存,网易云确实变得越来越不专一,它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纯粹的音乐平台。国内移动互联网的臃肿毛病它一应俱全,功能太多太杂,仿佛忘了初心。

网易云的初心就是那张播放页面的黑胶唱片,当年的音乐发烧友第一次看到这个页面时是很惊艳的,它象征着一种听歌的仪式感,尽管也被有些人认为很傻,但不影响后来不少音乐平台都开始效仿这一特效。

如今仪式感被遗忘,听歌也很难回到最初的纯粹。歌单推荐随处可见 " 评论过万 " 的标签,网易云将法国音乐家费提斯那句名言演绎得淋漓尽致:音乐不只是表达的艺术,它还是能引起激动的艺术。

人只要一激动,人际交往就开始了。

02 总有些随风,有些入梦

王小波曾经说:东西方精神的最大区别在于西方人沉迷于物欲,而东方人精于人与人的关系;前者从征服中得到满足,后者从人与人的相亲相爱中汲取幸福。

很难想象在 spotify、Apple music 等音乐软件上衍生出一片活跃的社区,也很难想象国内任何一个影音平台缺乏优秀的互动情境要怎么活下去。

中国人很容易在人际关系里找到乐趣,这种人际关系不是单纯指互联网所谓的社交,而是一种建立在人与人有联系这一基础上的情感流动。

现代社会看似交通便捷了,实则多数时候还是将人规制在流水线、格子间,原本需要打理的邻里亲友关系可能变成了淡漠无味的职场生存法则。情绪找不到落脚点,所以只好借一切能与人建立联系的路径来发泄,比如在微信群里灌水,在社交论坛上灌水,在音乐软件上听歌,在视频平台追剧。

如果说要找一个平台融音乐、视频、直播和社交论坛于一体,那只有网易云了,这是网易云在进行业务摸鱼中的意外收获,可能幸可能不幸。

幸运的地方在于它如此不专一竟然还没有被用户抛弃,可见很多需求是事实性的存在;不幸的地方在于它继续这么靠翻唱撑起版权半边天很可能离被抛弃不远了。

网易云和其他听歌软件最大的不同在于有人际交往感,其本质上是一种情感的流动。这种情感不止有负面的悲伤的,也有很多积极正能量的,只是前者更容易被聚焦。

但以上两种情感都不是网易云这个音乐社区的核心氛围,网易云既不是抑郁症患者的自留地,也不是热血青少年的乐园,它更多的是未经世事的人对风花雪月的幻想。

评论区的确不乏负面情绪散播者,但能够上热评的永远是名句、台词、诗句、小说摘录……这一点和大部分内容平台没有区别,热评永远人均文学家。

网抑云一称背后带着一点偏见,一种认为悲伤是病,抑郁是想不开的偏见。网易云上超 9 成活跃用户为 90 后和 00 后,恰是一个最易伤春悲秋、无病呻吟的年龄段。尽管时过境迁,这些用户回过头来看当年的留言未免中二,却可能也惋惜此生再没有那么文采斐然的时刻。

那种情绪未见得需要拯救,正如《海上钢琴师》里 1900 抱着精心制作的黑胶唱片站在大雨滂沱里等 The girl,唱片最终也没有送出去。如《立秋》歌里所唱:总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

03 摸鱼不是目的,养鱼才是

犹记得 2018 年,网易云在发布年度听歌报告时在报告末位设置了一个小彩蛋。小彩蛋使得用户可以在 6 亿网易云音乐用户中选择听歌品味最匹配的那个人,一起互动聊天。

从那以后大家对网易云的社交属性认识愈加深刻," 音乐社交 " 一概念再也没能离开网易云。

音乐平台需要的社交不可能是一对一或一对多,永远是多对多的,好比广场。主打一对一或一对多社交的最后都会成为 soul 或探探,多对多的社交即 B 站、微博这些。

比起很多社交软件上,用户需要逐一聊天认识了解,音乐社区几乎省略了认识了解这一步骤,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很容易因为音乐唤起的情感而拉近。所谓 " 只要你听周杰伦,我们就是好朋友 "。当你发现一个鱼塘里都是你的朋友时,很可能你就愿意呆在这片池子里不走了。

爱摸鱼的员工不一定受老板欢迎,却一定为娱乐消费所喜。网易云巴不得大家摸鱼,大家越摸鱼,平台的活跃指数就越高,同时它还希望这群摸鱼大户能够给自己带来惊喜。

知乎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小说 " 就是用户给知乎带去的意外惊喜,尽管这种意外一定程度遭到了知乎原生用户的吐槽和嫌弃,但不排除一些人就是为了在知乎看小说而选择了付费订阅。

互联网上很多的优秀产品一开始其实都是因为意外,比如 B 站、比如快手,这些平台诞生之初的用途和含义和如今都有了非常大的区别,谁又能保证,热衷摸鱼不务正业的网易云不会收获类似的惊喜呢?

网易云鼓励用户翻唱、录歌,表面上看似在增强娱乐性和互动性,其实是在养鱼,说不准未来某一天这些翻唱素人就会成为新网红。

软件里纷繁复杂的功能也像网易云养的鱼,它们都有独自美丽的可能。

因此,公司不妨摸鱼,职场打工人不妨摸鱼,只要你摸的鱼够多,你就可能会看见新天地。

作者:风千语

本文由 @科技复联汪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以上内容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