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时代周报 2021-12-01

安徽网红“村霸”母女落网,亲属希望多判几年:“她娘俩比魔鬼还吓人”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陈佳慧

" 有爱的丑小鸭 " 成了 " 村霸 "?

11 月 16 日,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公安局发布《关于征集何静、陈永芳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称,霍邱县公安局成功打掉一涉 " 村霸 " 恶势力犯罪团伙,抓获何静、陈永芳 2 名犯罪嫌疑人。

图源:霍邱警方微信公众号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通告》提到的何静、陈永芳系母女关系,户籍地与居住地均为霍邱县龙潭镇小河集村长岗组。何静离异后独自抚养三个儿子,与父母住在一起,平时在网络上以 " 有爱的丑小鸭 " 名义售卖鱼干、活鸡等农副产品。

11 月 25 日,多位受访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何静、陈永芳母女是 10 月 10 日上午被公安机关带走。11 月 15 日,陈永芳因哮喘已取保候审回到家中,限制外出。

此前有媒体报道,何静母女被带走后,村里有人放鞭炮庆祝。一位小河集村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何静母女被警方带走时,放鞭炮庆祝的是人系其亲戚 "。

多名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何静被捕后曾发布一条微信朋友圈:" 老乡们,有人故意搞我,您们好心帮我去看看我爸爸和孩子们,我和妈妈都被带六安了,这是最后一条朋友圈,等我回来了,我感谢你们。"

何静母女被捕时,邻居的监控摄像头拍下了经过。邻居把这段视频剪辑出来,上传到抖音平台,不少人都看到了。目前该视频已被发布者隐藏或删除。

何静的妗子(舅妈)丁玉华也看到了这段监控视频。她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10 月 10 日早上 6 时左右,下着毛毛细雨," 来了一辆特警车,几辆警车,还有好几个警察,阵势大得很。没多一会儿就把她们娘俩从屋里带走了 "。

更多人是从何静的抖音视频上知道她被捕的消息。"10 号那天上午七八点钟,我就听很多人说何静被抓了,他们在抖音上看到了何静拍的那条视频,说视频里何静戴着手铐,应该是她在厕所里自己拍的。" 暖暖(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她听说后去翻何静的抖音,当时已经看不到了。

暖暖住在附近的镇子,只是在网上跟她打过几次交道,但没见过本人,也说不上熟。从仅有的几次交谈中,暖暖觉得何静这个人大大咧咧,人也挺客气,而且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也挺不容易。

暖暖没想到还收到了她发来的微信。10 月 11 日零点 41 分,何静发了微信消息。在暖暖向时代周报记者展示的对话截图中,何静说:" 你没事去看看我小孩们,多安慰我爸,我和我妈(被)带走了,麻烦您有空帮我去看看我爸,我谢谢俺妹,等我回来了,我感谢您们。好多人都知道有人故意搞我,我和妈妈被带六安了,空了你去看看我孩子们,我放心。我现在车上。"

暖暖不好拒绝,答应了何静," 你放心,有空我一定去看你的孩子 "。但同时,她也很疑惑," 她被抓了还能用手机吗?手机不会被没收吗?为什么她 11 号还能给我发信息 "。

受访者提供的聊天截图

收到微信的人不止暖暖一个。她的朋友也有收到类似的内容,为此暖暖猜测,何静应该是群发的消息。

暖暖还对比了何静被抓当天发的朋友圈,也是类似的内容:" 老乡们,有人故意搞我,您们好心帮我去看看我爸爸和孩子们,安慰我爸爸,等我回来了,我感谢你们,我和妈妈都被带六安了,XXXXX 这是我爸号码,我现在和妈都在车上,这是最后一条朋友圈,我感谢所有好心人。"

这也是何静最近的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张手写的订货单,订货单上写着 "2 斤干泥秋:110,运费 15,总计 215"。

去年十月,何静开始在网上售卖活禽、萝卜干等农副产品。注册的抖音账号名为 " 有爱的丑小鸭 ",累计发布 2518 条视频,共计 4.9 万粉丝,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网红。该账号简介称," 让身在异乡的游子能够吃到正宗霍邱土特产 "。目前该抖音账号已被封禁。

除了卖农副产品,何静于 2017 年 12 月注册了一家企业,企业名为霍邱县伟涛粮食种植家庭农场,出资额 100 万元,投资人为何静。经营范围包括粮食种植销售,水产、畜禽养殖销售。

不少常年在外工作的当地人都听说过 " 丑小鸭 ",但是评价并不好," 说起来就当个笑话,我们老家有这样一句话,叫‘不知道丑多少钱一斤’ "。一位在杭州工作的当地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10 月 11 日,何静母女被抓的第二天,暖暖第一次来到了何静家里," 不是楼房,是瓦房,前面两间,后面两间,院子里搭了铁皮房,应该是她爸妈睡的 "。

" 何静的爸爸对我说,‘侄女,何静进去了,这还有这么多农产品,怎么办?’我老公就跟我说,帮他销售一下吧,他一个老人在家带着三个小孩,不容易。" 暖暖介绍,何静卖的农副产品有小干鱼、萝卜干、猪、活的鸡鸭鹅、腌的酱豆等。

" 卖的东西都是在霍邱当地采买,再通过网络卖给在外地的人,因为有的人就喜欢家里的口味,会让她代买。有些人喜欢吃辣口的,何静也会腌好了再寄。说句不好听的,她就是挣一点辛苦费。" 暖暖说。

暖暖用何静的手机拍了一条视频上传到 " 有爱的丑小鸭 " 账号,视频里暖暖说:" 丑小鸭最近有事,没办法卖农副产品了,她的农副产品由她爸爸或者我,继续替她销售。" 暖暖拍的视频中除了上百只一直在叫的鸡鸭鹅外,何静的父亲和小儿子也在视频里出现了。

代售视频 图源:抖音 App 截图

" 毛鱼去头原价 40 元现价 30 元,萝卜干原价 35 元现价 25 元,杀好洗好的鸭子原价 40 元现价 30 元,剁椒原价 30 元现价 20 元,香肠原价 40 元现价 30 元。" 何静的父亲给暖暖发来最新的价格," 侄女你帮忙一下把这些产品能销售多少是多少,总比放在那强。这段时间让侄女费心了,在此我深表谢意!"

何静家里的活禽被当地一位养殖户一次性收购了。" 我现在在丑小鸭家,她(何静)拜托律师叫她爸打电话给我,来她家把鹅处理掉。"10 月 15 日,该养殖户发视频说," 她爸爸和三个孩子是无辜的 "。

暖暖的 " 帮售视频 " 发出后,收到了很多私信,私信里多是骂人的话,也有讲述何静母女做的坏事。而发私信的人,多是长岗村周边的人,也有同村的人,以及何静家的亲戚。

暖暖觉得委屈," 如果我知道丑小鸭是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去帮她处理农副产品,惹了这些麻烦。知人知面不知心,人不出事你都不知道她为人到底是好是坏。我以后不会再轻易相信人了 "。

但是,暖暖并不后悔帮她处理农副产品," 是丑小鸭母女犯错了,她爸爸和三个孩子是无辜的 "。

"80% 离婚女人没有好名声 "

何静今年 32 岁,离异单身,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在其发布的短视频中,何静谈了自己的婚姻观:我自己也是离婚的女人,我自己苦干苦累,为我的父母为我的孩子,我不为任何人,我不会低三下四嫁到人家家里,给人家当丫鬟,伺候人家老的少的,因为我拿不起来人家的活。拿不起人家的活在人家家就是一条狗。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婚,有那闲空,给自己孩子照顾好,给自己父母照顾好。

丁玉华透露,何静的三个孩子都是男孩,老大 11 岁,老二 9 岁,老三 4 岁," 何静基本上没在婆家过过,都在娘家。" 丁玉华补充说," 老三是何静跟赵春广(化名)生的,还上了安徽卫视的《帮女郎》节目。"

时代周报记者检索发现,确有名为 " 小何 "" 赵春广 " 的新闻,安徽卫视一工作人员也证实该新闻确系《帮女郎帮你忙》节目内容。

该节目内容大致为:时年 43 岁的赵春广在霍邱县石店镇经营一家养猪场,在有妻有儿的状态下与 " 小何 " 生下一个男孩。" 小何 " 在节目中称:" 我问他可有老婆,他讲他没有老婆。"

后来," 小何 " 发现自己被骗,要求断绝关系。赵春广为此承诺在霍邱县户胡镇给 " 小何 " 娘俩买一套房子,由她先垫付 2 万元,每年 12 月向她支付 10 万元,分三四年付完。" 小何 " 称,购房合同写的是她和孩子的名字,也是她按的手指印。

后来,这两人的事情被赵春广老婆知道,为此发生纷争。

丁玉华说:" 何静陈永芳去赵春广家里要小孩抚养费,赵春广的老婆把陈永芳的嘴打破了,赔了 3000 元医疗费。最后,小孩一年给一万多元抚养费,直到孩子 18 岁。"

何静朋友圈背景截图

何静曾在短视频中说:"80% 离婚的女人都不会有好名声,你把自己抹的再光亮,你在别人心目中都没有好印象。"

霍邱县高镇一位王姓果农曾在抖音上发布有关 " 有爱的丑小鸭 " 的内容:霍邱龙潭有个叫丑小鸭的人,在我抖音的评论区里说喜欢我,钱不钱无所谓,就喜欢我人。我差点让你坑死,我老婆看到了跟我闹了几天,现在饭也不烧给我吃了,我天天干活回去累死了,还自己烧锅做饭。

11 月 26 日,该王姓果农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自己与何静是抖音互相关注的好友,没见过面," 她那样评论是为了蹭流量,玩抖音的这都很正常,一个评论又代表不了什么。我老婆跟我闹的事是我随便说的,没有这个事 "。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帮女郎》新闻节目中," 小何说,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送人也是于心不忍。可自己左腿有残疾,又带着前夫的两个孩子,不送走,经济压力也实在无法承担。"

多位受访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何静腿部确有残疾," 听说是小时候被她妈踢的 "。这一说法未得到何静本人或其父母确认,时代周报记者曾向何静父亲核实这一说法,未有得到回复。

今年 8 月 2 日,何静曾在短视频平台晒出了自己的残疾人证。

11 月 25 日,霍邱县残疾人联合会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何静的残疾人证上写的是二级肢体残疾,两肢功能重度障碍或三肢功能中度障碍。" 该工作人员解释,并不是偏瘫或截肢才属于残疾,如果肢体运动方面有障碍也属于残疾,并不是缺胳膊少腿才是。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 " 肢体残疾分级标准 " 发现,同属于二级肢体残疾的另外两种类型分别是偏瘫或双下肢截瘫,残肢仅保留少许功能;以及双上肢(上臂或前臂)或双大腿截肢或缺肢,单全腿(或全臂)和单上臂(或大腿)截肢或缺肢,三肢在不同部位截肢或缺肢。

霍邱县残疾人联合会工作人员称,何静首次办证时间是 2009 年,当年也是全国统一换发二代残疾人证的时间。那一年是由乡镇通知人去办证,有医生到下面的乡镇去鉴定,残联根据医生鉴定的结果来办理残疾人证。残疾人证的有效期是 10 年,也就是 2019 年到期,如果乡镇觉得她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把她的证件拿来,提交换证申请,残联换证就可以了。

" 如果里面有什么问题的话,有可能是乡镇,也有可能是村里,因为是由村里交给乡镇的。" 上述工作人员补充,至于有没有残疾人补助,要看她是不是贫困户,如果是,才能享受残疾人生活补助。

何静陈永芳母女被抓,叫好的除了同村人,还有她们家的亲戚。

现年 52 岁的陈永芳在家排行老三,上面两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丁玉华的老公是陈永芳的大哥,也就是说,丁玉华是陈永芳的嫂子,丁玉华的婆婆是陈永芳的亲妈。

据丁玉华讲述,陈永芳与娘家人的关系并不好。" 她就何静一个小孩,我们家里几个小孩,礼金上的往来她不划算,一开始她就不怎么走动 "。丁玉华补充:" 实际上,何静有妹妹弟弟,妹妹比何静小 2 岁,在几个月大的时候给别人了,那家人家里有 3 个儿子,一直想要个女儿,就给了何家 260 元,妹妹知道自己的姐姐是何静,但是也不走动。后来陈永芳又生了一个男孩,大概两三岁时夭折了。"

时代周报记者就上述情况向何静父亲求证,但未获得回复。

真正让两家关系恶化到难以修复的是十年前的一桩事。

丁玉华回忆,有天晚上七八点钟,她的儿子开着收割机走不了有石墩的村道,就从庙岗那条比较宽的路上走,同行的还有她的老公和儿媳,还有同村的一个邻居。

陈永芳家住在那条路的路边,路过时,丁玉华老公(也就是陈永芳哥哥)下去讨茶喝,陈永芳不开门," 她以为她哥是去捉奸的,就不开门,她哥就硬要开门,她在里面骂她哥是人渣,我老公就跟她吵起来了,后面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

" 陈永芳就报了警,警察说兄妹闹事,让她哥该回就回吧。陈永芳就抓着警察不松,说他们把嫌疑人放走了,说她哥强奸她。就在龙潭镇派出所里闹,脱衣服,在地上小便。又说她哥把她家的门砸坏了,最后赔了四五千元。" 丁玉华说。

陈永芳与大哥家的关系不好,与最小的妹妹关系也差。" 我小姑子跟我说,我恨她比你恨的还恨。她也想让她们多判几年。"

" 去年中秋节之前,我小姑子动了宫颈癌手术,手术后住在我们家,方便照顾她。陈永芳骂她亲妹妹,在外面跟别人斗多了。她妹妹要报警,我们都劝她,刚动完手术身体不好,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她骂就骂吧。" 丁玉华说。

兄妹 5 人中,只有老二家跟陈永芳的关系稍微好点,但也时好时坏。丁玉华说,今年正月初七,陈永芳让老二老四两家人去她家吃饭,当地习俗是正月拜年去别人家要带一箱饮料,老四的儿子是空手去的。结果饭烧好了,陈永芳把老四一家三口撵走了,没给饭吃。

11 月 15 日,陈永芳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丁玉华说,陈永芳打了几次电话让老二媳妇去她家吃饭,都去三四趟了。除了找老二媳妇,在陈永芳回来的那天晚上,还去找了娘家妈。" 她给我婆婆送去了一只老鹅,还给了 200 元,悔改了,两个人又和好了,我婆婆也哭的不得了,疼她的女儿 "。

除了找亲戚,丁玉华听她们村里人说,陈永芳在家杀猪分肉给村里人,一家送个三四斤,让别人不要讲她们娘俩做的恶事,不要讲她们的坏话。11 月 26 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何静的邻居,求证是否有送猪肉一事。截至发稿,对方均未回复。

陈永芳跟娘家人关系不好,与婆家的关系也不行。

何静父亲在家排行老四,上面有三个哥哥,下面有三个妹妹。丁玉华说,何静父亲一分钱家都不当。陈永芳的公公在世时,她们不养活。去世之后,火化回来的路上,婆家没让何静的父亲和陈永芳坐灵车,她们就找人把何静父亲的三哥拦在家里面打。

而让丁玉华哭笑不得的是何静母女到处谝(当地方言,炫耀的意思)自己有钱。" 前年,我婆婆在县医院住院,何静陈永芳母女两个去了,把十来万块钱往我婆婆的病床上一倒,谝她有钱,别人看完了,她们就把钱给装起来了,抽了 500 元给我婆婆,我婆婆没要,她又给装起来了。"

丁玉华说:" 那时老二在病房里伺候,病房里其他住院的病人也都看到了。大前年,我婆婆在合肥做心脏起搏器的手术,她们娘俩去了,在病床上倒了 4 万元,临走一分钱也没给。"

" 她娘俩真叫人害怕,比魔鬼还吓人。" 丁玉华说。

知道何静母女被捕消息后,丁玉华觉得出了一口气," 她讹人让人头疼,有点事就报警,在哪赶集都惊官动府的,龙潭派出所一看是她报的警,头皮都是酥的。我老公希望多判她们几年,想让她们在里面学乖,不要出来还跟张三吵李四骂的。"

11 月 26 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霍邱县龙潭镇派出所,向其求证陈永芳是否曾在派出所内脱衣服、随地小便,以及与何静有关的出警有多少。接线民警回复称,自己是今年刚来的,对上述情况并不清楚,但是听说过何静这个人。

据媒体报道,霍邱县政法委工作人员表示,何静和陈永芳涉嫌利用 " 仙人跳 " 形式进行敲诈勒索。对于母女为何被认定为 " 村霸 ",除了涉嫌 " 仙人跳 " 外,还因她们涉及横行乡里、无事生非、打架斗殴、聚众闹事等其它罪行,相关情况还在调查之中。

前述《通告》提到,该案现面向全社会征集该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和证据。《通告》强调,包庇、纵容该犯罪团伙违法犯罪及为该犯罪团伙充当 " 保护伞 "" 关系网 " 的国家公职人员必须摒弃侥幸心理,立即到纪检监察部门说明情况。

霍邱县公安局扫黑办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该案目前仍在征集线索,具体情况不便透露。对于上述两人的调查是常规的执法行动,并非相关的专项整治活动。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霍邱县政府官网发现,今年 10 月 9 日,该县召开深入开展 " 村霸 " 等黑恶势力及基层腐败问题整治工作会议。11 月 1 日,霍邱县法院召开扫黑除恶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对近期扫黑除恶常态化工作进行部署安排。

以上内容由"时代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