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金角财经 2021-11-30

藏在百度“假照吧”的罪恶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马妍睿

爸妈出门了,15 岁的文文从衣柜底下,拿出一套嫩粉色 JK 制服和白丝袜。

迅速反锁屋门、拉上窗帘,她熟练地穿好衣服,打开手机摄像头后,面对着全身镜坐下,膝盖并拢,小腿分开,仅到大腿根部的超短裙勉强遮住隐私。乳白色的长袜,衬得她的小腿异常纤细。

手机遮住脸,左手轻轻勾起扎好的双马尾,按下拍摄键。

这样的流程,文文重复了十多次。拍完照片,她熟练地点进自己的粉丝 QQ 群,配文发送:" 哥哥们,这是今天的福利 ~"

所谓的 " 哥哥们 ",还有个称呼—— " 金主 "。

加福利姬的私人社交账号都需要 " 入门费 "

收到照片,群里的气氛迅速沸腾,紧接着便是数额不等的红包像雨一样落下。文文收到了六百块的转账。结算分红的人,文文称呼他为 " 成哥 "。

成哥是她们的 " 老大 "。文文和其他姑娘的福利照片,都由成哥打包负责,群里的各位 " 粉丝 ",也都由成哥招揽管理。

成哥手下,不仅有十多个像文文这样卖私照的 " 福利姬 ",还有另外二十多个售卖自己日常生活照的年轻女孩。

丽丽也是成哥的货源之一。她 21 岁,还在读大专,做着一份周围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兼职:卖生活照。一套普通的自拍,可以卖 10 元。

在成哥手里,还有上百 G 的照片等待着售卖与转手。

这些照片,来自朋友圈、微博、贴吧,流向探探、推特、杀猪盘。

年轻女孩们的自拍背后,巨大的灰色暗网已然铺就。

" 围猎自拍 "

丽丽一年前就开始卖照片了。

那时,她还是个素面朝天的女大学生,每个月只有 1200 元生活费,过着局促的校园生活。

一次和闺蜜婷婷吃海底捞的时候,丽丽随口说起自己想找个兼职——没办法,大专会计学的学历并不能给她们太多就业上的加成。寻找兼职,几乎是他们身边农村学生的必经之路。

说起兼职,婷婷双眼放光凑近丽丽,小声耳语:" 我真的有个不错的兼职可以推荐给你,拍照片去卖。"

她指指面前热腾腾的火锅," 一个月,能挣好几顿海底捞呢。"

出售自己生活照的帖子

在婷婷的引荐下,丽丽和成哥加上了微信。

翻看过几张丽丽的日常照片,成哥很是满意:丽丽面容清秀,齐刘海、小圆脸、杏眼、鼻子和嘴唇有微微的肉感,算不上特别出彩,但是看着舒服自然。

他告诉丽丽,兼职的内容很简单:拍一些自己的生活照和自拍,稍微修修图发给他就行。

丽丽也曾问过照片的去向,成哥含糊其辞," 你皮肤好,照片是给一些做护肤品的淘宝店家做宣传啦,反正会保护好你的隐私。"

淘宝上可以批量购买女性生活照

每一次发完照片,丽丽都能迅速收到成哥的转账。合作顺利且愉快。

有些时候,成哥不仅要她的照片,还会给出具体的要求:有时候会要求她拍一些怼脸的自拍,一定要素颜;有时候会要求她拍拍外景,甚至会对着装有一定的要求:这次要白色上衣配牛仔裤,下一次,可能就需要穿连衣裙。

她也问过婷婷这行是否安全,婷婷宽慰她没事," 你看我都挣了几千块了,什么事儿不也没有。" 丽丽知道,对方的工作范围和她有所不同:婷婷身材高挑,有饱满的胸和修长的腿,成哥要求她提供的照片,多以展现窈窕的身材曲线为主。

但丽丽和婷婷都不知道,成哥手里,除了她们卖掉的自拍,还有上百个女孩的照片。

转卖女性生活照的商家

当然,这些照片并非都来自交易。

成千上万的女大学生的照片,来自她们自己的朋友圈、微博、小红书,在主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静静地躺进网盘里,等待着下一个买家。

偷走年轻女孩们生活照的黑色触手,是一种叫 " 相册批量采集器 " 的工具。

以微博为例,在这款软件里,只需要输入微博女性用户的相册网址,软件就会自动抓取下载用户发布的所有图片。工具里还可以选择要抓取的微博用户图片数量:

比如说在软件中输入 " 抓取 1-3 页图片 " 的选项,软件会自动识别,只下载相册前三页的图片。

图片抓取器 图源:知乎

丽丽的卖掉的自拍,和这些被偷偷窃取的照片一起,出现在征婚广告上、社交 APP 的招嫖信息中、丰胸广告的对比图上、杀猪盘的伪装中,甚至经过 PS 后,成为某些国产色情 APP 的开屏福利。

在数据工具批量抓取下,所有女孩的照片,都无异于在社交网络上裸泳。

23 岁的刘茜发在朋友圈的自拍,就出现在了探探上。

一个 ID 名叫 " 小小 " 的女生在头像和动态中都堂而皇之地放着刘茜的自拍和生活照,并在主动与右滑喜欢的男性搭讪后,表示能以" 一次八百,包夜一千二 "的价格提供有偿性服务。

如果不是自己的男性好友恰好刷到 " 小小 " 的信息,刘茜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照片会成为部分性工作者的 " 画皮 "。

刘茜下载了探探,找到这位叫 " 小小 " 的女孩质问照片的来源,对方直接拉黑了她。两天后刘茜再去搜索这个 ID,发现自己的头像依然挂在上面。

除了隐秘的偷窃,这些被恶意使用的照片,还有可能成为营销号造谣的温床。

就在上周,一位小红书博主分享的自己和外公拍的写真照就被扭曲成 "73 岁东莞富豪企业家迎娶 29 岁广西美女 " 的文案后全网热传,被配上 "88 万礼金 +88 万公寓 + 豪车一辆 " 的谣言之后满天飞,荡妇羞辱铺天盖地而来。

和外公的写真被恶意造谣

照片一旦被恶意使用,随之崩塌的,可能就是一个普通女孩的生活。

这些藏身网络暗流的罪恶,卖照片赚生活费的丽丽从未知晓。

她只是下意识地安慰自己:" 不犯法就行啦。拍个照片而已,又没露点,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她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犯罪的一环。

" 神秘人 "

丽丽和婷婷都没有见过成哥。

丽丽觉得这个人很 " 神秘 "。成哥发过来的语音,听声音是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带些四川的口音,和她们只谈 " 业务 ",几乎从来不谈自己的事情。

成哥到底是哪儿的人、除了收照片还做什么工作,这些信息她们一概不知。

婷婷说她和成哥是在贴吧里认识的,觉得这个人 " 做生意实在,每次结账都利索 ",便 " 合作 " 至今;至于是哪个贴吧认识的成哥,婷婷没有提起。

成哥常年盘踞的那个贴吧,叫做" 假照吧 "。

假照吧首页截图

这个贴吧里 1.6 万个关注者,已经发布了 49.6 条帖子。贴吧的 slogan 是 " 拒绝盗图、专业打假 "。

讽刺的是,贴吧主页的第一条帖子,就是转手倒卖一组年轻女孩的丝袜腿照。

在这个贴吧里,几乎所有的信息都围绕 " 卖照片 " 展开。发布信息的人,既有像丽丽一样的年轻女生,还有伺机寻找猎物的中介们。

成哥,只是其中一员。

中介发布的信息往往言简意赅、要求明确:

" 身高 158 左右,要拍的让人相信是在校大学生,体重 90 斤左右就行 ";

" 招个长期的,拍身材,要身材好的,衣服可以穿多一点 ";

" 要微胖御姐风的照片,要肉感,大胸,腿可以粗一点 ";

··· ···

点进这些帖子,也只能找到一个 QQ 号,写着 " 详情私聊 "。

这些中介大多面目模糊且守口如瓶。若是对方不愿顺利接下拍照倒卖的活计,便会拒绝回答问题并且迅速删好友。

" 不愿意拍也没事,反正这行儿不缺人。"" 想卖照片的排着队等呢。"

中介至今仍在收购女性照片

这些被收购的照片,经过 PS 处理,便会流向网络深处那些寂寞的单身男青年。在网络的另一端,一个叫王力的 28 岁男人,对着丽丽的照片,陷入了爱情。

王力在探探上刷到丽丽的自拍,对方的 ID 叫 " 倩倩 ",显示年龄 24 岁。这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觉得这个朴素的姑娘" 和那些浓妆艳抹的网红脸 " 不一样,右滑了喜欢。

对方很快发来问好,两个人一来一去聊了起来。

在此之前,王力在一家小公司做文案策划,一个月到手也就三四千块钱。他长得普通、家庭更普通,163 的身高让他在面对异性时有天然的自卑感。平时没什么娱乐,更没有情感经历的他只能寄希望于在社交平台上遇到合适的姑娘。

这个叫倩倩的女孩和王力聊的很顺利。对方自称是一名销售,和王力交谈的时候语气温柔,几乎不过问王力的生活和资产情况,会在王力抱怨工作的时候体贴地给予宽慰。

熟络之后,王力动心了。

王力不仅动情,还动财。他认准这个女孩会成为他的女朋友乃至未来的妻子,因此格外慷慨。他虽然积蓄不多,但对这个姑娘出手阔绰,从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 到 " 万圣节礼物 ",红包从未缺席。

王力跟倩倩坦白自己个子不高、家庭条件也很一般,女孩反而安慰他:" 和你相处的感觉很舒服,其他的都不重要啦 ~ 我不在意。"

在他提出给倩倩买个包的时候,对方反复推辞后才收下这 3000 元的转账,并且表示见面的时候 " 一定要请你吃饭 "。王力很满意—— " 这个姑娘,一点都不物质。"

终于,在王力鼓起勇气约定位在隔壁市的倩倩见面的时候,对方退却了。邀约几次后,王力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一同消失的,是他的爱情,和攒下来的一万元。

王力自认倒霉,觉得自己遇到了个骗钱的女人。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对他的感情是假的,身份是假的,甚至连性别都是假的。

提供 " 福利 " 有犯罪风险

这些被窃取、被贩卖的女孩自拍只是 " 画皮 ",青春靓丽的照片身后,是随时想要勒索财物的犯罪团体。戴上这些批量购买的 " 人皮面具 ",配套捏造的身份信息,这群神秘人就能肆意在网上恋爱或者 " 提供线下服务 ",在黑夜里搜寻孤单寂寞的男性猎物。

除了对单身男青年的狩猎,在这条买卖照片的产业链上,还有另一个群体,处于更大的风险中——未成年少女。

出租 15 岁的身体

这些少女有一个共同的身份:" 福利姬 "。还在高一的文文就是其中一员。

福利姬,指的是以日本二次元文化为挡箭牌,售卖自己大尺度照片和视频并以此牟利的女性群体。最初,福利姬多用动漫角色扮演(也即 cosplay)作掩护,穿着暴露的动漫衣服挑逗观众。

文文最早入坑就是在 cos 吧。

cos 吧截图

那是她第一次在贴吧里上传自己的 cos 作品,她穿着自己最喜欢的动漫人物百变小樱的服装,在家自拍了一组照片。青春靓丽的文文迅速收到了不少夸赞与支持。一条私信引起了她的注意:招 cos 兼职,薪酬详聊。

文文承认,很少因为外貌受到关注的她面对陌生网友们的欣赏有些飘飘然;还在读书的她,也从未想到穿着喜欢的小裙子拍照会有什么风险。

留下兼职信息的人就是成哥,给未成年的福利姬们做中介也是他的工作内容。

像成哥一样的无数中介隐匿在各个平台,寻找同样喜欢 cos 的未成年少女,发布兼职信息,吸引女生们 " 拍图赚钱 "。

对福利姬的管理和运营,这些中介也有特定的流程:收入新人后,根据女孩的身材情况、业务范畴制定专属的价位表,并对福利姬进行" 岗前培训 "。

此外,代理人还负责运营手里的福利姬账号,用不同的账号相互转发引流,并为每个福利姬创建会员群,统一收费,再与福利姬分成。

在成哥的指导下,两套情趣内衣、一双白丝袜、一部手机,文文就开始了她的兼职之路。她的资本,就是发育姣好的年轻身体。

成哥教她怎么拍能吸引粉丝的照片:裙子可以撩起来一点,多露一点腿;上半身的衣服扣子不要全扣,适当解开一两颗,若隐若现的感觉是最好的。

福利姬往往会做出性暗示的动作

成哥给文文发来其他福利姬的照片,简单的模仿动作后,文文有了入行的作品。

最初的账号运营和粉丝积累都是成哥完成的。

文文白天要上学,也没空过问太多。反正她只需要在父母不在的时候,在卧室里拍好照片发给成哥就行。

成哥试探性地问过文文,能不能尝试接一下线下的活动," 报酬更高 "。

文文清楚,成哥说的线下服务指的是什么。她拒绝了。

不愿意接线下服务也没有关系,凭借着" 在校高中生 "" 白丝萝莉 "" 双马尾 "等等标签,熟练的成哥依然帮文文运营出了一个粉丝数接近四位数的福利账号。

随后就是引流至私人的 " 粉丝群 "。在这里,文文上传自己新拍的作品,并且和自己的 " 金主们 " 互动。

互动的时机和话术成哥早已培训过。发照片尽量选在晚上九点后,一是文文下课回家比较有时间,二是这个点大家基本都在洗澡,更容易被挑逗起欲望。

话术成哥也有指导过她。说话语气要软一点、嗲一点,但是不要说太多、要引导粉丝及时付费获得进阶服务。

福利姬的话术都会引导付费

这样无法见光的兼职,给了文文每个周至少 500 元的收入,同时带来的,是永无止境的骚扰。

几乎每一次,文文点进 QQ 小号,都会有不堪入目的信息弹出来:

" 做么?"" 小妹妹你肯定很寂寞吧 "" 真骚啊 "" 哥哥想看看你的内内,行么 "

成哥的安慰于事无补:" 习惯就好了,做这一行,避免不了的。" 无法对他人倾诉的文文只能忍住恶心,若无其事的回复 " 金主 ":" 新的服务需要哥哥更多的投喂才能解锁哦 ~"

让文文感到害怕的是这样一条消息:" 我已经知道你住哪里了哦 ~ 今天晚上想来陪妹妹睡觉 ~"

福利姬很容易受到威胁

文文心惊肉跳却不敢求助,只能在下一次拍照片时,用美图秀秀涂抹掉身后的家具背景。

照片里穿着迷你裙和丝袜的自己,像一个影子,紧紧跟在文文身后。

被性骚扰、被人肉、被荡妇羞辱,几乎是每一个福利姬必经的命运。一旦开始坠落,这条路就很难再停下来。

线下援交,成为众多福利姬最终的归宿。

" 援交 " 和福利姬一样,是起源于日本的词汇。援交指的是 " 援助交际 ",特指未成年人为获得金钱而和成年人约会的行为。但所谓的 " 约会 ",其实就是性交易。

这些未成年的福利姬们,往往都会走上援交的道路。

毕竟,出去过一夜挣的钱远远超过自己拍照卖图。在金钱面前,已经湿了鞋的年轻女孩们很难拒绝走进河流。

福利姬大多会走上援交的道路

一旦开始援交,担忧被周围人知道,被偷拍裸照和性爱视频、被人肉威胁、满足客户的变态需求、感染性病,这些难以驱散的阴影就会笼罩在这些未成年少女身边。

文文知道成哥帮自己注册了外网账号。她出于好奇,也去推特上搜索了福利姬。

眼前的内容让她慌乱不已:外网的福利姬尺度更大、照片更为精美,能看出来,这些照片是由专门的摄影师拍摄的。大家的业务范围也更广泛:几乎每一个账号都是明码标价,甚至表明会提供文爱、电爱等等服务(通过打字、语音等方式模拟性行为)。

许多福利姬都有外网账号

文文脸红心跳:这就是卖淫,只不过借助了互联网提供的便利而已。文文无法想象,这些看起来普遍不到 20 岁的女孩子们,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做福利姬赚到的钱,已经接近一万。这些钱给文文换来不少喜欢的 JK 制服,也给她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骚扰和威胁。在学校里,每当被同学注视的时候,文文都担心,对方的笑容里是否有猥琐的含义。

在某一次拒绝一位 " 金主 " 的陪睡要求后,文文收到了 QQ 里两页翻不完的辱骂。对方用尽粗鄙恶臭的字眼,砸向这个白净瘦弱的女孩。那是些文文无法说出口的脏话。

文文哭了。她决定收手,她不愿意在每一次爸妈出门时都偷偷换衣服,不愿意每一次强行礼貌应付老男人的意淫,更不愿意接受 " 金主 " 们类似 " 母狗 "" 小 sao huo" 这样的调戏与轻薄。

文文跟成哥说自己决定退出。成哥还算温和,没有阻拦她,还告诉她:" 好好学习,考大学 "。

丽丽还是会接一些拍照的单子,在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的照片依然像鱼饵一样出现在各个社交平台,等待咬钩交钱的男人。

那些依然在各个平台被打包卖掉的照片,还会欺骗无数人,伤害无数人。

丽丽一直有个说不出口的疑问:婷婷除了接拍照业务之外,还会接 " 代奔现 " 的活。虽然她自己说只是代替一些外貌不太好的女孩见见网恋男友,赚一笔外快而已。但是婷婷没有回学校住宿的晚上,丽丽都会好奇:这是在援交吗?婷婷不提,她也从不敢问。

一个晴朗的周日早上,丽丽看见周六就出校的婷婷分享了一首歌:是陈粒的《光》。

歌词里这样唱:

" 光 落在你脸上 可爱一如往常

你的一寸一寸 填满欲望 "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所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金角财经"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