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2021-11-30

5 分的国产剧,4 分靠配角

评价演员好坏的标准其实早已写好:有戏的和没戏的。

有戏的,可以演一辈子,哪怕是配角也让人不舍眨眼;没戏的,即便有主角的戏份和年轻的资本,也难逃被快进跳过的嫌弃。

注水的热搜里,充斥着流量们仅粉丝可见的演技,而用爱发电的视频剪辑区,却宣泄着观众的真情实感。

最近,小破站的二创者又开脑洞了。

视频里,《一见倾心》里白发沧桑的中老年督军徐伯钧和《金粉世家》中胶原蛋白满满的富家千金白秀珠上演了一段 "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 的虐恋。

差着辈分的爱恋本会让大多数人不适,但因为男女主演曾是央视版《天龙八部》中慕容复和王语嫣的扮演者,原本膈应的剧情便瞬间丝滑了起来。

白发的修庆,我愿称之为 " 最帅督军 "。/《一见倾心》

而关于民国剧《一见倾心》的讨论,也因此从对阿宝色滤镜开到最大、军装修到变色都救不起来的颜值吐槽,跳转到了 " 复嫣 CP 粉过年啦,感谢此剧为复嫣衍生提供素材 " 的欢乐中。

其实,在伏地魔和林黛玉都可以穿越时空跨越物种的恋爱面前,关于慕容复和王语嫣的这一点点文艺复兴显然不算什么。

可让人意外的是,18 年前那个眉头结着愁怨、下腰劈叉无所不能的慕容复,换上军装,换上腹黑军阀的人设,也换上一头银发满脸沟壑的面容,似乎仍能把 " 芳心纵火犯 " 的罪名牢牢扛在肩上。

芦花丛中饮酒的慕容复,放到现在,也对得住一句:哥哥太杀我了。

52 岁的修庆让头顶铁刘海的唱跳爱豆暗淡无光,而刚刚完结的《嘉南传》里,明艳大气的翁虹,也衬得四千年美女少了风华绝代的气场。

要说如今的国产烂剧有什么看头,这些颜值依旧在线、演技依旧能打的老演员和他们所扮演的配角,或许就是我们追剧不尴尬的唯一理由。

配角 CUT 里

有烟火气的父母爱情

如果不是考古到了 " 史上最帅慕容复 ",很少人会留意到修庆当年那套行云流水的真功夫。

学戏曲出身后又转行去做武替的经历,让修庆可以手摇折扇,演活一个风度翩翩的江南公子;也可以凌空挥剑,生动诠释什么叫做执念江山的疯批美人。比起新版《天龙八部》中要素过多、一身宦官气质的慕容复,修庆这版不说吊打,至少也是凭实力碾压。

跟随古装美男一起消失的,还有如此行云流水的打斗场面。‍

而在这波由修庆引领的古装剧美男回忆杀里,同样沦落到给流量镶边、出演父辈的黄海冰,显然也有资格加入群聊。

《书剑恩仇录》里辫子头也无法拉低颜值的陈家洛,《武林外史》里不梳头也难掩潇洒的沈浪,更别提《萍踪侠影》里倚马仗剑、贵公子气质溢出屏幕的张丹枫了。

剑眉星目的黄海冰,有一张天生的侠客脸。正是这又苏又撩、可甜可盐的五官配置,让看过《隋唐英雄传》的少女们,都或多或少在他饰演的秦琼和聂远饰演的罗成之间陷入纠结。

黄海冰的秦叔宝,郑国霖的李世民,聂远的罗成,谢君豪的杨广 ……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颜值顶配。

可帅咖同样有烦恼,年轻时因为容貌瞩目,人设又讨喜,古装男神的演技总要晚一步才能被看到。比如前不久完结的《嘉南传》里,因为一则亲人离世的对手戏,黄海冰和男主曾舜晞仅仅在眼神上,就拉开了 " 星河和吊灯 " 的差距。

而时代的眼泪就是,曾经黄海冰演感情戏,是俊男靓女的甜宠剧,如今却成了朴实无华的父母爱情。

接不住老演员的戏,再高的颜值也是白搭。

在《嘉南传》这部颜值顶配都没能出圈的小糊剧里,比女主半永久泫然欲泣妆更瞩目的,是沈浪和沈眉庄的倍速斗嘴。

印象里端庄从容的两位主演,一个降级成草蔻出身的糙老爷们李长青,一个化身为爱财如命的泼辣娘子何翠花,时而为家长里短吵到面红耳赤,时而又眉飞色舞撒娇认错,把中年夫妻的生活细节拿捏得死死的。

多少人追《嘉南传》,是为了等青花 CP 变相发糖。

反观男女主之间生硬又套路的对线,唯一能让观众相信爱情的理由,就是 " 剧本让他们在一起 "。

在越来越追求仙、禁欲、抹杀人性的古装剧里,主演常常游离于剧情之外。鞠婧祎曾自曝演古装戏时舍不得刮掉眉毛,会让化妆师用发胶把眉毛粘细一点。

爱豆们的偶像包袱,还体现在舍不得染发、扮丑等诸多方面。一部剧,一个角色需要怎样的表演不重要,守住美貌似乎才是第一位的。

以前的妆发虽雷,但感情戏是真的苏。

而没有包袱的配角,自然就肩负起输出了让人身临其境,并且疑惑 " 怎么我爸妈上电视了 " 的烟火气息。

和青花 CP 一样,以鸡飞狗跳的夫妻日常撑起剪辑区欢乐素材的,还有《大明风华》里忍功第一的太子和自带弹幕的太子妃。

虽然观众仍会对不怒自威的狄仁杰和茶艺满分的凌玲念念不忘,但老演员的功力就在于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演夫妻,也能让观众品出岁月浓稠的生活感。

吴越的太子妃,承包了《大明风华》里绝大部分的笑点和泪点。

当喜欢揣手手、身材和长相看起来特别可爱的梁冠华,和热衷嘟嘟嘴、碎嘴人设拉到最满的吴越,拉家常一样用俏皮的台词和生动的表情,来打开夫妻间同享尊荣、患难与共的诸多细节,皇宫的高墙里,除了腥风血雨的王位争夺战,似乎也闪现出寻常人家的脉脉温情。

谁能想到有一天,没有被工业糖精打败的我们,会把 " 嗑死我了 " 的感叹,送给那些年纪不小、戏份不多的副线 CP。

可爱又可恨的人间真实

即便没有被岁月包浆的父母爱情加持,老演员们所承包的配角,依旧能凭实力抢镜。

相比起主角们光芒万丈的金身,任由人性的瑕疵与可爱绽放的配角们,显然成了国产悬浮剧中最牵动观众情绪的人间真实。

皇室宫斗里为数不多的手足亲情,都被这群神态到位的配角拿捏了。

《我在他乡挺好的》中,金婧扮演的胡晶晶是一个出场就领了盒饭的悲情角色。四个女生中,她是最狼狈的那个。没有成功的事业,没有闪亮的姿色,更没有为她挡风遮雨的爱人。可就是这样平庸的胡晶晶,给人的触动却是最深的。

其实早在胡晶晶之前,我们就已经充分领教了那些甘当绿叶、却无法停止散发魅力的配角们。

不管是职场精英之间势均力敌的爱情,还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玛丽苏,都不及一个红口白牙、爱慕虚荣的老太太,用去超市薅菜、借大金表识人等细节,把观众连拉带拽拖回现实。

《我的前半生》里的薛甄珠,是一个蹬着红色高跟鞋、恨不得把所有名牌都穿上身的霹雳老娇娘。她拜金、双标、嗓门大,进能大闹办公场所手撕小三,退能哭穷卖惨求唐晶让出贺涵。

可就是这样一个道德观堪忧、会被生活帖吐槽 108 遍的小市民,却因为扮演者许娣老师那身从戏曲行业中修炼出的柔软功力,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撒泼的老太也可以性感和可爱。

和许娣一样输在人设却赢在表演上的,还有《都挺好》里的倪大红。

喜欢装傻充愣,却比任何人都懂明哲保身的怪老头,明明是个能把全家闹得鸡犬不宁的作精,却因为每次遇事都面壁装鸵鸟的萌点,以及摔倒在地都要讹一杯手磨咖啡的表情包,而让人恨不起来。

时至今日,仍没有观众能摆脱被苏大强支配的恐惧。

在哈尔滨话剧团泡大的倪大红,对角色扮演可谓深有体会。《大明王朝 1566》里,眼袋瞩目的他虽然自诩 " 长得着急 ",但以 47 岁的年纪去挑战年已耄耋的奸臣严嵩,依旧不是一件能轻松骗过观众眼睛的事。

为了更贴合角色,倪大红为严嵩设计了耳背和手抖等细节,再配合淡漠的表情和失焦的眼神,站在嘉靖帝身边,自带一种老谋深算、皇帝也玩不过我的气场。而当时出演嘉靖的陈宝国,比倪大红还要小四岁,看上去却差了一辈还不止。

谁能找出海报中隐藏的倪大红。

真正考验演技的时刻,不是大喜大悲,而是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却暗流激涌。随着倪大红在《天盛长歌》中成功解锁了杀伐果断的帝王形象,越来越多的老戏骨也出现在相对比较费智商的权谋剧中。

不管是打开《庆余年》还是《鹤唳华亭》,见世面再多的观众都会被豪华的配角阵容深深震撼。

达康书记吴刚坐上轮椅,转型人狠话不多的阴谋家陈萍萍;育良书记张志坚戴上纱帽,变身骂人不带脏字的嘴炮王李柏舟;陈道明扮演的庆帝,不爱梳头却爱穿深 V,从内到外都散发出佛系的假象;反派专业户王劲松,却一反常态,还原了一个忠诚慈父形象的催泪卢尚书。

育良书记,在线骂人。

《知否》里含泪送别了盛明兰出嫁的曹翠芬老师,转头就成了专注疼爱范闲的祖母;《上错花轿嫁对郎》中扮演齐老太君的郑毓芝老师,以 83 岁的高龄出演了《庆余年》中一出场就给了长公主一记耳光的威严太后,年龄在变,不变的,是她依旧稳稳拿捏住了角色的锋利与睿智。

演艺圈钟爱新鲜的面孔,但我们更爱看这些老戏骨演到一百岁。

祖母专业户,户户都走心。

配角复兴之路

可爱又迷人的配角并不是时代的产物,从有影像以来,他们就一直存在。

之所以话题度越来越高,风头盖过了光环加身的主角,有自己变强的原因存在,但更多的,是对手变弱了。

纵观国产剧这十年,主角设定逐渐走向脸谱化:男主不是逆天改命就是要拯救苍生,女主不是拿着男主的剧本,就是在成为男主的路上。精致的妆造,要美不要戏的十级滤镜,甚至于总想搞大事的宏大主线,都在弱化角色本身的细节和逻辑。

被资本委以吸金重任的主要角色,在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多方魔改后,已经失去了贴合故事的原始形态。

他们高大全的同时,不失伟光正的风度和真善美的优雅。只有在资方没时间搭理的配角身上,才保留了那些纹理斑驳的人性。

配角的戏不多,可每一帧都是宝藏。

当主角们在制式雷同的地图上进行着打怪升级的主线剧情时,配角却周旋于悲欢离合之间,尝尽了人间百态。

丰富的人设,丰满的内容,装进配角身上的惊喜已经足够多了,就等一把名叫 " 演技 " 的钥匙来将它打开。

梅兰芳 60 寿辰时,他的御用琴师徐兰沅曾送过他一副寿联:" 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像谁。" 千人千面,就是对演技的最高赞美。

好在为了兼顾流量和质量,影视圈已经爱上了老带新的搭配公式。千人千面的老戏骨们,集体走向了复兴之路。

新京报曾采访从业人员,得到了 " 老戏骨比年轻演员更挑剧本 " 的回复。" 比起曝光度、片酬等,已经积累起行业地位的他们,更关注剧本好坏、角色是否有发挥空间,更能回归表演本身。"

为了塑造人物形象,甚至会自掏腰包购买道具。

而行业地位的积累,显然不能指望一部部演砸了的烂剧。

1990 年,一部名为《主角与配角》的小品登上春晚。表演者是当时呼声极高的陈佩斯和朱时茂。

和他们大多数小品的设定一样,浓眉大眼总是以正面形象示人的朱时茂分到了主角,因为锃亮的光头而看起来不那么伟岸的陈佩斯被迫沦为配角。面对主角的耀武扬威,配角不以为然地丢出一句:" 到了舞台上,还得看谁有戏。"

在当时,这或许是一句心有不甘的挽尊,可放在今天的语境下,却意味深长。

陈佩斯的父亲陈强,就是凭借着黄世仁、南霸天等一众反派配角,成为了人民的戏骨。可见所谓主角配角,不代表番位的尊卑;而正派反派,也不是国民度高低的投射。

评价演员好坏的标准其实早已写好:有戏的和没戏的。

同吃一碗饭,可就是有人连碗都不配端。

有戏的,可以演一辈子,哪怕是配角也让人不舍眨眼;没戏的,即便有主角的戏份和年轻的资本,也难逃被快进跳过的嫌弃。

" 潮水退去时,方知谁在裸泳 " 这句被用滥了的巴菲特名言,同样适用于审美觉醒的演艺圈。

而留给摸鱼新人们穿上泳裤的时间,显然已经不多了。

作者 | 笺语

校对 | 凌晨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标签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