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成都商报 2021-11-30

四川退休教师趁妻子洗脸时勒死对方,两人分居 20 多年

被民警带走前,陈某跪在妻子张某的灵堂前,磕头忏悔。

陈某今年 63 岁,四川南充营山县人,曾当过 30 年民办学校老师,还当过村干部,是村民眼中的文化人。过去 30 年里,他留在村里,妻子外出打工,几乎只有春节回家时才一家人团聚。今年春节前夕,常年在外的妻子再次回到距营山县城 60 多公里的老家村落,之后再也没外出打工,结束了夫妻二人过去几十年因打工导致的分居生活。

悲剧,在两人结束长期分居,共同生活 4 个月后发生。2021 年 5 月 31 日早晨,陈某用一根尼龙绳将正在洗脸的妻子勒死,然后到自家屋后鱼塘边手握电线自杀未遂,电流烧焦了其手掌,但他只是短暂昏倒。而在前一天下午,他就曾尝试过手握电线自杀,未果。

村民和亲属们都想不通,这对平时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关系和睦的夫妻,最后竟会迎来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案发后,陈某向警方供述,杀害妻子的原因是妻子性格强势,自己一直生活在压抑中。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其实,同样的话在悲剧发生的 20 多天前,陈某也曾跟二弟陈先生提到过,称自己有些受不了妻子的性格。当时,感觉大哥精神上有些不对的陈先生,还特意通知两个侄儿回家。但两个孩子回家后,一家人在一起似乎又看不出有什么矛盾。几天后,陈某的两个儿子再次外出,半个多月后,悲剧发生 ……

" 他们两口子(大哥、大嫂)就是不愿意交流,不愿意把埋藏在心里的苦摆在桌面上,心平气和地谈,也不想通过旁人来调解。" 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说,案发后,经司法鉴定,大哥陈某被诊断为适应障碍,长期抑郁反应,作案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11 月 28 日,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前段时间,此案已作出一审判决,陈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家人目前没有打算上诉。

陈某

惨剧——

他趁妻子洗脸时勒死对方

两次自杀未果,最终向警方自首

决定自杀前,陈某先给住在镇上的二弟陈先生打了个电话。

通话记录显示,陈某打电话的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31 日早上 9 点 47 分,通话时长 28 秒,电话里,陈某告诉二弟,家里出事了,让他赶快回来。电话里,陈某没有告诉二弟,几个小时前,他用一根绳子勒死了自己的妻子。

据陈某事后交代,5 月 31 日早上 5 点半左右,他和妻子张某先后起床洗漱,在妻子洗脸的时候,他想到妻子对自己太压迫了,便想杀了妻子然后自杀。之后,陈某拿起旁边一根约 1 米长的尼龙绳,从后面勒住了妻子的脖子 …… 杀害妻子后,他将妻子的尸体搬运至卧室的床上。

这一切发生时,在另一间卧室睡觉的父亲并没听到动静。陈某告诉民警,他趁煮早饭的间隙开始写遗书,然后去叫 89 岁的父亲起床吃饭。父子二人吃饭时,老父亲曾疑惑儿媳张某为何没一起吃早饭。陈某撒谎说妻子身体不舒服,在睡觉。

早饭过后,等老父亲回到卧室继续睡觉后,陈某又坐下来修改了几次遗书,他在遗书中承认是自己杀害妻子,称自己对不起家庭 …… 陈某将写好的遗书放在堂屋桌子上,用烟压着。

一切安排好后,陈某决定去屋后握住平时给鱼塘抽水用的电线自杀,但他担心父亲一旦发现自己触电,肯定会来救,父亲也会被电击,如果二弟赶回来了,就可以阻止父亲涉险 …… 于是他拨通了二弟的电话。

但和前一天下午一样,陈某这次自杀仍未果。电流仅烧焦了他的手掌,他随后昏倒在地。他告诉民警,自己想不起倒地后是如何迷迷糊糊走回家里的。

当二弟陈先生和妻子赶回村里时,看到大哥陈某独自坐在堂屋前,神情恍惚。" 大嫂去哪里了?" 陈先生问。

陈某没说话。陈先生和妻子随后进屋找,之后在大哥卧室的床上发现了大嫂张某的尸体,张某的脖子上还套着尼龙绳,陈先生当时猜测大嫂是上吊自杀,赶紧为大嫂做心肺复苏,但为时已晚。

陈先生随后打电话通知大哥的两个儿子,谎称他们的母亲喝农药自杀,正在抢救。陈先生说,两个侄儿平时在外省打工,如果将大嫂死亡的消息告诉他们,两个侄儿开车回来的路上肯定不安全。

后来,陈先生又打电话通知了大嫂娘家的一个兄弟,他说大嫂上吊死了。但对方觉得事情可疑,建议报警。当陈先生去镇上买了一些料理大嫂后事的物品返回村里时,警方已赶到村里。

警方现场勘查后向陈某提出,在其两个儿子回来后会对其妻子张某进行尸检。当晚,民警在陈某家中值守。6 月 1 日,陈某的两个儿子赶回村里,中午时分,在警方决定对死者进行尸检时。陈某向警方自首,称妻子张某是被自己用绳子勒死的。

法医后来的尸检结果亦显示:死者张某系被他人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经司法鉴定,陈某为适应障碍,长期抑郁反应

动机——

交代:妻子性格强势,生活在压迫下

曾对弟弟说 " 实在受不了了,不想活了 "

熟悉陈某夫妇的村民们想不通,这对平时看起来关系和睦的夫妻,最后竟会迎来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陈某告诉办案民警,妻子性格强势,今年春节后便一直留在家里,家里的钱也一直由妻子保管,自己哪怕用几毛钱都要记账。妻子平时在家里负责煮饭,但生活条件开得并不好,家里平时很少吃肉,自己和父亲都瘦了很多。

更让陈某难以接受的是,妻子每天都会给自己安排各种各样的农活、家务活,而自己做了后,妻子总说自己做得不好,平时衣服脏了,妻子会要求自己换上她喜欢的衣服 …… 这些日常琐事,让陈某感觉 " 一直生活在妻子的压迫之下 "。

这些话,在悲剧发生的 20 多天前,陈某也曾跟二弟陈先生提到过,称自己有些受不了妻子的性格了。

陈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5 月 8 日中午,大哥陈某因生病在镇上卫生院输液,到了中午时分,自己带了饭菜去卫生院,大哥一边吃饭一边再三叮嘱他," 回去后不要说送饭的事情,不然你大嫂知道了会吵得我受不了的 "。

" 我给你送饭,她为什么要吵你?" 陈先生感到不解。陈某说,妻子张某会觉得送饭这件事是自己给二弟添麻烦了,为什么要让二弟送饭。

陈先生说,大嫂张某是一个很勤劳、闲不惯的人,但大嫂性格太强势了,对大哥管得也严,不管天晴下雨都要干活,大哥有时闲下来抽根烟,大嫂都要安排一两个活让大哥去干," 就是没得活都要给你找活路干那种,我大嫂就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 "。

在村民眼中,陈某也是一个勤劳的人,在村里种了很多庄稼,养牛,养鱼。陈先生说,之前两人长期分居,大哥常年一个人在村里生活,自己安排自己每天该干什么,很自由,而大嫂回来的这几个月,那种性格上的强势,让常年独自生活的大哥感到很压抑,很不适应。

这一天中午,陈先生和大哥交流了很多,大哥跟他提到和张某一起生活实在受不了了,不想活了。

" 他给我说了好多回不想活了,我还开导他。" 陈先生说。

婚姻——

结婚 37 年 妻子常年在外打工多年

他曾当 30 年民办教师,是村里 " 文化人 "

然而,陈某和妻子之间的这些矛盾,几乎没有外人知道。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老父亲、兄弟姐妹甚至儿女眼中,大哥和大嫂都是一对看起来关系和睦的夫妻,看不出有多大的矛盾。

据了解,陈某和妻子于 1984 年结婚。婚后,妻子张某常年在外打工,最近几年,又在外省帮儿子带孩子,几乎只有每年春节的时候才回家团聚。据村民们介绍,陈某是村里的能干人,高中文化,是他们这一辈人中少有的文化人。陈先生说,哥哥曾在当地民办学校当了 30 年左右的民办教师,后来又当过村干部。即便当民办教师期间,陈某仍在村里种了不少庄稼,还养了几头牛。案发前,陈某家里还有一口鱼塘,平时他还要割草喂鱼。

2021 年春节前几天,陈某的妻子张某回到村里与家人团聚后没再外出,留在村里和丈夫陈某以及公公一起生活,结束了夫妻二人过去几十年因打工和照看孙子导致的分居生活。

陈先生在想,如果大嫂张某今年没有留在老家,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陈先生说,5 月 8 日那一天中午,是他最后一次跟大哥很深入地交流,他当时觉得大哥精神上可能已经出现问题,他当晚打电话给大哥的两个儿子,让他们赶紧回来一趟,开导一下大哥的思想。

两个儿子很快从省外赶回来,并在老家待了几天。陈先生说,在孩子面前,大哥和大嫂之间的关系似乎又很正常,看不出有什么矛盾。期间,两个儿子曾打算将母亲接到外面去生活一段时间,但张某拒绝了。

" 他们两口子(大哥、大嫂)就是不愿意说,不愿意把埋藏在心里的苦摆在桌面上来谈,也不愿意通过旁人来调解。" 陈先生说,两个侄儿在老家待了几天后,再次外出打工。

陈某后来交代,妻子后来因为两个儿子回来劝导他们的事情责怪过他,觉得给儿子添麻烦。他还称,在两个儿子离开老家后,他觉得跟妻子一起生活实在很痛苦,于是想到自杀,但他没告诉两个儿子关于家里的事情,怕两个儿子担心。

5 月 30 日下午,在杀害妻子的前一天,陈某曾去到鱼塘边尝试手握电线自杀但未果,电流只是将他击伤。之后,他回到家里。

第二天早晨,悲剧发生 ……

陈某(中)在被民警带走前,跪在母亲的墓前(视频截图)

忏悔——

在妻子灵堂前磕头忏悔

被控故意杀人一审获刑无期

6 月 1 日,陈某在家中向警方自首并交代了杀害妻子的经过后,请求民警让他去妻子的灵堂前以及母亲的墓前烧纸祭奠,民警答应了他的请求。

63 岁的陈某跪在妻子的灵堂前,磕头忏悔,称来世再做夫妻,之后又去母亲的墓前祭奠母亲,并说 " 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

在被警方带走前,陈某将两个儿子以及自己的兄弟亲人叫到面前交代后事,他觉得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儿子儿媳还有孙子,称自己 " 在当时那个情况下,也迫于无奈,违背了家庭原则 "。他说,虽然自己再勤劳,但过大于功,过错多,功挣得少。他请几个兄弟要将 89 岁的老父亲照顾好,好好善待父亲。

陈某还告诉家人,钱无论挣得多与少,两个人一定要在一起,不管挣钱多少,两个人一定要宽容、理解、信任、帮助、依靠," 少了这五样,很难成为一个美好的家庭 "。

后经司法鉴定,陈某被诊断为适应障碍,长期抑郁反应,作案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事后,陈某被公诉机关指控犯故意杀人罪。

检方的起诉书显示,陈某与被害人张某于 1984 年结婚,婚后张某外出务工,两人很少在一起。今年春节前,张某回到老家跟陈某一起生活,因陈某觉得张某性格强势,一直生活在张某的压迫之下,逐渐产生了自杀的想法,曾于案发前一天下午在屋后的鱼塘边手握电线自杀,但自杀未成功。5 月 31 日凌晨 5 时许,陈某、张某起床后,陈某看见妻子在屋外面街基上洗脸时,产生了杀死张某后再自杀的想法,之后陈某在横堂屋外拿了一根白色的绳子,走到张某的身后,将绳子缠在张某的脖子将张某勒死后,把张某的尸体抬到卧室的床上,再用被子把张某的尸体盖住。陈某给其兄弟打电话叫其回家,又到屋后面鱼塘边再次握电线自杀,但自杀未成功。

11 月 28 日,陈某的二弟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案不久前已一审宣判,陈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家人和大哥本人没有打算上诉。陈先生说,哥哥也是一个文化人,他希望哥哥在狱中好好改造,也希望此事能警示后人。

以上内容由"成都商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