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看客inSight 2021-11-29

做家政的 90 后男生,让阿姨们饭碗不保

家政行业内卷,

从这群 90 后男孩开始

从来不干家务的张登军决定开一家男性家政公司。

在他的印象里,从小到大都是妈妈包办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也很少要求他帮忙一起打扫。" 家务是女生的事 ",这是再传统不过的想法。

十七岁辍学后,张登军离家打工。他卖过按摩椅、剪过短视频、当过健身店长,但他更想创业——自己做老板。年初,一则 " 整理收纳师被认证为新职业 " 的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张登军在市面上搜索过一圈:

无论是美团、大众点评,还是 58 同城招聘网站,见到的保洁公司都以女性员工为主。而据 58 同城招聘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女性从事家政行业的占比高达 71%,将近一半的从业者年龄在 45 岁以上。

了解过市场行情后,张登军找到了努力的方向:他决定开一家不同于传统阿姨占主体的 " 高端家政公司 "。

精致的男生选择做家务

陈刚是张登军在重庆打工时认识的好哥们。张登军带着创业的念头来找他时,他刚离开部队,正在一家健身房当销售过渡。

听到张登军要做 " 男家政 " 后,陈刚有些犹豫:"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像我这样的男生选择做家政,要和传统行业里的保洁阿姨竞争,大家接受吗?"

很难想象,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大小伙子会把 " 家政 " 当职业

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 " 精致 " 的男生,只不过在部队的五年里,军人的身份给他养成了一套严肃、整洁的内务习惯:

被子必须是方块豆腐状,有棱有角;衣柜里所有的衣服、脸盆架上所有洗漱用品也要统一朝向;寝室地面时时刻刻保持一尘不染 ……

从军营出来后,陈刚觉得自己和社会脱节了,他一直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相比之下,家政的工作自己反倒更熟悉一些,便加上另外两个伙伴一起,四个 20 岁出头的男生开始学做家务。

第一门功课是叠衣服。几个人围坐在陈刚家的沙发上,看着他把柜子里的衣裤一件件掏出来,按季节分为内衣、短袖、T 恤、棉服、裤子等不同类型。按照陈刚的要求,夏装需要叠成如书本般的块状,冬装则参考军队里包裹的打包方式:

先将衣服捋好铺平,衣服底部向上翻卷,袖子交叉放平,再把衣帽全部向里翻转,用衣服的下半部分将衣服的上半部分完全包裹住。三分叠、七分修,最终弄出棱角的形状,棉服变成了豆腐块。

这一套复杂繁琐的过程,把张登军搞得满头大汗。才刚看明白棉服怎么叠,他已经将短袖的叠法忘干净了。

经历了一周军事化训练,小伙子们把自己的衣服都叠了个遍。张登军叠衣服的速度也从最初一分钟一件提升至一分钟两、三件,这份 " 手艺 " 总算能拿出去见人了。

小伙子们按照 " 军事化标准 " 整理的衣柜

为了有别于传统家政公司,张登军还规定,清洁效果也要按 " 军队内务标准 " 起步。他搜罗了各类抹布、去污药水以及不同型号的铲子等等三十多样的工具材料,为开工做准备。朋友家 120 平米的房子,成为了他们 " 练手 " 的第一个试验品。

按照流程,一户住宅分为厕所、厨房、寝室、阳台、客厅五个区域,四人随机挑选一块,做完了再帮忙弄剩下的。

陈刚分到的是卫生间,整个清洁工作的重头戏。根据部队的经验外加网上新学的家庭卫生教程,他以为自己直接上手就可以了,结果没想到第一步就做错了。

陈刚是从洗漱池开始清理的。台面收拾得焕然一新后,他直起腰来清理周围的三面玻璃,结果流下来脏水弄脏了水池,刚才的努力全白费了。

" 成团 " 后的第一场卫生大战,从早上十点弄到晚上八点,四人还剩下客厅区域没有做完。

但朋友对他们的清洁工作非常满意,尤其是厨房、卫生间两个关键区域,一改 " 藏污纳垢 " 的原貌。这给了张登军很多自信,他把四人努力后的成果拍成视频,放到网上作为团队的第一条宣传。

抵达雇主家之前,小伙子们集合整理仪容

" 高端家政 " 的招牌打出去后,来应聘的男生比张登军想象的要多。公司成立后不到一个月,一名刚从学校出来的计算机专业大学毕业生,成为了第一个主动加入的小伙子。两天后,第二个应聘者也加上了张登军的微信。

" 起初还以为大家不接受我们,没想到有那么多人看好这工作。" 张登军特别激动,但为了给雇主留下好印象,他并没有放低自己的招聘门槛:

"170 以上、五官端正的年轻男生,退伍军人优先。"

年轻小伙和阿姨抢工作

从事家政行业后,小伙子们和大爷大妈有了更多的交集。

每天早晨,四个男生穿着统一的黑色服装、背上清洁专用包裹,从公司出发,赶在十点前来到雇主家。往返在重庆的轻轨上,这身行头为他们吸引来不少的目光,常常有中年阿姨好奇,上前询问他们是做什么的,紧接着又问:" 这么年轻的男孩子怎么也做家政?

在混乱不堪的雇主家里做家务

从前在医院里做 " 男护士 " 的杨明辉也没想过,自己会有朝一日加入保洁大爷的队伍。

有一次,杨明辉会坐在门前等待业主前来查收,见到扫地的大爷过来打扫他们刚从雇主家清理出来的装修垃圾时,他忙起身拦住大爷:" 爷爷你不用扫,我们就是做家政的,一会扫。"

" 你们是做啥的?"

" 我们也是做保洁的,咱两是同行。"

" 年轻人也做这东西?" 大爷很吃惊,反复确认过后,他撂下一句," 小伙子做家政好啊!"

之前在医院当护士时,杨明辉和几个男生都是各科室的 " 香饽饽 ",常常被安排到手术室、ICU 这些最重要的部门干最累的活儿。

但病房里的患者和家属听说他们是 " 男护士 ",都会显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还有人带着玩笑的意味问:" 你作为一个男生,为什么要和女生抢饭碗呢?"

这让杨明辉听了很不甘心。

今年春天,他下决心辞掉了医院的工作,从西安来到重庆和张登军学习家政管理。学成之后,他又返回西安,带上另外两个同为男护士的伙伴一起创立了自己的家政公司。

按照男生们给自己定的标准,房间里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可以放过

清理卫生间的时候,杨明辉习惯拿一支 500 毫升针管把马桶里面的积水全抽出来,再戴上手套擦马桶。这手套是蓝色的,和医院里用的一模一样,他回忆自己第一次戴上的时候," 我恍惚感觉自己还在医院里,直接要准备上手术台了。"

从医院离职出来干家政,在某个方面来说,杨明辉还是在和女性 " 抢饭碗 "。但和传统的保洁工作相比,男生做家政,确实有更多 " 余热 " 可以发挥。

很多雇主为了方便,会把刚装修好的新房直接交给他们来收拾。打开门进屋一看,堆了一地的建材废料,还盖了满满一层白灰,新装的窗户上也糊着一张又一张撕不干净的装修海报。

根据以往请家政的经验,雇主知道很多需要爬高、移动大型家具才够得着的不起眼区域,处理起来既危险又耗体力,是大部分保洁阿姨清洁的盲区,所以特意提醒小伙子们天花板上的灯带边有个凹槽,一定要把里面的灰清理了。

但在张登辉看来这个要求完全不是一个难事。他们从一开始就坚持背着梯子挨家挨户地打扫,天花板上的吊顶也本就属于他们的清理范围之内。

除了做家务,连收垃圾的活也能承包

" 跟细节较劲 ",为了在女性占主导的家政市场中找到优势,这是小伙子们想出来的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第一次正式进入雇主家,几个人既激动又紧张。为了给顾客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站在雇主家门口,所有人学着陈刚,按照军队的标准整理着装,穿戴好帽子、口罩、鞋套,相互检查各自的着装,确认没有问题了才伸手敲门。

清洁结束后,张登军和伙伴们还会给各自的工作 " 挑刺 ",凡是肉眼看得见的污点全部要清理掉。

有一次,张登军看到油烟机上还依稀能见到擦拭的水痕," 这绝对不行。" 又把清洁厨房的同伴叫来,用干的纺织布仔仔细细擦了一遍。

为了给大家强调这些细节,张登军特意准备了一个本子,把每一次新找出来的 " 茬 " 补充进去,然后在打扫前一条条讲给雇主和团队听,慢慢竟然也总结出了一套 " 全屋卫生管理服务流程 "。

新发现的工具也在不断地增多。每次上门服务,张登军都得带上 4 个拉杆箱、1 把梯子、1 个吸尘器,外加五十几类的清洁工具。他索性又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每天一大早起来拉着四个员工外加一车工具,从公司出发直奔雇主家。

每次去雇主家,人和工具能挤下满满一电梯

有了这些准备,张登军终于有信心干过传统的保洁公司了,他在公司的简介上写着:

" 保洁?不,我们是家庭卫生管理师。"

比拼的就是体力

现在,张登军手下这支创立不到一年的 " 家政男团 " 已经从最初的 4 人扩展至 20 余人,00 年前后出生的占了绝大多数。

不做足心理准备,很难在 " 家政红海 " 站稳脚跟,更别提养活如此庞大的一个团队。

普通家政的市场价是 4-5 元一平米,张登军和陈刚的 " 高端家政 " 口碑打出来后,可以按照每平方米 13 元的标准收取 " 深度清洁 " 费。一般请他们来做卫生的也多是百十平米左右的家庭住户,忙活完一天后,小分队收到的报酬大概在一千元左右。

但现实不是做数学题这样容易。每个月团队要掏出近千元购置清洁工具,余下 80% 的收入给大家抽成,平均下来每人每天的体力成本在 200 元左右。没有比普通保洁高很多,但消耗的时间和体力却是成倍的。

做家政的第一个月,杨明辉几乎每天工作到晚上十点以后。雇主也没想到要一直等到凌晨,验收结束后禁不住感叹:" 第一次见有人做家政这么拼的。"

从早晨九点半,干到凌晨两点半,才从雇主家离开

张登军接过的最糟糕一单,是帮忙打扫一间三代人居住的老房子,仅雇主妈妈一个人的裙子便有上百条,杂乱无序地堆放在柜子里。

望着三间卧室里从衣柜溢出来的衣服,张登军头皮有些发麻。他记不清那天大家总共叠了多少件衣服,只记得从早上十点开始,7 个男生接近凌晨三点才结束一切战斗。

但最麻烦的还是雇主的 " 挑剔 "。在高端家政行业工作了六个月,张登军总结出了经验:" 越是有钱的人,越是在意各类的细节。" 有时候明明验收通过了,几个人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又被叫回去返工。

陈刚至今都清楚记得,一次他们为一户一百多平米的家居做深度清洁和收纳,女雇主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说:" 你们不要觉得我比较好说话,我检查得很仔细的。"

陈刚那是完全没有在意,按照团队内部执行的标准,这些本就不在话下。等四人半夜十二点终叫来雇主验收时,还是被摁在拖了四遍的地板上,把床底、墙角、玻璃上留下的毛絮和水痕重新擦了个遍。

推开雇主家门之前,谁都想象不到房间的卫生情况会怎样糟糕,就连清洁宠物粪便都包含在工作内容里

这样严苛的标准,把张登军 " 逼 " 出了职业病。每次回家,看到电灯开关插板上有白色的油漆点,他都忍不住上手抠下来。

不久前回到老家,张登军还特意给丈母娘带回去两瓶清洁油渍的产品,放在以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和丈母娘交流家庭清洁的问题。

但即使这样,张登军依旧不算是喜欢做家务的男人。又或者说,他很难有时间帮妻子做家务。

家政公司开起来后,大部分的日子里张登军下班已经半夜十二点了。相比之下,妻子的空闲时间更多,不等他回来就打扫好家里的一切。

干了一天的工作,回家后,张登军只想躺床上睡觉。将家务交给妻子,操心的事少了,他自己做家政赚钱也能更放心些。

作者 十六 | 内容编辑 百忧解 | 微信编辑 冻杨梅

以上内容由"看客inSight"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