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假装是天堂 2021-11-26

新冠的后遗症,有点恐怖啊!

原创:我是老徐

来源:假装是天堂(ID:jzstt986)

我是老徐。

今天,上海突发疫情病例,把「好久不见」的新冠又拉回了大家的视线中。

但老徐今天不是来跟大家聊这个,因为我发现有一条隐藏关于新冠的重磅新闻被大家忽略了。

那就是,一年过去,新冠康复者们如今怎么样了?

近日,武汉协和医院的研究团队在《科学前沿》期刊上发布的论文,揭露了一个极为残忍的现实:

出院近一年的新冠康复者,几乎都存在着各种严重的后遗症。

该团队招募了去年 1 月 29 日到 4 月 1 日之间从武汉协和医院和方舱医院出院的 120 例新冠康复者进行了随访研究。

这些新冠康复者平均年龄在 40-60 岁,其中 104 例是非重症患者,16 例为重症病例,在跟踪调查之后,团队得出了一份可怖的研究报告。

这 120 人里有三分之一的非重症病例存在睡眠困难、呼吸急促、乏力与关节疼痛。

另外有一半的患者出现肺功能受损,最为常见的三种异常是肺部结节和线状阴影。

甚至还有纤维化。

这三种异常,会对人体造成什么影响呢?

肺部结节严重的会引起长期性的咳嗽和少量咯血的症状。

而线状阴影则是肺炎或者肺癌才会出现的 CT 影像。

至于纤维化简单讲就是肺变硬了,随着时间推移患者呼吸会越来越困难,直至出现生命危险。

可怕的是这种损伤是不可逆的,并且这些症状还会长期持续下去,跟着康复者一辈子。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肺部的症状仅仅是新冠后遗症的冰山一角。

有国外研究指出新冠的后遗症竟然达到了 55 种之多,且大多数的康复者们身上并不只有一种后遗症。

除了肺部疾病之外,他们还要忍受头痛、注意力障碍、嗅觉失灵、疲劳、脱发、恶心、记忆丧失、耳鸣等等病痛折磨。

其中更是有不少后遗症关联到了心血管上,极其容易引发猝死。

长此以往,新冠康复者们大多出现了心理问题。

他们或是害怕自己复阳,或是害怕后遗症严重发作危及生命。

仅仅是武汉协和医院的这次调查,就发现有三分之二的康复者出现了焦虑或抑郁症状。

新冠后遗症,真的比我们想象当中的还要严重。

如果你还是无法想象其中的痛苦,那么可以看看国外对于康复者的跟踪报道。

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

例如美国一名 20 岁的新冠患者娜塔莉在去年 7 月感染新冠。

原本作为跑步爱好者,康复后她打算以跑步的方式来增强免疫力,可现在每次连 100 米都没跑完就开始呼吸困难。

甚至别说是跑步,连日常活动都能让她感到精疲力尽。

康复一个多月后,娜塔莉又因为胸口剧痛被送往医院抢救,医生发现她的血氧饱和度居然只有 79%。

血氧饱和度简单讲就是血液的氧含量,正常人都是在 95%-100% 之间。

一旦低于 90% 就进入了缺氧的范围,低于 80% 便是严重缺氧,会对大脑造成极大的损害。

娜塔莉要不是及时抢救,后果可想而知。

而这种新冠康复后出现后遗症的情况,在全球都能找到案例。

美国歌手 Scarface 康复后恢复非常快速,但唯独在感染后出现的肾衰竭的症状一直在恶化。

不得不定期接受透析治疗。

日本一名 30 岁男子在出院后依旧多次感觉到呼吸困难,每次都觉得心被堵住。

这些新冠康复者们从头到脚,几乎都有几率携带后遗症。

为什么我会说关于新冠患者的跟踪报道是非常重要的呢?

因为随着近期多次疫情反扑,国内已经有不少人被「感冒论」洗脑了,有的甚至以此来冷嘲热讽国内的防疫措施。

什么叫「感冒论」呢?

这种论调一开始是出现在去年 2 月美国媒体的口中。

当时美国确诊病例猛增,一切呈现失控的态势,结果美媒站出来说新冠不过是一场感冒。

至此「感冒论」登上舞台。

本来这个论调是无痛关痒,但随着各国对防疫的失败,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利用「感冒论」为什么的失败找借口。

英国提出了群体免疫,巴西总统更是直接站出来说新冠是小感冒,他自己感染了估计都没感觉。

美其名曰:这是一个小「感冒」,全世界只有中国这个「傻缺」才那么认真。

当然,他们成功了。

当这种乐天派的想法深入人心之后,全球各地甚至还爆发了以人权为借口,声称新冠不存在的游行。

说新冠是感冒,结果如何呢?

美国至今因为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即将突破 80 万,已经超过了美国二战的死亡人数。

而英国所在的欧洲过去一周新增 253 万确诊病例和近 3 万死亡病例。

巴西累计确诊 2204 万,已经位列全球第三。

再加上最新的这个新冠后遗症,老徐就懵逼了:谁得了感冒会有一辈子的后遗症?

各种真实的案例已经证明,谁对新冠不服气,它就可以让你没有气。

前阵子,加拿大就有这么一名 " 反病毒勇士 " 在家去世了。

这人叫 Mak Parhar,一直拒绝承认新冠病毒是「真的」,还反对了一年多。

他不仅一直在社交媒体直播宣传新冠是假的,还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来证明。

例如去年三月,他说高温会杀死冠状病毒,可目的只是想让大家找他学高温瑜伽。

而且,他还公开服用「伊维菌素」。

这种药物其实是给动物食用的,也就是「兽药」,可他还是大力追捧。

即使是自己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后,还是坚信新冠病毒不存在。

结果,他死了 ...

同样的还有之前上过新闻的乌克兰网红 stuzhuk。

在欧洲疫情严峻期间,他自认为新冠不存在,愣是不戴口罩到处跑,结果就在土耳其感染。

确诊八天后,他也死了 ...

不知道这些人去到另外一个世界后,还会继续对新冠不服气吗?

当然,这些人到死恐怕都不知道,他们的政府一边说着新冠是感冒,一边又在集中资源给富人们搞检测。

例如当时美媒提出新冠是感冒之后,美国政府反而让不少政客官员、名人和富豪优先接受病毒检测。

当时疫情突发,美国的医疗资源还未跟上,结果仅有的资源全部先安排给了上流社会。

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面对民众不满的时候,居然还说这就是命。

就算是到了现在,包括记者在内想要进入白宫都需要提供疫苗证明。

感冒,需要提供打疫苗证明的吗?

说白了,他们也知道新冠病毒不容小觑,可是有些政客做不到防疫又要巩固自己的地位。

于是乎各种「感冒论」就出来了。

也不知道他们看到那些康复的新冠患者后遗症后,还能那么乐观吗?

写到这里,老徐真的有点感慨,我不是心疼外国人,我是对我们国家爱民的心给震撼到了。

说实话,如果我们也学习他们躺平,国家一定比现在轻松,人民也不见得会有太大的怨言。

但高层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创造出一个全球奇迹,在其他国家动辄日增几万几十万的情况下,我们几个案例就能成为牵动全国人民的心。

累计确诊案例更是连某些国家的尾数都没有。

这一切真的得利的,真的只有老百姓。

我一直在想,高层是如何预判到后遗症的危害,一开始顶着有不理解的声音也要让确诊案例降到最低,能保护多一个普通人是一个。

后面我在想,可能是非典让我们有了教训。

在战胜非典之后,还有不少康复者出现了后遗症。

当时的医疗水平有限,激素在清除了体内的病毒后也对骨头有副作用,不少康复者后续出现了骨坏死,甚至有人还失去了笑和打哈欠的能力。

也因为这,国家吸取了非典的教训,把感染者康复后遗症都计划在内。

那如何减少后遗症呢?

答案也只有一个:尽量让感染的人少,从根源上切断。

所以我们能看到,每次一有地区出现病例,几乎都是以小时为单位,迅速全员核酸检测,几百甚至上千万人的大城市,一两天就做完全员核酸。

而在疫苗研制成功后,也是苦口婆心地劝导人民去打疫苗。

时至今日,我国疫苗全程接种率达到 76.8%,全程接种人数达到 10.8 亿,已经达到群体免疫的程度。

这背后牺牲了经济,耗去大量国家的财力物力。

为的只有一个,人民!

说实话,这是我今天看到这个后遗症报道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的防疫因为太严格,甚至开始让有的人都觉得是小题大做。

但今天我才真的,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西方国家眼里所谓「小题」在我们这里却是「重中之重」,是因为国家把每一个公民都看得非常重要。

作为一个普通人,老徐想到这里,我真的自豪又庆幸。

如果不是生在中国,新冠患者后遗症,是不是也会有我的一份,那我会如何?

这一切,我真的不敢设想。

以上内容由"假装是天堂"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