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离开大厂,我去环球影城出租魔法袍

"

环球影城坐落于通州,自开园以来热度居高不下,成为北京新晋打卡胜地。在其中的人气园区 " 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 " 中,却因为魔法袍脱销而衍生出了 " 魔法袍租赁 " 的淘金新方式,有一群从 BAT 等互联网大厂出逃的年轻人,也做起了关于魔法袍出租的 " 坐地生意 ",从故事的另一面到达自己的精神乐园。

平地起乐园

蓝金相间的巨型地球仪兀自旋转,静默观看来往的游人经此进入环球影城,或打卡拍照。

图 | 地标建筑前,许多游人打卡拍照

来此游玩,年轻人中的潮流是穿上带有园区内主题元素的服饰。在环球影城,最好辨认的可能是为 " 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 " 而来的游客。沿着中世纪风格的对角巷往里走,人群中不时有黑色魔法袍的衣角翻飞。虽然一些更为虔诚的游客还会搭配上相应的围巾和魔杖,但显然,最好辨认的方式,不是代表学院的四色围巾,也不是小巧的魔杖,就是那身黑色的魔法袍。穿上之后,他们俨然成为霍格沃茨魔法学院中的一位 " 巫师 "。

为了购买一袭《哈利波特》小说中,拉文克劳魔法学院的院服——装饰蓝色彩带的魔法袍," 哈迷 " 阿文颇费了些时间。

在这处位于北京通州的环球影城,如果想要购买这样一身巫师服饰,你需要找到开在小巷尽头的 " 巫师服装店 "。自 9 月 20 日开园至今,这里人满为患。服装店通道狭窄,阿文一进门就见拉文克劳的学院袍挂在显眼位置展示。购买的人数太多了,店里现在只剩下了蓝色与黄色的院服款式,显眼处还挂上了一块 " 每人限购 1 件 " 的提示牌。

阿文进店后先环绕了服装店一圈,店里还售卖围巾、帽子、毛衣等不同服饰,均取材小说世界里的设定制作。他最终向服装店的店员支付了 849 元人民币,买下了一件蓝色院袍,结完帐后便立即换下外套、穿上魔法袍,继续在园区内游玩。

图 | 巫师服装店外游人摩肩接踵,准备排队进入

阿文是相对克制的游客。9 月初内测开放之后,有一对夫妻先后到店来了几次,看到魔法袍后就会下手购买,不论尺码、不管颜色,多的时候一次买十几件,少的时候一次买七八件,前前后后花了几万块。此后,他们在网络上做起了正版魔法袍租赁生意,被他们从 " 魔法世界 " 取走的那批魔法袍,时至今日仍会不日穿戴在某个游客身上入园。

毕竟,售价近 900 元每件的魔法袍,对于大多数只是来环球影城游玩一次的游客来说," 打卡 " 成本太高了。

游客小圆不是狂热 " 哈迷 ",作为游客,她更关注游玩体验和拍照是否上相。来到乐园之前,她在某社交软件上仔细研究过:红色魔法袍拍照更好看,再加上是主角哈利波特的院服颜色,于是她接下来的问题便是怎样更实惠的 " 得到 " 一件已经脱销的红色院袍。

在网页搜索 " 魔法袍 " 关键词时,小圆发现了许多可以租赁魔法袍、魔杖等系列周边产品的店铺,当天用当天还,租用一次的价格在 80-150 元不等,游玩体验得到提升的同时,成本也在合理区间内。

" 买魔法袍的话大概也只能穿一次吧," 小圆解释," 租用的话当然会更划算一些。"

从大厂出逃,去租魔法袍

那对出手阔绰购买魔法袍的夫妻,是谷可和厉平。环球影城正式开园后,他们在网上也开了一家租赁魔法袍与其他周边的网店。随着北京环球影城在中文互联网上被追捧,挤进园区游玩的游客不停,魔法袍租赁也供不应求。北京环球影城内的热门魔法袍款式断货,他们无法在这里 " 补货 ",最终通过网络代购,从日本大阪的环球影城购入了第二批正版魔法袍。

围绕主题游乐园周边装扮的租赁生意,一直存在。在环球影城之前,围绕上海迪士尼乐园也有许多做服装、道具出租的网店。9 月初环球影城开放内测的时候,谷可和厉平就听说了有人购入了许多周边囤货,他们抱着玩票心态,计划着开一个周边租赁网店试试。

即使在夫妇俩的网店,红绿两款院服也是下单率最高的款式,于是他们在开店后陆续购入不同版本的周边服饰,前后投入约有十几万元。院袍、围巾、魔杖、眼镜 …… 备货越来越多,谷可决定在距环球影城不到 3 公里的高楼金第小区租下一间工作室,用作经营。

图 | 谷可与厉平租用的工作室门口

谷可曾供职于阿里,丈夫厉平是研究新能源光伏出身,还有几个合伙帮衬网店生意、做客服的朋友,也都是来自 BAT、华为等大厂。她今年 34 岁,育有三岁和一岁两个小孩,由于工作内容的原因,此前被外派了好几年,但现在她并不想再离开北京," 现在互联网公司更新的频率非常快,如果不接受外派的话,我是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年龄的," 谷可说," 再加上每天的工作都是各种‘对齐’、‘拉通’、‘打透’、‘闭环’,确实觉得挺没意思了。"

租赁魔法袍的生意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头两个星期的时候,谷可和厉平每天只能睡不到 3 个小时。厉平分析," 这是生意刚刚起步,没有清晰的工作流程而导致的 "。

通常有意向的游客会在网店咨询存货预定排期情况,以及固定的某类问题 " 你们的魔法袍是真是假?"" 怎么取货还货退押金?" 等。谷可觉得这种客服的工作虽然琐碎,但能更好的让客人了解小店的情况,所以她还是决定由自己人完成客服的工作。如此一来下单率确实比较稳定,基本上每两个来小店咨询的人就会有一个下单。

为了方便收取衣物,她还特意购入了一批绿色、白色的简约手提袋,并且雇用了一位阿姨,每晚来到他们的工作室(被厉平戏称为 " 高楼金 SOHO")进行衣服的消毒、熨烫,而谷可每晚都会将所有的货物都检查一遍,作为小店的 " 品控 " 来保证质量。

后来,他们逐渐熟悉了不同环节的任务,谷可主要留在 " 后场 ",负责理货、客服沟通等统筹业务,而厉平则在原有的配送员小哥辞职之后,注册成为了 " 专业 " 的平台配送员,承担起了 " 前场 " 送货的业务。

虽然因为配送员的离职,自己只能 " 被迫 " 顶上,但厉平觉得那位小哥儿离职的原因也很有意思:和自己女友的作息产生了 " 时差 ",每天都没法见面。

产生 " 时差 " 的原因是负责送货的话,每天的工作时间要固定在环球影城开园前与开园后,早晚从 7:30 分到 9:30 分,这 3 个小时里要拿着当天预定的衣物,在固定地点等着客户来取货和交还,遇到特殊要求的话,还需要送货到指定地点。

为了避免这种 " 人事变动 ",厉平就像模像样的从二手平台买了配送箱和配送服,成为了一名 " 在编 " 送货小哥。

最受欢迎的红色与绿色魔法袍从十一假期前一直断货到现在,谷可的租赁网店每月的平均销量已经高达 500+。所以对有囤货的商家来说,这门儿生意来钱快、周转快,比如国庆期间 "7 天挣 2 万 " 的战绩;而对于某些伺机而动的淘金者来说却也没有门槛:没有囤货,可以偷跑嘛;没有正版,可以高仿嘛。

谷可的网店也被 " 瞄准 " 过。在网店刚启动的时候,她曾将押金降至 500 元,丢失了几件魔法袍,而在厉平没有接手配送、回收魔法袍之前,也发生过正版被赝品调包的事件。

那段时间,厉平总是把 " 不要挑战人性 " 的玩笑话挂在嘴边。

魔法袍江湖

夜幕深深,一轮圆月正在厉平的头顶融化。他每晚 7:30 分都会出现在花庄地铁站 A 口,等待回收一部分魔法袍,这里是小店与顾客约定好的归还地点,还有一部分客人会选择自行配送回工作室。

从环球度假区站乘坐 7 号线,1 站之后便到了花庄。与刚刚在乐园中的热闹不同,花庄周围新修的柏油路鲜少有车辆经过,光源不多,厉平要在昏暗的街道旁等上 3 个多小时,等当晚约定归还魔法袍的顾客悉数而至。

一开始,厉平的魔法袍回收点设置在在环球影城门口的城市大道旁," 顾客至上。" 厉平解释这样安排的初心是为顾客方便着想。后来,园区周边巡逻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他和同行,大家就退守到了 " 环球影城度假区地铁站 ",许多顾客抵达和离开乐园都需经过这里,归还魔法袍也算方便。但不久后,地铁保安前来劝退,大家只能往更远的地方退守,厉平选择了花庄地铁站 A 口。

图 | 厉平在花庄地铁口回收魔法袍

据他观察,一位同行也驻扎于此。200 米开外,D 出口处总是停着一辆白色沃尔沃轿车,偶然有一次还看到车上的那位大姐往外拿出了许多魔法袍,这下就可以确定她也是同行了。" 我有的时候也会骑着小电动在这附近绕一下,就注意到了那个白色沃尔沃大姐,每天来的比我早,走的比我晚,(魔法袍)量还比我大,我就在想,她难道是‘市场 No. 1 ’?"

厉平前两天刚和另一家魔法袍租赁店主交流了经验,他们都知道在这个小小的 " 应激行业 " 里,还有个隐藏在水面下的囤货 " 大鳄 "。厉平认为他和谷可的小店在这个领域能排在 "Top5" 以内,并且一直都在找渠道囤货,现在留有 20 余件;另一个同行囤货有 30 余件,但偶尔还会问厉平借用那件火爆的北京版绿色 S 码的院服;然而他们认为在这个江湖中 "Top 1 大鳄 " 的交易量一定更多,听说他是在环球影城内测时就采购了不少,余量更充足。

即使环球影城已经正式开园 1 月有余,现在仍有一些 " 散户 " 入局魔法袍租赁,并开始打出低押金战术。在丢过袍子之后,厉平他们还是把押金定到了 1000 元,但现在出现了仅需押金 400 元,便能租用魔法袍的商户。" 他们那袍子是真是假不好判断," 厉平说," 但园区的工作人员是会培训怎样辨别真假魔法袍的,你就算是租的,也好歹租正版么。"

而在花庄的下一站高楼金,也有一队同行被厉平发现了。那家店是由几个年轻的小伙子经营的,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在高楼金地铁站,支上几个折叠椅,拎着大布包等着,和厉平的送货收货时间也基本一致," 你很难看不出来他们是干什么的,明显和游客不一样,却和我一样 "。

就算是在配送货品这个 " 垂直岗位 " 中,厉平依旧是谷可 " 麾下 " 优秀的军师,每天都想着怎么在其位谋其事,并观察其他同行的动态,要做就在乐园淡季尚未到来的时候,把这个生意做得更有声色。

其实在谷可决定做这个租赁生意之前,厉平并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 " 专职 " 的配送小哥。他曾是新能源公司的员工,还要出席国际大会,作为代表投票。但几年前,谷可因为工作原因,先是被外派到了印尼,而后又被外派到了英国,厉平就辞了工作和谷可一起在国外生活了一段时间。

他靠在架着配送箱的小电动旁,试着回忆了一下几年前在雅加达最高的楼顶餐厅消费的情景," 那是个很‘折叠’的地方,北京也是,有人在乐园里一掷千金,也有人为了十几块钱的配送单不停奔波。"

9 点刚过,迎来了一波回收高峰,厉平带的两个大布袋已经被塞满了一个。回收的流程是核对交易号码,然后着重检查一下魔法袍或者魔杖有无损坏、调包。他没有经过甄别正版魔法袍的培训,但不妨碍他辨别这些还回来的魔法袍是否有异。" 我们的货上面做了个小小的记号。" 他轻巧地解释道。

晚上,厉平回到他们的 "SOHO" 时已经 10 点半了,谷可准备开车去送明日客人预定的衣服。" 诺金和环球两个酒店今晚不让配送小哥进去,客人着急开始催了。" 谷可拿上车钥匙和厉平交代了几句就走出门外。

厉平则坐在谷可的电脑旁,回复晚上涌入店铺的咨询信息。房间里只剩下阿姨在库房挂烫魔法袍以及消毒仪运作的声音。

精神伊甸园

库房里放置了 4 组货架,谷可将她购入的魔法袍分别按照园区版本、颜色和尺码陈列起来,要找的时候一目了然。阿姨在旁拿出一件回收后的魔法袍,先摸摸两侧口袋里有无杂物,再将其展开消毒、挂烫。蒸腾的热气扫过红的、蓝的、绿的、黄的魔法袍,也如同施展魔法一般,消除了它们一整天的记忆,干干净净准备下一次进入魔法世界。

在哈利波特的故事中,J.K. 罗琳构建了一个 " 爱最大 " 的世界,只有爱才能打败一切黑暗。这给了 " 哈迷 " 们信念感。

而对于谷可来说,她租下的那间工作室是她 " 魔法世界 " 的一角。

这间工作室位于高楼金第小区的地下室。除了放置囤货的库房,谷可和厉平最近一个月都住在工作室的另一间屋子里。客厅处随意摆着几张桌子和两台电脑,速食、面包、士力架和速溶咖啡承包了他们俩的日常饮食,除此之外还有几乎吃遍所有套餐的 " 田老师红烧肉 " 外卖。

图 | 谷可与厉平的速食囤货

由于这份 " 坐地生意 " 与两人之前的 " 精英 " 履历差距甚大,不仅经常有他人问起,两人之间也会时常讨论。

" 外人看我们之前的工作是怎样的呢," 谷可回忆," 那时候在伦敦,穿着巴宝莉,每天都去办公室做自己的‘高级白领’,但心里却是苦闷的。你的上司会和你沟通‘这里可以怎么改进’、‘明年的传播曝光量要达到多少’这种事情,实际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儿价值在哪儿,算是有钱没价值的事儿。"

而租赁魔法袍呢?谷可确认这份简单工作对她很有意义。顺利完成一单租赁需要从客服咨询的工作开始,回复、解决着固定的问题,然后日复一日的去配送、等待、回收、理货,这些琐碎的环节填充着谷可与厉平近一个月来的生活。

但收到的结果和反馈是简单直接的,谷可觉得这种体验很新奇。与她以前在大厂工作时,开不完的会、对不完的需求不同,每晚在当天客户归还魔法袍后,她就退还客人的押金,每每这个时候她会看到许多下单的客人给小店的评价,比如 " 今天玩的真的很开心!谢谢老板的魔法袍!"、" 今天全副‘武装’然后在园区和超多角色互动!"、" 超级划算!租一整天 80 元比买一件魔法袍穿一次可划算得多 " 等等。

这些正向、快乐的回复都让谷可觉得珍贵。在她以往的 " 精英 " 工作中,做不完的事在推着自己往前走," 哪儿有人给你这样的正向反馈呢,老板和你说的永远都是‘下次要怎样’和‘要达到怎样’。"

大厂里的工作机会处处有,但竞争也紧随其后,优秀的人层出不穷,谷可却越来越觉得没有意义," 还要再继续那种一眼能望到底的生活吗?" 谷可选择了退出,重新开始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10 月 20 号环球影城开园整月,谷可他们的租赁生意也已经做了快 1 个月了。那天一早,厉平依旧 7 点半出去配送魔法袍,回到工作室时已经 11 点。谷可忙到凌晨三四点,还在房间补眠。

" 叮咚 "、" 叮咚 ",网店客服气泡的提示音断断续续响起,厉平稍作思考后打开了他们的 " 魔法袍排期表 ",上面按照预约时间、款式及其他信息标注得很清楚,文字颜色与魔法袍一样,分为红绿蓝黄四种,一目了然。

图 | 工作室电脑中,按照颜色区分好的魔法袍排期表

他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听到房间里有起床的动静后,也为谷可冲了一杯。

今天他们要去看望两个小孩。网店生意越来越好,谷可和厉平鲜少有时间去看孩子,只得拜托姥姥或者奶奶看管。" 已经两个多星期没看到娃了," 厉平说," 昨天视频的时候他们说想爸爸妈妈了,今天怎么也得匀时间去看看。"

从高楼金开车到金台路大概 40 多分钟,他们中午 12 点出发,下午 5 点前要赶回来继续配货、运货,所以能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也就 3 小时多一点。

离开工作室的 3 小时里,谷可也需要带上笔记本电脑,防止出现紧急事件无法及时处理。他们身上总是会明显的表现出 " 精英职场人 " 训练留下的痕迹。

谈到未来的规划,二人都很认真的思考着这份 " 过渡时期 " 的工作。厉平从市场供需的角度分析,魔法袍租赁的热度应该能维持到来年春节;而谷可则觉得虽然现在他们的小店还在为追平成本而努力,但她觉得将来能做得更好,工作上也能收获更多的快乐了。

" 其实魔法世界为什么会火,会席卷儿童和成年人呢,因为它给了我们每个人‘圆梦’的机会。小时候都听过童话故事,也都有过一些梦想,只不过随着年龄的成长,我们性格的边边角角都被磨平了,成为了能挣更多的钱,能说更好听的话的大人了,但内心的‘魔法世界’是会一直存在的,那是一种潜藏的精神共鸣。"

" 乐园 " 存在的意义呼之欲出。

哈迷们依旧会络绎不绝的来环球影城追寻心中的 " 魔法世界 ",而离开大厂后的谷可和厉平,还是会在下午 5 点时回到工作室开启新一轮的魔法袍回收。

人人都在追寻着属于自己的 " 乐园 ",而得到快乐也可以和魔法无关。

图 | 园区内身穿魔法袍的游客们依旧络绎不绝

*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真实故事计划"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