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投资界 10-25

华登国际黄庆:我们曾坐了十年半导体投资冷板凳

2021 年 10 月 20-22 日,由清科创业、投资界主办的第 21 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上海举行。这是中国创投的年度盛会,现场集结了 1000+ 行业头部力量,共同探讨「科技 · 预见 · 未来」这一主题,助力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会上,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发表了《高科技投资的春天》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

非常感谢清科邀请我来做分享。华登国际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基金,在高科技投资的跑道上,独行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现在,迎来了高科技投资的春天,我们仍是一直坚持的长跑者。

华登国际也是一家非常有历史的公司,34 年前在硅谷成立,我们的初衷是要把风险投资的概念带到亚洲。华登国际长期以来投了很多科技型公司,在一共超过 500 家的被投里面,包含了 100 多家半导体公司,这是非常特别的。没有另外一支基金这么努力,这么深的扎在半导体中,而我们则是持续 30 多年没有改变。我们非常欣慰培养出了 119 家上市公司,见证了众多的创业人,一点点把公司做起来,更欣慰的是这些公司到今天还越战越勇。今天,我给大家分享一下心得和故事。

回顾华登国际的投资历史,基本覆盖了中国半导体的发展史。华登国际 1987 年成立,上世纪 90 年代来到中国来投资,是科技部邀请华登国际介绍风险投资概念,之前我们在东南亚、韩国、中国台湾投资。那是一个拓荒的年代,彼时中国还没有 " 股权投资 " 这个行业。

当时投资了一个案例——小天鹅,公司到 A 股上市,上市以后发现法人股退不出来;只能投,不能退,所以这条路走不通。后来我们投资创维到香港上市,还走得通。再之后,新浪以 VIE 架构到纳斯达克上市,这条路走通了,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这个案例真正打开一条通路,把中国的科技公司带到美国上市,使得后来的一系列风险投资基金进入到中国。所以华登国际在当时做的是拓荒的事情,我们也很骄傲是中国风险投资的开拓者之一。

去年清科成立 20 周年年会颁奖," 中国股权投资重大的贡献者 ",其中一位就是我们的创始人陈立武先生,他为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是继承他在这个行业的位置和他的基本的理念。

2000-2010 这十年,我们投了一系列中国半导体的公司,这个时间段是非常非常困难。第一,中国的市场很不成熟,半导体是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的替代性市场。最开始的情况是,把你的芯片拿过来,把他的换掉,能用,我才能够买。2000 年初的时候,想找一个五年经验的工程师是找不到的,并不存在这样的人才。当时来了一批风险投资公司,他们从硅谷过来,一厢情愿来做半导体投资;包括华登国际本身,在中国台湾和美国投资半导体都非常成功,认为中国大陆应该有机会。我们一腔热血扎进来,但跟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们坚持了下来。

我们当时投资中芯国际,是一笔非常艰难的投资,而发展到今天,中芯国际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厂商。还投资了华润微电子,当时叫无锡上华,今天也是响当当的半导体公司。2004 年,我们领投了半导体设备公司中微,后者在科创板上市,一直到今天,我还是中微的董事。格科微电子也是我们在 2006 年投资的,它是今年最大的半导体上市公司,去年销售额超过十亿美元。总之,我们坚持坐了十年半导体投资的冷板凳,尽管非常艰难但又非常坚定。

可以发现,半导体市场和整个电子产业链,这十年全部都在向亚洲转移,其中主要是中国市场。从最开始的 MP3 和 VCD,后来到山寨手机,再然后是电视机市场、通讯市场,例如发展起来的中兴和华为。这个崛起,造就了一个全新的产业基础,也因为这个基础,让我们坚定的投入到产业中去。

我们认为在半导体行业的格局中,有个老大和老二即欧美公司是已经存在的,但随着产业发展,一定会有一个老中(中国企业)的身影,因为中国的市场每年都在扩大。2010 年,中国半导体市场占到全球将近一半,巨大的市场需求就放在眼前。事实上只要你能做得出来,这个市场就是你的,这一点到今天依旧未变。

2010 年,我们认为时间到了,开始筹备一支中国的半导体基金,当时在国内就我们一家机构在做这个事情。别人可能觉得我们做这一动作很奇怪,但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自然的动作。另外一件事是创业板开设,让中国科技型的小公司可以上市。当时以格科微上亿美金销售额的规模,到纳斯达克上市,是不被看好的。所以整个市场背景,让我们更加坚定的做了这支基金。

这支基金在今天来看比较神奇,投资的一系列公司如今都上市了,回报也非常可观。那后面发生的事情,是一系列消费类电子公司起来了,包括小米、OPPO、VIVO、TCL,还有互联网公司、白色家电、汽车,都纷纷崛起。例如华为今天是全世界第四大的半导体用户,这家企业的巨大需求催生了一系列半导体公司。这十几年,我们看到人才,技术储备,已经越来越多,市场也越来越成熟。

2015 年,我们开始加注投资,不仅做 VC,而且成立了 PE 基金,更大规模的投资这个行业。原因是很多公司发展壮大,以前 VC 基金投资单一项目几千万人民币,最多一个亿,之后出现了几个亿的投资案例,而 PE 基金可以促成一些红筹回归和并购。现在,我们完善了投资模式:VC+PE+ 并购,对应我们非常熟悉的产业,伴随着创业者们的成长,不断扩大投资规模。

因为国际事件的影响,事实上加速了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升级,加速了他们跟中国其他产业链的配合。甚至让中国大妈都知道了半导体,现在又知道了光刻机。因为大家都有手机,手机里是一堆芯片,手机联网需要的设备也需要芯片,联网接到数据中心,数据中心的电脑更需要芯片,所以现代信息社会的根基就是半导体。在这之前,像华为和 TCL 等大公司,用的大量芯片很多都不是中国芯片,现在则全部支持中国的半导体产业链。这说明中国半导体产业链也在逐渐成熟,可以支撑这个市场。

2019 年科创板设立,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当年创业板给了我们信心,但是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并不多,没有起到当时我们想象的作用,有很多框框条条,跟创新科技公司的实际状况不匹配。科创板来了,真正意义上对标纳斯达克,支持高科技公司,比如非盈利公司也可以上市。以前我们做一家公司,可能要十几年才能上市,现在一个公司五六年就可以上市,这一系列事情代表中国高科技投资的春天到来了。如今投资界的人都涌进高科技赛道,跟科创板的设立也非常有关。

再说回半导体。今天,所有中国大客户开始拥抱国内的芯片公司,这些大客户都在放量,让芯片公司一年就可以冲到十亿美金销售。例如矽力杰今年上半年实现了 50% 的增长,全年销售额可能超过 7 亿美金,我们当年投资他们的时候,却只有 3、4 百万美金的销售额。兆易创新的规模今年也翻了一倍,格科微同样也是。这些销售额过 10 亿美金的公司,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用他们的芯片。这一切在今年发生,是因为中国这些大的企业,包括小米、OPPO 和 VIVO 等,他们都转向中国公司采购芯片。

现在,另外一件事情也在发生—— " 做强 "。中国高端应用跟中国底层的芯片、材料技术公司在互相支持,与美国硅谷崛起的情况类似,不是为了芯片做芯片,而一定是为了某种应用,达成各种目的,大家互相配合。这在以前是配合不起来的,所以当给到这些公司五年、十年的时间,中国的科技界就是另一个景象了。

今天国内半导体行业可以说是 " 不差钱 ",所以开始投资存储,而存储的投资可能要上千亿元,例如合肥长鑫和长江存储,这样的情景放在以前难以想象。一系列高端应用也出现了,包含 GPU、CPU 和 DPU。我粗略统计过,做图像处理,包括 AI 处理芯片的 GPU 公司,在中国可能有 20 家。CPU 到明年年中,也有可能出现超过 20 家公司。这在以前很难想象,因为不仅需要巨资,还需要集结庞大的团队。

还有汽车行业。尽管汽车是一个非常保守的行业,但前几年我们投资的汽车芯片公司,甚至是天使轮的公司,用三年时间产品就进入了市场,这同样令人惊喜。一是因为国际形势的改变,二是因为整个行业的改变。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五到十年后,这个行业会变得非常不一样。

走过 20 年时间,国内半导体板块逐渐形成,已经出现了一些行业巨头。销售额过十亿美金的公司,明年可能发展到十几家,这跟国际形势类似:大公司继续做大,一年的成长量比所有小公司加起来还要多。当然,半导体行业也过于集中,这时应如何做投资?现在有很多盲目进来的投资人,还在重复投资小公司,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机会,因为最关键的量在大公司手上。华为和小米要跟大公司合作,不会想跟 100 家小公司合作,行业真正需要的也是成型的大公司,所以这才是投资的机会。

回顾历史,山寨模式给我们创造过 1 亿美金的销售额,今天国产龙头出现,一个个冲到了十亿美金规模;而中国市场占全球的一半,甚至是更大。如果中国是最大的市场,那也有可能产生全球性的 100 亿美金公司,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事情。许多公司上市了之后,他们也都在努力做这件事情。

几年前我们做了一个 30 周年的庆祝活动,来了很多以前投资的公司,像王兴、国家大基金以及各个行业的大佬都过来了,很多人对我们说了很多赞扬和鼓励的话。我们也非常感慨,这么多年支持了这些人一点点发展起来,并且都成功了。其中一位董事长讲了一个故事,他问一个朋友 " 企业成功的要素是什么 ",这个企业家说,有很好的投资人非常重要,很好的投资人占成功 10% 的比重,还需要一个很好的团队,这个团队占 30%,还有 60% 是什么,是 " 坚持 "。这位董事长本意是想赞扬华登国际能够坚持,事实上我们能做出这样的成绩,也是因为我们投资的公司也都非常坚持。

2017 年 11 月 3 日,我们有两家公司在美国上市,一个在纳斯达克,一个在纽交所,分别于早上和下午敲钟。这是史无前例的景象,很少见,尤其是两家半导体公司同一天上市。到了 2019 年科创板一开,半导体公司又扎堆上市,这样的景象又重复了一遍,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也非常自豪。

但是回头看一下,AQUANTIA 公司在 2004 年成立,历时 13 年 IPO;ACM 公司 1998 年成立,历时 19 年 IPO。中微用了 15 年、澜起用了 14 年、晶晨用了 24 年分别实现 IPO,在他们的坚持努力下,都成为非常有份量的公司,都变成了有十亿美金销售的公司。所以贵在坚持。

我说这些估计会吓跑很多 LP,但这的确是一个超越基金通常年限的投资;所以也非常感谢这么多对我们如此信任的投资人。我们长期陪伴被投公司成长,这些成长也给所有投资人带来巨大的回报,因此超越时间坚持的投资,是可以成功的。我们作为投资人,也实现了自身的价值。谢谢大家!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 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以上内容由"投资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投资界

投资界

用心传递业界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