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10-22

李云迪之后,还有谁?

就在娱乐圈人人自危的时刻,更多的路人则愿意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围观偶像们的崩塌。或许是带着长久以来的不满,或许是人们天然地喜欢见证高楼倒下,李云迪出事当晚,互联网上的段子铺天盖地,就像此前的每一次娱乐圈地震一样,舆论陷入狂欢。

这样的狂欢大多数时候更像一次缺乏反思的宣泄,所有的段子背后,都隐藏着 " 下一个是谁 " 的期待。可笑过之后,我们真正期待的 " 做艺先做人 " 的改变,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

今年大概是内娱瓜最多的一年。从前,人们对文娱从业者的期许是德艺双馨,但如今,或许要改成遵纪守法。

昨晚 21 时,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官方微博 " 平安北京朝阳 " 发布了一则重磅通报。

通报显示,近日,北京警方查获了一起卖淫嫖娼案件,卖淫违法人员陈某卉(女,29 岁)与嫖娼违法人员李某迪(男,39 岁)均被依法行政拘留。

种种迹象表明,这名 39 岁的李某迪,正是著名钢琴家李云迪。随后," 李云迪嫖娼被拘 " 的话题瞬间引爆微博热搜,阅读量近 25 亿。

对此,《人民日报》评论道:" 黑白琴键,不容涉‘黄’;人生正道,不容走歪。"

然而,这有可能并非李云迪第一次犯同样的错了。据网易娱乐报道,李云迪疑似并非首次嫖娼被抓,今年上半年已经被抓了一次,但是此事并未流传开。

震惊之余,人们联想起今年口碑翻车、人设崩塌的郑爽、吴亦凡、霍尊等人,很难不产生困惑——人类低质量明星,究竟还藏着多少?

靴子终于落地

事实上,早在 21 日白天,有关李云迪出事的消息就已经甚嚣尘上,甚至有传闻称他是被吴亦凡供出来的同伙之一。

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李云迪在公开节目上的曝光情况就更加备受关注。作为嘉宾之一,李云迪参加了综艺《披荆斩棘的哥哥》,而在最新一期的节目里,李云迪的部分镜头被打了码。

对此,网友们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后期失误,给赞助商产品打码时不小心遮到了李云迪,也有人认为是节目方为了制造热度而炒作。而中午时分,李云迪的微博账号还照常发布内容,也被认为是平安无事的佐证之一。

直到晚上的警方通报出来,靴子落地,李云迪的公众形象一下子从高冷钢琴家变成了劣迹艺人。

目前,李云迪的微博账号和超话均被禁言。

警方通报里,一句 " 接群众举报,有人在朝阳某小区卖淫嫖娼 ",也让网友的关注重点转移到 " 神秘的朝阳群众再次立功 "" 娱乐圈的尽头是平安北京朝阳 "。

有媒体盘点,自 2014 年开始,前后有李代沫、宁财神、尹相杰、王学兵、黄海波、李云迪等多位艺人落网,均是北京朝阳群众举报后,被警方查处。

嫖娼实锤后的李云迪将面临什么处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 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

2019 年底,全国人大废止了关于卖淫嫖娼的收容教育制度。同样是嫖娼,2014 年演员黄海波被拘留 15 天后,还接受了长达 6 个月的收容教育。

除了法律层面的惩戒,作为公众人物的李云迪还将面临 " 社死 "。

目前,他的微博认证已经从此前的 " 国际钢琴家、重庆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常委、香港青联副主席 " 删到仅剩 " 国际钢琴家 "。中国音乐家协会也发布声明,取消李云迪的会员资格。

综艺《披荆斩棘的哥哥》连夜下架前七期节目,加上此前霍尊事件时也曾被牵连,有网友建议这档综艺干脆改名《负荆请罪的哥哥》或《披荆斩棘的后期》。

无论如何,自诩为 " 人类高质量男性 " 的李云迪,人设红利已经吃到头了。

是钢琴王子,还是炒作狂人?

借着嫖娼事件的秋风,大众成功地完成了对李云迪形象的祛魅。

在昨晚有关李云迪的所有吐槽中,最深刻的两条分别是 "cp 是假的,pc(嫖娼)是真的 "" 李云迪最厉害的成就,是成功地让大家以为他与郎朗是一个水平的钢琴家 ",一条指向人设炒作,一条指向专业水准。

如今看来,两位局外人更像是捆绑营销的受害者。

王力宏和郎朗早年间的一段演唱视频被广泛转发,视频中两人的快乐之情溢出屏幕,被网友们戏称为 " 受害者复仇联盟 "。

对于歌手王力宏来说,从与周杰伦、陶喆、林俊杰并称华语 R&B 四大天王的优质偶像,到被众人群嘲的 " 宇宙第一直男 ",中间只隔着一个 " 宏迪恋 " 传闻的距离。

2013 年春晚魔术表演时的一句 " 找力宏 ",成为两人决裂的开始。事后,李云迪与魔术师刘谦方面各执一词,也让这出 " 找力宏 " 的闹剧,彻底成为一场罗生门。

通过这样的 cp 叙事,李云迪树立起 " 美强惨 " 的人设,完成了年少成名之后对流量的又一轮收割。

这也就难怪此次李云迪出事后,王力宏超话的气氛像在过年。王力宏工作室转发了 " 平安北京朝阳 " 此前的一条关于反诈的微博,仿佛什么都没说,但又什么都说了。

大众对于李云迪的初印象,是少年成名的 " 钢琴王子 "。2000 年,18 岁的李云迪获得第 14 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冠军,也成为该项比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金奖得主。很多人认为这是李云迪职业生涯的开端,却没想到这已经是巅峰。

成名后的李云迪,在相关报道中越来越多地展现出与他名气难以匹配的实力——

2009 年,在中山音乐堂演奏《C 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时状态不佳,出现失误;

2013 年,在工体演奏《野蜂飞舞》时出现失误," 有些音符没有弹,直接糊弄过去了 ";

2015 年,在首尔弹奏赖以成名的《肖邦第一协奏曲》时,李云迪更是频频忘谱,与乐团完全无法同步,演出被迫暂停。

近几年来,李云迪出现在各种商业活动中更非新鲜事,上综艺、拍广告、造话题 …… 某种程度上他已经完成了从艺术家到流量明星的过渡。

2010 年 5 月 25 日,北京,纪念肖邦诞辰 200 周年音乐晚会上的李云迪。/  视觉中国

前段时间官宣参加综艺时,李云迪的口号是 " 我的人生不是只有黑白 ",如今黑和白中间混入了其他颜色,而黑白琴键在生活中究竟淡出了多久,只有李云迪自己知道。

说到底,在众目睽睽的娱乐圈打造人设是件危险的事。一旦翻车,有人就从 " 耿直女 " 变成了 " 心机女 ",从纯情变成了滥情,从好男人变成了出轨者,从学霸变成了笑柄。人设带来的一切收益,都在暗中早早标好了价格。

就像官媒之前的一篇评论中所写:" 刻意制造出来的人设早晚有一天会崩塌,吸粉一时爽,之后如果有一点不符合人设的言行举止出现,就会受到铺天盖地的指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年少成名之后,技艺荒疏或许还只是业务问题,但费尽心力塑造的形象一旦崩塌,就连 " 伤仲永 " 的机会都没有了。

有些人设,不立就好了。/ 翟天临在电视剧《白鹿原》中饰演白孝文

凑巧的是,就在李云迪嫖娼事件曝光的昨天,又一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结果公布,又一批年轻人带着自己的天赋与勤奋走上舞台,他们面对的将是一条鲜花铺就的道路,沿途有听不尽的掌声、接不完的代言,也有看不清的暗礁。

相似的故事总在上演,但不同的人最终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整整 21 年前的 10 月,过完生日的李云迪在华沙摘下空缺 15 年的肖赛首奖。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一位新星升起,全世界都望向那个站在台上的翩翩少年。谁又能想到,漫漫星途最后竟然通向了这样一个结果?

那一年,意气风发的李云迪。

调侃过之后呢?

今年的娱乐圈雷声滚滚,某些艺人的行为一再刷新公众的下限,令人不禁发出疑问:这样一个名利场,究竟是不是大酱缸?

不久前,曾被曝光吸毒的歌手宋冬野,围绕能不能恢复演出的问题发文:" 大家都觉得做艺人挣钱太轻松了,完全是躺着赚钱。但其中真正的滋味,只有艺人自己才清楚 …… 这个行业是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重灾区,而往往就在这种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刻,贩毒者有预谋地出现了。" 但大部分网友显然对这种表达并不能共情,更不能买账。

宋冬野在微博发布的长文。

这几天,郑爽事件又有了后续:前男友张恒因帮郑爽偷逃税,被税务部门处以 3000 多万元的天价罚款。连罚款数额都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娱乐人物与普通人的距离已经何其遥远,公众除了冷眼旁观,内心的愤慨可想而知。

公众人物应不应该背负比常人更高的道德感,或者说,该不该以普通人的道德标准衡量艺人?主持人窦文涛曾在一次节目中谈到这个问题:" 我觉得艺术家,真的不一定是什么‘好人’,完全是两回事。公众可以欣赏他的艺术,欣赏他天花乱坠的语言,但要是错把这人当个圣人,他实际上或许是个禽兽。"

如果说,在前粉丝时代,我们尚且能够把专业和道德分开,能够接受奈保尔这样私德不堪但文字惊艳的诺奖作家,那么在粉丝经济到来之后,二者就彻底无法分离了——既然粉丝们钟爱的是一个形象、一种人设,而非一门艺术、一部作品,那么热爱就与个人品格深深地绑定在一起。

此前歌手霍尊与前女友的纠纷也曾引发关注。

艺人当然不一定是圣人,但粉丝往往会以远高于常人的标准要求他们,而后者也常常乐于迎合这种期待,甚至依靠人设大赚特赚。

作家彼得 • 汉德克说:" 我是凭借不为他人所知的那部分自己而活着。" 但这种私密的权利很多时候并不存在于娱乐圈,因为艺人们身上天然地带有公共性——由于这种公共性,他们享受了普通人不能企及的声望与财富,也由于这种公共性,他们必须如履薄冰地生活。

电影《甲方乙方》里,徐帆饰演了一个既想出名,又不想被声名所累的女明星。

在这种高度紧绷的关系之下,接二连三的翻车便无法被接受。嫖娼、吸毒这样触犯法律的行为当然不必说,有的明星吸一支烟、爆一句粗口,也要向粉丝致歉。

而就在娱乐圈人人自危的时刻,更多的路人则愿意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围观偶像们人设的崩塌。或许是带着长久以来的不满,或许是人们天然地喜欢见证高楼倒下,李云迪出事当晚,互联网上的段子铺天盖地,就像此前的每一次娱乐圈地震一样,舆论陷入狂欢。

这样的狂欢大多数时候更像一次缺乏反思的宣泄,所有的段子背后,都隐藏着 " 下一个是谁 " 的期待。可笑过之后,我们真正期待的 " 做艺先做人 " 的改变,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

2012 年,在王力宏演唱会上助演的李云迪。/ 视觉中国

多年前,王自健在一段相声里调侃当时的娱乐圈乱象,提到许多今天看来已经有些陌生的名字:

" 如果组织一场大型的监狱晚会,请来的都是大腕,第一个节目是柯震东房祖名的配乐诗朗诵《离开毒品的日子》,紧接着是李代沫和尹相杰的男声二重唱,接下来是黄海波的小品,薛蛮子做制片人,宁财神做总导演 ……"

几年过去了,这份长长的节目单恐怕又要更新了。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