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钛媒体 10-22

582 亿募资被质疑“过度融资”,宁德时代这次真“过”了吗?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老虎谈股权激励

作为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的核心供应商,宁德时代每打一个喷嚏,都可能会让这些车企来一场小感冒。

作为标杆新能源企业,2020 年宁德时代是蔚来、理想的唯一电池供应商,为小鹏贡献了 80% 以上的电池装机量,甚至一汽大众、上汽大众、华晨宝马、北京现代等合资厂商的新能源车型电池,也被宁德时代给 " 包圆了 "。

在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宁德时代是无可争议的老大,更是凭借超过 1.3 万亿的市值成为了创业板之王。

但最近这家新能源巨无霸摊上事了。

今年 8 月,宁德时代发布了 582 亿元的定增方案,数额之巨大也引起了市场广泛热议,甚至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还特意强调了是否存在 " 过度融资 " 的情形。

宁德时代究竟需不需要募集 582 亿的巨资来扩张?扩张带来的产能又能否消化的下去?

582 亿募资扩产,宁德时代 " 过度 " 融资了吗?

582 亿元的定增方案,都花在哪了?老虎 ESOP 根据公告信息整理发现,宁德时代此次定增最重要的目的还是扩产。此次 582 亿元的募资计划中,有 489 亿元花在 5 个电池生产项目与 1 个技术研发项目上,另外还募集了 93 亿元的补充流动资金。

以上项目建成后将给宁德时代新增锂离子电池年产能约 137GWh、储能电柜年产能约 30GWh。

仅一次融资就达近 600 亿元,新增超过 100GWh 的电池产能。而 10 年前宁德时代还只是从 ATL 的汽车动力部门独立出来的 " 小公司 ",可能创始人曾毓群当初也没想到宁德时代能在 10 年时间达到如此规模的体量与影响力。

2016 年至 2020 年,中国动力电池市场规模从 256.2 亿元涨到了 709.9 亿元,作为占据市场份额 50% 的巨无霸,宁德时代用大规模扩产来支撑市场需求一直是常规操作。横向对比一下,此次扩产与过去相比,是什么量级?

老虎 ESOP 了解到,宁德时代自上市以来,包括此次融资计划在内共进行了 3 次扩产方面的募资。

宁德时代 3 次扩产方面的募资:IPO 上市时的 89.2 亿元的募资,对应 24 条扩产产线,新增产能 24GWh;2020 年募集的 197 亿元资金里,有 125 亿元投资对应 3 个生产项目,新增锂离子电池产能 52 GWh;近期 2021 年的募资项目,有 419 亿元的资金对应了 167 GWh 的产能。

可以说,每新增 1GWh 的产能,对应的投资额就接近 2 亿元上下,而且扩产的单价随着时间推移递增。

宁德时代各年产能与募资项目扩产数据对比(2021 年产能数据根据半年度数据推算)

通过各年数据对比可见,宁德时代各年度募资项目的扩产规模,似乎都是要 " 再造 " 一个宁德时代。

扩产规模与现有产能趋同,每次募资都是朝着产能翻倍的目标去迈进。

而且这种募资扩产的方式也是奏效的,除 2020 年受疫情影响外,宁德时代各年度产能规模也都是以 " 翻倍 " 的状态去增长,营收增长规模也大致与产能增长相符。

不过这种募资式产能扩张的方案,也会对二级市场造成相应的压力。

此次宁德时代再次发起 " 翻倍式扩产募资 ",对于募资规模的要求也翻了个倍,本次募资计划中仅与生产相关的项目募资额就达到了 419 亿元,几乎追平 2021 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

所以 " 过度融资 " 的质疑也就出来了。

但是横下对比之下,2018 年、2020 年的扩产项目募资额也相当于当年营收规模的近三分之一。

所以刨除掉单次募资额的影响,考虑到宁德时代此次增加的产能体量,该次募资规模并没有超出预想太多。

在扩产的资金需求之外,宁德时代想继续手握中国新能源电池行业的头把交椅,对于产业上下游的投资资金压力也不小。

2020 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业务仅直接材料成本就达到了 257.38 亿元,占到了营业成本的 78.18%。

目前原材料上涨、电池价格下降的趋势让宁德时代倍感压力。

宁德时代的锂电池产品的平均售价,从 2016 年的 2.05 元 /Wh 下降到 2020 年时的 0.89 元 /Wh,降幅达 56.6%。

但今年以来锂电池行业的原材料价格却出现大涨。截止到今年 8 月份,三元材料年涨幅高达 43.15%,磷酸铁锂价格涨幅达 38.16%,钴酸锂涨幅达 41.94%,另外相关电解液的价格涨幅超过 100%。

对于宁德时代这样体量的锂电池巨头,原材料价格脱离控制将是致命的。

为了强化原材料的掌握度,近期宁德时代还被爆出了截胡赣锋锂业,抢购加拿大锂矿企业的消息。

所以以投资并购的方式对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控制,已经成为了宁德时代不可避免的一种战略控制手段。

2018 年、2020 年、2021 年上半年,宁德时代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分别达到了 194.88 亿元、150.52 亿元、251.27 亿元。

2020 年及 2021 年 1-6 月,宁德时代对产业链上下游投资总额为 98.15 亿元,今年 4 月份,宁德时代还审议通过《关于开展境内外产业链相关投资的议案》,投资总额达 90 亿元。

在各方的资金压力下,截至 2021 年 6 月宁德时代仅应付账款、应付票据规模就达到了近 600 亿元,资产负债率涨到了 64%。

所以宁德时代此次 582 亿元的募资总额里,还包括了 93 亿元的补充流动资金。

2020 年以来,宁德时代仅拟新增的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建设资金需求,就达约 1100 亿元。

考虑到扩产、投资以及负债率的影响,宁德时代此次 582 亿的募资计划可能真说不上是 " 过度 "。

新增 167GWh 产能,宁德时代消化的了吗?

2020 年,宁德时代的年产能为 69.10GWh,生产量为 51.71GWh、销售量为 46.84 GWh。

不过此次仅募资项目带来的包括储能业务的新增产能就达到了 167GWh。

仅新增产能就达到了 2020 年销售量的 3.56 倍,宁德时代的大规模扩产,能否消化的掉?

老虎 ESOP 了解到,此次宁德时代募资的 5 个电池生产项目建设周期在 24 个月至 48 个月之间,也就是说产能完全释放需要 2-4 年的时间。

换句话说,宁德时代此次募资扩产效应,最晚将作用在 2025 年。

宁德时代近年来的风光得益于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发展,2020 年全球新能源车销量为 319.8 万辆,2015 年到 2020 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34.5%。

在新能源汽车的巨量需求下,2021 年上半年全球动力电池的出货量达到了 145GWh,同比增长 163.6%。

在高市场占有率的加持下,宁德时代被推上了创业板之王的地位。

数据来源于头豹研究院

数据来源于头豹研究院 .

2020 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达到了 137GWh,宁德时代以 25% 的市占率冠绝全球。在中国市场,宁德时代以 50% 的市场份额,达到了第二名比亚迪的 3 倍多。

可以说,目前的宁德时代甚至一定意义上是新能源动力电池行业的代表。

也就是说,如果宁德时代将市场优势保持下去,未来数年的行业红利将会给宁德时代带来肉眼可见的业绩增长。

这也是宁德时代之所以敢于翻倍式扩产,并进行近 600 亿融资的底气。

接下来要考验的,可能就是市场增长能否达到宁德时代的预期。

据世纪证券数据显示,预计 2025 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接近 20%,全球销量达到 1800 万辆,动力锂电池需求量将达到 1080GWh,有效产能按 90% 计算,2025 年动力电池产能需求将超 1200GWh。

若宁德时代在 2025 年能保持住全球 25% 的市场份额,产量需求将至少达到 300GWh。

老虎 ESOP 了解到,目前宁德的 2021 年上半年产能为 65.45GWh、在建产能 92.50GWh,本次募资的项目新增锂离子电池的年产能为 137GWh,将以上产能换算成年产能将达 360.4GWh(包括储能业务)。

也就是说,未来数年宁德时代不进行任何新扩产项目的情况下,此次融资带来的新增产能将基本符合其在 2025 年的产能需求。

不过有多家机构看好宁德时代在未来数年的市场占有率。

世纪证券表示,预计宁德时代将在 2025 年占世界市场份额的 35%。东吴证券预期宁德时代 2025 年电池出货量将达 400-500Gwh。

按此数据预测,再考虑到宁德时代不断加力的储能业务,当前可估算的产能甚至都无法满足宁德时代在 2025 年的需求。

从此来看,宁德时代此次面向 2025 年的 582 亿募资,远远没有达到 " 过量融资 " 的程度,甚至在未来数年可能要再次加码更大规模产能的布局。

加码人才政策,3 期股权激励总规模超 5400 万股

在激进的市场策略下,宁德时代的市场争夺能否奏效,人才稳定性可能是最基本的保障之一。

在人才的守护上,宁德时代正在使用股权激励构建人才护城河。

老虎 ESOP 发现,宁德时代分别在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各发布了一期 " 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

其中 2018 年计划之下,限制性股票的上限规模达 3083.53 万股,首批被激励人员达 1776 人,限制性股票授予价格仅为 35.15 元 / 股。

而且这部分股权激励还分别为被奖励的核心骨干员工与中层管理人员设定了 2 年分批解锁、5 年分批解锁的时间限制,并为每个解锁年限都设定了相应的营收目标考核与个人绩效考核。

据老虎 ESOP 统计发现,2018 年激励计划下所有的营收考核已经全部提前完成,也就意味着如果被激励人员个人绩效达标,将有权利拿到全部股权激励。

按照目前的股价来看,2018 年计划之下的被激励人员的预计收益规模已经超过 170 亿元。

另外2019 年计划之下的限制性股票上限规模则是 1900 万股,被激励人员高达 3838 人。

授予价则是 35.67 元 / 股,解锁年限设置与 2018 年计划一致,不过在营收业绩考核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过在宁德时代一路高歌的业绩推动下,目前普通核心骨干员工的考核已经完成,中层管理人员的业绩考核也完成在即。

据老虎 ESOP 统计,按照目前的股份价格来看,2019 年计划下员工股权激励的获益空间已经超过 100 亿元。

在 2018 年、2019 年计划之外,宁德时代在2020 年再次发布了 459.09 万股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受激励人员高达 4688 人,授予价为 231.86 元 / 股。

不过该计划关于禁售期的安排上与此前不同,对于中层管理人员的锁定期则仅进行了 3 年分批解锁的安排。

也同样设定了比此前更高的业绩考核,分别是 2020 年营业收入值不低于 400 亿元,2020-2021 年两年的累计营业收入值不低于 900 亿元,2020-2022 年三年的累计营业收入值不低于 1500 亿元。

不过根据目前宁德时代的业绩走势来看,前两个考核要求已经完成。

总 结

目前宁德时代正走在行业的风口,而且未来数年风口的风会刮得更快,全副武装的宁德时代又将会达到什么样的新高度?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数据来源于宁德时代公告、头豹研究院、东吴证券、申港证券、世纪证券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