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快快评丨“全村脑中风”折射监管“漏风”

" 全村脑中风 " 事件有了初步调查结果。单县联合调查组 20 日发布通报,村医朱某菊涉嫌诈骗被刑拘。此案令人惊愕之处,不止于 " 脑中风村 " 指向的戏谑,更在于医保蠹虫打开的 " 阵地失守 " 画面。

此前媒体报道,在山东省单县莱河镇崔口村,大多数村民名下的城乡居民医保账户,近 5 年来莫名出现多次脑中风的医保结算记录,有老人去世很长时间后仍有 48 次医保报销记录。经查,村医朱某菊在录入系统时,图省时省事,将 " 脑中风 " 直接默认生成疾病信息,致使大量村民被 " 脑中风 "。其贪图利益,存在利用虚报诊疗记录骗取居民基本医疗保险门诊统筹金的行为,每虚报 1 次诊疗记录,可套取 5 元诊疗费。近六年间,该卫生室共有诊疗记录 49633 条,涉及总金额 564395.29 元。

但此案中仅有一名小小的村医作祟吗?其有能力捅出这么大的窟窿还能进退自如吗?据报道,作为村卫生室的上级单位,镇卫生院的院领导曾多次找到反映问题的村民,希望私了。这一线索延伸向何方,值得追查。正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昨日评论文章所问:有没有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违规违纪、失职失责的问题?

相信这个问题不久就有答案。在国家和省级层面关注之下,此次调查迅疾、到位,令人欣慰。但骗保行为延续多年无人知晓,直到有村民发声才引发关注,足见当地医保基金监管存在巨大漏洞,且缺乏自我 " 补牢 " 能力。

令人忧心的是,崔口村一案绝非孤例。今年 6 月,安徽省纪委监委对太和县多家医院涉嫌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问题背后的失职失责行为和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进行了查处。自去年年底开始,太和县多家医疗机构涉嫌骗保问题被曝光,中介搜罗人员住院、医院诱导患者住院、假患者领钱住院 …… 多方勾结的灰色利益链,令人触目惊心。2019 年 3 月,国家医保局通报了第二批欺诈骗取医保基金典型案例,涉及多地。监管不力甚至失灵,堪称此类案件共性。

医保资金是人民群众的 " 救命钱 ",不容有失。但骗保行为由来已久,早在 2010 年,新华社就指出过一些地方骗取、套取医保基金的现象时有发生,监管环节存在漏洞。何以时至今日,骗保行为还在不断加码、就连一名村医都能大玩 " 腾挪之术 " 呢?值得反思。

在骗保手段不断翻新、" 组团 " 模式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加大违法成本、保持高压态势自是关键。2020 年 12 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草案)》,明确对骗取医保基金违法违规行为加大惩戒力度。而近年来,专项行动、飞行检查也频现,成效颇著。

在加强事后惩戒之外,监管体制机制必须表现出 "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 的智慧和信心:切断骗保利益链、织密医保基金安全网、修补监管漏洞,形成医保基金监管长效机制。这一点尤显迫切。

现代快报评论员 戴之深

(编辑 邵倩倩)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