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央视财经 10-18

断供!停产!日均倒闭 400 家企业!这里按下暂停键…

越南是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然而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对当地制造业造成严重冲击。为尽快恢复经济,越南于本月初解除了制造业发达的胡志明市及周边地区的封城措施,但大批工人却借此机会逃离城市。在一些检查站甚至出现工人跪地请求放行的场景。

越南:疫情未消“带病”解封 百万打工人逃离城市

大批来不及做新冠筛查的越南打工者,被阻挡在返乡途中检查站,他们不惜下跪请求防疫部门放行。本月初开始,来自越南南部工业区的摩托车大军,源源不断涌入西部地区,造成多地拥堵。

据越南卫生部统计,10 月 1 日 -8 日,越南累计返乡的 15.7 万人中,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有 1000 余人。越南政府预计返乡人数可能超过 200 万人。

数百员工出逃只因一人确诊 疫情阴影笼罩生产一线

事实上,对新冠的恐惧一直伴随着生产一线的工人们,今年 7 月,越南平阳省一家工厂曾发生数百名员工强行出逃事件,只因当天厂内一名员工被确诊为新冠。

过去 3 个月中,越南总计新增近 77 万例确诊病例,其中 1.9 万人因新冠死亡,死亡人员基本集中在制造业发达的胡志明市。

政府无奈解封 工人趁机逃离

由于众多国际企业在越南设有生产线,几个月来,大批因疫情停工停产的跨国企业,损失惨重。迫于各方压力,越南政府选择带病解封,但事与愿违,工人们趁机纷纷逃离城市。10 月 3 日,越南平阳省某制造业企业响应号召复工复产,然而员工到岗率不足 20%。

纺织工人三分之一离岗 生产难恢复

10 月 6 日,全球鞋业巨头宝成集团宣布恢复生产,但在岗工人数不超过 30%,超过 4 万名工人尚未返岗。尽管采取提薪、劝回方案,员工返岗意愿依然不高。据统计,越南纺织成衣业约有 300 万名工人,其中约 100 万人目前处于离职或休假状态。

中国社会科学院越南问题专家 潘金娥:7 月到 9 月这三个月,南部工厂几乎全部关停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当然它的经济显然是要下降的,因为越南的外贸依存度达到了 200% 以上。

越南经济表现创下 35 年来最差

数据显示,2021 年 7-9 月,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大幅萎缩 6.17%,创该国 35 年以来最大季度跌幅。数据显示:2021 年上半年,越南有超过 7 万家企业倒闭,同比大增近 25%,平均每天约 400 家企业倒下

断供!越南加工厂停产 上亿双耐克鞋无法交货

疫情对越南企业的打击正在波及产业链上越来越多的环节,许多国际知名的大公司损失惨重,苹果手机、耐克鞋都面临着断供的风险在欧美国家,甚至连即将到来的万圣节都面临着“无鬼可扮”的尴尬。

受越南疫情影响,耐克鞋在美国将面临断供的风险。

美国 BTIG 高级分析师 卡米洛 • 里昂:耐克目前大概有 1.16 亿双鞋不能生产出来。

越南是耐克公司重要的生产基地,其 51% 的鞋类产品在越南加工完成。由于当地严格的防疫举措,7 月到 9 月,在越耐克工厂基本处于关闭状态。

据估计,美国耐克目前商品库存创 30 年来最低纪录,仅能维持 1 个月左右的销售。数据显示:越南制造的产品约占美国鞋类制造业的 1/3,占美国服装制造业的 1/5。

同样受困于疫情的,还有德国服装巨头阿迪达斯,因代工厂交货延期,目前已经损失约 6 亿美元。而在整个欧美地区,即将到来的万圣节,最“恐怖”的事情是,有可能是买不到装神弄鬼的服饰,因为相关产品难以在越南工厂生产出来。

8 月中旬,耐克、GAP 等 80 多家鞋服企业曾致信美国总统拜登,表示“越南鞋服类产业的健全性,直接影响着美国的产业健全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越南问题专家 潘金娥:服装这块,越南出口量还是很大的,关停会对欧美服装、鞋帽、电子产品的供应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工厂停工还影响到在越的科技企业。iPhone 13 有四款机型的相机模块在越南组装,零件供应不上已明显影响到产品供货。目前,iPhone 13pro 部分型号产品在美国的等待时间为四周,而中国和日本的等待时间将长达五周。

不仅是苹果,三星在越南的日子也不好过,三大工厂被迫停工,三星每天因此损失约 15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 亿元。

此前美国巨头英特尔还打算对越南追加巨额投资 4.7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0.6 亿元。最终这一计划也因疫情影响按下暂停键。

疫情应对不力影响投资情绪 “越南制造”遭遇重创

被疫情打乱脚步的,不仅有在当地设厂的外资企业,还有越南发展制造业的雄心。在严峻的疫情挑战下,越南的制造业能否实现复苏?

越南面对疫情的“无能为力”,已严重影响到投资者的心理情绪。数据显示,8 月越南胡志明市投资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 43.6%。

一些跨国企业开始停下将工厂迁往越南的进程,大批生产订单也在转移至其他国家。近日,美国防护服装制造商雷克兰工业公司一批新的高管走马上任,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帮助企业在几周时间内将产能从越南转移到中国

美国雷克兰工业公司首席执行官 查尔斯 · 罗伯森:这将有助于雷克兰工业以最优化的成本和关税,在几周内将产能从越南转移到中国。

无独有偶,美国家具制造公司 LoveSac,近日也开始把生产从越南迁移至中国。

近期,代表欧美韩投资者的四大商会联合致信越南总理,称现在至少五分之一的制造企业已将部分生产转移别国。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 宋华:越南在这几年成为了很多西方国家在全球供应链,进一步调整和进一步转移过程中的目的地。很多跨国公司重新调整在越南产业链上的状态。很多订单回流到其他地区,应对西方的年底之前的销售高峰。

近期,越南各地企业正按照政府要求的“三就地”原则恢复生产,即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以避免对外接触。但由于越南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只有约 30% 的企业有条件采用这一高成本用工方式。这意味着一家拥有 2500 名员工的工厂,每名员工平均每月的住宿和接送费用约为 4800 万越盾,约合 13600 元人民币。而越南工人月平均工资折合人民币仅为 1500-2000 元。用工成本是之前的 7.8 倍。

中国社会科学院越南问题专家 潘金娥:在加工制造业这方面,越南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但影响到全球的产业和市场来说,我觉得是有限的,它的整个的市场规模也好,容量也好,都达不到,生产能力也达不到,越南可以成为全球生产链当中的一些环节。整个东南亚合作起来,才可以成为一个“世界工厂”。

以上内容由"央视财经"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