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商业人物 09-27

打南边,来了位教父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996 年,在江苏南通的出租屋里,一个 28 岁的年轻人感叹着:

这钱也太好赚了。

就用了两年时间,他炒股净赚了 60 多万。

这个年轻人叫周世平,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在工厂干了两年,天天工作 12 小时,一个月就 40 块钱,入不敷出,借钱度日。上班之余,他又做了点水产运输生意。

三年前,一个朋友告诉他,炒股可挣钱了,一天赚 1000 块,他一天做生意,才挣几十块。他拿着 8000 块钱,让朋友帮他炒股,顺带学习股票。

他带资进场的时机不太好,1993 年经济转轨,通胀升高,宏观政策收紧,熊市开始,那年,股市跌去了 80%,股民第一次体会到 " 政策市 " 的含义。朋友三天两头跟他讲:不好意思,又亏了。

到第二年 6 月,他的 8000 块只剩 300 块。事后他们翻 K 线图,股市是一路俯冲。《扬子晚报》有个公布股票消息的豆腐块,周世平自炒股后,每天都把豆腐块剪下来,很多公司股价跌得越惨,他越开心。

他又凑了 4 万,抄底。4 万变成了 60 多万后,距离百万元的人生小目标近在咫尺了。

那些反对他炒股,并将股票当做资本主义破烂玩意儿的亲戚们也心动了,周世平带着亲戚朋友的 200 万资金,准备实现家族的共同富裕。

1997 香港回归时,股市行情还不错。紧接着就是亚洲金融危机,几个月时间心惊肉跳,他的股票账户里,就剩下三十万。

亲戚朋友看完交易单,备受打击。他的钱没了,别人塞给他的 200 万炒股本金(放在现在就是几千万元),也成为他的负债。几天时间,他的头发就全白了。

接下来 10 年时间,周世平便跑到深圳开始还债之旅。据说他卖过软件,帮券商公司拉新,趁着 2007 年那波大牛市,他偿还了债务,还在深圳买了四套房。

多年后,周世平讲起自己的炒股往事,还在告诫韭菜:

股市亏钱的人,回家关门吃面不说话,亏钱了不给别人说。挣钱的人,就到处炫耀,股票挣钱的效应被故意放大了。

我要跟在座的,特别是年轻人讲一讲,股市不适合大多数人,可能有 90% 的人都不适合投资股票市场。散户实在想玩的话去投资一些基金,选一些有良好口碑的基金去投一投,最起码能让你多少赚一点,不至于把本金亏掉。

还有一个教训他没说。

帮亲戚朋友炒股,挣钱属于他们的,亏钱了,可能就变成自己的债务。散户真要炒股,还是要单独行动。

2008 年夏天,举国奥运,周世平带着几个人,在深圳开始了创业。

团队一共 6 个人,4 个搞技术,另外 2 个是周世平夫妻。2009 年 3 月,平台上线,当时的界面还很山寨。

他曾经在国内一个最早的 P2P 平台上投了 2 万块,因为坏账,钱取不出来,他认为,平台要承担责任,可以采用垫付机制,让投资人放心。

在没有互联网思维的年代,周世平便创办了一个 P2P 平台,红岭创投。5 年之后,P2P 井喷。周世平便成为了弄潮儿,成为 " 南方网贷教父 ",5000 亿元级别的 P2P 平台的管理人。

他后来接受网贷之家专访时说:

" 我做股市 25 年,股市的风险很大,不适合大多数投资人,我想建立一个平台,作为普通老百姓投资理财的渠道,让大家不用经历股市风险,我对投资人说过,投资人吃肉,老周喝汤就可以了。"

《中国企业家》杂志讲了一个细节。

2010 年左右,央行的一个领导来到红岭创投调研。领导得知他高中毕业,也没有银行经验,就说他胆子是真大。

从银行招来高管做风控后,红岭创投便开始做大额业务,以前每单的借贷额度就几十万,后来就变成了几千万。

2014 年,广州一个老板跑路后,红岭创投收到了第一笔过亿的坏账。周世平主动公开了这个坏消息。当时很多人都担心这会影响投资人的信心。不过,周世平准备了几个亿的现金做本息垫付。

一亿坏账尽管是个坏消息,但凭借刚性兑付的承诺,便成为了红岭创投的一个广告招牌。周世平这个人没架子,跟投资人们打成一片,因此成为了网红。

公开坏账,平台兜底,投资人反而更信赖这个平台。2015 年 10 月,周世平曾对外表示:我们有一个垫付机制,投资者收益是一定能拿到的,坏账会由平台自己垫付 "," 目前为止我们垫付了 5 个多亿坏账 "。

但是,从 2015 年之后,红岭创投的网贷业务便开始出现亏损,当年年底,坏账 5 亿元。另外,公司的管理没跟上,高管们贪污腐败,从借款人那里吃回扣。

2017 年,周世平在接受《水皮杂谈》访谈时说,红岭创投整体还在亏损。理由是公司还在投入期,他计划先让投资人赚钱,再利用投资人对平台的信任,另谋它路。

但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刚性兑付上。

刚性兑付表面上可以维护投资人的利益,但对于像红岭创投这样的民营金融公司,资金毕竟有限,垫付个一次两次只能是缓解眼前风险,长久下去,吃掉公司的利润不说,最终影响公司的风控能力。

垫付模式将投资的风险性全部转嫁到平台,而平台吸纳的是全社会的资金,一旦平台出现危机,最终可能影响更多投资人的利益,甚至引起更大层面的系统的危机。

有关部门出台了措施,刚性兑付便被禁止,平台的借款额度也进行了限制。政策越来越严。

三年前,周世平决定放弃网贷业务,计划在 2020 年年底清理完不良资产。周世平成为 P2P 行业里,为数不多的主动清盘的老板。

其实在此之前,周世平还谋划着资本布局。

2015 年,他入主上市公司三元达,成为实控人。当时舆论都认为,周世平是想借壳上市。三元达后来改名深南股份。但因为 P2P 监管原因,公司就转型为大数据信息服务商,至今还在亏损。

形势在今年更是急转直下。

5 月份,周世平辞去了深南股份一切职务。7 月,周世平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9 月 25 日,警方发布通告称,红岭的三个平台均涉嫌非法集资犯罪,警方依法对涉案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忙着兑付的周世平,曾发了两条朋友圈。

一条说,他已经将个人资产全部清零,资金归集至监管账户。一条说,他卖掉了深圳益田花园的房子," 我拿老命赌明天 "。

益田花园的房子,二手价都是上千万。而媒体也算了下,这位网贷教父待兑付金额超过 150 亿。

周世平似乎回到了炒股失败、一无所有的 1997 年,他乘舟破浪,却不断地被浪潮推回到过去。

*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以上内容由"商业人物"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