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达州帮”资本新贵的覆灭史!

在解密恒大的 1300 亿战略投资者生死存亡的文章中,其中有一条暗线,是四川房地产开发商中迪和邦的创始人李勤,借道广州逸合投资,耗资 50 亿元,大手笔战略入股恒大地产。

几乎与战投恒大同一时间,以李勤为代表的"达州帮",异军突起,在资本市场四处围猎上市公司。

他们源源不断地资金,来源都指向了同一个人,那就是达州的首富。

然而,当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骗贷案发,以及一位川籍关键先生落马之后,达州资本帮被釜底抽薪。

背后金主倒台,站在台前的资本新贵,只能仓皇谢幕,"达州帮"几近团灭。

那么,"达州帮"的资本新贵,背后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一、

1977 年,李勤出生于四川省达州市双庙镇的一个小山村。

世代在穷山沟里务农,李勤从小就有了经商改变家族命运的想法。

父母也希冀儿子能有所作为,从小就教育他 " 天道酬勤 ",还取了 " 勤 " 作为名字,以期儿子能谨记教诲。

没曾想父母的寄言一语成谶,多年之后,李勤将小富成于勤。

1995 年,李勤正要从万县商业专科学校毕业。那一年,是国家包分配的最后一年。

那时,李勤有两个选择:一是服从分配,进入国家单位;二是自己下海经商,实现创富梦。

18 岁的李勤毅然选择了后者,一头扎进了达州刚刚兴起的装修行业。

那时候的李勤没有太多想法,只是坚信 " 天道酬勤 ",从小工做起,然后拜师学艺,慢慢做成了一个小包工头。

随着装修生意一步步做大,李勤在达州装修界站稳了脚跟,开始承接一些大企业的装修工程。

彼时,中国邮政和邮政储蓄不少网点的装修工程,都被李勤收入囊中。

从搞装修赚来第一桶金后,李勤开始转向更赚钱的建筑行业,接一些土地整理、小产权房开发等业务。

2006 年,29 岁的李勤完成了原始积累,开赴省会成都,成立了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房地产行业。

中迪禾邦:李勤

彼时,年长李勤 3 年的刘江东,还在达州做煤炭生意,其后入股达州市达县胜利煤业有限公司。

李勤和刘江东都不会知道,多年之后,他们会因为一个男人,在 A 股掀起一翻腥风血雨。

二、

2011 年 12 月 16 日,成都达州商会正式成立,四川宏义实业的董事长刘峙宏当选为首届会长,达州首富唐铭阳成了第一批会员。

唐铭阳是达州的风云人物,几乎是家喻户晓,早年通过达州丰富的煤炭资源,通过收购整合,完成了原始积累。

也正是在那个时间段,他认识了一位川籍的关键先生。

此后,唐铭阳进入成都,成立了多家企业,包括其最重要的阳鹏源实业,以及后续资本运作平台浩均实业。

唐铭阳

达州商会成立之后,李勤和刘江东在唐铭阳的指点之下,开始了开挂的人生。

开挂的不仅于此,还有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在唐铭阳的助力之下,这家分行创造了 " 零不良贷款 " 的行业奇迹。

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向 1493 个壳公司,发放了 755 亿元的授信;这 1493 个壳公司被四家企业企业控股,首当其冲的便是唐铭阳。

当一个企业产生坏账时,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会让向一个壳公司发放贷款,让其承接上家公司的坏账,并偿还利息。

如此循环往复,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实际发生的不良贷款,变成正常贷款,从而实现了 " 零不良 "。

为此,唐铭阳获得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大风起于青苹之末,资本是逐利的,它必须找到一个出口,资本市场成了泄洪之处。

于是,"达州资本帮"粉墨登场,开始了他们拙劣的表演。

三、

2014 年 7 月,中迪禾邦发生了一次股权变更,李勤持股比例降到 38.8%,新进入的华鑫宏利持股 60%。

第二年,2015 年 8 月,中迪禾邦的股权再次发生变化,李勤持股降低到 33%,郫县贵智收购了华鑫宏利的股权之后,持股比例达到了 67%。

华金宏利和郫县贵智,幕后实控人同属唐铭阳。

通过股权转让获得资金的李勤,与身为东芮实业董事长刘江东兵分两路,几乎同时在资本市场开始围猎。

2015 年 8 月 26 日至 28 日,三个交易日内,李勤连续买入 2900 万股成都路桥的股票。

2015 年 12 月,李勤举牌成都路桥,持股比例达到 5%。

此后,李勤继续大笔吃进成都路桥的股票,到 2016 年 3 月,他持股比例高达 20%,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耗资 11.8 亿入主成都路桥之后,李勤迅速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企图对董事会进行换届选举,觊觎成都路桥的控制权。

但是,李勤的董事会名单提议很快被否决,掌舵成都路桥受挫。

同样在 2015 年 8 月,刘江东耗资 6 亿元,对金路集团三次举牌,持股比例超过 10%,成为了大股东。

金路集团原来的实控人是汉龙实业的刘汉,刘汉案发后,金路集团一蹶不振,被德阳市国资委接管。

刘汉

2015 年 6 月,金路集团原计划引入浙江新光集团进行重组,但重组计划因主政德阳的关建先生强力干预而终止。

正是在这个时候,刘江东乘虚而入,一举拿下了第一大股东位置。

与此同时,刘江东迅速提名了 4 名非独立董事和 1 名董事,成功控制了董事会,成为金路集团的实控人。

刘江东一击即中,李勤无功而返,只能调转枪口,将目标锁定在绵石投资。

2017 年 9 月 1 日,李勤携巨资 11.2 亿元,以 40% 的溢价,从绵石投资实控人等人手中,受让了 5329 万股绵石投资股票,一举成为第一大股东。

通过刚刚成立的中迪金控,拿下绵石投资 24.84% 股权之后,李勤如愿以偿,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随后,绵石投资更名为中迪投资。

曾经名不经传的刘江东、李勤,以迅雷不掩耳之势,入主资本市场,让媒体一片哗然。

他们作为达州商人,被媒体冠以"达州资本帮",是一股神秘资本力量。

然而,就在媒体的视线之外,李勤悄悄地借道广州逸合投资,斥资 50 亿元,战略投资恒大地产。

在媒体惊呼达州资本帮一夜成名之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李勤对恒大地产的战略投资。

就在媒体纷纷猜测达州资本新贵的资金来源时,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窟窿越堵越大。

终于在 2018 年 1 月 19 日,银监会发布通报,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向 1493 个空壳公司授信 755 亿,以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不良贷款。

媒体这才恍然大悟,找到了达州资本帮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

然而,这个消息对达州资本帮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们被彻底釜底抽薪。

大风止于草莽之间,风停之后,必将一地鸡毛。

四、

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骗贷案发后,2017 年底,达州首富唐铭阳被带走调查。

2018 年 1 月,关键先生再次高升,唐铭阳在其斡旋下短暂回归。

然而,3 个月后,关键先生自身难保,涉嫌违纪被带走调查。

唐铭阳再次消失在公众视野之中,站在其前台的刘江东,刚刚升任董事长,就与外界去联系。

直到 2018 年 10 年,刘江东才恢复正常履职。

此时,已经忘记父母"天道酬勤"教诲的李勤,企图在资本市场捞一把快钱,但很快,他也尝到了苦果。

李勤与成都路桥原实控人郑渝力相持不下之际,另一个达州商人刘峙宏通过宏义嘉华举牌成都路桥。

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刘峙宏顺利成为董事长。

转战绵石投资的李勤,也无心恋战。与刘峙宏股权转让合作失败后,李勤不得不在二级市场上抛售股票。

李勤且卖且退,成都路桥价格不断下跌,当他抛售完毕时,原来 11.8 亿的资金,只剩下 6.87 亿,亏损了大概 5 个亿。

中迪投资原本还能盈利,李勤入主之后,开始陷入亏损,股价也开始迅速下跌。

李勤原来 11.2 亿的投资款,账面亏损高达 8 亿之巨。

投资副业亏损累累,李勤的地产主业也饱受冲击,中迪禾邦背靠的安信信托暴雷,中迪禾邦卷入 220 亿信托产品逾期危机。

原本寄希望战投恒大,趁恒大地产 A 股上市成功赚一波快钱,没想到恒大地产折戟 A 股,李勤战略投资的 50 亿悉数被套。

节节败退的李勤,不得不弃甲而逃。

2020 年 4 月,李勤将中迪禾邦的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同是达州商会的刘军臣。其他自然人和法人股东的股份,也悉数转给了刘军臣,其股权一度高达 97%。

2020 年 7 月 3 日,李勤将持有的中迪投资作价 2000 万元,协议转让给刘军臣。

这个转让价格近乎 " 脚踝斩 ",为了逃命,李勤几乎是丢盔弃甲。

与此同时,中迪投资的法人代表也变更为刘军臣。

然而,李勤转让给刘军臣的股份,早已质押给长城资管,对应的 30 亿元债务无法偿还,这部分股权被冻结。

刘军臣无法获得中迪投资的实控权,萌生退意,继而从中迪禾邦退股,李勤又再次成为中迪禾邦 97% 股权的实控人。

2021 年 2 月 3 日,早已失联多日的李勤,正式确认被资阳市安岳县公安局采取了强制措施。

曾经风光无限的达州资本新贵,就此谢幕。

五、

李勤的倒下,代表着整个"达州资本帮"的团灭。

他们偏居一隅,对市场缺乏敬畏,对资本缺乏认知。

拿着违规获得的授信,在资本市场左冲右撞,频频举牌上市公司。

凭着实力,将手上的资金亏完。一旦后续资金源头被切断,只能走向灭亡。

他们游走在灰色地带,剑走偏锋,最终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资本苦果,从而留下一地鸡毛。

从来就不存在资本新贵,神秘的资本背后,必然有其肮脏的角落,当阳光照进来之后,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END-->

以上内容由"大江湖解局"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