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ZAKER新闻 09-14

豆瓣“杀死”豆瓣

以书影音起家的豆瓣,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因技术原因,豆瓣在 9 月 6 日突然暂停了全站的回复功能。

豆瓣官方账号 " 豆嬷嬷 " 并未通报此事。但过去三个月内,豆嬷嬷发布了 11 期整治 " 饭圈 " 乱象的处罚公告。累计删除超过 35 万条违规和不良信息;关闭或禁言超过 9600 个违规账号;关停或解散超过 150 个问题小组。

针对暂停回复功能,对豆瓣八卦小组深恶痛绝的网友纷纷叫好," 豆瓣乌烟瘴气,确实该整改了 "。

但被指责的八卦小组用户,几乎完全不受影响。截至 9 月 13 日 11 点,流量最大的 " 豆瓣鹅组 ",在全站禁回状态下,已更新了 550 余页、超 16500 条帖文。

交流欲旺盛的 " 八组鹅 ",甚至将讨论场域拓展到了平台之外,以在线文档的形式,开启 " 版聊 "。并将这种 " 盛况 " 自嘲为 " 大型互联网返祖现场 "。

值得玩味的是,以图书、电影、音乐起家的豆瓣,在世人眼中,曾是一个文艺、优雅,甚至略显清高的社区。

它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变得 " 乌烟瘴气 " 的?

" 书影音 " 和 " 小组 " 的源起

时间回到十余年前。

35 岁、第一次创业失败的阿北(杨勃),从 2004 年 10 月开始,在北京豆瓣胡同附近的星巴克独自写代码。

阿北最初想做一个叫 " 驴宗 " 的旅行网站,后来在朋友的建议下,将眼光投到了 " 书 " 这一更宽广的领域,于是就有了豆瓣。

2005 年 3 月 6 日,豆瓣正式上线。同年 7 月到 11 月,阿北花 300 块钱在《读书》杂志上连续做了五期广告,告诉大家豆瓣是一个以 " 收藏、推荐、评价、发表书评、以书会友 " 为宗旨的网站。

这个网站很快长成了中文互联网上最具特色的兴趣社区。用户数在 2007 年达到 100 万。覆盖内容也从图书拓展到了电影、音乐。

书影音为豆瓣吸引了一批自带文艺、傲娇气质的用户,定义了豆瓣的公众形象。而类似于 BBS 的小组,则成了书影音之外,豆瓣聚集其他兴趣爱好的切入口。

人类兴趣不设边界,豆瓣小组包罗万象。FUNJI 数据显示,截止 2019 年 12 月 6 日 14 点,豆瓣共建立了 669060 个小组。其中甚至包括 " 反对阿北独裁 " 小组。

该组由豆瓣元老用户 " 丁丁虫 " 于 2005 年底创建,鼓励成员提出对豆瓣的批评与意见,主张 " 有理有利有节,反对阿北独裁 "。阿北本人也是该组成员。

然而,如果说 " 反对阿北独裁 " 象征着豆瓣的理性、思辨与包容;那拥有近 70 万成员的 " 豆瓣鹅组 ",就代表着豆瓣的另一种面貌。

创建于 2010 年的鹅组原名 " 八卦来了 ",在 2018 年封组整改后,更名为 " 豆瓣鹅组 "。

它是中文互联网历史最悠久的娱乐社区之一。历经 11 个年头,见证了猫扑天涯的兴衰、流量明星的崛起,以及内娱饭圈的风暴。

它同时也是豆瓣最难进的小组。因为审核严格,有着排队多年、至今仍在 " 审核中 " 的众多 " 组外鹅 "。而一个 " 组内鹅 " 的帐号,往往可以叫价到八百甚至上千元人民币。

此外,鹅组组规森严。例如,涉嫌任何形式的商业广告 / 营销 / 推广的帖子、含有自拍(包括局部打码)的帖子等,一经发现将被删除。原则上只允许讨论娱乐八卦。

在书影音用户眼中,鹅组乃 " 豆瓣智商盆地 ":成员热爱抬杠、拉踩、造谣,是一帮 " 村口八婆 ",与文艺青年毫无干系。

" 鹅组 " 成为风向标

" 你的精神,何处安放?"

2016 年 2 月 16 日,豆瓣的第一支品牌宣传片——《我们的精神角落》,以信息流的形式出现在了微信朋友圈,引发围观。

这次主动的宣传行为,被外界视为低调的豆瓣打算 " 开放 " 的信号。

而豆瓣官方的回应是:

豆瓣一直静默在现实世界之外,希望为你的精神世界留存一处不受干扰、安然生长的地方。豆瓣的这种平台属性,使得每个使用者看起来都不一样,我们不太适合定义它。而 10 年过去,当现在豆瓣注册用户超过 1.3 亿,我们觉得是时候讲一讲豆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正如豆瓣所说,一直以来,外界对豆瓣的感知,主要来自公开的书影音评分及评论。用户在豆瓣这个社区——尤其是小组——讨论什么,其实很难被组外、站外人士发现。

但以鹅组、瓜组(自由吃瓜基地)为代表的娱乐小组是个例外。一方面,娱乐八卦信息本身自带传播性;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鹅组们对舆论的影响力逐渐增强,甚至成为了内娱的风向标。

豆瓣小组的一举一动都在微博娱乐营销号的 " 监视 " 之下。据 FUNJI 统计," 清朗 " 行动之前,微博粉丝超过 10 万且 ID 中含有 " 鹅组 "" 八组 " 的营销号有 200 多个。

这意味着,任何一条娱乐小组的帖文,都可能会在下一分钟被搬运到微博,甚至登上热搜。

几年前," 周杰伦蔡徐坤超话之争 " 的起因,就是一名豆瓣网友在瓜组发贴询问: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那么难买?

由于微博营销号对豆瓣小组的关注,豆瓣开始受到 " 饭圈女孩 " 的重视。

为了给自己的偶像占据一席之地,一批热爱追星、组织力强、擅长打投的新用户涌入豆瓣。

除了在小组讨论中帮偶像引导舆论,为了让偶像的作品获得高分,新加入的 " 饭圈 " 用户,在豆瓣上熟练地玩起了 " 养号 "" 刷分 "" 控评 "。

这在某种程度上伤害了豆瓣评分的公信力,使豆瓣的用户群体变得更加分裂。

" 饭圈 " 入侵 " 书影音 "

豆瓣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阿北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给出过自己的答案—— " 豆瓣是个通用的东西 "。

所谓 " 通用 ",指的是你在豆瓣上用到的功能,无论是小组、标签,还是豆列,都可以看到来自各个领域的内容。

事实上,在转向移动互联网的过程中,豆瓣曾同时做过 13 个 App。譬如豆瓣小组就有自己的独立 App。

产品过多意味着力量分散。为了实现 " 通用 ",阿北在 2014 年调转思路,将这些 App 都整合到了豆瓣 App。这与当时市场上做 " 超级 App" 的方向一致,但也给后来的豆瓣埋下了一个隐患。

在中文互联网上,很少有像豆瓣这样,用户可以笼统地分为两派,一派用户十分瞧不上另一派用户的社区。

而独立 App 整合为一,使得两派用户更容易相遇,并进一步产生摩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去年底爆发的 " 王一博粉丝养号事件 "。

2020 年 11 月 23 日,小说《记忆记忆》的图书编辑在豆瓣上发布了一篇题为《来自一个编辑的心声:王一博的粉圈,请你们离我的书远点!!!》的文章。他在文中详细揭露了王一博的粉丝为了养号在评论区发布无关短评的恶劣行为。

而粉丝养号的原因在于,豆瓣评分机制规定,账号权重会影响其打分所占比重,不够活跃的账号打分会被判定为无效。因此 " 养 " 出一个活跃的账号,可以方便粉丝在适当的时机为偶像的作品打 " 五星 "。

粉丝自发的养号行为,让一些投机分子看到了财富密码。据澎湃新闻调查,有营销公司通过发布网贴,寻觅客户,招募可兼职刷分控评的豆瓣用户,批量养号、买卖豆瓣号,开出不同的 " 刷分控评 " 套餐,甚至为某部作品开设 " 包涨包开 " 套餐,为作品刷至指定分数。

此外,经常有用户在小组中,因立场不合,而非内容质量本身,呼吁给书影音打 " 一星 "。《庆余年》《余欢水》等作品皆深受其害。

虽然迄今为止豆瓣评分仍是国内最具参考价值的评分系统,但在多次 " 养号刷分 "" 一星运动 " 之后,豆瓣的分数里多多少少掺进了水分,公信力大不如前。

国内知名电影播客《反派影评》的主播波米,曾在一期讨论豆瓣 " 一星运动 " 的节目中提到,有部分豆瓣用户呼吁将所谓 " 小组用户 " 与 " 书影音用户 " 的账号分开,以避免这类事件再次发生。但豆瓣一直没有作出回应。

《反派影评》发起的投票

据媒体报道,在一场讲座上,阿北曾被询问," 你对豆瓣的未来规划是什么?譬如用数字来描述?"

阿北说:" 我对豆瓣的期望,不能用数字来描述。我希望它能促进文化产品的多元化发展。譬如,即便是很生涩的书,你也能在豆瓣上找到同道中人;无论多匪夷所思的爱好,你也能在豆瓣小组中发现同好。"他希望豆瓣是一个能满足不同人群各种交流需求、同时又互不干扰的空间。

然而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豆瓣,完全不是阿北所描绘的那般 " 理想乡 "。豆瓣近乎偏执的 " 无为而治 ",让各种娱乐八卦小组野蛮生长。小组用户的不当行为,也正是因为缺乏平台的管理约束,严重干扰了书影音这块 " 净土 ",最终导致整个社区变得 " 乌烟瘴气 "。

2021 年 9 月 3 日,豆瓣发布公告称,已对包括鹅组在内的 26 个问题小组,进行 " 停用转发、收藏、分区功能 " 处罚。但这看起来更像是 " 亡羊补牢 "。

如今看来,无论阿北如何强调豆瓣的文艺气质,现在的豆瓣,都早已不再是过去那个 " 我们的精神角落 " 了。

作者|李未泯

编辑|曾宪天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