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娱刺儿 08-30

对话曾轶可 & 黑怕女孩:敢于表达,这很“黑怕”

呆呆 | 作者 周矗 | 编辑

"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儆之,我觉得你可以不用再回答任何问题了。"

在《黑怕女孩》第一期节目中,厂牌制作人王嘉尔、马思唯及丁肆 Dicey 接连向胡儆之 Jinzy 抛出问题,认为她的实力不足以成为厂牌发起人。丁肆 Dicey 话音刚落,一旁的曾轶可突然发声,为这段讨论画上了一个句号。

"嘻哈虽然是需要技术,但它的根源就是表达,我觉得你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在这里 ",曾轶可用手在高处比了一下," 但是你需要专业的有技术的人去辅助你,或者是达到 1+1>2 的效果。"

2021 年夏天,曾轶可成为 " 音乐竞演真人秀 "《黑怕女孩》的厂牌制作人之一。距离她第一次抱着吉他出现在《快乐女声》的舞台上,腼腆地演唱自己的原创歌曲,已经过去了十二年。比起面前的 " 黑怕女孩 " 们,她曾遭受过更大的非议。

时间足够漫长,当年守在电视机前等节目播出、偷偷用手机发短信投票的粉丝们已经长大,曾经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女孩们,现在有着不同的境遇。不变的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永远有女孩勇敢地奔跑在逐梦路上。

在 " 八月份的前奏 ",娱刺儿(ID:yuci-er)和曾轶可以及来自不同实验厂牌的 " 黑怕女孩 " 们进行了一次对话。言语间,她们并不那么在意外界的态度与看法,更关心自己的创作和表达。

" 为女性发声打动了我 "

2009 年,一位剪着短发、抱着吉他的女孩站到了全国最热门的选秀《快乐女声》的舞台上。这档节目在当时有着极高的热度,多次拿下同时段全国收视冠军。

十年前,选秀节目如火如荼发展时,唱功是最被看重的 " 标准 ",而创作型选手是少数派。会创作的曾轶可在引发讨论的同时,也让不少人眼前一亮。在评委沈黎晖看来,她的歌词很有灵气。

十年后,观众对唱功的接受度和包容度更高,创作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节目形式也更加多元。舞台表现之外,选手的个性与节目所承载的价值观念同样得到关注。《黑怕女孩》便为一群有表达、有态度的女孩,提供了展示和表达的舞台。

曾轶可在微博里说,真正打动她去参加这个看似和自己无关的节目的原因,是制片人和导演向她阐述了《黑怕女孩》的精神内核。

她告诉娱刺儿(ID:yuci-er)," 具体的细节我不太记得,但比较重要的一点是,这是一个全是女生 rapper 的节目,她们其实想用新的角度去发声、去谈论一些男性视角没有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是女性发声的目标打动了我。"

图源:新浪微博 @腾讯视频黑怕女孩

为了节目的表演秀,曾轶可创作了一首《woman》。

即使有表演之前的歌曲等其它选择,曾轶可还是决定 " 要写一首 "。这首歌的灵感与创作很畅快顺利,她回忆自己是在钢琴前打了一个伴奏,然后就自然而然地写下了每一个音符," 想说的话在这个作品里可以体现出来。"

在选手的舞台里,曾轶可喜欢的是《女流之辈》和《错了吗》。

张晨蕾 D Ley 的《女流之辈》源自她的亲身经历。

在重男轻女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孩们听过太多闲言碎语,也遭遇过太多差别对待。" 女孩送那么远是浪费钱 "" 女孩不能成大器 "" 为了甩掉‘赔钱货’的标签开始拼命努力 ",她唱出那些 " 性别即原罪 " 的女孩们的伤痛与心声,并想要 " 把一切恶意针对彻底都击溃。"

" 穿这么少被盯上不奇怪 "" 半夜打车说明品德本就坏 "" 不够自尊自爱别怪人有话讲 " ……芮雪抨击受害者有罪论,通过一句句的 " 错了吗 " 发出有力的质问,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另一位选手阿琳 Arlene 认为," 她每次唱‘错了吗’这句词的时候,确实很像拳头一样,一拳一拳地打在她想要抨击的事物上 "。

图源:新浪微博 @腾讯视频黑怕女孩

除了关注女性困境之外,在不同环境中长大、生活体验各异的女孩们,每个人也有独特的表达。

王澳楠 E.V.E 今年大四,她用一首《我妈妈让我好好学习》讲出自己和父母对未来的不同设想,妈妈想让她成为董卿,而她却想做说唱。王澳楠 E.V.E 说," 妈妈不让我追梦,其实也是很悲伤的事情,但我想写的轻松快乐一点,这是我的音乐态度 "。

K.A 咔咔会把自己和朋友的感情经历写进歌里,《Make You Fine》就是为了安慰失恋的好朋友、节目中的另一位选手木秦,展示了女孩子之间相互治愈的珍贵友谊,还贡献了火药味十足的 " 抢人 " 名场面。

日出俱乐部厂牌的三位成员在《累了就回家》写出各自心中 " 家 " 的味道,熟悉的饭菜、外婆的汤圆粑粑、暖黄的灯光和淡淡茶香……她们用歌记录家人的爱,也用歌治愈更多漂泊在外的年轻人。

丰富多样的作品主题源自女孩们的不同经历,爱豆、音乐人、学生、模特……她们身份不同,个性足够张扬,在妆造方面也有自己的想法:ZesT 小天为配合《Playground》歌词装扮成暗黑萝莉,斑比 Bambii 的造型仿佛 " 人间芭比本比 "," 蒜香公主 " 卡西恩 Cacien 带着奚缘和黄薏帆,到二手市场挑选演出服。

图源:新浪微博 @腾讯视频黑怕女孩

看着这些女孩,曾轶可觉得比起自己参加比赛时的情况,当下的节目更注重创作与自我个性的解放。

" 站在一个很长的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从我参加比赛的那个时候往回倒推十年也是一样的,在我参加比赛的 10 年之前,也没有那么开放,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 曾轶可评论道。

" 像是带孩子的感觉 "

年轻的女孩们会让曾轶可想到 19 岁的自己。

那个时候,她在念大二下学期,人还很懵懂。去到《快乐女声》以后,也不知道应该在舞台上做什么。

" 我们那个时候也有导师,但是导师不会像现在这个时代那样,真的可以手把手地去教她们,跟她们一起创作,一起做舞台。那个时候的导师就是你行或者不行,就是这样,仅此而已。"

在节目先导片里,曾轶可说,那个时候她们其实都在比较 " 野蛮 " 地生长。

图源:《黑怕女孩》截图

十二年过去,曾轶可像一株生命力极强的植物," 野蛮生长 " 的结果颇为喜人。

曾轶可有 6 张原创专辑,超过 80 首原创歌曲,先后参加 50 余场音乐节,原创专辑《情绪禁区》豆瓣评分 8.9 分《Anti!Yico》豆瓣评分 8.5 分,并入选 2018 年豆瓣年度音乐榜单。

图源:腾讯视频提供

2019 年 2 月,《有可能的夜晚》登上 "DOU 听音乐榜 " 第一名,热度接近 600w," 顺便 " 上了微博热搜榜。《私奔》《最天使》不仅是抖音热歌,在 QQ 音乐的收藏量也超过 100w。

到了后期,曾轶可逐渐接触音乐制作领域。2011 年,她第一次担任制作人,制作了自己的《风景》,此后还给 sis 组合和彭楚粤做了歌。

在曾轶可看来,制作人要看得更多更全面。" 给自己做还好,给别人做的话,尤其要很全面地分析这个人之前的音乐、他的声线、以及他的个人风格,然后想办法把它发挥到极致,把他自己的风格做得出彩,像是在带一个…… " 她停顿了一下,做出了有趣的形容:" 带一个孩子的感觉。"

作为节目厂牌制作人的曾轶可,希望可以用自己的经验和想法,辅助女孩们去做一些她们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帮助大包子 DBZ 组创作的时候,曾轶可鼓励选手们采用" 野人创作法 ",选手们的习惯是先去定一个 beat,而曾轶可希望女孩们先有一个很内核的表达内容。

图源:《黑怕女孩》截图

在曾轶可自己的创作过程中,先哼旋律、先写词、又或者是旋律和词一起出来都没有固定的规则,但嘻哈创作中比较常见的是先有 beat。

曾轶可告诉娱刺儿(ID:yuci-er):" 我想看看如果没有 beat 的条条框框的约束,她们最想要表述的是什么。可能她们会觉得比较无法理解,但我其实是在挑战她们较为传统的创作方式,然后引导大家去讲述自己的所思所想。"

选手大包子 DBZ 对此的评价很高级:" 这已经不是一种创作方式了,是重新认识自己的方式。"

三天后,参加完音乐节的曾轶可马不停蹄地飞奔机场,从机场飞上海,再从上海坐车到无锡的节目录制场地。她来看看厂牌的女孩们有没有遇到音乐上的问题。

录音的时候,女孩们不适应新的 beat,大包子 DBZ 觉得 beat 的律动不对、自己唱不了,感到绝望的她甚至一度离开了房间。

" 当时其实觉得很正常 ",曾轶可认为音乐上的小争执没有关系," 因为对她们来说,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挑战。选手们可能不太明确,这只是我做音乐的一个过程,这个 demo 只是 10%、 20% 的样子,再根据 demo 去做一个最适合 vocal 的 beat,但这不是最终的东西。"

曾轶可没有向选手们做太多解释,而是和另外一位老师一起,在一天之内做出了让选手们 " 起鸡皮疙瘩 " 的版本。直接 " 丢 " 最终的东西给她们的时候,女孩们才明白,这种 " 玩法 " 不常见,但很有用。

第三期节目中,曾轶可给出的创作主题是致敬建党百年的 "1921-2021",并带着选手们体验情境、进行创作。

李唯喜欢大家聚在车里创作的新奇形式,脏脏也觉得大家聚在车里 " 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你,我一伸脚就能碰到你 " 是非常好的方式。大家在狭小的空间里讨论创作,能够碰撞出更多的火花。

图源:新浪微博 @腾讯视频黑怕女孩

激发选手创作想法的方式是天马行空的,但落实到创作的具体环节,曾轶可一改温柔本色,对选手们十分严格。

丁肆说她来来回回改了四版词,最崩溃的一次是 " 当天下午写出新的,晚上老师(曾轶可)说不行,于是又写到了六点。" 还有一位选手向娱刺儿(ID:yuci-er)透露,曾轶可老师在指导写词的时候抓的很细,每一句都要写好。

曾轶可的歌是浪漫的,而所有的浪漫表达,都建立在高要求的创作之上。

在帮助女孩们的时候,曾轶可自己也有收获。她告诉娱刺儿(ID:yuci-er)," 因为我其实是一个蛮自我的创作者,活在自己世界里面,所以在我去给予别人的时候,我觉得消耗了一些东西,但也学到了一些东西。"

" 在意的太多,你是菩萨还是佛祖?"

多数时候,曾轶可对外界的评价不是很敏感,或者说有一点点 " 钝 " 感。就像当年采访曾轶可的蒋方舟觉得她是 " 无敌 " 的,因为她的眼里看不到敌人。

曾轶可对过去的事不甚在意。" 对当时的自己说什么 ",她重复了娱刺儿(ID:yuci-er)的提问,笑着说:" 为什么总会有这样的问题?会对当时的自己说,挺好的呀,挺棒的呀"

出道多年,她觉得自己的心态也一直没什么变化,还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 我就是比较自我一点吧,没有太多工作上的心态问题,因为我想做什么音乐,就会去做。" 而生活方面,她希望自己可以活得多姿多彩一点。

随着节目的播出," 黑怕女孩 " 们收获了关注,也必须要面对外界的评价。

在曾轶可看来,每个人的抗压能力都不太一样,所以她给女孩们的建议是:" 关注在自己和你周遭的人身上,少去看网上莫名其妙的东西就好了。"

木秦因为在演出中忘词引发争议,她明白很多人为什么会愤愤不平,猜测获胜的原因是 " 现场观众觉得我们那首歌氛围最好 "。事实上,对木秦来说,在舞台上表演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她一度会因为舞台紧张到呕吐。

图源:新浪微博 @腾讯视频黑怕女孩

木秦觉得大家都很温柔," 有很多观众朋友来鼓励我,厂牌制作人们也没有指责我,走了的选手还会来安慰我,大笑她专门过来抱我,说特别理解我的痛苦,但既然留下来了,就好好面对它。"

19 岁的奚缘面对的是对实力和能力的质疑,她说影响肯定会有的,但看过就算了。她坦然接受自己的不足,但更看重自己的成长," 我不能因为别人我不好就难过,肯定还是要继续下去,好了他们就不会再说。"

林凡坦言,其实别人认不认可没那么重要,自己又跨越了一步就很满足。她希望粉丝能够觉得她有进步,不会在意不爱自己的人的想法。" 在意的太多,你是菩萨还是佛祖?"林凡开玩笑对娱刺儿(ID:yuci-er)说。

K.A 咔咔感觉自己 " 稍微有那么 1%" 受到了观众的影响,面对 " 直 "" 虎 " 的评价她决定调整一下,但也知道自己下次还是会像之前一样。" 这不是立刻就能改得了的东西,而且我不觉得自己这样是多么错误的,你能明白吗?"

图源:新浪微博 @腾讯视频黑怕女孩

涉及音乐 K.A 咔咔的态度突然变得认真,"那些说我口水歌的简直就是嫉妒",她专门准备了几百字的微博来探讨 "hitsong",还特意跟娱刺儿(ID:yuci-er)强调,一定要看那条微博。

来参加节目,K.A 咔咔主要有两个目标,一个是出一到两首 hitsong,另一个是希望能够推动大家完善对音乐审美的认知," 或多或少,哪怕一点点。"

" 比如说挂 tune 这个事情 ",K.A 咔咔提到第七期节目中关于分数的争议,"Xigga(万文妍)那首歌现场听是非常好的,但是观众投票的时候分数非常低,所以你知道,我就觉得我们努力了这么久,怎么还会是这样的局面?"

一向温柔的曾轶可也因此 " 爆发 ",在她看来,Xigga 万文妍分数低的客观原因可能是,观众不知道挂了 autotune(效果器)的东西是什么。

她质疑节目组的观众招募标准,"从最开始到现在,我觉得莫名其妙,就是这个观众是哪里找来的,你可以找观众,但一定要是懂得音乐的观众,而不是什么都不懂"。

不仅曾轶可和女孩们,出现在聚光灯下的每个人都要面对观众的注视和讨论。而究竟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是好的,没有人知道答案。

但即使在万众瞩目下,也要真诚地表达自己所想,自己所爱,这是十二年前的快乐女声曾轶可,十二年后的厂牌制作人曾轶可,以及 " 黑怕女孩 " 们正在告诉我们的。

做了一阵子厂牌制作人,曾轶可想在节目结束之后去给自己 " 充充电 "," 如果我一直去告诉和输出给别人,帮别人去分析去做,我觉得自己也需要一些时间去沉淀,做完这档节目,我可能也需要一些时间去学习,去做自己的东西"。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娱刺儿是小猬科技旗下文娱报道账号,专注于综艺、影视、音乐等文娱行业报道,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转载、媒介合作

以上内容由"娱刺儿"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娱刺儿

娱刺儿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