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娱刺儿 08-18

对话水果星球:成立一年,他们有了地球人无法参与的“默契”

周矗 | 作者 Tim | 编辑

专访水果星球,并不是一件 " 容易 " 的事。

面对地球人的问题,五个人总是给出 " 果星人 " 的回答。大家会在同一个点突然集体爆笑,也会在同一个点集体沉默。

在连续工作了近 12 个小时后,一向在队里 " 掌控大局 " 的小智有些疲惫,开场话最少的张旸便自然地接起了话茬,成为发言担当;坐在张旸身边的闫永强经常石化,偶尔安静地点头;小智身边的谢渊宇最乖,喜欢看着大家傻笑;杨润泽时不时地在末尾加上一句升华主旨的总结句,引发全场欢呼。

这是一种地球人无法参与的 " 默契 "。

图源:新浪微博 @明日之子 SUPERBAND

他们的故事,始于 2020 年的夏天。

在《明日之子乐团季》中,吉他手张旸、贝斯手小智、主唱杨润泽、唢呐闫永强组成了水果星球乐队,一路走到决赛,拿到了第三名。一个月后,鼓手谢渊宇加入。

一年之后,他们成了 " 盟人 " 中第一支发布新专辑的乐队。

在新专辑发布前夕,娱刺儿与他们进行了一次极其 " 水果星球 " 的对话。谈起一年之内的故事,五个人的话并不多,直言:" 都在歌里了。"

这张专辑的名字叫作《From Earth to Space 太空放风》,意为 " 飞向太空,逃离地球的烦恼与压力 "。" 放风 " 这个词,正来自于成员们本身的 chill(悠闲)感。

图源:新浪微博 @水果星球乐团

在张旸的歌词中,写着 " 水果人 " 的烦恼与自由;在小智的贝斯声中,有慵懒与深情;在杨润泽的声音中,是比 " 拽 " 更多一些的成熟与自如;在谢渊宇的鼓点中,是独有的舒服与惬意;在闫永强毫无违和感的唢呐声中,藏着他对水果星球的肯定。

为了捍卫 " 水果星球 " 的自由,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真实地 " 放肆 " 着,但却早已离不开彼此。

Compass(指南针)

肉眼可见的是,一年里,水果星球养成了一种特别的 " 默契 "。

这种默契用闫永强的话说,是 " 好,完美,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用杨润泽的话说是 " 时间会给你答案 "。

其中,五个人最默契的一件事,竟然是 " 上班 " 和 " 下班 " 的仪式感。

" 上班 " 的默契,体现在一次次的自我介绍和访谈中,大家都可以随时随地齐喊出 " 水果星球 " 这四个字。打算 " 下班 " 时,五个人只要彼此给个眼神就都能明白,默契地各自背着乐器陆续 " 开溜 "。

一年里," 水果人 " 们还和彼此学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技能。谈到这个话题,杨润泽的第一反应是 " 吹狗螺 ",逗得张旸也一起大声笑起来。

" 其实它是一个方言,但是我后来求证了一下,它并没有不文明,意思就是说像狗在半夜嚎叫一样,所以叫吹狗螺,因为像号角螺一样,就是形容胡说八道,跑火车。我们一般在什么情况下都会跑火车。" 面对追问,张旸开始耐心地解释起来。

在杨润泽的 " 逼问 " 下,谢渊宇说,他在杨润泽身上学到的技能是乐观。

加入水果星球之前的谢渊宇,在节目里话并不多,经常是 " 背景板 " 的存在。但杨润泽每天看起来都很快乐,和他在一起排练、相处一年之后,谢渊宇被这种快乐感染了。

在《水果星球送水果》的短片中,他穿上了萌萌的宇航服,成了对着镜头笑得最开心的人,宛如乐队的吉祥物。

图源:新浪微博 @水果星球乐团

但小智爆料," 快乐男孩 " 杨润泽其实也是个经常 emo 的人,是个小哭包。

张旸笑称,他特别想学习谢渊宇 " 吃饭 " 的技能。" 老谢食欲特别好,他吃饭的时候带一个 buff 叫振奋,他可以给周围的人增加 30% 的食欲,因为看他吃饭就会觉得很香,这对人生来讲很重要。"

图源:新浪微博 @明日之子 SUPERBAND

然而,默契并不是天然形成的,甚至不能用 " 团魂 " 两个字来形容。

乐团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节目中,张旸喊话喊了两次才选到小智;闫永强在面对邀约时两度拒绝。

他们把一年来的迷茫与烦恼,写在了《Compass》这首歌中:" 在噩梦里,故事继续,磨平个性,评估能力,维持生计,没能抗拒 "。

吃瓜群众还在猜测水果星球的聚散时,团综里闫永强的一句 " 很高兴和张旸和解 ",将质疑打破。

图源:新浪微博 @明日之子 SUPERBAND

在对话现场,我们再次感受到了水果星球一起走下去的信心。专访中,聊到一些 " 危险话题 ",五个人会彼此轻拍对方来作提醒;有的问题当事人不知道怎么回答时,另外一个人会很自然地帮忙解释。

水果星球很坚持的是,不把队内关系当作公开讨论的重点。" 大家不用想太多,我们就是一个正常的乐队,其他乐队会经历的我们都会经历。" 小智解释道。

比起过程开不开心,水果星球更在意结果开不开心。

" 如果我们能做出好的音乐,我们不在意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什么。比如我们一场演出我们演得很好,那大家都会很开心。如果我们演砸了,我们之前排的多开心,都会觉得糟透了。" 听到小智的解释,两旁的杨润泽和张旸频频点头。

水果星球最主要的沟通工具,是五个人的微信群,群名是一个土星的 emoji。谢渊宇被爆料是话最多的人,除了问 " 今天排不排练 " 这种常规性问题,还会往群里发点无聊的小视频;" 团队发言人 " 小智反而话比较少,会在群里 " 默默观察 "。而被企划部门和运营部门催歌的时候,群里的发言才真正开始密集起来。

" 我觉得世界上不存在不需要沟通达成一致的乐队,只有给乐队自传才会那么写,大家还是以沟通为基准。"张旸说。

一年里,在迷茫、黑暗与现实中,他们慢慢地把身边的彼此,当成了那支指路的 "compass"(指南针)。

"I need a compass

to lead me in right way

I need to come back

to my own right track"

——水果星球《Compass》

新专辑的企划从 2021 年 3、4 月份开始启动,7 月中旬完成所有母带制作。小智从来没尝试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做出 6 首歌。

最紧张的一段时间,大家经常上午 10 点进录音棚,晚上 10 之后才出来,12 个小时都关在录音棚里。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样快速创作。在《明日之子乐团季》中,一周创作一首歌已经成了常态。" 每次创作我们都希望能有更多时间打磨,把专辑做得更好。如果这张专辑再给我们更多时间去做的话,可能会更好。"杨润泽说。

图源:新浪微博 @水果星球乐团

在《明日之子乐团季》中,水果星球最擅长的是做 Funk(放克音乐),很多人自然地会把水果星球定义成一支放克乐队。邀请闫永强加入时,他因担心唢呐融入不进放克音乐,一度表示拒绝。

但最不想被定义的,是水果星球自己。专辑企划红心告诉娱刺儿(ID:yuci-er),对于水果星球到底要做什么样的乐队,五个人自己也纠结了很久。最终,他们用专辑给出了答案——水果星球,不止放克。

除了《Love song》是流行放克外,成员们分别在其余五首歌里尝试了后摇、电子、蓝调等各种风格,没有一首是重复的。

主唱杨润泽首次尝试了弹唱。这意味着他既要注意手上的乐器旋律节奏,又要注意唱的歌词音准。" 不是常见的弹唱,他会在器乐里组成整首歌的一部分,不仅仅是伴奏,他还会在演奏一些装饰性部分的同时唱歌,我觉得挺帅的。" 张旸说。

水果星球有两把吉他,一把张旸拿着,另一把交给了杨润泽。只要有时间,杨润泽就会抄起一把吉他耍一耍。对 " 奶拽 " 来说,耍弹唱累不重要,帅才重要。

张旸则第一次录全长的专辑。" 之前无论是录音混音、器乐录制、词曲创作,以及和队友一起配合做音乐,我都会想当然地把它想得很简单,没那么复杂。但是真正上手操作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东西需要更精细,更精确,要学的东西很多。"

对于录音,他有点强迫症,总觉得下一遍还能更好,于是就一遍又一遍地录。

之前录制单曲《晃 swing》的时候,需要一段比较简单清晰的吉他 solo。张旸弹了快 100 遍,弹到凌晨三点,依然觉得很葛(尴尬的意思)。张旸把琴放下之后,小智又试了不止 20 遍,结果还是没达到最理想的状态。第二天早上他们又早起去录音棚,才把那段 solo 录好。

" 这个东西你得理性看待,好的那一遍其实是达到了一个相对好的值,不应该去纠结。录音很像拍照,我就总担心拍出丑照,就像我总担心录不好,所以内心很煎熬吧。" 张旸说。

同样纠结的还有闫永强。在固有的音乐常识中,很难想象唢呐可以和后摇、电子、蓝调这样的曲风融合起来。惊喜的是,唢呐在新专辑六首歌中几乎没有违和感,特别是在《湖》中,唢呐的刺耳感几乎消失了。

为了让唢呐完美地融入,制作人和水果星球尝试了各种方法,比如在《Compass》中给唢呐音色加效果,在《Love song》和《湖》中和人声一起搭配,在《Outer space》中和其他乐器一起合奏。这也成了他们在专辑制作中,最快乐且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除了唢呐,闫永强还在《雨后书店》《多彩摩天轮》等歌曲中尝试了电吹管。他告诉娱刺儿(ID:yuci-er),未来还会尝试更多新的乐器。

在《湖》中,谢渊宇用上了过去从来没有用过的鼓刷(一般由钢、尼龙、细木条等材料制作而成,放在鼓面上可以磨出刷刷刷的声音)。" 是在惘闻乐队老师的指导下学习的,鼓刷的声音很适合《湖》开头的氛围。"

惘闻乐队出道二十多年,而水果星球出道只有一年。两支新老乐队有不同的听众,不同的爱好,但却意外地有了很多共同话题。

制作《湖》的时候,水果星球专门飞到了惘闻乐队所在的大连去录音。在前辈的指导下,谢渊宇尝试了一些不同的方式,让鼓的部分增添一点氛围感,还用了很多其他音色的小物件,比如铃、 big fat snare drum。

图源:新浪微博 @水果星球乐团

在大连把器乐部分全部录完之后,惘闻乐队的吉他手谢玉岗还专门来到北京,给乐队录制人声,梳理了细节,保证了音乐整体的平衡性。" 他们自身的音乐素质很好,而且对待音乐本身也特别 open,愿意尝试不同的东西,所以在一起的工作很顺利,大家也很开心。"

专辑的另外一位功臣,则是旅行团乐队的键盘手韦伟。虽然是大前辈,但在一起创作的过程中,韦伟可以很自然地和水果星球玩起来。在录音棚里,他兴奋地像个孩子,会跟着律动跳舞,也会在一次完美的录音后兴奋得和大家击掌。

在韦伟的帮助下,水果星球在专辑里玩了很多新花样,比如在《Outer space》中,有人声念白 "1,2,3,1,2,3..." 的循环,塑造火箭升空前的感觉;人声会加上电话通话的效果,有一种宇航员和控制部对话的感觉,中间会用一些合唱团的元素塑造太空的空旷感,最后还有大段的乐器 solo。

在一次次的挑战中,水果星球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过去有点葛,现在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杨润泽说。

好的方向,或许是对挣脱标签束缚的爽感,或许是挑战不同曲风的成就感,又或是与成熟乐队碰撞的心动感。后摇风格的《湖》中,写下的正是水果星球被束缚的烦恼,以及走出舒适区的勇气:

" 新的长出来而我们在变老,他们爬上去而我们在逃 "

" 做梦吧梦里面什么都好,做梦吧梦里什么都不少 "

——水果星球《湖》

Outerspace(外太空)

如果用人生的尺度来丈量,水果星球觉得,现在的他们还处在幼儿园阶段。

" 如果我们到博士还是现在这样,那这个乐队就完了。" 闫永强开玩笑说。

他们并不愿意去想象自己 " 博士 " 阶段的状态。" 其实走一步看一步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因为压力和限制会导致你刻意地想要去把某些东西成熟化、完整化。你会走偏,走偏之后就会急,根本就不厉害了,反而越来越 low 了,还不如不要去想这个问题。" 张旸说。

如果给自己一年里在音乐上的成长打分,闫永强给的是 60 分。" 我在音乐素养上的提升最大,听了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也和乐队一起做了一些不同风格的歌,其他的还需要进步。"

张旸和小智都觉得,自己的成长很难量化。

" 音乐它分为技术上的成长和理解上的成长,我觉得音乐理解的成长也算是成长,打个 70 分吧。"小智说。

问到为什么比闫永强高了 10 分,小智笑着说:" 瞎打的。"

作为创作主力,张旸觉得创作就像拍照片一样,是有时效性的,所以他并不想解读新专辑里的作品。" 直说了吧,我觉得那样很 low。假如我给它说得天花乱坠,大家听到的感受不是那样的,所以也不重要。所有的情绪都写在歌里了。"

张旸说完,杨润泽 " 哇 " 了一声,谢渊宇则鼓起了掌。

杨润泽和谢渊宇同样给自己打了 70 分。

相比起其他成员,杨润泽的创作经验比较少,张旸、小智等经验丰富的成员自然地成了他的 " 老师 "。新专辑中,《Outer space》中的一小段旋律就是杨润泽写的。" 我很喜欢宇宙,所以我想做一首很空间、很宇宙的音乐。"

因为喜欢宇宙,杨润泽在休闲时间里经常找一些科幻电影和纪录片来看(杨润泽推荐《星际穿越》),还特别在房间里买了一盏星空灯。也正是这首歌,奠定了整张专辑 " 太空放风 " 的概念。

加入水果星球之前,谢渊宇喜欢玩一些比较重型的东西。成为水果星球的鼓手后,他越来越认同乐队慵懒、自由的灵魂,不但笑容变多了,连鼓点都开始温柔了起来。

有一次,新专辑的制作老师 NIA 给谢渊宇发过来一条聊天记录截图,截图里,一位专业乐手听了谢渊宇打的鼓之后,问是不是北京知名乐手贝贝打的。

谢渊宇话音刚落,其他几位成员都展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小小的一张截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成了谢渊宇最大的鼓励。

小智也回忆起了在节目中与他们有一面之缘的乐评人电板鸭。海南音乐节结束后,他们意外地发现电板鸭老师发了一条微博:" 水果星球这一年的进步还是挺明显的 "。

这些业界人的评价,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大的鼓励。节目之外,他们并不在意所谓 " 人气 " 以及 " 恶评 "。

" 并不是破口大骂才叫反驳,坚持做自己就是一种反驳。"张旸说。

经历了一年的 " 外太空旅行 ",他们学会了放下了旁人眼光,忘却生活压力,去追求自由与喘息。他们把一年中的成长、勇猛与释怀,写在了新专辑最后一首歌《Outer space》中。(歌曲 8 月 24 日上线,敬请期待)

后记

水果星球的 slogan 是" 水果星球,永远自由 "。问到现在是否自由,五个人先给出了非常哲学的答案。

谢渊宇说 " 没有永远的自由 ";闫永强接着诠释 " 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 ";杨润泽更是引用了卢梭的那句 "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引发了其他四位成员的集体膜拜。

问到当下具体的自由,他们又分别给出了非常接地气的答案。

" 待会儿我在家里打开电脑吃外卖,然后听着音乐吹着空调的时候,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那是一种非常棒、非常自由的感觉。" 张旸说。

" 待会我去吃海底捞也是自由。" 闫永强随即补充。

虽然他们不觉得,现在的水果星球是完全自由的,但 " 永远自由 " 则是他们的理想。" 未来大家一起经济非常自由,创作有很多灵感,可以去展开很多想象去做各种音乐,有足够的条件,足够的时间,也积累到足够的东西,在音乐上可能那就是一种相对的自由。" 张旸说。

那么,水果星球何时会成为一支伟大的乐队?

闫永强认为," 伟大 " 应该是别人定义的,而不是自己说的。张旸则开玩笑说," 伟大的乐队 " 这个词应该是等大家老了之后去定义的。

" 我希望年轻的时候我就很厉害。"杨润泽说完,其他四位成员点了点头。

(有奖问答来啦!转发本篇文章,发送截图到公众号后台,并在评论里猜测五位成员新专辑中最喜欢的一首歌,我们将会在 8 月 21 日晚公布正确答案,届时准确率最高的朋友,将会得到水果星球签名照一张!视频正在赶来的路上!)

一个预告:请继续期待 " 娱刺儿 x 盟人一年级 " 特别策划的银河系、气运联盟篇哦。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娱刺儿是小猬科技旗下文娱报道账号,专注于综艺、影视、音乐等文娱行业报道,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转载、媒介合作

以上内容由"娱刺儿"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娱刺儿

娱刺儿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