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免费视频剪辑 合作 加入
娱刺儿 07-03

我刚起好网文题目,版权就被影视公司买走了

雯怡 | 作者 周矗 | 编辑

仅仅 14 天。

尾鱼所著小说《枭起青壤》仅完结 14 天后,就出现在了 2021 腾讯视频发布的剧集片单中,所属 " 五大寰宇 " 中的尾鱼系列。

与之一同在列的,还有尾鱼的《四月间事》《西出玉门》《三线轮回》《龙骨焚香》四部作品。

尾鱼是晋江人气作者,位于网站 " 作者收藏排行 " 的前 30 名、" 作者积分排行榜 " 的前 200 名左右。其笔下《怨气撞铃》《半妖司藤》两部小说的影视改编作品分别于 2016、2021 年播出。

其中,根据《半妖司藤》改编的网剧《司藤》堪称 2021 上半年的小爆款。

它是 3 月的骨朵剧集热度榜冠军,剧中主演景甜、张彬彬的 cp" 超甜冰淇淋 " 在该剧完结 3 个月后,仍然是微博 CP 超话榜前列里为数不多的 BG 组合。

此外,据晋江网站显示,尾鱼分别于 2009、2015 年所写的另两部小说《开封志怪》《七根凶简》,也均已完成影视版权的签约。

本文开篇提到的《枭起青壤》则是其最新的作品,于 2020 年 10 月 30 日开更,2021 年 5 月 24 日正式完结。不到半个月后,腾讯视频便官宣了它的影视改编项目即待启动。

" 这么快就被买了?" 不少读者们都有这样的疑问,但实际情况或许比 14 天更快。

由于网文的影视改编版权的签约流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可以猜测,小说《枭起青壤》或许是在完结之前就已卖出影视改编版权。

娱刺儿(ID:yuci-er)了解,还在连载中的网文就完成影视版权签约的案例,其实早有出现。甚至有些头部作者的作品在开写之前,其影视版权就已被抢先 " 预定 "。

在晋江文学城近期公示的版权签约信息中,作者红九的小说《蜜语记》目前尚未更新,基本信息一栏中显示 " 全文字数:0 字 ",但却已完成电视剧、电影、网络剧、网络电影的影视版权签约。

再比如叶斐然的作品《快把我老板带走》,小说于 2021 年 6 月开始更新,但其全套影视版权签约在两个月前就已完成。

影视项目风险大、投入多、周期长,一个网文 IP 要做影视改编,应该要经历一套完整的评估流程。

还未开写的故事,究竟被谁买走了?为什么有些网文仅凭一个标题,就足以让买家心动?而买来版权后,又该如何保证其影视改编的顺利推进?

娱刺儿(ID:yuci-er)走访了多位业内人士,试图去探寻网文 " 未写先卖 " 背后,隐藏着的那些行业秘密。

哪些网文 IP 会 " 未写先卖 "?

"可能还是跟头部的作者有关系。"

制片人李昕(化名)告诉娱刺儿,在作者动笔之前就买下网文影视版权的现象目前并不算多,她自己也并没有这么大胆过。

剧本责编王婷(化名)也证实 " 这种情况不是普遍现象,一般就是知名作者了,有他之前作品背书,而且作者有一定影响力。"

2015-2017 年间,网文 IP 热潮如日中天,资本涌入影视市场,各大影视公司争相抢购网络小说版权。

据统计,2015-2016 年收视率前 50 的电视剧中,有 48 部为 IP 改编剧,平均收视率在 1.5% 以上的包括《何以笙箫默》《花千骨》《亲爱的翻译官》《微微一笑很倾城》《青云志》《锦绣未央》等。

据 2017、2019 年的阅文集团财报,其 2017 年的版权运营业务收入达 3.66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8.0%。2019 年,这一收入已达 44.2 亿,同比激增 341%。

其中,还有一些公司做起版权买卖的生意,他们大量囤积网文 IP 版权,再将其转手卖给影视公司。

如前盛大文学 CEO 侯小强创始的火星小说,就是一个运营 IP 版权的平台,储备 IP 包括藤萍的《千劫眉》、满座衣冠胜雪的《时空特警》等。

而随着《寂寞空庭春欲晚》《择天记》《扶摇》等大 IP 剧的口碑相继扑街,"IP+ 流量 " 公式已然失灵,大家才逐渐回归理性。

然而,网文 IP 的 " 马太效应 " 依然凸显。在经过一轮疯狂的消耗之后,头部 IP 显得更加稀缺而珍贵。优质内容一旦出现,伺机而动的版权公司、影视公司、制片人便开始下场 " 拼手速 "。

小林(化名)是一家影视公司的策划,负责小说 IP 的评估工作。她告诉娱刺儿,自己曾在某平台上注意到到一部正在连载的娱乐圈题材小说,觉得 " 很有料 "。

" 它里面写了很多影视行业的内幕、行业内部操作,其实看开头也能看得出来它质量不错。" 但是不久后,该小说的作者便通过社交动态称其影视版权已卖出,当时全文并未完结。

那么,哪些作者的网文会在连载阶段、甚至尚未开更时,就被买家们盯上呢?李昕透露,网文作者的相关数据、既往影视化案例以及写作风格,都是被纳入考虑的关键因素。

" 比如说像叶斐然,她前面几个 IP 都卖的特别顺,其实也跟小说作者的风格关系比较大。" 李昕告诉娱刺儿," 她在晋江的排名并没有那么高,但是她的作品特别适合影视化改编,所以她的作品基本上在写的时候就已经被订掉了。"

叶斐然是晋江的签约作者,位列作者收藏榜第 143 名、作者积分榜第 80 名左右,尤以律政言情文见长,文风轻松幽默,内容含职场、甜宠、轻喜等元素,这也是剧集市场的热门类型。

其作品《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你也有今天》的影视版权早已被耀客传媒、柠萌影业两家头部影视公司签走。

其次,是否有足够吸引人的 " 高概念 ",同样是影响网文 " 未写先买 " 的因素。

比如《传闻中的陈芊芊》中的女主角,在写剧本时 " 卡 " 进了自己笔下的古代世界;《变成你的那一天》中,张新成饰演的大明星江熠与女娱记余声声因一次意外互换身体,都可算作是一种新颖、超前的 " 高概念 "。

"(这种概念)可能会让大家看的时候觉得很有意思。" 李昕透露," 高概念 " 往往会成为一个项目吸引平台方的亮点," 因为平台那边经手的项目太多了,一定是要有一个亮点让他们能记住的。"

网络文学平台为了保护版权和创意,一般不会在小说发表前将原文内容给影视公司阅读,供其参考的文案简介也不涉及任何剧透。

所以在作品正式发表前,影视公司只能通过简要的信息标签来评估。

以晋江文学城举例,作者在开更一篇新文之前,提前公布的信息包括作品名称、一段几百字的文案介绍、内容标签、关键字(主角、配角的姓名)、一句话简介与简短的立意概括。

" 高概念 " 的关联词就常出现在 " 内容标签 " 中,比如 " 穿书 "、" 快穿 "、" 重生 " 等。

未写先卖的网文 IP,会是坑吗?

那么,对尚未开更就被卖出版权的网文,片方如何保证其影视化改编顺利推进,不 " 踩坑 " 呢?

通常情况下,一部小说在影视版权签约前,都要经历对文本的评估。

负责 IP 评估的小林告诉娱刺儿,业内虽然对此没有一个标准化的公式,但评估报告一般都会列出作品、平台、作者的基本信息,根据作者数据、情节内容、人物角色、主题价值等几个方面,分析项目的亮点与问题,并为其撰写改编建议。

在她看来,一个适合做影视化改编的小说首先应该是一个精彩的故事,情节完整、足够吸引人。此外,还得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即有深度、有表达、有社会批判或人文关怀。最好还要有艺术价值,台词、故事本身具有美感。

然而,真正能满足这些条件的小说少之又少。

小林每周平均评估 2.5 部小说,每读完一部后就提炼出主要情节点,根据上述参考系撰写评估报告,最终给作品按照 ABC 来评级,A 为最好。

如有项目能达到 A 级,就会在部门会议上向团队介绍,再给其他策划和领导评估、审核,最终才能作出是否签下版权的决定。

而经筛选后剩下的、真正适合进行影视化改编的小说文本并不多。小林透露,自己一年下来大概会接触到 120 个项目,但最后留下来觉得不错的、可以拍的,仅仅只有十个左右。

小林自己也会去接触正在连载中的网文。很多小说只要看了开头就知道质量很差,就会被 "pass 掉 "。

" 比如说特别普遍的那种霸道总裁类型,一开头就很低智、无厘头,非常套路化。"这种作品的价值观落后且糟糕," 一个强势的男性,他可以对女性做任何事情,而且这个女性还非常愿意。"

但也有一些小说,前半部分确实很吸引人,但因顾虑到它尚未完结,她仍然不能做出拿下版权的决定。

有一次,小林的主管分配给她评估一部正在连载的网文。小说有一个 " 硬设定 "(类似前文所说的高概念),主人公能看到人的记忆,故事结合了心理悬疑、推理探案、幻想惊悚几种类型。

" 一个案子扣着一个案子,前面几个写得挺精彩的,但这些案子最终都要指向最后一个大谜题,就很怕他那个大谜题编不圆。" 小林说。

虽然前半部分引人入胜 ,但结局能不能 " 编圆 ",决定着整个故事是否成立、出彩。迟疑再三后,小林还是没有签下这个项目。

对于连载中的网文而言,由于其后半部分的情节内容存在不确定性,也许会给项目影视化带来一定的风险。

小林透露,只有一种类型的作品,她才有把握在其尚未完结时签下版权,那就是单元剧,因为每个小故事都相对独立。

而制片人李昕则认为,在概念、人设等方面有突出亮点的情况下,文本层面存在的一些问题,是可以在剧本阶段进行调整的。比如虎头蛇尾,或者一些情节设置不是特别合理的小说,会通过编剧的加工创作来解决。

比如 5 月热播的《御赐小仵作》。在原著小说的设定里,男主萧瑾瑜双腿不良于行,动不动就发烧吐血,这份脆弱感显然离甜宠剧中的男主角人设相距甚远。

导演楼健曾在采访中表示," 病怏怏的男性很难释放出足够的荷尔蒙吸引女主角,就做了调整。"

在剧中,安郡王萧瑾瑜的这一特点被弱化,相反地,他对女性及下属的尊重和温柔,让其获得 " 男主人设天花板 " 的美誉。

至于还未开写的网文就卖出影视版权的操作,小林则明确表示 " 不太看好 "。

" 有特别头部的作者,比如说他们写一个‘爆’一个,可能就会有公司愿意去抢。"

然而她认为," 一个好的作家可能写出来的 80% 都是垃圾,但是有 20% 是非常好的东西。写网文的也一样,做编剧的也是一样。"

网文 IP 也能定制?

对头部作者影响力的迷信,还体现在一些片方会请小说作者担任原创影视项目的编剧上

比如 2021 年 5 月于优酷播出的网剧《皮囊之下》的总编剧八月长安,就是一位颇有名气的青春文学作家。

其著有 " 振华三部曲 ",即《暗恋 · 橘生淮南》《你好,旧时光》《最好的我们》,三部小说都已成功影视化。

其中,网剧《最好的我们》豆瓣评分 8.9,是 2016 年评分最高的华语剧集 top3。而《暗恋 · 橘生淮南》更是先后拍成了网剧、电视剧、电影三个不同的版本。

娱刺儿注意到,网剧《皮囊之下》的百度百科介绍里写着 " 改编自八月长安小说 "。在骨朵影视中搜索《皮囊之下》,结果页面中也会显示 "IP 改编 " 的标签。

但事实上,八月长安并没有发表过《皮囊之下》这部小说,她本人也曾在采访中表示,该剧本为原创作品。

显然," 八月长安 " 这个作者的名字,仿佛一块金字招牌,天然带有 " 好 IP" 的光环,能为剧集加成,带来关注。

然而,文学创作与剧本创作的思路存在差异,已经是业内的一个共识。

小说作者可以沉浸在自己创造的文字世界,不用考虑如何以影像的方式呈现;而剧本则更需要将每个场景落到实处,考虑拍摄、表演等其他创作环节。

剧本责编王婷认为,小说作者转型做编剧,往往会通过一些细微的桥段、细腻的情感去打动观众,但在大情节的建构上则不十分突出。

即使是经网文市场检验的头部作者,也不能保证其影视编剧的作品具有高质量。八月长安编剧的《皮囊之下》豆瓣评分 6.3,未进入骨朵网剧月榜的前 50,口碑、热度均比不上先前《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等小说改编作品。

此外,李昕还透露,一些影视公司会找网文作者 " 定制小说 ",即在创作影视剧前,先请作者来写 " 命题网文 ",等其成为一个具有一定热度的 IP,再启动影视改编项目。

一名获过多个奖项的人气网文作家向娱刺儿证实,确实曾有影视公司找其 " 定制小说 ",但她想要自由地写作,因此并未答应。

在李昕看来,相比起影视编剧而言,网文作者的创作更加自由,不可控性也更高。影视公司之所以 " 绕路 " 而行,主要还是因为IP 项目会比原创更有市场竞争力

一方面,网文 IP 会具有一定的受众基础和讨论度,对影视项目而言等于是一种变相的预热和宣传;另一方面,制片人在组建主创团队时,IP 也会成为制片方筛选项目的指标之一。

" 无论是谈平台、谈演员、谈导演,(IP)其实都是一个基础。"李昕说。

随着 IP 在影视市场里的 " 唱热 ",网文生态甚至也随之改变

小林告诉娱刺儿,有些作者写小说,目的就是为了卖影视版权。

她在某平台就关注到一个作者,毕业于国内知名影视戏剧学院,写作的思路、风格、题材都贴近影视剧本,甚至会在小说后直接跟了一个改编大纲,一切都在为影视化 " 服务 "。

" 她学过这个,所以知道一个剧本大概要有什么样的元素,情节的起伏应该怎么安排才比较合理。"

小林认为,作者为了影视改编去写小说,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许多编剧的权益得不到保障,比如作品被片方修改、拿不到稿酬、不给署名等等。而写网文这条路就 " 比较简单,来钱也比较快。"

出于影视版权收入的考量,一些网文作者可能也会在创意和脑洞上有所克制,李昕就有类似的感受。

她以近两年在《传闻中的陈芊芊》《庆余年》等热播剧中出现过的 " 穿书 " 梗举例:" 晋江小说里面‘穿书’其实很早就有了,(网文的创新概念)大概是领先影视剧创作五年的,但是这两年这种新的类型就会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作者在写之前就已经想好要卖版权,所以可能写的时候就会‘收’一些。"

著名军事作家骠骑在近期的 IP 主题沙龙上也提到," 作家不能够按照戏剧的思维创作,需要按照作家的思维方式 ,首先要把故事搭建好,如果硬要让作者贴合编剧思维创作,可能会弄巧成拙。"

无论是 " 未写先卖 " 还是 " 定制小说 ",如果在这套崇尚 IP 基础、忽视文本内容的逻辑体系下,网文的意义都会与文学创作渐行渐远,沦为一块名为 "IP" 的筹码。

而最终影视项目的质量,也将成为一场豪赌。

(文中李昕、王婷、小林均为化名)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娱刺儿是小猬科技旗下文娱报道账号,专注于综艺、影视、音乐等文娱行业报道,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转载、媒介合作

以上内容由"娱刺儿"上传发布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娱刺儿

娱刺儿

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