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4-08

克里•布朗:欧美总教别人做事,实际上应多学

当前国际政治瞬息万变,中欧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加复杂。于是我开始从历史的角度思考中欧关系,阅读欧洲历史名人对于中国的见解,包括莱布尼茨、伏尔泰、黑格尔、马克思,以及更现代一点的马克斯 · 韦伯,我甚至还读了利玛窦的书,希望能了解他们对中国的不同看法,无论是崇拜中国还是批评中国。

虽然上述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没有来过中国,但是他们确实都或多或少写过中国,他们对中国的看法也迥然不同。伏尔泰很崇拜中国,他把中国的政治制度同欧洲做对比,认为中国这种没有国教的世俗社会更好。莱布尼茨则非常关注儒家的治理体系,希望能以他的文章帮助人们理解中国。当然也有学者认为中国是专制的," 高度帝国主义 " 的。这些对中国根深蒂固的看法,崇尚也好,理解也好,敌视也好,至今都存在。

今天欧洲人对于中国的看法两极分化,有人认为中国是一个 " 威胁 ",有人肯定中国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就。这两种观点中间有一小部分中立的人,他们主张在做决策之前应该广泛了解中国。但是这个群体正在不断缩小。这种促进了解的工作,以往大学一直在做,但是大学正日益政治化。我认为中西方应该进行理性辩论,减少误解,避免政治化。但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以实现。我认为,欧洲人不应该带着先入为主的喜好来看待中国,应该抱着感兴趣的态度来了解中国。

对于中国之外的人,尤其是欧美国家的人,我认为有三个困难阻碍着他们了解中国。

第一个问题是,自 19 世纪以来,中国从来没有被看作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即使在二战期间,中国也是一头 " 不被认可的雄狮 "。这种 " 中国处于边缘地位 " 的思想一直存在于欧美人的脑海里。尽管今天的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都强大起来,这些人仍然不愿意承认中国与他们是平等的。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从来没有把中国当作是一个全球性的大国,很多时候我们把她看作是一个内陆国家,没有海军力量。但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不仅建设了一支强大的海军力量,还具备了很强的网络能力。

第三个问题,也是我认为最难的一个问题,是西方世界不清楚用中国的价值观治理世界会是什么样。价值观的冲突是最难以克服的。有两个问题,一是欧美认为自己清晰地了解自己的价值观,但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开始对自己的价值观感到困惑了;第二个问题是,人们缺少对于中国价值观内涵的认知。这种理解缺失可能是因为有的人觉得中国的价值观不重要,也可能是有的人根本就不想了解中国。中国的价值观是复合的。中国的文化和历史融合了不同的民族、哲学以及宗教方面的观点,包括儒家思想、道家思想、现代信仰体系等等。这是一种非常灵活的世界观,很难在短时间内描述清楚。这是欧美存在的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希望能够用一个简单的标签概括中国,但这并不现实。

人们在探讨中国的时候,总是会提到 " 复杂性 "。现代政客往往需要简单直观地提供一些信息给民众,就好比特朗普的竞选口号 " 让美国再次伟大 " 就只有四个英文单词。但是中国是不能用几个词来简单概括的。所以当你和人们探讨中国的时候,你的听众必须要对中国有一定了解,可这正是欧洲人所缺少的,因为中国对于他们来说太遥远了。

从历史来看,欧洲和中国的交往很少。但现在不一样了,中欧交往更加频繁,中国走上了世界舞台。但世界往往很难适应新力量的加入,尤其是中国的政治和文化与欧美国家大相径庭。

所以这里存在三个困难:中国作为世界重要大国的崛起,中国与美欧的政治体系以及文化差异。我们要在这三个方面加深认知,但这是非常困难的,也是我认为中欧间开展对话变得非常困难的原因。因为在经济、政治方面,我们可以相对容易地判断共同利益。但培养身份认同却很难。过去一年,有一种观点让我非常担忧,有人把中国看作是一种 " 威胁 ",原因是 " 她和我们不同 ",这个问题甚至与种族问题掺杂到了一起,我认为这是应该被谴责的。

我认为要了解中国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专门学习,一种是偶然所得。我对中国的了解大多是偶然的。一个欧美人要提升对中国认识并不容易,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通过教育。但教育也可能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人们对中国的了解加深并不意味着会以更友好的态度对待中国。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不应该把教育看作是解决问题的金科玉律。

在经贸合作、人权,以及像气候变化这样的问题上,压力会迫使中美欧更多地考虑合作而不是单方利益,这也为三方提供了探讨合作可能性的机会。我认为我们需要建立 " 分歧话语体系。因为美欧对于中国的探讨将是多层次的,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建立一个话语体系来帮助我们表达不同观点,无论是赞同还是反对。

现在是外交的黄金期,对话的黄金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会变得简单,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应该拔苗助长,也不应该简单地认为一切都会很容易,我们应该一步步地化解分歧。

美欧与中国之间需要一个双向的 " 学习论坛 ",中国的脱贫攻坚取得了巨大成就,应该被世界承认,也应该得到更好的宣传。我们应该从中国取得的成就中汲取经验。美欧总是教中国做事,现在实际上在很多方面我们可以向中国学习。(作者是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中心院长,本文是作者在全球化智库【CCG】举办活动上的发言节选)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军事频道

军事频道

环球军情 时刻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