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十多年坚守,南京有位心系船舶安全的“船检之花”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宁交执 记者 李娜)验船师,通俗来说就是 " 船舶医生 "。因为长期在水上、高温等恶劣环境中工作,很少有女性从事这个职业。

△ 工作中的崔连琼

3 月 8 日,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南京 " 金质船检 " 团队,就有一位女验船师,她叫崔连琼,也是团队里唯一的女验船师。参加工作十几年来,经她手审核的 400 余套船舶图纸、检验的 500 余艘次营运船舶和近百艘次新建船舶,从未发生过任何质量事故。船东们称她是守护安全的 " 女门神 ",同行则称她为真情常在的 " 船检之花 "。

船检工作最苦的是船体检查,船体检查最苦的是查双层底。双层底是船舶用来装载压舱水的一层,一艘总长百米的船舶,双层底就有近百米长、20 多米宽、1 米多高,供验船师进出的是只有脸盆大小的 " 人孔 "。一次检验,验船师需要弯腰工作 2 小时以上。所有的检验过程,崔连琼对每一寸船体都要亲手摸过、亲眼见过,确认无误后才会签字。她常说:" 船检工作是水上交通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和船舶航行安全的第一道关口,每个环节、每道程序,都需要我们用认真的态度把好质量关。"

一年 8 月的一天中午,南京骄阳似火,船厂地表温度超过 45 ℃,船台上船舶底舱内,温度更高,造船工人开始避暑工休。而此时,身穿厚厚工作服的崔连琼却钻进了底舱,检查钢板焊接和构件安装。半个小时过去了,又半个小时过去了,陪检监理中途好几次要她出舱休息,她回答说:" 再坚持一下,把舱底一次查完,这样等下午天凉,工人就可以一次把缺陷整改完。" 就这样,她硬是在 " 大闷罐 " 里待了 2 个多小时,从底舱出来时,浑身上下,从头到脚不停地往下 " 滴 " 水,和着灰尘的脸已分不出什么颜色 ……

在崔连琼的心里,只有最严苛的标准,才能抵御最强的风浪。有一次,一艘南京籍货船的检验证书到期需要换证,船东因暂时不能进船坞维修而申请展期。作为临时展期的验船师,她在现场检测时,发现船舶载重线提高了 2.5 厘米,随即要求船东整改后方可展期。船东不以为然,认为没必要为 2-3 厘米小题大做,又承诺等上坞后再整改。她立马黑了脸:"1 厘米都不能多,不能抱侥幸心理,因小失大,一旦因船舶超载引发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在她的坚持下,船东赶紧联系船厂对载重线进行了归位处理。

在工作中,她也不忘钻研专业技术。她发现《钢质内河船舶建造规范》中对高强度钢使用、机舱实肋板等规定严重不合理,不仅造成船舶建造材料的严重浪费,而且大大增加建造成本及营运成本。她运用自己的理论功底对其进行计算分析,并积极将沟通、求证结果向有关部门反映,促成《规范》中高强度钢使用和机舱实肋板规定等条款得以修正,仅南京一个辖区的内河造船,一年就可节约造船成本 2 千万。

从一个初出校门笃实好学的学生妹,到一位船检行业出类拔萃的精英,崔连琼用十几年的智慧勤奋,展示着一个时代女性的青春风采。

(通讯员供图)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