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新闻 03-05

跟谁学去年巨亏 14 亿,58 亿宣传费用宣传的是“假名师”?

3 月 5 日,在线教育平台 " 跟谁学 " 发布财报。去年营收大涨 237% 至 71.3 亿元,但整体由盈转亏,亏损高达 13.9 亿元,相比上年 2.27 亿元净利润,同比大跌 714%。

跟谁学称,亏损主要是因为加大市场营销投入,以获取流量、提升品牌认识度。

在线教育 " 烧钱获客 " 并不新鲜,但近日发酵的名师造假事件,跟谁学掉入了 " 真花钱,假宣传 " 的舆论漩涡。

财报公布后,跟谁学盘前股价下跌超 15%,收于 71.3 美元 / 股。

销售费用占八成,在线教育烧钱获客

跟谁学财报数据显示,2020 年,跟谁学销售费用占总费用的 81.7%,高达 58 亿,相较 2019 年的 10 亿,同比增幅高达 480%。

" 烧钱获客 " 是在线教育行业的一大特点,尤其是 2020 年疫情以来,线下教育被按下 " 暂停键 ",在线教育迎来了一波红利,各大企业也加大了在 2020 年的营销投入。

同为 K12 上市企业的好未来,2020 年营销费用由 2019 年的 4.8 亿增长 76.2% 至 8.5 亿,占总费用的 51%。

一位接近作业帮的人士告诉也 ZAKER 新闻,作业帮 " 高中 0 元课 " 基于微信生态流量池的投放费用约每周 150 万元,一年按 52 周计算,该课程单一渠道的营销费用约为 7800 万," 我们本来想一年投 1 个亿的,但做高中公众号的教育账号就那么几个,有钱花不出去。"

" 但我们的 ROI(投资回报率)几乎没转正,一直在亏本。" 前述接近作业帮人士随后说道。作业帮营销费用可见一斑。

与巨额营销费用相反,在线教育行业的低研发费用为不少人诟病。

2020 年,跟谁学的研发费用仅为 7.3 亿,占总费用的 10%;好未来并未在年报中公布研发费用,不过,好未来教育集团总裁白云峰曾在公开活动中表示,2018 年好未来在科技研发投入 10 亿元左右。以此数据和 2018 年美元兑人民币平均汇率(1 美元 =6.6118 元人民币)计算,2018 年,好未来研发费用占总费用约为 24%,大幅低于营销费用占比的 39%。

高宣传,低研发,在线教育究竟是 " 授课 " 还是 " 售课 "?

八成营销费用宣传的是假名师?

跟谁学如此高昂的销售费用,似乎被拿去宣传 " 假名师 "。

近日,名为 Deloitte Watch 的网站质疑跟谁学 " 名师 " 造假。该网站表示,跟谁学旗下的 K12 教育品牌 " 高途课堂 " 至少有 20 名假教师。

Deloitte Watch 表示,18 位教师中有 4 位教师共用 2 个教师资格证编号(即两人共用一个)。其中,毕玉琦和翟锦鑫的教师资格证编号一样,王彦虎和陈曦的编号一样,或涉嫌教师资格证造假。

对此,跟谁学方面在回应中公布了毕玉琦和翟锦鑫的教师资格证编号,分别为 20193702541000033 和 20131230042004673;王彦虎和陈曦的编号则为 20196205531000335 和 20191100141008633。

根据教师资格证书编号规则,教师资格证书使用全国统一的编号方法,共 17 位,其中前四位为年度代码,为认定教师资格年度编号;第十一位是性别代码,"1" 代表持证人为男性、"2" 代表持证人为女性。2009 年以前,0 代表男性,1 代表女性。

Deloitte Watch 表示,跟谁学官网公布的教师中,有 12 位教师的性别与其教师资格证编号显示的性别不一致。

2009 年之后:1 = 男性和 2 = 女性

2009 年之前,0 = 男性和 1 = 女性

对此,跟谁学方面回应称,经核实,上述教师均有纸质证书,部分 " 早拿证 " 的教师在教资网无法查询,其余均能在教资网查询到。

教师资格证编号的第十位为教师资格类型代码:

根据 Deloitte Watch,跟谁学有 3 位教师并未获得 K12 教师资格证,其中一位获得的是幼儿园教师资格证,一位获得的是中等职业学校实习指导教师资格证,一位获得的是高等学校教师资格证。

ZAKER 新闻发现,高途课堂官网 " 教师信息公示 " 显示,目前高途课堂持证教师数量为 182 位,高途课堂备案承诺书显示的教师数量也为 182 位。

而根据跟谁学 2019 年年报,跟谁学有 232 位教师。跟谁学 2020 年四季报暂未公示教师数量。

跟谁学年报中的教师数量远多于其备案教师数量。而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教育部等六部门 2019 年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要求,从事语文、数学、英语、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人员应当具有国家规定的相应教师资格。

也就是说,跟谁学或许有大量 " 无证上岗 " 的 " 名师 "。

对此,跟谁学方面回应称,跟谁学公司有两大品牌,分别为负责 K12 业务的高途课堂和负责成人业务的跟谁学。而年报中公布的为两大业务的教师总数,前述备案公布的是 K12 业务的教师总数。

不过,跟谁学并未回应前述 3 位教师的教师资格证不属于 K12 相关教师资格证这一问题。

据陆玖财经,跟谁学有两位教师公示的名字和教师资格证的持证人名字不一样:官网名为褚帅的老师,对应的教师资格证持证人姓名为褚连一;官网名为白易秒的老师,对应的教师资格证持证人姓名为白扬。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黄嘉敏

关注食品快消、大消费、职场和教育

微信:ahuangnum7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