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果壳网 03-05

货拉拉悲剧:“陌生人困境”引发的无尽猜疑链

近日," 长沙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 " 引发了广泛关注。根据警方通报,这起事件并不像预谋犯罪,更像一出本不该致人死亡的过失悲剧。而司机和乘客作为两个在货车里初次相逢的陌生人,从某种程度上也许映射出了当下陌生人交往的社会困境

对于 " 陌生人 " 这个词,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估计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的感觉到警惕和不安。这是因为无论是主流家庭教育,还是各种社会新闻事件,都不断提醒着我们——陌生人很可能是危险而居心叵测的

马尔科姆 · 格拉德维尔 | NANCY KASZERMAN/ALAMY

加拿大作者马尔科姆 · 格拉德维尔(Malcom Gladwell)在他的著作《陌生人效应》中,通过各种现实案例和学术研究,详实地分析陌生人交往之间普遍存在的共性以及背后的原因,他将其概括为三个主要效应——" 默认真实 "、" 透明假设 " 和 " 耦合效应 "

" 透明假设 " ——你真的能洞穿人心吗?

我们认为自己能看穿陌生人的行为动机,但这很可能是我们的错觉。而我们对陌生人的判断,其实很容易出错

从本质上说,现代社会就是一个 " 陌生人社会 ",人类的每日交际与合作早就突破了熟人圈层 | dreamstime.com

从一个陌生人出现在面前开始,我们就本能地开始揣摩对方的身份背景和内心动机。无论是对方的穿着打扮还是细微的面部表情,甚至是只言片语间的 " 弦外之音 ",都是我们推断的证据。这种通过外部线索来推测内心活动的倾向,被格拉德维尔定义为 " 透明假设 ",仿佛他人对于自己而言是 " 透明 " 的,但这很可能是自己的 " 一厢情愿 "

心理学将这种对他人行为动机和意图的揣测定义为 " 归因 "。在关于归因的理论中,琼斯和戴维斯(Jones & Davis , 1965)的 " 对应推论说 " 就分析了当人在通过他人的外显行为推论其人格特质时的基本因素,核心观点就是 " 人会将他人不符合社会规范、带有特殊性,且出于个人自由意愿的行为归因到其人格特质上 "。

在 " 货拉拉事件 " 中,司机的屡次偏道行为,正是一种不符合职业规范、带有特殊意味,且出于个人自由意愿的行为,从后续信息来看,司机的偏道可能是出于多接了急单要赶时间。但在当时的情境下,非常容易让和司机相处人归因于他潜在的人格特质,比如犯罪倾向。

其实,乘客与司机间的类似误会早就发生过。2019 年 1 月,长春也发生过一起网约车案件。一名网约车司机于某报案,称自己被一名女性乘客用水果刀划伤。警方经过调查发现,女乘客陈某是外地人,来到长春上大学是她第一次离开家乡,内心缺乏安全感,加上听闻近年来女性青年乘坐网约车遭受侵害案件频发,更是让她精神紧绷。

2019 年 1 月,民警在长春 " 疑似网约车司机对女乘客下药 " 案件现场

当车辆行驶至京哈高速时,包括陈某在内,同行三人均显出困意,并且其中一名女生已经睡着。陈某因为紧张过度,误以为是网约车司机给她们 " 下了迷药 ",所以拿出了水果刀挟持司机于某并要求停车,在此过程中,司机颈部被划伤。

很多时候,当一个人做出看起来出格的行为时,也许有自己合理的原因,但如果没有解释清楚,别人很可能就会将其归因为人格问题,引发误会

" 透明幻觉 " 的另一面,是以为自己的情绪和意图,在其他人面前是一望可知、显而易见的。

然而,事实是,每个人都是难以理解的,在其他人眼里都是个谜。你的表情不好解读,你的情绪难以捉摸。看看电视电影,即使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演员,有时表达情绪都会表达得僵硬虚假或者莫名其妙。

1998 年,加拿大研究者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让两个谈判者事先在五个谈判目标里选择一个,然后进行谈判,谈判结束后,研究者询问,你认为对方的谈判目标是哪个?你认为自己的谈判目标表现的有多明显?

结果,猜测对方谈判目标的准确率是 26%,要知道五选一瞎猜也有 20% 的正确率。而在估计自己的 " 谈判目标表现得多明显 " 时,每个人都觉得至少有 60% 的时间里,自己的谈判目标表现得非常明确了。

可见,我们往往高估了自己的 " 表现力 ",也高估了别人对自己做出准确判断的几率。一个占有体格优势的男性的言行表情,会给附近单独一人的女性造成多大的心理压力,男性自己很可能是判断不出的。

" 耦合效应 " ——小心陷入 " 天时地利的迷信 "

当两包拆封的薯片分别放在厨房和卫生间里,你更可能将手指伸进哪一包里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耦合效应 " 所讨论的就是人的行为与发生的情境和地点紧密相关,在人际关系中还和双方之间的互动作用密不可分

在陌生人相处中,特别是在和陌生的服务业从事者打交道时,我们往往会忽略了事件发生的背景和情境,归因于人,而不是归因于机缘巧合。比如许多快递员、外卖骑手与顾客的纠纷。消费者在面对素不相识的服务业者时,经常会在服务出现问题时,将其归咎于服务者个人的过失。然而也许迟到的外卖员在送餐过程中家中发生了急事,也许粗心的服务员实际上被安排了超额的工作量,每个人都受制于客观环境。如今工作环境里的高压,某些平台将服务时间 " 优化缩短 " 到近乎极限,都增加了出错的几率。

疫情期间,普遍的焦虑心态使得陌生人之间的情绪反馈更加容易走向极端 | pexels.com

而更容易带来误解和纷争的,是双方情绪互动中的 " 耦合 "。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好像是在打一场乒乓球,快速的情绪反馈不停发生,特别是在缺乏长期磨合的陌生人交往中,人会更加依赖于那短短片刻内的情绪态度。当一方表现出拒绝时,另一方会反射性地感到沮丧失望,当一方表现出愤怒时,另一方会反射性地感到恐惧不安,当积极情绪耦合时,人际感受就会是良性循环。当消极情绪耦合时,就相反地容易导致恶性循环,让原本微小的矛盾不断升级。

" 货拉拉事件 " 正是 " 耦合效应 " 的集中体现,消费者和服务者很可能互相忽略了对方的情境因素,比如司机着急下一单的达成,夜里偏航又态度不好,乘客怀揣着在车内密闭空间可能被加害的恐惧,以及网约车犯罪事件频发的社会背景,再加上双方合作过程中多次互相拒绝和情绪化的发泄,才使一次次小矛盾累积成最终的悲剧。

" 默认真实 " ——其实反而是进化的结果

最后,将视线回到 " 默认真实 " 这个概念上。心理学家提姆 · 莱文(Timothy R. Levine)提出的 " 默认真实理论 "(Truth-Default Theory),其核心观点是,我们在人际交往中,天然有默认对方真诚的倾向,而这种倾向之所以没有被进化淘汰,是因为在人际交往中欺骗总是少数现象,如果人人都默认对方带有欺骗性的恶意,就会带来过多的社交成本,反而不利于正常的社会交际。

无论是在真实案件,还是恐怖都市传奇中,受害者遇到了怀有敌意的陌生人,从而导致悲剧发生的情节,屡见不鲜 | Sony Pictures Home Entertainment

然而在开放度更高、流动性更大的现代社会,陌生人之间的交往已经很难再 " 默认真实 ",比如担心帮助陌生人被讹诈,担心陌生的服务者别有用心。陌生人之间竖起高高的围墙,各自用厚厚的盔甲防御着潜在的恶意,这种过度紧张的氛围,让大家错失了平静交流的机会。在《陌生人效应》书中就有这么一个案例,一位公路巡警拦下了一辆车,车主出示证件后,本可以继续前行,但他却误以为对方故意找茬要给他开罚单而表现得愤怒而不耐烦,巡警则感觉到被强烈的挑衅和冒犯,三番争执后,车主落得了被拘留的下场。

同时,也的确有一小部分害群之马,利用了现代社会的高流动性,专门做起了 " 血赚一把就走 " 的行当。性骚扰惯犯、网络诈骗犯、套牌营运的网约车、临时坐地起价的搬家人员……这些人的恶劣行为,又进一步加深了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恐惧,也加深了对陌生人的猜疑。

在成长过程中,我们被教授了很多处理人际关系的技巧,也总是热衷于讨论如何柔软地维护亲情,如何高效地建立友谊,如何浪漫地俘获爱情,而和陌生人的关系,好像只有用警惕和防范来预防危险

然而,对于个体来说,到底应该如何 " 警惕和防范 " 才是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既没有粗心到 " 立于危墙之下 ",也没有过度到 " 被害妄想 "?

自从 2018 年的 8.24 乐清女孩乘车遇害案发生后,所有弱势群体在租车遇到司机偏航还没有合理解释时,恐怕都会疑惧不已。现代生活要顺利进行,仰赖于无数陌生人之间的信赖和配合。而撮合交易进行的平台,在占有大量市场、获取丰厚抽成之余,也应该思考下,如何才能降低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成本?毕竟那个女孩在预订车辆时,其实是怀着对大平台的信任;但在乘车过程中,却在极度恐惧里试图自救,并因此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参考文献

[ 1 ] Jones, Edward E, & Davis, Keith E. ( 1965 ) . From Acts To Dispositions The Attribution Process In Person Perception. In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 Vol. 2, Issue C, pp. 219 – 266 ) . Academic Press. https://doi.org/10.1016/S0065-2601 ( 08 ) 60107-0

[ 2 ] Levine, Timothy R. ( 2014 ) . Truth-Default Theory ( TDT ) . Journal of Language and Social Psychology, 33 ( 4 ) , 378 – 392. https://doi.org/10.1177/0261927X14535916

[ 3 ] Vorauer, J. D., & Claude, S. D. ( 1998 ) . Perceived versus actual transparency of goals in negotia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4 ( 4 ) , 371-385.

[ 4 ] 马尔科姆 · 格拉德威尔 ( 2020 ) . 《陌生人效应》. 中信出版社 .

[ 5 ] 崔丽娟 & 才源源 . ( 2008 ) . 《社会心理学》.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作者:此木,游识猷

以上内容由"果壳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