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3-05

陈丹燕 700 字超短文感人至深:我愿世界与鲜花一同重放

在我一生中,还从来未像 2020 年最后一天,那样期盼新年到来,即使是小时候也未曾这样。天刚暗下来,就已经在心里放二踢脚了——快过去吧,2020 年,让我们就此永别吧。

夜晚降临,我发现许多人也这么期盼着。

这一年,我们被病毒施以魔法,粘在原地不得移动。

这一年,许多人生病了,许多人因此去世了,许多人无法正常工作,许多人不能探望年迈的父母,大多数人停止了习以为常的旅游休假,大多数人的年度计划被迫打断了。一个肉眼不能见的病毒,显而易见地改变了整个世界。那么,世界上有什么是没被改变的呢?是一朵月季。

它三月要种下地,已经在土里的,要修枝施肥。它四月开始开放,到五月进入盛放的生命周期。春阳之下怒放,如向爱打开的心灵。艳阳天里,到了黄昏,花香跟着大地的暖气冉冉上升,又被黄昏时天空中的森凉暮色覆盖下来,这就是一天中花香最浓厚之时。六月天开始热了,月季花被热浪打扰,仍会盛放,但开得辛苦,好像一个有婴儿的母亲。七月八月,上海的月季被酷烈的暑热逼得开不成花,它变得气息奄奄。但是,一旦到了十月,凉风徐来,月季又开始盛开了。按照一支爱尔兰民谣所唱的,这就已经是夏日里最后的玫瑰了。2020 年的中秋节,我正好在辰山的月季岛上,刚听说了一个中年人因为在家里独居时间太长,而选择自尽的事,就看到一轮巨大的圆月冉冉从名叫绯扇的月季树后升起来。这就是昆曲里咿咿唱过的,良辰美景奈何天吧。

在这一刻,我知道自然的秩序仍在运行,花会开,月会圆,世界的律令没有变。

十一月,月季仍旧开着,只是春天碗口大的花变成了大衣纽扣的尺寸。但看了一年的花,接受它容颜改变并不困难。十二月,月季还三三两两地开出来,但已经无力盛放,尚在蓓蕾时就会凋谢。一场大寒后,花朵就都不见了。

我们曾经期盼一年就会结束的疫情,如今仍然在继续……

但月季花会随着时间到来再次开放,这个信念不会被沮丧动摇。

愿世界也随着鲜花一同重放吧。

本文图片来源:新华社

栏目主编:黄玮 本文作者:陈丹燕 文字编辑:黄玮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