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新快报 03-04

悦享 | 在“男”式职业中做闪亮女主角

三月 , 万物生长 , 勃勃生机 , 一年一度的 " 三八国际妇女节 " 又将携着春天的气息如约而至 , 在这专属于女性的节日之际 , 时尚花生编辑部为所有最美的你送上一声祝福。

" 三八国际妇女节 ", 全称为 " 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 ", 至今已走过百年历程 , 中国的女性 , 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女性一样 , 在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文明的进程与演练、家国的兴旺与昌盛、世界的美好与和平等领域彰显着不容忽视的别样芳华。

在中国 , 各行各业都一直是女性与男性同台竞技 , 性别的差异早已突破某些制约的壁垒 , 女性特有的性格特质 , 甚至极有可能更进一步成为影响时代的利器 , 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文化素养 , 抑或是消费能力甚或是对事物的判别认知 , 女性都逐渐迸发出在经济、文化、生活等方面的影响力量。

如今 ," 贤妻良母 " 早已不是衡量女性魅力的标签 , 女性的美永远多姿多彩 , 职业能力正逐渐成为衡量女性美的标准之一。

她们 , 不单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 ; 她们 , 也同时是时代的歌者、舞者和书写者。任何 " 舞台 ", 都有 " 她力量 " 的活跃 , 她们 , 温柔而坚韧地书写着属于女性的五彩华章。

更有意思的是 , 从前很多被认为 " 只有男性可以 / 适合做 " 的职业 , 如今也越来越多地渗透进了女性的从业踪迹 , 且不乏众多优秀的女性。

而从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上分析 , 一个人的职业选择 , 恰恰是对自己和工作形成清晰概念的发展过程 , 是个人能力与适宜的工作环境相匹配的过程 , 是寻找可选择职业作出抉择的过程 , 是满足个人价值观和施展与发挥个人才能的过程。

相对于男性而言 , 女性在职业生涯中的确需要面对生理上的先天劣势 , 但这并没有真正地阻碍女性与男性同台竞技的发挥 , 女性特质中的 " 韧 " 字 , 为人母的坚强与忍耐 , 更成为女性迈向更高台阶的精神助力。

因此 , 我们借 " 女神节 ", 采访了以下几位在 " 男 " 式职业中挥洒女性光辉的闪亮大女主们 , 并以此向每一位了不起的 " 她 " 致敬 !

■新快报记者 陈斌 / 文 ( 受访者供图 )

女厨师长

用专业烹饪技巧表达对生活的热爱

女主角 高璐 90 后 , 广州富力君悦大酒店 G 餐厅厨师长 , 负责酒店菜式出品和厨房管理运营

美食之于她 , 可不仅是果腹的事情 , 更是一种个人感官的全方位享受 , 是对生活美学的认知和追求 , 而烹饪 , 则可以通过专业技巧将那种对美食、对生活的热爱 , 非常直观地表达出来。

美食是最直接的情感表达方式

" 专业学习烹饪 , 是爸爸对我的提点。" 高璐说。

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高璐 , 有着东北女孩的率直大方 , 穿上厨师服 , 严肃的小脸上透着专业和专注 , 换上生活装 , 活脱脱一枚 90 后活泼天真的小姑娘。

她告诉记者 , 她喜欢看美食类的电视节目 , 但却没动心思想过要从事这一行 , 高考的时候选报专业 , 爸爸问她 :" 你不是喜欢看美食片吗 ? 那你要不要考虑学这方面的专业呢 ?" 突然间 , 好像一扇窗在她面前被打开 , 女生为什么不能学烹饪 ? 女生为什么不能做西餐 ? 豁然开朗的她 , 报读了四川旅游学院 , 开启了她的美食之旅。

大学毕业时 , 她选择去了皇家加勒比名人系列邮轮 ," 我在那儿工作了三个半合同。" 她说。

一个合同的期限是 8 个月 , 每结束一个合同期 , 她会回国休整两个月 , 然后再出发。

在海上 , 生活和工作的轨迹是两点一线 , 寝室—厨房 , 厨房—寝室 , 当然 , 船靠岸的时候 , 她也会借机下船登岸 , 打卡当地景点 ," 也正是从这时候起 , 我养成了阅读英文原版厨艺书籍的习惯 , 直到如今。"

2015 年 , 结束了三年海上生活状态的她 , 参与并筹备成都群光君悦酒店开业 ," 在牛排坊餐厅工作 , 从领班做起 , 也是从这里开始 , 我经历了许多第一次 : 第一次加入国际五星级酒店 , 第一次参与筹备酒店开业 , 第一次经历酒店试运营、餐厅试运营 …… 过程中我不断发现 , 原来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 原来自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等到 2018 年参与西安君悦酒店的开业筹备时 , 她已经是副厨师长的身份了。身份的不同 , 也意味着需要面对和考虑的东西也不同 , 尤其是管理 , 这意味着对自身而言的、更进一步的成长。" 在西安的两年 , 我也参与支援了其他姐妹酒店 , 去了越南西贡柏悦、长沙君悦学习 , 还参加了集团的比赛 , 这些经历对我个人而言都是历练的过程。"

学习 , 让我维持对美食的热情

2020 年 7 月 , 热爱美食的高璐来到了广州 ," 这个美食无处不在的城市。" 她说。

加入广州富力君悦大酒店 , 工作上的挑战更多 , 要求也更高。而对女性厨师来说 , 体能是最大的挑战 , 长时间的工作 , 不能按时吃饭 , 身体难免出现很多问题 , 对此 , 高璐说 :" 但当你得到客人的肯定 , 接触到很多前辈的作品 , 看到很多有想法、有创意的菜品的时候 , 这些都没那么重要了。" 学习 , 便是她维持对美食的热情以及能坚持下来的法宝。

深知广州这座美食都会人们对食物的要求非比寻常 , 故此在有限的空闲时间里 , 高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约上好朋友一起去探店 , 这对于她同样是学习的过程。好吃 , 仅仅是美食的基础 , 更重要的 , 是在好吃的基础上能让人看到破茧成蝶的惊喜 , 每一次的创新 , 都不啻为一场探索的旅程。

一路走过来 , 高璐认为自己是幸运的 , 在探寻美食的道路上相遇了如此多可以给予她帮助的人 ," 尤其是加入凯悦集团 , 认识了那么多良师益友 , 收获了成长。"

女摄影师

记录小日子的真实与情感

伍只包 小日子影相馆主理人

"2016 年我主要作为家庭摄影师提供上门或外拍服务 , 拍摄对象多数是幼儿 , 边拍边进修 , 补充专业知识。" 伍只包觉得自己很幸运 , 能在短时间找到自己喜欢并能发挥女性优势的创作方向 :" 不否认商业摄影更赚钱 , 但我喜欢家庭纪实摄影 , 真实的故事和丰满的情感在我看来更经得起时间洗练。"

2019 年伍只包成立了摄影工作室 ," 我们不会刻意引导摆拍 , 着重在记录家庭成员之间的真实互动过程。有个小朋友已经在我这里拍了 4 年照片 , 见证了他从腼腆慢热的小 Baby 长成天真爱笑的乐观 Boy。"

见证成长 , 是幸福的事 , 也是她作为摄影师孜孜不倦的动力源泉。

" 确实 , 在一般大众认知上 , 拍照是‘脑体兼挂’的技术活儿 , 不单要技术 , 同样要体力 , 所以从业者以男性居多。" 作为女性摄影师 , 体力确实是某项 " 短板 "," 尤其每月‘亲戚’来访的前两天 , 无可避免地会稍微影响到创作状态。"

2020 年 , 伍只包在摄影师之外还多了一层身份——她做妈妈了。

在 " 胀在胸上口难开 " 的背奶期 , 即使有意识地控制工作时间 , 也是一拍完马上要泵奶 , 外出工作当天也不敢喝太多水 , 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 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天前往南沙工作 , 泵奶时却发现吸奶器上少了一个配件 :" 晴天霹雳般 , 坚持工作到傍晚 , 回程时胸部已经肿得像砖头 , 这种痛只有母乳妈妈们才懂。"

此外她倒不觉得男女摄影师有什么太大差距 :" 对视觉的理解 , 我觉得是男女更鲜明的差异。" 她认为女性摄影师的视角会更细腻 , 器材的考究是一方面 , 更重要的还是器材后的 " 脑袋 "," 我拍小朋友基本都用定焦 , 可以近距离交流 , 捕捉独特的细节和闪光点。"

即将迎来儿子小包总一周岁生日的伍只包 , 除了安排好常规的拍摄工作 , 当然少不了策划生日派对。小包总让原本的生活和工作节奏都有了改变 , 但 " 母亲 " 的角色 , 也同样开启了她全新的灵感源泉 :" 灵感就在和他玩的时候自然生发出来。"

伍只包 1.6m 的瘦小个子 , 文艺范儿的穿搭 , 细长的手臂 , 让人全然无法想象她竟然是一名摄影师。

成为摄影师之前 , 她从事动漫相关产业的工作 :" 接触幼儿产品比较多 , 自己也很喜欢小朋友 , 后因调理身体 , 在家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 幸好伍只包和先生一直都有个共同爱好——摄影 , 常一起在广州或是附近边走边拍 , 时间久了 , 朋友们开始让伍只包给自己家庭或小孩子拍照 , 她也从中找到了自己新的职业方向。

外卖女骑手

不想在青春奋斗年纪选择安逸

女主角 凌凌 美团外卖骑手

家里人最初也不太支持她做骑手 , 辛苦不说 , 还担心她的安全及身体的消耗 :" 每天在路上跑 , 风险系数自然高些 , 加上我们最忙的时候都是别人的吃饭时间 , 不能按时吃饭是常态。"

但在大城市里讨生活 , 更需要的是努力拼搏 , 为了让自己的小家和父母家人能生活得更好 , 一年多前她从办公室文员 " 变身 " 外卖骑手。" 我先生开网约车 , 也是每天都在路上 , 我们都觉得 , 趁年轻多赚点钱 , 对自己 , 对家人都好 , 不想在应该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 她说。

2021 年春节 , 凌凌响应 " 就地过年 " 的号召留守广州岗位 , 加上公司对过年期间坚守岗位的骑手也有比较优厚的补贴 :" 我跟在茂名的爸妈讲 , 我多挣些钱 , 让你们想买啥就买啥。"

家人心疼她 , 也开始用行动支持她 , 妈妈已从茂名来广州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

外卖骑手确实辛苦 ," 尤其遇到下雨天又‘爆单’的 , 商家还卡餐的那种时候 , 看着手上的单只能干着急 , 即使拿到餐也不敢开太快 , 还有就是联系不上客人又找不到具体送餐地址眼看着又快超时的 …… 这些状况都随时会让人崩溃。"

这同样是一份非常考验体能的工作 , 无疑 , 从体能上说女性从事这个行业的确处于劣势 ," 刚开始跑的时候遇过一个买了一箱啤酒和一箱水的单子 , 还要爬九层楼 , 我哪里搬得动啊 ? 只好叫客人下来一起拿 ……"

好在客人也很理解 , 但也让凌凌注意到这种单尽可能转出去不接 , 有时候遇到实在转不掉的她会在工作群里问同事 , 有愿意帮忙的再另外请同事喝奶茶或发红包答谢。

站里的同事对女骑手们也是照顾有加 , 刚开始路线不熟跑得也慢 :" 好在有他们耐心教 , 有时碰到车爆了或电池没电了 , 同事还会帮我把单送了 , 把电池带来 , 真的很暖 !"

外卖骑手的工作忙而累 , 下班回家听音乐 , 刷刷搞笑小视频是工余最好的放松和享受 ," 等我存点钱 , 去进修提升自己 , 或是回家乡发展。" 这是凌凌内心对未来的某种期许。

尽管我们现在习惯称外卖骑手为 " 小哥 ", 但实际上截至 2017 年 , 全国有 22 万名女性从事着外卖骑手的职业 ,90 后的凌凌是美团外卖的女骑手 , 而她所在的广州客村站点有 5 位女骑手。

(编辑 陈斌)

以上内容由"新快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