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刚刚,缅甸开枪了

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2021 年 2 月 1 日,缅甸发生军事政变,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民选政府高层被解职,权力移交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多位政府高官和数百名议员遭到扣押。政变发生后,联合国安理会要求放人、人权理事会发表强烈谴责,东盟也发表声明呼吁对话,但是缅甸军方并没有让步的迹象,缅甸的国际环境骤然收紧。

又双叒被扣押了 ..

(图:shutterstock)▼

就在政变发生不久后,一封以昂山素季名义发表的声明迅速传开,该声明呼吁民众反抗军事政变。自此,缅甸各大城市陆续有民众走上街头,表达对缅甸军方的抗议。很快就有视频和照片证明军方也做出了相应准备,出动装甲车辆进入城市,流血冲突一触即发。

3 月 1 日,缅甸警方向示威者开枪,一天之内至少造成 18 人死亡,恐吓终于应验了,但也只能换来更多更多的失望与愤怒。

议会两院形同虚设

(图:shutterstock)▼

绝望的抗议行动

军方对政变后可能面对的情况早有准备,早在 2 月 1 日上午就出现了信号减弱、网络连不上的情况。从颁布紧急状态,到派出安全部队进入城市,军方一直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对局势的掌控。毕竟这已经是缅甸军队的传统艺能了。

切断互联网传播使民众难以迅速组织起来

民众也转而使用起了古早的广播收音机

(图:Han Sann/Wiki)▼

另一方面,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周,但是民众的抗议行动并没有因缅甸军方的强硬态度而退缩,抗议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出现抗议的城市也越来越多。示威人群挥舞着民盟旗帜,手举标语出现在城市的主干道上,规模之众可以将城市主干道塞得水泄不通。

即使人在狱中,也难以改变她的影响力,反而还加强了

(图:shutterstock)▼

2 月中旬,内比都的一场抗议行动中,一名 20 岁女生头部中弹并于 19 日不治身亡。悲剧性的事件经过发酵,引发示威者的普遍愤慨,示威规模逐渐扩大。警方也加大了镇压和逮捕的力度,先用高压水枪攻击、冲散示威队伍,之后分割包围进行抓捕已是常见手段。

武装部队听从军方的命令

对于民众的反抗进行镇压

但他们在军人身份以外,也只是一个普通公民

(图:VOA Burmese/Wiki)▼

军方禁止了五人以上的聚会,实行宵禁并在夜间断网。政治人物、新闻记者和参与罢工的公务员怀疑这是军政府进行夜间秘密抓捕的伎俩,开始躲藏避祸。事实证明警察应对抗议组织的关键目标,会在夜间破门而入送温暖。

成组织活动的时候尚可一战

一旦队伍散去,个人几无还手之力

(图:twitter)▼

2 月 20 日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出现流血冲突,警方在军方授意下对抗议人群进行实弹射击,导致至少 2 人死亡,20 人受伤,由于一些受伤人员会被救护车带走,安全部队甚至会向救护车开枪。此时,已经有接近 600 人遭逮捕。

试图通过联合国向军方施压

也算有勇有谋 ...

(图:shutterstock)▼

在 21 日,抗议者的死讯已广为人知,抗议团体计划在 2021 年 2 月 22 日举行大规模罢工和游行示威,称为 " 五二运动 " 向 1988 年 8 月 8 日发生的境况相同的 " 四八运动 " 致敬。同一天,军政府控制的国家广播公司 MRTV 发出警告:" 抗议者正在煽动人们,特别是情绪激动的青少年,朝着他们将要丧生的对抗之路前进。"

走上街头的普通民众恐怕只是高层较量的炮灰

(图:shutterstock)▼

虽然缅甸军政府的警告已非常露骨,但是 22 日的抗议活动却规模空前,这场游行参与人数众多,涉及的社会阶层也非常广泛。不只有通常关注政治,热衷街头运动的学生、律师、教师、僧侣、新闻工作者参与,连铁路员工、医生、银行雇员、普通工人甚至部分公务员也参与进来,反对军事政变已成为他们的共识。

这不是缅甸僧侣第一次走上街头

作为一个佛教大国

僧侣的态度在缅甸的社会政治议题上举足轻重

(图:shutterstock)▼

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的仰光,到中部的曼德勒,再到西北部掸邦的东枝,甚至最为贫困的钦邦都出现了示威队伍和罢工人群,参与总人数可能高达百万(缅甸人口五千万)。

勃固的孟人也参与抗议

要求组建联邦民主联盟

(图:Htawmonzel /Wiki)▼

在抗议期间,警方和军方的镇压手段不断加码,完全没有让步的意思。参与游行的人也深知他们行动的危险性,明白在缺少国际实质支持的情况下,面对军政府他们几乎没有反抗能力和谈判资本。这场抗议行动本身就有着绝望的底色。

滚滚浓烟后面是轰隆隆的枪声

(图:Kamayut Media/facebook)▼

令人失望的军政府

明知示威很难取得成果,冒着在街头被枪击、半夜被逮捕、事后被清算的风险也要参与示威。这样以卵击石的行为反映出的,恰恰是示威者对军政府的极度失望。

他们对政变领导人的态度

(图:shutterstock)▼

缅甸边陲地区存在钦邦、克钦邦、克耶邦、克伦邦、孟邦、若开邦、掸邦 7 个少数民族聚居的邦,这些邦在古代并不受缅人的严密控制,经过英属缅甸的整合过程,在独立后才成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不少邦趁刚独立时的混乱局势,组织武装,拥兵自重,甚至谋求成为名正言顺的独立国家。

说是少数民族

但加起来,无论面积还是人口都一点不小▼

边境地区独立武装的存在,是军政府维系其存在的重要理由。然而从吴奈温 1962 年政变开始,缅甸的军政府直接或间接掌握国家政权已经将近 60 年了,政府军依靠进口武器相较于地方武装的优势越来越大。独立倾向明显的地方武装在轮番打击下,普遍用合作换取存续的机会,转而在军政府的授意下在特区闷声发大财。

排得上号的独立武装大多都被军政府给打解散了

(图:alamy)▼

金三角的毒王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独立武装问题依旧没有解决,所以军方定义的交权条件依旧不具备。

60 年来,东亚和东南亚的很多国家凭借和平的国际环境和勤劳的国民,先后创造经济奇迹,让占国民相当比例的人口成功脱贫,缅甸却错失了数次在经济上翻身的机会。

柬埔寨都知道争取劳动密集型产业进行经济发展 ...

拖得越久,缅甸的经济机会越渺茫

(图:shutterstock)▼

缅甸在此间首先向苏联靠拢,经济上实行社会主义,进行激进的国有化,结果是资金外流,中产阶级外逃。而缅甸既没有中国和印度的体量,也没有朝鲜与古巴的作为冷战前线的地缘重要性,所以获得的援助不可同日而语,没能借助苏联建立起牢靠的工业基础。吴奈温掌权时期还出现过因为迷信而搞货币改革的操作,导致本就脆弱的经济再遭波动。

80 年代末,苏联经济出现问题,削减对外援助。1988 年彻底不再援助缅甸,此时缅甸的经济已经危如累卵,民间要求改革的呼声逐渐壮大,8 月 8 日出现了学生罢课、工人罢工的 " 四八运动 "。军政府依靠群众运动迭代,却反手镇压了群众运动。导致西方社会一度停止了对缅甸的援助,甚至进行经济制裁。缅甸的外部环境越发恶化。

把极权主义者奈温赶下了台

却上台了一个 " 仰光屠夫 "

改头不换面的一个结果

(图:alamy)▼

邻国泰国同为军政府执政,两国的气候、地理条件也非常相似,古代二者作为两大强权时常发生战争,缅甸甚至一度将泰国灭国。然而经过半个世纪的军政府统治时期,两国差距越拉越大。如今泰国的人均 GDP 已是缅甸的 5 倍,缅甸的预期寿命为 66.5 岁,而泰国的预期寿命则高达 76.6 岁,甚至连东南亚最为弱势的柬埔寨的人均 GDP 都超过了缅甸。

进入 21 世纪后,两者基本没有可比性了 ...

(数据:worldbank)▼

普遍的贫穷导致缅甸公职人员薪水低,贪腐严重。中高层则借经济改革的机会将触手伸入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军方公然拥有缅甸最大的两家企业,至于其他大企业背后有多少将军们的身影,就是一件既不敢问也不敢说的事情了。堪忧的营商环境,结合缓慢的改革步伐,招商引资困难也就不难理解。

此次抗议活动中

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开始罢工走上街头

警察队伍中也有不少加入到了抗议游行中

(图:twitter)▼

被打断的和解进程

不难看出,军方高层与缅甸民众在经济改革上是存在共同利益的。只是,政治上因为民众对缅甸军方的失望,军政府统治并不稳固,镇压民运的污点还让缅甸遭遇外交难题。所以缅甸军方从 90 年代起一直在释放改革信号,通过速度极慢且一波三折的改革来安抚民意,促进各方之间的和解。

如果一个国家的枪杆子总是对准自己人

又怎么能让人相信其为国家稳定的保证?

(图:shutterstock)▼

但尴尬之处在于军政府在很多人心目中合法性不足,民盟执政能力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要军政府执政。而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因为一生坎坷,更成为民众信任的魅力型权威,一旦开放选举,民盟必然高票当选。民盟一旦当选,又会想办法摆脱被军队架空的窘境,试图修宪以彻底掌握政权,这就摸到了军方高层的敏感点。

缅甸民众长期生活在军政府的威权下

把高举民主和自由大旗的国父之女

当成是缅甸救世主也情有可原,不然还有更合适的么

(图:shutterstock)▼

军政府为了避免失去如今掌握经济命脉的巨大利益,同时也避免因为镇压、贪腐等问题被清算,还会趁掌握军权时发动政变,导致一个改革倒退、民众上街、镇压、国际制裁、出台新改革计划、选举失败、政变、改革倒退的悲剧循环。

缅甸人不是在经历政变,就是在经历改革

然后是改革后的政变,政变后的改革

(图:shutterstock)▼

这一次次循环,加剧了两方不容水火的形势。以学生、商人、工人为主体的民盟支持者,认为普通士兵很多是被洗脑的可怜文盲,而军队高层是压迫者和一切问题的根源。军政府则视民盟为不可信的政敌,视其支持者为乱国的暴徒。这样的形势进一步瓦解了双方互相妥协、实现权力平稳过渡的基础。

一切命令听指挥是军人的准则

但关键时刻听从于军政府还是民众

对于士兵来说,真的难以抉择

(图:shutterstock)▼

新一轮的国际制裁即将到来,资金紧缺的情况又将进一步恶化,而少了国外投资的诱惑力,军政府对于民盟参与的改革,恐怕也要兴趣大减。

经过军政府数十年的治理,缅甸至今依旧是一个枪支泛滥、民族间严重对立、边疆地区失控、数百万人陷于贫困的国家。面对如此现状,缅甸民众是非常失望的,以至于每次大规模群众运动,其方法和结果都难以预测,谁也不知道那个临界点在哪里。

病急乱投医

(图:shutterstock)▼

几十年来渐进式改革的进程被军方粗暴打断,军方营造的和平过渡幻象已然幻灭。缅甸的拖延和内耗不知又要持续多久,未来很难令人乐观,而缅甸的未来究竟属于哪些人,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谁能救救缅甸

(图:shutterstock)▼

参考资料:

1.https://www.dw.com/zh/%E5%9C%A8%E7%BA%BF%E6%8A%A5%E5%AF%BC/s-9058

2.https://edition.cnn.com/2021/02/20/asia/myanmar-police-protestors-reports-shooting-intl/index.html

3.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5/11/151111_myanmar_chinese_investment

4.https://edition.cnn.com/2021/02/21/asia/myanmar-general-strike-military-warning-intl-hnk/index.html

5.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2021/feb/21/myanmar-coup-facebook-shuts-down-militarys-main-page-as-well-known-actor-arrested

6.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feb/22/myanmar-junta-warns-of-lethal-force-as-protesters-gather-for-five-twos-revolution

*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以上内容由"地球知识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