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黔南 03-03

2 日晚,钟南山对话福奇!信息量很大……

北京时间 3 月 2 日 21 点,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出席由爱丁堡大学组织举办的国际疫情防控专家研讨会,与美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福奇博士进行连线对话,探讨全球抗疫合作等话题。对于疫情未来的走向,中美两位抗疫专家也给出了审慎乐观的判断!

▲钟南山对话福奇 视频来源:新华社全媒报道平台

1 关于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

福奇博士认为,面对疫情,经济停摆和恢复必须要同公共卫生防疫的要求匹配起来,至于如何找到经济和防疫之间的平衡,需要开展有效的政治说服,需要多个学科,包括社会科学、政治科学界联合起来,找到真正有效的解决办法,“比如现在多个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疫苗对抗疫情是有效的。但这必须要基于全球合作。有效的疫苗和诊疗方法不能只掌握在富国手里,而要开展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合作。”

福奇博士指出,全球合作之所以重要,第一个原因是出于道义责任,第二个原因在于病毒变异。仅仅一个国家的成功防疫是不够的,如果不开展跨国合作,病毒会在跨国传播中快速变异,反过来又会冲击已经成功防疫的国家。“面对快速变异的病毒,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

钟南山院士非常同意福奇博士关于“重启经济不能操之过急”的观点,他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相比,在每百万的确诊病例数据比较中,以及每百万的死亡人数的情况,中国的人数都是最低的。去年全球各个国家的 GDP 都有所下降,中国的 GDP 在去年上半年也有所下降的,但在下半年恢复了正常的经济发展。

▲钟南山对话福奇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国采取的措施就是严格的疫情防控,中国的政策是“除非疫情能够得到基本的控制,不然就不会重启经济活动。”他引用福奇常用的一句话“对重启经济活动不能抢跑”。

2 关于疫苗与群体免疫

针对众说纷纭的“群体免疫”,钟南山院士表示不能够用一些不科学、不人道的“自然免疫”手段达到群体免疫效果。随着疫苗的研发和陆续上市,“我觉得至少要有 2-3 年的时间才能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

▲钟南山对话福奇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钟南山院士认为变异的病毒对疫情防控形成了巨大的挑战,也会让疫苗的效度大大降低。“我们需要全球的合作,这样我们才能把我们的研究工作推进一步,也能够设计更好的疫苗来防止变异。”

现在有些疫苗已经在研发中,中国已有 3 款疫苗被批准有条件上市,1 款可在紧急情况下使用。

3 关于经验与教训

福奇博士认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要在疫苗注射和自然防疫方面需要有一个很好的平衡。我们不能够操之过急,如果操之过急,恢复所谓的正常的生活,我们就很可能会面对疫情的反扑,就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险,但如果动作太慢,也可能会是一个痛苦而缓慢的过程。

钟南山院士表示,我们从 18 年前非典中吸收了教训和经验,我们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能够早期做出一些反应,比如说封城以及在社区阻断疫情的传播。

“所以我们不能够操之过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在考虑什么时候能够复工复产,去年一直到疫情基本得到控制 2 个月后,我们才重新开放经济活动及复课。在这方面我们作出很严格的规定,我觉得很多的其他国家在这方面的规则不够严格,所以就导致了过于快地复工复产,疫情就再次反扑,这是很多其他国家的人民所经历的问题。”

4 关于全球合作

钟南山院士认为,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假如新冠还在个别国家蔓延,那么新冠肺炎就不可能在全世界得到控制。这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共同地面对新冠。我们想终止这个疫情,就需要由每个国家的决策层基于科学、基于证据去进行恰当的决策,大家都尽最大的努力,所以我们需要全球的团结。

▲钟南山对话福奇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福奇博士表示,我们要保持这种团结合作的精神,用这种精神来推进全球卫生健康网络和这方面的工作,应该要让每一个国家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而且每一个国家都在这个过程中都要学习和吸收这些痛苦的经验,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我们都不能忘记经验教训。

对于全球合作,福奇博士表示乐观,“之前其实一些全球合作也有一些成功的例子,比如麻疹和脊灰,无论是大范围还是小范围,都有各方面的例子,所以具体到新冠,我觉得没什么理由产不出成功的例子。”

钟南山院士表示,全球合作、团结一致是最重要的,要认清我们的共同敌人。“通过合作,可以进行更多的沟通,这就像气候的问题、空气质量的问题,我们所有人的目标是一样的,所以要合作、一起努力,这很重要。”

5 一年以后的预测

福奇:

在一年之内,我们不可能让全世界的人都打上疫苗,但我预测我们已经能够较好地控制疫情了,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有一些步骤让我们逐渐地取得了正常的社会生活,我们的经济能够复苏,而且社会也能够得到一个比较良好的发展。我们的跨国境的旅游、旅行也能够重新出现。

钟南山:

一年以后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不认为一年后能够根除疫情或者这类疾病,我们还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比如病毒的变异可能会出现,比如说也会有新的感染病例。但我个人对于未来还是很乐观的,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方向还是对的,大部分国家目前的传染病例正在减少。

一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还是很难预测的,但一年以后所有的情况都会比现在要更好,朝着一个好的方向,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努力,全世界各地的专家还需要通力合作,能够开发出新的药物、新的抗体、新的更有效的疫苗,这些都是我们要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的必要前提。

总结一下,我很难预测一年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会比现在好。

来源:综合自新华社、央视新闻、广州日报

编辑 周欢 / 编审 李枫 / 签发 蒲谋

以上内容由"ZAKER黔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望黔南

望黔南

生态黔南 传递价值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