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贵阳 03-03

剧本杀为何如此火爆?一个爆款可带来百万收入

▲正在玩剧本杀的玩家。图源 / 剧盟谋杀之谜俱乐部

召集 5 名以上玩家,便可以开始一局 " 剧本杀 " 游戏,当 DM(主持人)宣布游戏开始之前,玩家的关系可能是朋友或陌生人,但当游戏开始后,玩家之间的角色可能是恋人,可能是父子,甚至可能是仇人。随着剧情的深入,一场剧本杀下来,原本的朋友关系会加深,原本的陌生人则可能成为朋友,甚至进一步发展为恋人 ……

2016 年开始,随着 " 狼人杀 " 的逐渐退潮,一款名为 " 剧本杀 " 的游戏开始占领年轻人的线下社交娱乐市场,相比门槛较高的狼人杀游戏,剧本杀门槛低,有利于陌生人加入,剧情更加复杂有趣,并逐渐确定了行业规范,自发形成了一条 " 剧本杀作者—发行—店家—玩家 " 的产业链。据央视报道,2019 年,我国剧本杀行业规模已经突破 100 亿元,而 2020 年,即便是在疫情的影响下,新玩家依然大量涌入剧本杀市场,剧本杀新店在全国各地的开设速度有增无减,而一款火爆的剧本杀作品则有可能给作者和发行带来超过百万元的收入。

2 月 1 日至 23 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剧本杀产业链各方,为读者解答剧本杀的起源与发展史,它在年轻人之间流行的 " 密码 " 以及它向影视、游戏等行业 " 破圈 " 的可能性。

━━━━━

玩家

从凶手推理到情感沉浸

线下社交剧本杀取代狼人杀

" 我和女友是通过一场剧本杀认识的,此后我们又相约玩了好几次剧本,巧合的是总能拿到‘ CP ’角色,最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剧本杀资深玩家葫芦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葫芦表示,"2017 年,我接触到第一个剧本杀,当时这种游戏形式给了我很好的体验,因为我非常喜欢推理,剧本杀本身带有的推理过程打到了我的兴趣点上,而且我发现玩剧本杀可以认识很多朋友,剧本杀玩家的素质也相对较高。"

2016 年,随着推理类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播出,与该综艺节目形式类似的 " 剧本杀 " 逐渐开始在国内流行。之所以可以成为社交平台,是因为剧本杀的 " 拼本 " 功能自带社交属性,所谓 " 拼本 " 就是当凑齐一场剧本杀的人数不够时,店主有帮忙凑人的义务,因此一场剧本杀中经常会出现陌生玩家一起游戏的情况。

2021 年春节期间,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天津妖境 club 剧本杀店中体验了一把 " 拼本 ":在一场 8 名玩家的剧本杀中,记者与其余 6 名玩家都不认识,是互相 " 拼本 " 聚到一起的,一场剧本杀下来,互相熟悉的玩家们则可以成为下一次一起玩的朋友,社交圈子从而扩大。

打开妖境 club 剧本杀店主萨萨的朋友圈,经常可以看到格式为 "X 日下午,《XX 剧本》等 X 人 " 的拼本信息。" 很多人第一次玩需要找人‘拼本’,此后就会成为朋友,自己会找人来拼。" 萨萨告诉记者。

现实中,通过玩剧本而成为朋友甚至发展成恋爱关系甚至结婚的例子很多。在剧本杀作者峤然看来,喜欢剧本杀的最重要理由是在交友的同时还可以 " 体验一段不同的人生。" 在共同玩一个叫做《沧海遗珠》的剧本杀时,峤然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相处一段时间后,二人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萨萨在投身剧本杀行业之前,是一名杀人游戏资深玩家,在她看来,杀人游戏和狼人杀的圈子比剧本杀更小、更垂直。" 以狼人杀为例,不懂狼人杀规则的‘萌新’和老玩家们一起玩会降低双方的游戏体验,最后一起玩的人往往会形成一个‘小圈子’,但剧本杀的门槛更低,新玩家进入的更多,‘破圈’效应明显。"

据了解,自 2016 年发展至今,剧本杀的类型、风格趋于复杂化,已经从最开始的探案推理发展出阵营对抗、沉浸演绎等等不同类型," 盘凶 "(寻找凶手)已经不再是剧本杀的标配,这类风格的转变进一步降低了剧本杀的门槛,也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新鲜玩家。

剧盟谋杀之谜俱乐部创立者包子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剧本杀类型的变化以 2019 年沉浸本《舍离》出现并火爆市场为标志,这个本舍弃了以推理凶手为主要目的的盘凶环节,主打情感沉浸,对新玩家很友好,降低了新玩家进入剧本杀的门槛。"

▲在一场沉浸式剧本杀中,主持人化妆为 NPC 进行场景演绎。

━━━━━

店家

剧本杀店低门槛背后成本飙升

营收现天花板,买本是最大成本

" 剧本杀行业的‘野蛮生长’始于 2019 年夏天,大量新玩家涌入这一市场。" 包子告诉记者。根据央视财经的报道,截至 2019 年 12 月,全国的剧本杀店已经由当年 1 月的 2400 家,飙升到 12000 家。

" 剧本杀店并不是一门很赚钱的生意。" 包子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一家普通规模的剧本杀店租用写字楼或民居一套房子,一个月能够接的剧本杀场次基本不到 80 场," 平日里 1 天一般只能接 4 场,周末打满 1 天可以接 6 场,每个月利润也就几千块。"

" 不同的城市,剧本杀店的收费标准、成本与玩家习惯也不一样。" 包子向记者介绍," 天津剧本 68 元的价格已经算偏低了,北京的价格可能会达到 198 元;天津的玩家经常玩到夜里 12 点就回家,没有熬夜的习惯,而贵州玩家甚至可以从下午开始玩到第二天早上,连续玩 3 场剧本;贵州玩家比较喜欢沉浸类剧本,而广州和深圳玩家相对更看重剧本杀店的装修,需要舞台灯光衣服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通过招聘平台搜索剧本杀主持人工资时就发现,天津主城区的剧本杀主持人薪资在每月 3000 到 5000 元左右,而北京剧本杀主持人的薪资可能会达到 8000 元。

据了解,剧本杀开店的风潮曾在 2020 年初被疫情短暂打断,但此后仍继续攀升。妖境 club 剧本杀店一名合伙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疫情非但没有对剧本杀造成致命打击,反而吸引来了一部分 " 消费降级 " 的人员," 有玩家告诉我,之前去酒吧一天的消费会非常贵,但来玩剧本一天最多花一二百,很划算。"

在他看来,随着剧本杀行业的逐步发展,剧本杀价格逐步提高,但剧本杀店之间的竞争以及购买剧本、聘请 DM 的成本也水涨船高:" 天津按照一家剧本杀店平均一天接 5 场剧本估算,日收入 2000 元,月收入 6 万元,这已经是理想状态了。但若每天开 5 场剧本,至少需要 4 个主持人,收入减去每个月购买新剧本的支出、付给主持人的薪水、房租,再加上与其他合伙人的分成,最后利润很有限。"

" 最后能赚到钱的往往都是中小型剧本杀店。" 包子告诉记者," 大店在买本上的支出最多,剧盟新店装修花费约 100 万元,全职与兼职的 DM、后勤、前台等员工一共 16 名,为了支持玩家对剧本的消耗,每个月我们购买剧本的钱会达到 3 万到 4 万元,这一成本超过了房租,是我们最大的开销。"

多名剧本杀店家告诉记者,无论店铺规模大小,购买新剧本的开销都是所有支出中占比最大的," 即便每个月购买 10 个盒装本,也要支出 5000 元,对于小型剧本杀店是一比不菲的开销。不过已购买的剧本也可以作为资产,如果店开不下去了可以卖出。"

━━━━━

发行

专业剧本杀展会设在高档酒店

已出现造富百万的剧本杀 " 经纪人 "

目前,按照剧本杀剧本的发行方式,剧本杀行业的剧本分为独家、城限(城市限定)、盒装三种。

" 独家就是剧本写出来后一个城市只卖给一家剧本杀店,售价约为 5000 元;城限是一个城市只允许卖给三家剧本杀店,售价约为 2000 元,盒装则不限制销售数量,售价在 500 元上下浮动。" 包子告诉记者。

贝壳财经记者浏览剧本杀垂直媒体 " 小黑探 " 网购平台发现,标签为 " 城市限定 " 的《成化十四年之暮雨洒江天》售价为 1988 元,标签为盒装的《声声慢》和《舍离 2 断念》售价分别为 448 元和 568 元。网购平台数据显示,截至 2 月 24 日《舍离 2》已有 3092 人购买,照此计算其仅在该平台上就实现了 175.63 万元收入。

有剧本杀店家告诉记者,由于发售类型不同,剧本若按照独家或城限发行,售价会较高,但销售数量也被限制住了;若按照盒装发行,则完全看剧本质量,剧本大卖则收入可能会超过独家城限,上限很高,但也有可能无人问津从而导致发行亏本。

包子在开剧本杀店的同时也设立了剧盟发行工作室从事发行业务,他告诉记者,剧本杀发行的职责类似剧本杀作品的 " 经纪人 ",需要在全国各地参加剧本杀展会,推销自己旗下的剧本。

" 我发行的第一个本叫做《年轮》,属硬核推理类。这也是我第一次做发行,作者写出剧本后,我咬了咬牙找印刷厂印了 200 多盒,后来随着玩家对这个剧本的认可,购买的人越来越多,还出现了找到我要求邮寄购买的买家,我觉得这算是我从事剧本杀行业赶上的第一个风口。" 包子表示。

他告诉记者,专业的剧本杀展会往往设在高档酒店并通宵进行,如果参加展会,剧本杀店主可以在试玩剧本后购买,若不参加展会,剧本杀店主可以通过网络购买,但购买结果往往是 " 撞大运 ",因为在不试玩的情况下购买剧本,有可能买到 " 坑 "。

即便如此,拥有一定数量的独家、城限本以及足够数量的盒装剧本依然是剧本杀店减少同质化,提高自己门槛的必要手段。萨萨表示,每一家剧本杀店都需要抢购几套独家或城限剧本 " 镇店 ",而在抢购独家或城限本时,买方市场就会转为卖方市场,发行可以决定城限最后留给哪个剧本杀店,而左右发行判断的,往往由剧本杀店与发行的关系,是否是发行的 " 老主顾 " 等因素综合决定。

在不考虑私人关系的情况下,剧本杀店的规模和口碑往往是发行最重要的参考。" 发行往往倾向于选择本地最大的剧本杀店合作,因为只有大的剧本杀店才能把发行的剧本‘卖出效果’,此外大店的防盗版一般做得也相对较好,发行会较为放心。" 包子告诉记者。

据了解,相对于盒装本 500 元左右的购买价格,一个盗版本的售价可能只要 100 元。但对于盗版的泛滥,包子显得并不担心," 我们本地的几家剧本杀店是彼此有联系的,当发现出现盗版时,我们会联合其他店主一起上门制止。此外,通过防伪标识,我们可以从盗版的剧本上知道泄露的源头在哪。目前,盗版本的玩家多为消费能力不高的学生,我相信,未来玩正版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

作者

知名 IP 开始进入剧本圈

与发行分成比例在 28 到 46 之间

"《年轮》是我写的第一部剧本,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动笔,到 2019 年 3 月完成,创作周期约 5 个月。" 剧本杀作者峤然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8 年,当时大二的峤然首次接触剧本杀,由于此前写过网文,所在院系又是文学系,她受另一位剧本杀作者王鑫邀请,开始尝试进军剧本杀写作领域,共同创作《年轮》。" 当时王鑫提出了这个剧本的世界观与核心轨迹,我们通过沟通进一步完善并搭建了整体的写作框架。写作分工上,我负责写大纲和主要故事,他负责案发现场当天的细节描写。"

与创作小说不同,剧本杀在完成写作后,必须要进行的一步就是作者 " 跟车测试 "。" 在《年轮》完成后,我们花费了大概 2 个月时间请不同的人测试剧本,再根据哪些信息给玩家带来了误导进行改进优化。" 峤然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葫芦对记者表示,《年轮》在当年属于现象级的剧本之一," 它的魅力在于硬核的推理,一旦推理出故事原貌就会特别的有成就感,它的推理过程非常合理,所以广受欢迎。"

相比硬核推理剧本,2019 年沉浸本的异军突起成为了剧本杀行业的新风向。贝壳财经记者曾体验过被誉为沉浸本标杆之一的《舍离》,发现该剧本的推凶环节并非重点,故事主要以情动人,属于能够感动玩家的 " 好哭本 " 之一,这降低了推理类玩家的体验,却大大降低了新玩家玩剧本杀的门槛与作者的创作门槛。

▲包子在和剧本杀作者讨论剧本内容。

" 剧本杀的野蛮生长在 2019 年,而剧本杀作品的‘野蛮生长’则在 2020 年疫情之后。" 包子告诉记者," 原因很简单,疫情下大家都不能工作了,于是在家写本,剧本杀作品大量增长,甚至有知名网文作者开始写剧本。"

有剧本杀从业者告诉记者,相比推理本,沉浸本由于不需要设置太多搜证环节,写作难度直线降低,但想要写好一个剧本仍然并非易事。" 有小说作者称去写剧本杀是‘降维打击’,但事实上有知名网文作者转行写的剧本发售后反响平平。"

作为同时写过网文和剧本杀的作者,峤然认为剧本杀和小说的最主要不同就是 " 没有主 C 位 "。" 剧本杀里每一个人都是主角,只有集齐所有人的视角,才能还原一个完整的故事,每个人都有点像盲人摸象。此外,一般的小说架构是 A+B= 事件,但剧本架构是 A+B+ 线索卡 = 事件。"

随着一部部现象级剧本的大卖,有越来越多的创作者进入这个行业。剧本杀垂直自媒体小黑探发文称,疫情下市场下滑,2w+ 门店暂停营业,数十场展会延期,但 " 在这艰难的环境下,行业内的我们拧成一股绳,将市场规模做到了突破 100 亿。"

峤然透露,目前剧本杀作者与发行的收入分配方式根据作者、发行的不同分配比例在 2:8 到 4:6 范围浮动。" 作者是偏低的一方,而浮动的范围则根据发行方的实力决定,大发行往往可以卖出更多的剧本,相对分成也会高一些,不过也有发行付给作者底薪专职创作剧本的情况。"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随着剧本杀的火爆,一些火爆的剧本杀作品甚至受到了投资方的青睐,1 月 15 日,北京超自然力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宣布即将开发《年轮》,呈现为网络互动剧。此外,也有越来越多 IP 方开始主动与剧本杀合作。如《唐人街探案 3》设立了以其为背景的剧本杀,王者荣耀官方 1 月 31 日在官网宣布与发行方探案笔记合作,推出了王者荣耀 IP 剧本杀,玩家将以王者荣耀英雄角色代入剧本进行剧本杀演绎。

在玩法上,剧本杀的表现形式也越来越复杂。贝壳财经记者曾花费 198 元体验一个沉浸式剧本,该剧本时长 8 小时,能够与玩家进行互动的 NPC 多达 6 位,且 NPC 全程脱稿即兴演出。" 现在 DM 的素质越来越重要,许多玩家反映一个好的 DM 可以直接决定玩家体验的好坏,而且许多沉浸本现在自带演绎,需要 DM 会跳舞、会弹琴、会演戏。" 萨萨告诉记者。

" 综上,剧本杀的产业链构成大致为作者创作 - 发行方发行 - 店家购买 - 玩家消费。" 包子对记者表示," 坦率地说,相比开剧本杀店的收入,一款好的剧本杀作品的发行收入会更高,但这部分收入应该投入到购买更多独家、城限剧本,改善硬件措施上,以提高玩家体验。作为一个进入剧本行业较早的‘老店’,我希望能够树立行业标杆,把剧本杀真正做成一个产业,吸引更多的人来体验剧本杀的魅力。"

" 在春节期间,我发现店里有三分之一的顾客是第一次玩剧本的新人,我可以感受到剧本杀的影响逐渐扩散,逐渐‘破圈’,现在剧本杀行业仍然在扩张市场的上升阶段,我希望这个行业继续做大,让每个人都爱上剧本杀。" 萨萨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来源 新京报

编辑 周欢 / 编审 李枫 / 签发 蒲谋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