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3-03

温州“牡蛎之乡”的牡蛎,竟是从日照连云港运来的……

最近正是牡蛎上市的黄金时节,一年中牡蛎最为鲜美的时候。我从温州市区驾车前往乐清市湖雾镇定头村,走访这个远近闻名的 " 牡蛎之乡 "。一路上大体沿着乐清湾海岸线而行,沿途海景处处,也时而穿过村落与城镇,让人慨叹温州海岸线的悠长。不过,375.90 公里的温州大陆海岸线到定头村便 " 戛然而止 ",因此,定头村原名叫道头,含有道路的尽头、海岸线的尽头之意,后来有人觉得这村名不好,改为淀头,现称定头。

定头村里,随处可见路边的棚屋里、小摊旁堆放着一袋袋牡蛎在出售,也有妇女把牡蛎肉挖出来叫卖。我问了价格,牡蛎肉 56 至 60 元一公斤,带壳牡蛎约 10 元一公斤。

定头村贫瘠的土地,使定头岛民历代依海为生,靠海生存。清代乾隆年间,定头村外海滩的石头上长满牡蛎,先民都是赶海人。到了清末,有岛民去附近溪流边运来石头,放在海涂上养殖牡蛎。这样算来,定头村的牡蛎养殖已有百余年历史。乐清湾风浪较小,潮流通畅,有小溪流注入,海水和淡水相融,饵料丰富,泥沙滩涂优质,适合养殖牡蛎。定头村有海涂资源 1800 亩,出产的牡蛎产量高、个头大、口味鲜、品质好。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定头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牡蛎养殖,全村的牡蛎产量达到最高峰,每个上市季,牡蛎肉产量达到 3000 公斤左右,还供不应求,温州市区、台州玉环和温岭等地的采购商都开着海船来要货。

但在定头牡蛎驰誉各地之时,乐清湾近海区域的经济活动也在不断加剧,造船、化工、镀金、发电等企业纷纷出现,因排污等问题,海水受到严重污染。同时,定头村附近的海塘围垦,无论是涨潮还是落潮,牡蛎的生长场所始终淹没在一片泥浆中。上世纪 80 年代末开始,定头牡蛎每年产量明显下跌,牡蛎养殖业难以为继。到了 2000 年前后,定头海涂养殖的牡蛎几近绝收。

然而,牡蛎的故事并没有在定头结束。

上世纪 90 年代,有定头人到山东做生意,贩来花蛤等贝类在温州一带销售赚了不少钱,当他们得知家乡的牡蛎养殖走向末路时,就大量地把山东日照、江苏连云港一带的牡蛎贩运到定头村,先在乐清湾的海水里泡养几天,让其味道接近定头牡蛎时再上市。华灯初上,温州台州等地大排档便热闹起来,食客们围坐在桌前推杯换盏,牡蛎、海瓜子、花蛤等海产品依旧是他们的最爱。食客们享受着大海馈赠的新鲜美味,也不询问它们走上餐桌的路径。在牡蛎上市季节,依然是定头人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定头村一天要销售 2000 公斤左右的牡蛎肉,一年要销售带壳牡蛎 1600 吨。

村书记陈匡飞带着我来到定头村防波堤上,正是潮退浪平时,远远望去,海湾滩涂一马平川,连着天际。这是乐清湾的海洋牧场一角,它是潮湿的,它是静态的,它的色彩没有田园那般葱绿,展现的却是一种坚韧与壮烈。陈匡飞忧虑地说,他们的烦恼不仅是 1000 多亩滩涂荒废了该怎么办,还有堆积如山的牡蛎壳该怎么处理。

以前,牡蛎壳可以加工成蛎灰,村里还建起了多个蛎灰窑,可是后来石灰取代了蛎灰,牡蛎壳成了废品,弃之如敝屣,蛎灰窑也拆掉了。这些年,定头村每年都有四五百吨的牡蛎壳东堆西放,需村委会组织挖机进行清理,压力很大。其实,牡蛎壳粉化后具有一定的水溶性,可用于食品的添加剂,对人体有利无弊,也可以用于饲料,牡蛎壳的主要成分碳酸钙也有药用价值。

不远处的滩涂上,有人穿着橡胶裤拿着铁锹正忙着,那是村民们在管理海瓜子,海瓜子比牡蛎好养殖,村民就想着办法把荒废的滩涂重新利用起来。" 现在大家已经重视海水污染和海涂保护问题。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有关部门正在采取积极的措施,我们也在努力。" 陈匡飞说。乐清湾,这半封闭的天然良湾,是人们青睐的生态宝地,也是人类干扰频繁的亲海空间。

海风送来了海涂所特有的海腥味儿,要涨潮了。

栏目主编:孔令君 本文作者:曹凌云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雍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