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拍案惊奇伍叁 | 洪城里 篮球场 回力鞋 引大案

" 咣 " 的一声锣响,赛场内外立即爆出 " 一家欢喜一家愁 " 的激动场面。这边法律系的队友们把刚刚投进 3 分球的熊队扛在肩上,绕场 N 圈,接受同学们山呼海啸般的欢呼!熊队的身体在队友们的头颅间不安分地跃动,尤其是脚上那双白色回力鞋。而在篮球场旁的白杨树下,亦有十几个捶胸顿足、心有不甘的男生,还有拎着保温瓶抱着球员外衣原本为他们摇旗呐喊的女生,眼下也呈没颜落色状。毫无疑问他们就是落败的一方——计算机系。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锣声响起的七秒前,老牌冠军计算机系和法律系第三次相会在一年一度的洪城里大学 " 三好 " 杯篮球赛的决赛场,计算机系以两分优势领先,并且持有发球权,本来稳操胜劵,遗憾的是主力王新雨上篮未进,被法律系抢到篮板并旋风般奔到了前场,熊队无奈压哨 3 分。千钧一发之际,积极回防的王新雨全力起跳封盖,却也只能看着球从自己的指尖滑过落进了球框里 ……

计算机系总结教训会开到了夜里 12 时,王新雨把失败归到自身发挥失常——按说他平时的上篮十拿九稳,可白天上篮那一下,起跳时好像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包括回防时那一瞬间,他的脚上也差了一点意思。" 怪只怪自己买回才个把月的那双回力鞋被人给顺走了。" 王新雨只好穿了一双旧鞋上场,要是脚底生风,狂欢的就是他们计算机系了,哪会轮到法律系当新科状元?要知道熊队连校队都没进,他王新雨可是校队杠杠的骨干。

王新雨回想起赛场上熊队起跳时脚上的回力鞋——当时就仿佛闪电般击中他。后来熊队从狂欢队员们的脖子中间挣扎着落地时,熊队还极其兴奋地蹦了几蹦,说:" 真亏了这双回力鞋!" 王新雨不由得又瞥了几眼,还真有点走神:咋似曾相识呢?但很快又觉得自己在胡思乱想,同牌子的回力不都是一样吗?况且熊队虽隔系,可平时还是有点头之交的。熊队本名熊毛仔,由于他一入学就热心篮排足诸球队,所以大伙就喊他熊队。那时,新编警匪片中,正义的刑警队长都被喊成赵队李队的,熊毛仔当然非常乐意。他有点大大咧咧、性格爽朗,义气得很。王新雨便暗暗告诫自己:可别说出口,那会污人清白的。

球输了,王新雨还得对疼他的大姐有个交代,回力鞋是大姐特意买来送他用来打这次 " 三好 " 杯的。他穿新鞋打了两场球后,感觉特好。那天上大姐家吃饭,大姐硬是帮他把鞋洗得干干净净,还用白粉笔涂了又涂,再粘上一层卫生纸,放在一楼院子里晒。" 晒干后比新回力还要白!你穿上打比赛,多好看哟,冠军王子定是你们班。"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没晴稳就下雨了。好在打比赛还有一天,大姐便把九分干的回力鞋晾在院里阳台上,谁知当夜竟被人顺走了 ……

见到大姐后,王新雨止不住把自己的疑虑说出了口。大姐笑了:" 你的鞋是在姐家被人顺走的,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你别是疑人偷斧哈。" 可大姐说着说着,又说:" 你还真别说,直觉有时是很准的。记得当年老妈在乡下插队时,一件碎花衬衫被人偷了,半年后,她在邻村一家农舍晾的一竹篙衣服中,一眼就认出了她被偷的那件。于是不顾死活上门理论,硬是给收了下来,还真是她自己的,因为衣服的下摆内侧她绣了朵梅花 ……"

吃了饭,离开时,王新雨大姐又叮咛:" 这事可不能瞎说,你知道的,不只是回力鞋的事,熊队能干那事?"

这么一折腾咀嚼,回力鞋在王新雨的心里还真成了个事。一周后,洪城里大学校队迎来了和师范大学校队的友谊赛,王新雨想了想,决定把熊队的回力鞋借来看个仔细。在那个年代的大学里,自行车、饭菜票、球和球鞋都属于可以外借的东西,他笑着来到熊队的寝室开了口。熊队说都是为校争光,爽快地把那双烙刻着 " 获胜 " 印记的回力鞋,从床底摸出递给了王新雨。

接过鞋,里面红色的鞋垫映入眼帘,王新雨愣住了,忍不住对熊队说:" 这鞋真漂亮,你在哪买的?"

熊队笑着摇摇头说:" 十七八块钱一双,我哪舍得买,实话实说,我们寝室、隔壁寝室、隔壁的隔壁寝室,我把饭菜票都借了两轮以上了,我还有钱买这奢侈品?"

" 那是你女朋友送的?" 王新雨有点不解地看着熊队。

一寝室的人哄地笑了。熊队却不恼,只是挠了挠头而已。

一室友笑道:" 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知道熊队为啥混成今天这‘熊样’?这个月,他分别请了五个外系的五个女同学吃饭,但是,都没下文了。"

" 哈哈哈 ……" 全寝室人又笑开了花。

熊队却一本正经:" 我相信奇迹会出现的。我的战术是普遍撒网、重点捕捞。"

全寝室人三笑 ……

王新雨忙扭转话题:" 我猜,这鞋垫里绣了朵红梅。"

" 有么?我可没仔细看呢。" 熊队的表情有点惊奇,看着王新雨掏出两只鞋垫,果然鞋垫的脚尖位置各绣着一朵梅花。

" 神了!你咋知道?" 熊队瞪大了双眼。

王新雨看一室的人都在听他们对话,便笑着拉熊队出了寝室。

他俩来到一周前鏖战的篮球场上。王新雨坦言道:" 我想这双鞋垫就是我大姐帮我做的那双。你这双回力鞋也有点像我丢的那双,不过,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的鞋可不是在学校里丢的,而是在我大姐家里丢的,我当然丝毫不怀疑你。所以,我很想知道你这双鞋的来历。"

熊队一听骤然紧张起来。他对王新雨说:" 我不知你有个好大姐,我可有个好二姨。就是和你们比赛前的那天中午,我二姨捎话让我过去她家吃饭,临走时二姨从鞋架上拿出这双回力鞋给我,说是我二姨夫不知从哪弄回来的。她说,他又不会打球,这鞋还挺新的,让我试试是否合适?我一试挺合脚,而且鞋也还有个九成新,我就拿回来了,当天就穿着它打了决赛。"

王新雨拍拍熊队的肩膀,说:" 是这么档子事。那天,我大姐家只是被顺了一双鞋,可与我大姐家院子相邻的隔壁家却被人洗劫一空。警察来查案时听说我大姐家丢了一双鞋,问了尺码后,显得很兴奋,因为他们在院外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双旧鞋,一只鞋跟与鞋面已脱落,估计是不法分子在攀爬时把鞋给损坏了,顺手换了我姐家院墙上的鞋 …… 可能是小偷顺了鞋又卖给你二姨夫?"

熊队听后张大了嘴,好一会才说:" 新雨,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知道我二姨夫这人手脚不干净,又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有交往。我好几回看着二姨悄悄地抹眼泪。她常叹息‘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总嘱咐我好好学习,做人要走正道。"

熊队说完,拉着王新雨就去了他二姨家。二姨一听这情况,也急了,说:" 我知道不走正道的人迟早要出事!你二姨父上周匆匆忙忙回来,说与同伴要到外面去做生意,得有一段时间。他往柜里塞了一包东西,加了锁。临走时还给了我一条金项链,说是做生意赚钱买的,可我一看就知道是人家用过的。毛仔,领着我赶紧去投案吧。"

王新雨说:" 熊毛仔二姨,你是你,他是他,你不是投案,你是去举报揭发。"

熊队说:" 对,让派出所来看看柜里装的啥东西,再认认那双旧鞋,也是证据。"

于是他们三人一起前往派出所。

很快,那团伙落网了。

作者简介:邓景平,男,70 后,作家。出身名门,其母为江西文学大咖胡辛女士,本人成长于洪城郡里,著有《花开一年半载》《花前月下心上》《花谢花会再开》《我们曾经桃李芬芳》等多部长篇小说。

编辑:邬薇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