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双胞胎兄弟同时变性成为姐妹花!颜值和身材都绝了

和大部分跨性别者的故事一样,梅拉 · 菲比德 · 雷森德(Mayla Phoebe de Rezende)和她的妹妹索菲亚 · 阿尔伯克(Sofia Albuquerck),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女孩。

在梅拉拥有的最早的记忆里,大约是 3 岁,她对着天空吹蒲公英许愿,让神把她变成一个小女孩。

如果可以,顺便把索菲亚也变了吧,她也想当女孩。

神没有回答。

于是,梅拉和索菲亚自己走上改变之路。

梅拉和索菲亚是一对同卵双胞胎,在巴西的米纳斯基拉斯州内的塔皮拉镇出生和长大。

这个小镇只有 4000 人,以采矿业为主,民风比较传统。

两人是作为双胞胎兄弟诞生的,当公务员的父亲爱抱着她们,畅想两个儿子能在未来做出一番事业。

母亲玛拉 · 露西亚 · 达 · 希尔瓦(Mara Lucia da Silva)总在一旁微笑。无论什么性别,她都爱自己的孩子。

(小时候的梅拉)

几年后,夫妇俩因感情不合分居,由母亲支撑起整个家,照顾两个孩子。

在梅拉和索菲亚 4 岁的时候,她就觉得 " 男孩们 " 有些奇怪,行为举止都很温柔,还喜欢和女孩们玩。

为此,街坊邻居没少嘲笑她们。母亲猜测可能是由于家里没男人的原因,就让前夫多陪陪她们,但没有什么效果。

(小时候的索菲亚)

在 8 岁左右,梅拉和索菲亚明确自己想当女孩,也清楚母亲的疑惑。

但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敢告诉家人。

一直到 10 岁,梅拉去教堂参加祷告活动,偶然听人说起 " 变性手术 ",才知道人是能改变自己的性别的。

她告诉索菲亚,两个小孩去父亲家里用电脑上网查,找到很多有用信息。

每次,她们都假装自己是在玩电脑,查完后会把历史纪录清除干净。

(长大后的梅拉和索菲亚)

恐惧伴随着她们生长,在巴西,这并不奇怪。

因为浓厚的天主教氛围,整个巴西都有很多人厌恶跨性别者,如果找到变性的人,甚至会杀了他们。

在去年,巴西就有 175 名跨性别者被谋杀,是全球跨性别者谋杀案最多的地方。

梅拉和索菲亚不敢说,小心翼翼保守自己的秘密。

但在 10 岁那年,母亲还是发现了。听到双胞胎承认后,她瞬间哭出来。

不是因为耻辱,而是出于对社会的恐惧。

随着两个孩子年纪渐长,她们阴柔的举止根本藏不住。

在学校,她们会受到同学甚至老师的欺凌,被人丢课本,上厕所时被骚扰。

走在大街上,都有人辱骂她们,她们甚至还收到过死亡威胁。

每次在外受了委屈,双胞胎都会回到家里,扑进母亲的怀抱。

" 妈妈就像一头母狮,总是凶狠地保护我们。" 玛拉在法新社的采访中说," 她害怕的从来不是我们的性别,而是社会可能施加在我们身上的虐待。"

母亲带着她们去看过医生和心理咨询师,明白孩子的问题只能靠变性来解决,决心支持她们。

但仅仅有支持还不够,她们需要钱。

在巴西,性别确认手术自 2011 年起就被纳入公共卫生系统,但全国只有 5 家公立医院能做这种手术,等待名单特别长。

女孩们为了尽快做手术,曾计划去泰国,后来又在布鲁梅瑙市找到一家面向外国患者的私人诊所,也能做变性手术。

因为是私人医院,价格更贵一些,母亲拿不出钱。

没办法,她们只好去找乡下的外公外婆帮忙。

" 我们的外公 69 岁,是最后一个知道我们性取向和想变性的人。按理说,他从小在乡下长大,思想应该比较封闭,但实际上,他非常开明。" 梅拉在采访中说。

" 外婆告诉他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要卖掉房子,给我们筹手术费。这原本是他们退休后的收入来源。"

" 我当时 11 岁,激动地哭了,抱着他问,’外公,你知道我和索菲亚不是男孩吧?你知道做手术要花很长时间吧?’ 他看着我说,‘如果你们真的想要的话,我希望你们接受这种手术。’ "

来自家人的爱是巨大的。

外公果真卖了房子,拿到 10 万雷亚尔(约 11.9 万人民币)做手术费。

在双胞胎 15 岁的时候,她们开始接受激素治疗,全程由专业医生监督。

那年,母亲也带着孩子们上法庭修改名字,一年后她们拥有了女名。

在打了 4 年激素后,梅拉和索菲亚终于能在今年做变性手术了。

2 月 13 日,布鲁梅瑙的巴西变性中心里,梅拉躺在病床上,经历了 5 个小时的变性手术。

第二天,妹妹索菲亚也完成变性手术,手术都非常成功。

做手术的何塞 · 卡洛斯 · 马丁斯医生(Jose Carlos Martins)说,这是 "全球首例有记载的双胞胎从男性变成女性 "

彻底变成女人后,两个姑娘高兴得有些恍惚。

" 在被送到医院之前,我仍不敢相信梦想能实现。等我从病床上醒来,我更加不敢相信。当我躺着或坐着时,不再感到不舒服了,真是美妙。" 梅拉说。

她还补充道:" 出院后第一次淋浴,感觉太神奇了!"

索菲亚也非常兴奋,痴迷穿裙子和比基尼展示身材,大秀自己的女人味。

在手术完成后,外公外婆打电话祝贺,外公还计划全家人吃一顿烧烤庆祝。

母亲也非常高兴,同时也很遗憾,在孩子们小时候没给她们买洋娃娃和漂亮衣服,没让她们更快乐。

梅拉和索菲亚已经很感激家人的帮助了。

梅拉在阿根廷学医学,她的目标是毕业后努力赚钱,给外公外婆再买一栋房子。

索菲亚在圣保罗学土木工程,同时在社交网站上以跨性别者的身份发声,战斗在反歧视的第一线。

" 我为成为跨性别女感到自豪。在充满恐惧的社会,我想要的是尊重。我和梅拉都是虔诚的信徒,我们相信上帝创造的是灵魂,而不是肉体。"

" 这一路上,我们两人遭受过如此多的痛苦,甚至尝试过自杀。是家人难以置信的支持,让我们挺过来。希望我们的故事能够直面偏见,帮助人们看到,我们也是人。"

即使是在充满恶意的环境,靠着家人的爱,

人也能变得所向无敌,勇往直前啊 ……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