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新京报 02-23

两男子炸死 6 条小鱼被取保候审,镇政府回应

丹口镇人民政府一苏姓工作人员回应称,事发河道属于长江流域,目前处于禁渔期,当地已设置有禁渔的提醒标识,非法捕捞将会受到惩处。

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实习生 谢婧雯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吴兴发

湖南邵阳城步苗族自治县丹口镇,两男子因使用爆竹炸 6 条河鱼,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被采取取保候审刑事强制措施。22 日,丹口镇人民政府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时间为 2 月 14 日,事发河道属于长江流域,目前处于禁渔期,当地已设置有禁渔的提醒标识。

▲涉案男子现场指认。图源 / 微信公众号 " 苗乡城步 "

━━━━━

两男子炸 6 条小鱼被取保

1 月 20 日,微信公众号 " 苗乡城步 " 发布一篇题为《城步森林公安局破获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的文章,文末注明来源:城步森林公安局。

上述文章称,2 月 14 日,犯罪嫌疑人兰某、蒋某为解馋,在湖南省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丹口镇太平村河道内,使用大型爆竹点燃后丢入河道中爆炸,将鱼震死或震晕后用网兜捞上来,二人通过此方式共捕捞到野生河鱼 6 条。兰某、蒋某到案后,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文中提到,兰某、蒋某的行为违反《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全县天然水域全面禁捕的通告》之规定,触犯《刑法》第三百四十条,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目前,兰某、蒋某被该县森林公安局依法采取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

其中配图显示,一名男子蹲在地上,用手指认 6 条手指大小的小鱼,1 个爆竹和半截爆竹壳。

▲爆竹炸小鱼被采取强制措施村民发声:拜年时带村里小孩在那玩 没想到这么严。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当事村民之一的蒋某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称当时去亲戚家串门拜年,就带了村里几个小孩在玩 " 爆竹炸鱼 "。22 日下午,城步县委宣传部针对警方是否认定过重回应称,当地司法机关初步认定,公安对当事人采取的相关措施比较恰当。该案仍在进一步办理中。

━━━━━

事发河道目前处于禁渔期

22 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上述文章已被发布者删除。

丹口镇人民政府一苏姓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2 月 14 日,丹口镇太平村确有两男子用爆竹炸鱼被抓,城步县森林公安局已对其进行处理。事发河道属于长江流域,目前处于禁渔期,当地已设置有禁渔的提醒标识,非法捕捞将会受到惩处。

邵阳市城步县森林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具体情况不便透露,稍后将在官方平台发布通报。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21 年 1 月 1 日开始,长江重点水域十年全面禁捕正式开启。

━━━━━

律师:

鱼的经济价值需专业部门鉴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介绍,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是指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行为。

许浩补充道,根据相关法规,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在内陆水域非法捕捞水产品五百公斤以上或者价值五千元以上的;非法捕捞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怀卵亲体或者在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内捕捞水产品,在内陆水域五十公斤以上或者价值五百元以上的。

" 这六条鱼的重量可能不符合上述要求,但是其经济价值需要专业部门去鉴定。" 许浩说。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认为,根据刑诉法的相关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免于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行为人实施上述行为,其捕鱼数量甚少,危害性微乎其微,其行为属于一般违法行为,可由农业农村(渔政)部门等相关部门对其给予行政处罚;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

观点

爆竹炸死 6 条小鱼:违法须担责,惩戒宜酌情

文 / 柳宇霆(法律学者)编辑 陆玖 实习生 潘宇洁 校对 吴兴发

" 村民用爆竹炸六条小鱼被抓 " 一事,日前引发广泛关注。

据媒体报道,近日,湖南邵阳城步苗族自治县森林公安破获一起春节期间非法捕捞水产品案。兰某、蒋某为解馋,于 2 月 14 日在该县丹口镇太平村河道内使用大型爆竹点燃后丢入河道中,爆炸将鱼震死或震晕后用网兜将鱼捞上来,二人通过此方式共捕捞到野生河鱼 6 条。因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两人被采取取保候审刑事强制措施。

在该事件中," 拇指大 " 的野生鱼与被抓的后果之间的反差,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些人认为,这是在小题大做。

但应看到,无论是作案区域(属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还是用爆竹炸鱼的方式,都难免成为最终处理的重要考量因素。只聚集违法所得(6 条小鱼),却忽略炸鱼行为本身的社会危害性和行为可罚性,并不妥当。

根据《刑法》规定,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行为情节严重,即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依此规定,在禁渔区、禁渔期或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行为,并不必然构成犯罪," 情节严重 " 也另有所指。

但《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规定,在禁渔区、禁渔期内使用禁用的工具或者禁用的方法捕捞,本就属于情节严重。

这意味着,原本根据刑法不应追诉的违法人员,可能因司法解释而成为刑罚制裁的对象。此举其实是通过惩罚 " 升格 ",严格惩处非法捕捞水产品、破坏生态环境的不法行为。

鉴于该县政府已发布《关于全县天然水域全面禁捕的通告》,将涉案区域列为禁止捕鱼区域,兰某、蒋某还通过大型爆竹炸鱼非法捕捞,确实难逃法律责任。

在长江流域重点水域从 2020 年 1 月 1 日 0 时起,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的背景下,用爆竹炸鱼方式捕捞野生鱼,只能说是心怀侥幸,也必然为之付出代价。

红线不可破,违法须担责。但此事在舆论场中激起的某些声音,也不无价值:由最高司法机关出台的司法解释,虽说有指导各级司法机关的强大效力,被称之为 " 准立法 ",但本身属性并非法律,效力仍低于国家立法。

回到这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两名当事人虽然在禁渔区内使用禁用的大型爆竹捕捞野生小河鱼,但严格来说,两人的目的是 " 解馋 ",也不是惯犯;从禁用方法看,春节时期的大型爆竹,也不是专用的捕捞工具,与电鱼工具、炸鱼火药等应当区分开来;从实际后果看,小河鱼虽然是野生的,但也不是名贵保护鱼种,且数量有限,后果算不上严重。

综合这些因素,更契合刑法中 " 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 情形。

不予追究刑责,不代表要免责。对于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方法进行捕捞的行为,虽然《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没有直接规范打击,但《渔业法》中明令予以禁止,明确规定对违反关于禁渔区、禁渔期的规定进行捕捞的,或者使用禁用的渔具、捕捞方法的,给予 " 没收渔获物和违法所得,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 " 等行政处罚。

对于兰某、蒋某,给予严厉的行政处罚而不是刑罚,同样不失震慑教育的效果。

本质上,用爆竹炸鱼被抓,带来两方面启示:对公众而言,要 " 不以鱼小而捕捞 ",有些生态红线不容破坏;对有关方面来说,处理时也宜综合考量,包括捕捞方式、主观恶意、对生态环境和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影响等,拿捏好轻重分寸,起到良好的以案普法效果。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