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1-27

新疆教培结业学员在专场发布会驳斥谣言:美西方反华势力不要当睁眼瞎子!

27 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教培结业学员专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发布会邀请到多名教培中心结业学员,以记者问答方式,介绍在教培中心的学习生活感受,讲述自己通过学习培训摆脱宗教极端思想束缚、实现稳定就业、过上正常生活的真实故事,针锋相对驳斥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攻击抹黑。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

记者:境外有报告称,部分从 " 拘留营 " 获释的维吾尔人被强制分配了摘棉花的任务。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莎车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麦麦提尼亚孜 · 依明尼牙孜:我叫麦麦提尼亚孜 · 依明尼牙孜,是喀什地区莎车县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

以前我在做生意时,认识了一些宗教极端分子,受他们的影响,我慢慢地开始排斥汉族人,认为汉族人生产和销售的商品都不清真,不能与他们有生意往来;我还不让老婆外出打工挣钱,不让她出门,老婆不愿意,我就打骂她。2018 年 1 月,在家人的劝说下,我来到了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

在教培中心,我们主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等内容。通过学习培训,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宗教极端分子对我们说的都是害人的东西。我认识到打骂妻子,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是犯法的。如果我没有在教培中心学习,我会被宗教极端思想毒害得越来越深,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现在想想都感到害怕,也很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在教培中心,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 1-2 门职业技能,我选择了打馕技术,我的同学也都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技能,他们有的选择了电子商务,有的选择了烹饪,还有的选择了美容美发。在教培中心,我和同学们不但学到了就业技能,还结下了深厚友谊,成了好朋友,现在大家还都经常联系。

结业后,我招聘了 25 个人,利用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打馕技术,开办了一个打馕合作社,一年我就赚了 10 万多元。去年初,我又创办一家纯净水公司,目前,我们公司建筑面积是 1800 平方米,有 20 多名员工,每天能生产 4 万多瓶纯净水,年收入达到 30 万元。我的同学从教培中心结业后也都利用学到的技术,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他们有的在文艺团跳舞,有的在服装厂上班;还有一些同学自己创业当了老板,他们有的开了餐馆,有的开了汽车维修店,日子都过得很好。

境外那些人说教培中心是 " 拘留营 ",称 " 部分被释放的人员都被分配了摘棉花的任务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教培中心是帮助我们摆脱宗教极端思想控制的学校,根本不是什么 " 拘留营 "。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完全有权利选择职业的自由,从来没有人强迫我们干任何事情。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谁从教培中心结业后被强制去摘棉花了,而且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根本用不了大量拾花工,不知道这些谣言他们是怎么捏造出来的?

记者:境外有媒体和机构称,教培中心将劳役作为去除极端思想的手段,强迫学员到企业工厂充当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请问这些结业学员,他们在教培中心有没有被 " 强迫劳动 "?

和田市教培中心结业学员阿力木江 · 买买提艾力:大家好,我叫阿力木江 · 买买提艾力,今年 28 岁,是和田地区和田市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目前在一家房地产企业工作。

境外有媒体和机构说,我们在教培中心被强迫到企业工厂充当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这完全是造谣诬蔑。作为结业学员,我最清楚教培中心的情况。我在和田市教培中心参加了学习培训,期间从来没有人强迫我们做任何事情。

在教培中心,我们周一至周五每天上六节课,主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等内容。周六周日和国家法定节假日正常休息。平时可以和家人电话联系,有事可以随时请假。我们学校的课余生活十分丰富,学校里有图书室、娱乐活动室和兴趣班,我们还经常举办篮球比赛、羽毛球比赛、文艺汇演等文体活动。

在教培中心,我们通过学习《宪法》《刑法》《反恐怖主义法》《宗教事务条例》等法律法规,知道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违法的,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认清了那些宗教极端分子的丑恶嘴脸,他们就是想把我们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让我们当炮灰,干违法犯罪的事情;通过参观反暴恐图片展览,我们看到了暴恐分子犯下的种种罪行,很庆幸自己到了教培中心才没有像他们那样走向不归路。我们在教培中心从未被强迫到工厂务工过。

教培中心开设了计算机、畜牧养殖、美容美发、缝纫技术、电子商务和企业管理等培训课程,有不同的实操训练课程,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不同的专业。我很喜欢计算机,所以就选择了计算机专业。这个专业主要有理论学习和实际操作,我先学了计算机基础知识,然后开始实际操作练习。通过学习培训,我学会了 Word 文档、Excel 表格等办公软件操作,能熟练地用软件编辑图像、设计名片和广告了。结业后,我正是利用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技术,在和田市举办的企业招聘会上,顺利地找到了工作。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我们实操训练课程说成是充当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多么荒谬可笑。我现在工作很稳定,每月工资都在 3000 元以上,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记者:境外有媒体称,新疆的教培中心是 " 集中营 ",被关押人员在那里遭到虐待、性侵,甚至被摘除肝肾,同时,身处海外的有过教培经历的人员也向媒体爆料他们在 " 集中营 " 遭受虐待。请问他们的指控是否可信?你们所在的教培中心是什么样的?

巴楚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维尼热 · 阿布都外力:我叫维尼热 · 阿布都外力,来自喀什地区巴楚县,现在是一名公司白领。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也有了幸福的家庭。可谁能想到,我曾受宗教极端思想的感染,走错了路,是教培中心挽救了我,让我重获新生,过上正常的生活。

以前,我们村有人向我宣扬宗教极端思想,他们说 " 穆斯林不能看电视、听广播,因为电视广播不是清真的 "" 汉族人都是异教徒,他们生产的商品不是清真的 "" 穆斯林在婚礼上不能唱歌跳舞、在葬礼上不能哭,否则,死后会下地狱 ",我对他们的话深信不疑。受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在学校我不与汉族同学来往,不参加同学聚会。记得当年我参加表妹婚礼时,极力阻止表妹唱歌跳舞,她不听,我就离开婚礼现场,并跟她断绝了关系。家人看我这样非常伤心,劝说我来到巴楚县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

教培中心是一所学校,培训费、食宿费全免,一日三餐营养丰富,宿舍干净整洁,教室宽敞明亮。学校不仅开设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等课程,还设置了绘画、舞蹈、音乐、书法等特长班,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 1-2 门职业技能学习,我学习了自己感兴趣的电子商务,积极参加舞蹈特长班,很开心。在教培中心,老师像亲人一样关心爱护我们,记得有一次我感冒了,没有去食堂吃饭,老师知道后,拿来了感冒药,还给我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饭,我非常感动。

结业后,我应聘到一家公司上班。由于我国语水平好、懂电子商务、工作能力强,很快就得到公司经理的赏识,现在每月能拿到 4000 元工资。如今,我和老公有了积蓄,准备在县城买一套楼房。我们还打算要一个孩子,好好培养他,让他受到良好的教育,健康快乐成长。

境外有些媒体抹黑攻击新疆,说了非常难听、极不负责任的话。你们看,我现在这么阳光开朗,像是被虐待过吗?如果被摘除了肝肾,还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吗?还能像现在这样心情愉悦地与大家交流吗?请不要再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记者:据了解,参加教培的都是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有轻微犯罪行为或违法行为人员。能否请结业学员谈谈,他们是怎么感染宗教极端思想的?他们是自愿到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的?有没有被强迫?他的同学是否都已经结业?

叶城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苏比努尔 · 买买提明:我叫苏比努尔 · 买买提明,是喀什地区叶城县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现在叶城县一家法律服务所工作。

我的故事还要从少年时讲起。在我上初中时,我的一个邻居偷偷塞给我两本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的书籍,并告诉我看完肯定会有不一样的 " 收获 "。出于好奇,我看了那些书籍,发现它与我以往看过的课外书完全不一样,我越看越着迷。此后她隔三岔五就给我送书,还经常叫我去她家里聊天,给我讲解所谓的 " 宗教知识 "。她告诉我," 天堂 " 很美,有花不完的钱、有享用不尽的美食、有穿不完的漂亮衣服、有伺候我们的仆人……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对她所说的话深信不疑,并渴望自己也能进 " 天堂 "。考上中专后,我开始浏览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的境外网站,幻想着如何消灭 " 异教徒 "。那时,只要听到哪个地方发生暴力恐怖案件,我都会刻意打听,把那些暴徒视为 " 英雄 "。昆明 "3 · 01" 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发生后,我通过新闻得知,作案人员中有一个比我还小的维吾尔族女孩,我认为那个女孩是我的 " 偶像 ",想着自己有一天也像她一样向 " 异教徒 " 宣战。

被宗教极端思想洗脑后,我整个人变得非常激进。生活中,我坚决不买其他民族或非穆斯林生产的东西,包括衣服、化妆品等,还要求家人和朋友都要像我一样抵制 " 异教徒 " 的商品。如果他们不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和她们断绝来往。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请我到一家餐厅聚餐。当我推门进去时,看到房间里有人在抽烟、喝酒。我非常愤怒,当场就砸碎了酒瓶,摔门而去。看到我这样,家人和亲戚朋友都感到很担心,在他们的劝说下,我来到了县教培中心参加学习。

在教培中心,我学习了《宪法》《刑法》《婚姻法》《反恐怖主义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认识到自己以前犯了很多错误,我要远离宗教极端思想,重新回到父母的怀抱,回到亲戚朋友中间,回归到正常的工作生活中。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我逐渐变得开朗了,人也变得有朝气了,同时,我还熟练地掌握了计算机技能。后来,我和我的同学都结业了。我凭借在教培中心学到的计算机技能和法律知识,在叶城县一家法律服务所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工资 4500 元,日子过得非常充实、非常幸福。我知道,这一切都得益于教培中心,是它让我走上了人生正确的道路,让我重获新生。

记者:境外有媒体和机构称,新疆有一些穆斯林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被关进教培中心;教培中心女学员被强制注射不明药物或上节育环,存在被强制绝育的情况。请问这些情况是否属实?

阿克苏市教培中心结业学员如孜古力 · 阿布力米提:我叫如孜古力 · 阿布力米提,是阿克苏市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现在阿克苏市开一家服装店。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城市家庭,从小就喜欢各种各样漂亮的服装,曾经在一家服装店做销售,并负责进货。在做生意时,认识了一些客户,他们给我观看暴恐音视频。受宗教极端分子的影响,我没有心思打理生意,后来我就辞了工作,在家不出门,也不打工挣钱,不与汉族邻居交往,满脑子都是宗教极端思想,没钱花了就问爸妈要。

爸爸妈妈看我这样很伤心,苦口婆心地开导我,后来在他们的鼓励下,我去了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学习期间,我从来没有看到哪个人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参加教育培训,也没有听说谁被强制绝育了。我从教培中心结业后,在阿克苏市一商场开了一家服装店,第一个月就赚了 5000 多块钱,当时我给爸爸妈妈买了新衣服,他们都非常感动,说那个孝顺懂事、让他们自豪的女儿又回来了。去年 10 月份,我结婚了,按照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我可以要两个孩子。现在,我和丈夫正在积极备孕第一个孩子,前段时间我们去医院做了全面的孕前检查,医生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一定可以生育一个健康的宝宝。

今天我站在这里讲述我的故事,就是想告诉境外那些媒体,不要再拿这类荒唐谣言欺骗公众、欺骗自己,不要当睁眼瞎子。

记者:《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介绍,教培中心设置了以 " 三学一去 " 为主要内容的教学课程。能否请教培结业学员谈谈,他们通过学习都有哪些收获?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对他们有什么帮助?

阿克苏市教培中心结业学员麦麦提 · 莫拉肉孜:我叫麦麦提 · 莫拉肉孜,今年 35 岁,目前在阿克苏市开了两家餐厅。

2015 年,我开了一家小餐厅,期间认识了一些宗教极端分子,他们告诉我受政府资助盖的房子是 " 阿拉木 ",发的钱是 " 阿拉木 ",内地企业生产的生活用品是 " 阿拉木 ",汉族人都是 " 异教徒 "。后来,我听信了他们的话,像着了魔一样,对汉族人产生了仇恨情绪,拒绝跟汉族人交流,不愿意接待汉族顾客,店里来了汉族人就很厌恶他们,对他们的态度很恶劣。没过多久餐厅的顾客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差,最后餐厅也关门了。受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我的性格越来越孤僻,行为也越来越极端,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亲戚朋友都感到害怕,经常躲着我。

2017 年 9 月,在家人的劝说下,我来到了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在教培中心,通过学习培训,我的国语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同时,也提高了辨别是非的能力,知道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违法的。在教培中心,我还参加了兴趣培训班,因为我有开餐厅的经历,所以选择了厨艺班。在老师手把手的教导下,我的厨艺有了很大的长进,学会了很多新的菜品。

教培结业后,我想开餐厅,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场地,于是我就把创业的想法告诉了社区,他们非常支持我,帮助我在阿克苏市区找了一间 290 平方米的店铺,并减免了租金。2019 年 12 月 20 日,我的餐厅正式营业了,每天客人都很多,很多顾客都说我做的饭菜比以前更好吃了。现在遇到汉族客人,我也能用国语与他们交流了,听听他们对饭菜的评价,这样我也能改进提高。目前,我的餐厅有 55 名员工,每月营业额 50 万元左右,年纯收入在 45 万元以上,这在以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我们维吾尔族有一句谚语:" 没有感激之情的人就像没有感情的驴子。" 我不会忘记,是教培中心教育挽救了我、教会了我职业技能,是社区帮助我圆了创业梦想。今后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带领员工把餐厅开到乌鲁木齐、开到首都北京,让更多人品尝到我们新疆的美食。

记者:据了解,有的教培学员结业后自己创业,开了公司或餐馆,当上了小老板,他们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哪些困难?是如何克服的?现状如何?

温宿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努尔买买提 · 托乎尼亚孜:我叫努尔买买提 · 托乎尼亚孜,今年 31 岁,现在是阿克苏地区温宿县一家农家乐的老板。

在大学期间,受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我整天逃学旷课,热衷于参加非法宗教活动,还组织同学在公共场所做礼拜,学校老师多次劝阻,但我依然我行我素,后来被学校勒令退学。

回到家后,母亲非常痛心,就劝我到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到了教培中心后,我学会了果树栽培、修剪、管理等专业技术。结业回家后,我利用学到的果树园艺技术,把我们家的果园打理得有模有样,周边的邻居都纷纷向我学习果园管理技术,有的果农还出资请我修剪果树,让我传授果树修剪技艺,这样仅修剪果树这一项我每年就能收入 3 万多元。

我们村离风景区很近。这些年,到我们村里休闲度假的城里人越来越多。2019 年,为帮助我们增收致富,村委会鼓励我开一家农家乐,这样既可以搞餐饮赚钱,也能卖自家的苹果。在他们的点拨下,我看到了这里面的商机。可后来一估算,开农家乐还缺少 3 万元启动资金,愁得我睡不着觉。村委会知道后,一趟趟地跑银行,为我协调解决了 3 万元无息贷款,还帮我办理了营业手续,这样我的农家乐就顺利地开张了。现在新疆很稳定,来我们这里的游客很多,农家乐生意很好。村委会又帮我找了 4 名员工,缓解了我店里人手不足的问题,我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年下来,我的农家乐和果园能挣 10 万多元。2019 年底,我给家里购买了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电,还给自己换了一部新手机。

2020 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们家的苹果销售遇到了困难,村委会帮我们做宣传,联系收购企业。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苹果有了销路。村委会还聘请人员,教我们学电子商务,在网上卖东西,这样我们不用出家门口,就能找到买家,做生意很方便。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托木尔峰脚下。等到今年瓜果飘香的时候,欢迎大家到我的农家乐做客,看一看我们家的果园,尝一尝我的手艺。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