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1-27

85 后硕士夫妻双双在上海守护野生动物,从这份“寂寞的职业”中找到乐趣

清晨的上海野生动物园,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仿佛都市里的世外桃源,只有偶尔的几声鸟儿啁啾和猛兽嘶吼,划破周围的静谧。

刘蓬夫妇很享受这里的环境。他俩每天一起来园上班,然后分头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这对 "85 后 " 夫妇,都是动物医学专业的硕士生,一个在兽医院当兽医,一个在熊猫馆饲养大熊猫。每天 " 见动物比见人还多 " 的他们,一边承担着辛苦枯燥的日常工作,一边用所学专业从事动物研究和理论探索,于这份有些 " 寂寞 " 的职业中获取满足感与成就感。本以为动物饲养和动物管理是一件 " 缺少技术含量 " 的事,但记者走近这对年轻人,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为一万多头动物治病

刘蓬一天的工作,从巡视各个动物展区开始。

上千亩园区,他骑着自行车,有时候一上午就可以兜完半个园区。整个上海野生动物园共有 200 多种、上万头动物,被划分成食草、猛兽、圈养等 7 个班组,由 6 名兽医分别照料。刘蓬几乎 " 认识 " 每一头动物,对它们的脾性了如指掌。

这天刘蓬很忙。在食草区,一匹刚出生的蒙古马小马驹受伤了,他边抚摸安抚边检查它流血的右前肢。他估计,小马出生落地时姿势不对而导致摔伤,或是被母马的蹄子不慎踢到,情况无大碍。他迅速处理伤口,还给小马服下抗感染药物。刚生产完的母马静候在一旁,它看起来比平时更安静,似乎知道有人在救治它的幼崽。

猩猩馆里,病号 " 莉莉 " 的恢复情况超出刘蓬的预期。最近几天,他每天都来探望这头拉肚子的成年母猩猩。一周前," 莉莉 " 开始拉稀、显得萎靡不振,粪便化验结果显示,它可能因受凉而患上肠胃炎。这属于灵长类动物常见病,怎样用药、药量多少,刘蓬都胸有成竹。

" 这就是给野生动物治病的难点,没有现成标准,一切都靠自己摸索。" 他告诉记者,野生动物的健康标准各不一样,全靠经验积累和同行间的交流,不像猫狗等家养宠物的各项指标都有一套成熟体系。而且野生动物很能 " 抗病 ",不会轻易在有人观察的情况下显示出病态,等人发现时一般都已情况危重。在刘蓬工作的六年中,他虚心跟着兽医院人称 " 四大金刚 " 的四名兽医老法师学习,加上天生愿意跟动物打交道,渐渐磨练出一身好本领。经他救治康复的野生动物,数量接近 1000 头。

一上午忙完,刘蓬匆匆吃完午饭。刚拿起专业书想翻上几页," 灵猴天地 " 饲养员打电话来求救:" 有只赤猴被打了,伤势不轻。" 他赶忙背上两个沉重的医药箱 " 出诊 ",原来又是这只调皮的小公猴,它的后肢肌肉撕裂、伤口有十几公分长,腹部也破了个洞。" 马上要进行手术,以免失血过多。" 刘蓬请饲养员帮忙,找了块干净的草地,把小猴子就地按倒,局部麻醉后马上清创、进行多层缝合并消毒处理。当他处理完伤口直起身子时,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 看你这怂怂的样子,以后不要再挑衅老大了,你看,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 " 刘蓬轻抚着这只和他 " 关系还不错 " 的小猴子,和它说着话。旁边的饲养员也笑了,这里的猴群,除了饲养员,就是和这位长相憨憨的兽医关系最好。" 小刘技术很好,平日里话不多,但一说到动物,他就开始滔滔不绝。"

提升金丝猴繁育技术

刘蓬很喜欢这份工作。出生于 1989 年的他,因为从小爱动物,大学本科选了动物医学专业,研究生则考进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预防兽医专业。他是徐州人,第一次到上海就喜欢上了上海野生动物园的生态环境,后来看到招聘告示,马上就投了简历,没想到园方第二天便通知他参加面试,后来他很顺利成了一名兽医。

他还记得,刚入职那会儿,被派到各动物饲养岗位去轮岗担任饲养员。" 起初,我面对大象、长颈鹿、老虎这些大型动物时心里有些害怕,但很快发现它们都有自己的个性,有的生性胆怯、有的爱凑热闹。大多数动物都很通人性,不会伤害对自己好的人。"

经常和动物打交道的人,大多性格单纯,多少有安静而内向的一面。刘蓬也一样,他喜欢独自观察动物,也喜欢静静地阅读国内外期刊上最新的动物医学研究成果。而他的工作成就感,正是来自于动物医治领域的点滴突破。

" 我特别感谢那只叫‘奇奇’的金丝猴,我的本领都是在它身上练就的。" 刘蓬曾经救活过一只刚刚出生的小猴,却对它心怀感激。

上海野生动物园拥有全国最大的川金丝猴繁育基地,从 1997 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小金丝猴出生," 奇奇 " 就是其中之一。这只小猴不幸在 " 家族战争 " 中被误伤,只得被抱离种群送进 " 小动物乐园 "。当时," 奇奇 " 体重只有 600 多克,身上外伤严重,低血糖引发休克。刘蓬和饲养员们一起养育小金丝猴,小心翼翼地喂奶、喂药、挂盐水,不分日夜地守护。好不容易情况稳定,刚满月的 " 奇奇 " 又患上急性肠胃炎、肺炎等好几种疾病,一次次被从死亡线上硬拉回来。

如今,上海野生动物园在金丝猴繁育与种群扩大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已繁育成活幼猴超过 50 只,全国不少动物园的金丝猴都从这里 " 输出 "。同时,园方在降低金丝猴流产率、死胎率以及婴幼猴死亡率等方面形成的技术成果,被国内各大动物园所借鉴,常常有兄弟动物园派兽医跟着刘蓬他们学习。

尽管奔波在各大动物展区获得不少乐趣,但刘蓬依然常常提醒自己:" 不能陷入琐碎日常。" 他保持着读研究生时期的好习惯,把日常工作经验提炼成理论成果,一有时间有撰写论文,他总结过马来熊宝宝的急性病症诊治体会,马手术中的麻醉药运用,也参与过水禽涉禽免疫疫苗的效果监测、红猩猩常见病的喂药训练探索以及节尾狐猴弓形虫病的诊治等等。刘蓬觉得,在国内动物饲养技术一流的动物园工作,一大意义在于,可以更好发挥专业技能,与业内分享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一线经验。

当网红熊猫 " 铲屎官 "

刘蓬和妻子孙文晓,常常会在熊猫馆相遇。夫妻俩的工作对话颇有意思:" 宝宝们多重了?"" 都超过 95 公斤了。"" 今天吃了多少?"" 竹子、水果和窝头都吃完了,胃口好着呢。" 语气像是在讨论自己的孩子。

孙文晓是刘蓬的研究生同学,俩人毕业后成家,过了三年分居两地的生活,2019 年年初,刘蓬推荐妻子到上海野生动物园应聘。孙文晓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不但被录取,而且被分配在梦寐以求的岗位——照顾两只网红熊猫 " 雪宝 " 和 " 芊金 "。

但 " 铲屎官 " 这份工作还是跟预设的很不一样。孙文晓说,原来 " 铲屎 " 真是体力活,每天要帮两头熊猫清理超过 25 公斤粪便,它们每天的口粮 50 公斤新鲜竹子和十来公斤水果窝头,全靠她搬运和清洗。除了体力挑战之外,精神压力也不小,网红熊猫每天都在受到猫粉们密切关注,时不时就有视频和照片 " 爆红网络 ",照料过程中的任何差池,没准都会被网友关注到。

" 对这两个宝宝的爱,化解了我的压力。" 孙文晓看着熊猫时,眼神很温柔。她记得,2019 年年初刚入职时,两头熊猫还是吃着 " 盆盆奶 " 的幼崽,呼唤一声 " 宝宝们 ",它们就会跑过来抱住自己的大腿。如今它们已经长成了饲养员都不能接近的大个子。

去年,雌熊猫 " 芊金 " 的体重一直比雄熊猫 " 雪宝 " 轻很多," 追体重 " 成为孙文晓日常照料中最重要的事。她告诉记者,由于所有熊猫都归属于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来自四川的专家轮流常驻上海指导饲养,她跟着专家学习熊猫饲养方法,不断为 " 芊金 " 调整食谱,提高它对吃的兴趣,经过一年努力,如今 " 芊金 " 也越来越健壮,两个小家伙一次也没有生过病。

在孙文晓眼里,饲养员有着 " 双重身份 ",不单单是每天 " 重复劳动 " 的动物保姆,更是属于技术人员,要研究解决种群优化、饲养条件改善、繁育难题突破等难题,毫不夸张地说,一些濒危动物的存亡,往往就取决于几名饲养员的责任心和水平。

尽管孙文晓觉得自己还是 " 饲养菜鸟 ",可在刘蓬眼里,妻子对动物饲养很有悟性,做着他胜任不了的事。

春节快到了,这对共同照顾着野生动物的夫妻一致决定留在上海过年。七天假期里,他们一大半时间都要上班,只能 " 错时休息 " 照顾 3 岁的女儿,更多的时间,还是留给了朝夕相处的动物们。

栏目主编:张奕 本文作者:栾吟之 文字编辑:栾吟之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