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1-26

“为父奔丧被辞退”上热搜,上海二中院发布案件详情!法官评析:法条背后更应兼顾天理人情

近日,# 因父去世请假 8 天未获批强行休假被辞 # 登上热搜。经查,事件源自上海二中院一起劳动争议案件。

案件背景

王某系上海某物业公司保安。该公司考勤管理细则规定,员工累计旷工三天以上(含三天)视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公司有权辞退,提前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经济补偿。

2020 年 1 月 6 日,因父亲病重,王某向其主管提交请假单后赶回安徽老家,请假时间为 1 月 6 日至 13 日。因王某做二休一,其中 7 日、10 日、13 日为其休息日。

次日,因公司未准假,王某返回上海。回程途中得知父亲去世,王某向其主管汇报,主管让其安心回家料理后事,王某遂再次回家。之后,公司也未再联系过王某。1 月 14 日,王某返回上海,次日上班。

1 月 31 日,公司以王某旷工累计已达 3 天为由解除劳动关系。

王某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等。仲裁委裁决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7.5 万余元。公司不服,诉至法院。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行使管理权应遵循合理、限度和善意的原则。解除劳动合同系最严厉的惩戒措施,用人单位尤其应当审慎用之。

1 月 6 日,王某请假当日公司未及时审批,该日不应认定旷工。王某老家在外地,路途时间耗费较多,扣除 3 天丧假,王某实际只请了 2 天事假,属合理期间范围,公司不予批准显然不尽人情,亦有违事假制度设立之目的。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属罔顾事件背景缘由,机械适用规章制度,严苛施行用工管理,显然不当。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公司应支付王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公司不服,上诉认为王某在 1 月 6 日一早突然提出请假,不等公司审批即离岗,说明其主观有旷工故意;且王某提供的其父去世及火化下葬的证明系村委会出具,真实性无法确认,公司对其父去世及火化下葬的时间存有质疑;国家已设立法定丧假,超出法定丧假期间的假期,用人单位完全有权作出批或不批的决定。

二审判决

上海二中院认为,劳动合同履行期间,用人单位及劳动者均负有切实、充分、妥善履行合同的义务。劳动者有自觉维护用人单位劳动秩序,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义务;用人单位管理权的边界和行使方式亦应善意、宽容及合理。

王某实际 9 天未上班,其中 3 天属于其休息日,3 天法定丧假。剩余 3 天中,1 月 6 日王某已向公司请假,但公司未及时审批。1 月 7 日王某才获知公司未予准假,因公司未及时行使审批权,1 月 6 日不应认定旷工。

关于剩余 2 天事假是否应当批准,上海二中院认为纵观本案,王某请假事出有因,其回老家为父亲操办丧事,符合中华民族传统人伦道德和善良风俗,无可厚非,公司亦应以普通善良人的宽容心、同理心加以对待。

关于公司对王某父亲去世及火化下葬时间存有异议一节,上海二中院认为,相关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显示王某父亲从去世到火化下葬所耗时间在合理范围内,尊重民俗、体恤员工的具体困难与不幸亦是用人单位应有之义,故对公司的主张不予采纳。

综上,上海二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评析

王安 二级高级法官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博士

尊老爱幼,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百善孝为先,父母赋予我们生命,抚育我们成长。当他们老了,需要我们关心、关爱、关怀的时候,就是我们尽孝道担责任之时,这既是人性使然,亦是子女的法定义务。

在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促进家庭和睦、社会和谐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今天,本案判决,从司法裁判者的角度,纠正了企业在用工管理认识上的偏差,向社会清晰地表明司法所追求和倡导的价值取向。

陈樱(本案主审法官)民庭入额法官 复旦大学法律硕士

为维护稳定和谐的劳动关系,在司法审查时,依法对强者以抑制,对弱者以保护,从而维持利益平衡。用人单位作为管理者当然地对劳动者具有管理权,其对劳动者提出的请假申请具有审批权,然而用人单位行使管理权的边界和行使方式应存有善意。

当劳动者因具体困难请假时,用人单位对于假期审核应尽普通善良人之义务并应尊重民俗、体恤员工。上海二中院在保护劳动者的征途上,秉持尊重善良风俗,维护劳动者合法利益的理念。晦涩难懂的法条背后,更应该兼顾天理人情、民俗人伦。

栏目主编:秦红 本文作者:上海二中法院微信公号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