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环球网 01-25

何伟文:美元汇率下行对人民币意味着什么

受美国疫情暴发后财政赤字猛增和美联储无限量放水影响,去年 4 月以来美元对主要货币汇率持续下跌。从 2020 年 4 月 1 日到 2021 年 1 月 22 日,中国外汇市场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从 7.07 跌至 6.46,跌幅 8.7%。美联储公布的美元兑主要货币广义实际汇率指数,从 2020 年 4 月的 113.4246 跌至 12 月的 103.9972,跌幅 8.3%。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罗奇去年 10 月曾警告,美元汇率离崩跌不远,2021 年可能比 2020 年 3 月时的高峰下跌 35%。拜登政府候任财长耶伦 1 月 19 日在参院听证会上则表示,不会以压低本币汇率来获取相对优势。这又被市场解读为强势美元政策回归。

美元的下跌和中国经济的出色表现,引起国际上看好人民币的预期。去年 10 月,世界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办人达利欧预测人民币将更快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人民币国际化将改写美元秩序。印度政府前首席经济顾问苏布拉 · 马尼安则新近提出,2021 年会否成为人民币年。因此问题是:第一,美元会否继续直线下跌?第二,美元疲弱是否意味着美元霸权的结束,或走向结束?第三,人民币能否迅速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

关于第一个问题。1971 年 8 月 15 日与黄金脱钩以来,美元一直处于强弱交替态势。直至上世纪 90 年代,强势美元或弱势美元大致是 10 年为一个周期。2008-2009 年金融危机改变了这一走势,但也呈现不定期轮回态势。美元兑主要货币广义实际汇率指数 2006 年 1 月为 100.0,到 2008 年 4 月跌至 86.8518。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元避险功能增强,2009 年 3 月美元这一指数回到 101.5492,大致回到 2006 年 1 月原点。历时 3 年零两个月;随后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影响下再次走弱,2011 年 7 月跌至 83.9181 低点;随后回升,并在美联储 2013 年 7 月宣布结束量宽后加速。2015 年 6 月回到 99.6676,基本又回到原点。这次周期历时六年零三个月。接着美元继续走强,到 2016 年 1 月达到 107.6199,随后回落,2018 年 1 月跌回到 100.8332,又回到原点。历时两年零七个月。2018 年起,由于美国经济相对强于欧日,美元汇率再次走强,并于 2020 年 4 月达到前述高点,然后再次走弱。

因此,美元汇率走势需要在更长区间判断,当前的走弱是周期性,还是不可逆性,尚不能过早断言。应当看到,造成本轮美元走弱的基本因素比以往更强,特别是美国国债在特朗普任期四年内增加 7 万亿美元以上,2020 财年预算赤字达到相当于 GDP15% 左右严重超标后,2021 年随着拜登政府 1.9 万亿美元救助计划(如果国会批准)的实施,还会大幅攀升。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放水再放水。去年 12 月 19 日美联储例会决定,零利率至少维持到 2023 年,且保持每月购买国债 800 亿美元,机构债 400 亿美元的水平。因此,2021 年美元总体继续走弱将是大概率前景。

关于第二个问题。美元霸权与美元强弱固然不无关系,但不取决于后者。这里又分两个层次。第一是金融层次。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近 50 年的历史表明,无论强势还是弱势时期,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和支付手段的地位都非常牢固。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2020 年三季度美元在世界官方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为 60.46%,与疫情前 2019 年四季度的 60.8% 几乎相同;比 2015 年二季度的 63.7% 降低 3.24 个百分点。即平均每年只降低 0.6 个百分点左右。一个基本问题是欧元尚无法取代美元。2020 年三季度欧元占世界储备货币比重只有 20.53%,比 2007 年三季度即金融危机前的 26.4% 还要低。2020 年三季度日元、英镑和人民币的这一比重分别是 5.92%、4.50% 和 2.13%,相差很远。

第二是政治层次。美元霸权固然体现在世界货币功能的主导地位,但更多体现在政治霸权上,即美国利用美元的主导地位对他国实行强制性胁迫、制裁或阻断。例如利用在全球 SWIFT 金融支付系统中的优势,强行制裁与伊朗贸易的第三国公司,强行制裁参与 " 北溪 -2" 工程建设的欧洲公司,乃至对其他国家政府官员实施制裁。由于美国的制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无法通过银行系统获取工资,也不能进行支付,只能用现金。因此,美元金融霸权的政治化是对世界的极大危害。世界各国需要高度防范和有效应对的,主要不是美元在世界支付手段和储备货币上的巨大优势,而是美元政治霸权。1 月 19 日,欧盟委员会通过加强欧元的战略文件,主要背景正是防范和抵御美国利用美元地位进行的打压和制裁。

关于第三个问题,人民币走向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道路将是漫长的。在中国经济基本面强劲的支撑下,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推进,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将不断提高,并将最终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与美元、欧元三足鼎立。正如马尼安所说,历史不站在美元一边,但这将是比较长的过程。我们应当从两方面积极努力。第一,加快人民币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进程。这需要不断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不断扩大人民币国际化的范围和规模,包括与更多国家实现本币互换,更多商品和服务国际贸易实现人民币支付或结算,更多大宗商品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等等。第二,积极与世界大多数国家一道,坚决抵制美元政治霸权,共同建设更多的非美元结算安排,维护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合法权益。这两方面都既是长期的,也是迫切的。2021 年,我们应当迈开更大步伐。(作者是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