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茅奖作家周大新长篇“封笔”之作《洛城花落》出版 智商情商之外 你的“婚商”够吗

作者简介 周大新,1952 年生于河南邓州,1970 年从军,1979 年开始发表作品。2008 年凭借长篇小说《湖光山色》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先后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人民文学奖、冯牧文学奖、老舍散文奖、" 中国好书 " 奖等多个文学奖项。已出版长篇小说《走出盆地》《第二十幕》《21 大厦》《天黑得很慢》等,有《周大新文集》19 种 21 卷问世。作品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等多种文字。多部作品被改编为戏剧、电影和电视剧。

按照新近的一项调查,许多国家的离婚率都有所上升。好多家庭都上演着美国电影《婚姻故事》里的场景:相爱的时候如胶似漆,日常生活中相安无事,离婚的时候恶言相向、怨恨四起。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结婚是因为相爱,那么离婚呢?

茅奖作家周大新,近日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书《洛城花落》,写的就是中国版的 " 婚姻故事 "。他用 " 拟纪实 " 的手法,从一个媒人的角度,用四次离婚庭审的忠实记录,讲述了一段婚姻故事中的风花雪月和一地鸡毛。

考验婚姻的从不是现实困难

而是相互猜忌

据该书出版方介绍,男女主人公一个来自山东,一个来自河南,均毕业于 985。通过相亲,二人在北京相爱,奉子成婚。工作压力、买房压力、教育孩子、赡养老人 …… 婚姻所有需要面对的问题,一下子涌到两人面前。然而,他们不怕,他们用努力工作、用相亲相爱化解现实的压力。

与其他小说不同,这一次,周大新关注的焦点是,考验婚姻的从来不是现实困难本身,因为两个人的感情出了问题,现实雪上加霜。对婚姻来说,生活艰难远远不如相互猜忌更有杀伤力。就像滚雪球,猜疑的幽灵发挥了神力,让婚姻中的一切都纠缠在一起,也让撕开面纱的婚姻露出了蓬头垢面的一面。

在 " 审判婚姻 " 的外表下,周大新想要探究原生家庭带给人的情感能力,探究在智商、情商、财商之外," 婚商 " 的问题。生活很累,婚姻很贵,但我们却不得不相爱。婚姻的初心毕竟是相爱、是包容、是陪伴。相爱的时候,结婚的时候,我们或许都该想一想,你的 " 婚商 " 够吗?如果不够,学习起来。

正如著名评论家李敬泽所说,《洛城花落》让人想到福楼拜的《情感教育》,这是一部中国人的情感教育小说。不是小说家要教育你,或者教育我们的那种教育,而是小说家用一个故事,带着我们每个人进行情感的自我教育。在这个婚姻观念多元和冲突的时代,这种情感的自我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所谓爱情需要浪漫,婚姻需要包容,都是学习的表现,都是提高 " 爱商 " 和 " 婚商 " 的办法。不要到了离婚的法庭上,才发现自己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 …… 周大新用这部新书,融汇法律和人情、偏见和洞见,书写了一部 " 理性婚姻指南 ",更书写了 " 爱的幸福提示 "。

" 离婚冷静期 " 登热搜

提出女性成长新话题

" 洛城花落 ",书名意象源自欧阳修那首名为《玉楼春》的诗。更多的人熟悉那句 "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其实接下来的几句更让人伤感:" 离歌且莫翻新阙,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以这样的意象结构书名,蕴含着爱情凋落,有情人分离的悲剧意味。这悲剧的核心,其实也暗含着女性成长的代价。

小说的女主人公是山东姑娘,漂亮温柔、才思敏捷。她是家庭的乖乖女,也是学校里的学霸、校花。上大学之后,她有初恋,与社会有接触,她不愿意事无巨细让父母管束,她想主宰自己的生活。与男主人公恋爱中,她不物质不庸俗。然而,结婚之后,她却无法忍受丈夫忽然的冷淡,她开始猜疑,直至走上离婚的法庭 ……

周大新借着两个人的婚姻,把笔墨延伸到历史上婚姻中的女性成长和男女平等,这些老问题。然而,在新的故事、新的人物形象刺激下,这些老问题又重新焕发了新的活力。当他写到古代女子因想要丈夫忠诚而离婚,被家族祠堂阻拦;写到旧中国女人被家暴想要离婚的艰难,同时也在思考婚姻制度在中国所承载的宗法、文化和法律的复杂性,也在思考,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才颁布实施的《新婚姻法》,在多大程度上为男女平等保驾护航。

有生活鲜度,有历史厚度,有现实深度,是周大新这部以 " 婚姻 " 为关键词的长篇小说最突出的特点。读者读的时候,看似在读别人的故事,其实是在读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心。

如今,新《民法典》已正式实施," 离婚冷静期 " 也成了热搜词,这些都为现在的婚姻制度,为女性如何确立在婚姻中的位置,提出了新的话题。家庭不是职场,不应该按丛林法则行事,而应该处处充满爱和安全感。这是女性最自然的诉求,然而,在女主人公表达不满的时候,却不知道,丈夫正是因为爱她,才隐瞒了一个重要的真相。或许,爱一直都在,只是女人慢慢被猜疑和抱怨遮住了眼睛。

用 " 家庭 " 呈现

生活的光怪陆离

在中国当代文坛上,周大新一直是勤奋诚恳的作家。他喜欢历史,更关注现实;他书写家乡,更书写时代;他为现实提供最宏阔的概括,更为小说寻找最佳的结构。尤其是从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湖光山色》开始,他以每三年一部长篇的节奏,扎扎实实地完成了一个矢志于 " 时代书记官 " 身份的作家的使命和责任。

到这部《洛城花落》,周大新恰好完成了十部(十三卷)长篇小说。其中的《走出盆地》《第二十幕》《战争传说》等等,在读者中都有广泛的影响。而近些年的《曲终人在》《天黑得很慢》,更是在 " 虚构 " 和 " 非虚构 " 之间,建立了一座桥梁,让小说和生活同步,把读者拉向舞台,和人物一起演绎生活的故事。

然而,就在广大读者跟踪阅读,每隔几年就期待从周大新的长篇小说中体会一下时代和生活的新变化的时候,他突然选择用《洛城花落》为长篇小说写作 " 封笔 "!

在这部告别长篇小说写作的作品中,周大新选择了世间最普通也最复杂的 " 婚姻 " 作为故事载体,将时代、现实与人的复杂关系包裹进来,用 " 家庭 " 这个社会的细胞,来呈现生活的光怪陆离。

当然,写婚姻是为了写 " 爱 ",这人类永恒的命题。" 花落了,我依然爱你 ",是小说对主人公的描摹,也是作家对人性永远的期许。或许婚姻不能确保幸福,爱却可以。婚姻像花,生活是土,我们时刻需要的是爱的耐心浇灌。唯有体会到这样的深意,我们才会体会周老师何以用这样一部小说结束自己长达四十年的长篇小说写作历程。

辽沈晚报 · ZAKER 沈阳记者 李爽

以上内容由"辽沈晚报·ZAKER沈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