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61 岁退休民警主动返岗上“疫”线协勤

" 说是退休了,其实没真正转移到退休生活呢 ……"

龚敬东是 2020 年 9 月从本溪巡特警支队一大队退休的。新年伊始,当听说大队执勤卡点防疫工作缺人,他又找到大队请战:" 让我上吧,哪怕是做一名志愿者,我也要和战友们在一起。"

退休民警主动请战上卡点

新年伊始,受疫情影响,本溪巡特警支队一大队的工作量骤然加大,因为沈阳方向的侯屯卡点、辽阳方向的北台卡点都归他们管,而外地到本溪的车辆,要求每车每人都要登记、量体温。

就在大队领导为警力不足犯愁时,龚敬东找来了。

一大队教导员陈玘告诉记者," 老大哥听说疫情紧张、人手不足,主动请缨要到卡点去帮着执勤。可毕竟老大哥已经退休了,防疫执勤还是有风险的,一开始我和大队长唱利民都没同意。"

龚敬东则表示,自己 " 毕竟才退休不长时间,防疫有经验,哪怕是当一名志愿者,哪怕是做点后勤工作,也能给大家分担一点。" 架不住龚敬东多次请战,最后大队同意他到人员和环境都比较熟悉的侯屯卡点,协助执勤。

" 早上 7 点半我自己开车去侯屯,到那正好和大家一起换衣服接班。"

换上防护服的龚敬东一下子就找到了退休前的感觉,本来大家寻思让他在卡点房间里工作就行了,可是他非要和大家一起在外边轮班,登记车辆人员、量体温、搬运防疫物资 ……

陈玘说,那些天天气特别寒冷,基本上在外边站个二三十分钟就冻透了,大家只能穿插轮换着进屋暖和," 虽然只是多了老大哥一个人,可真的是给大家工作和取暖带来很大帮助,而且去年防疫他就在这执勤,经验也多。"

考虑到龚敬东毕竟已经退休、还患有高血压,大队安排他每天只上 " 半个班 ",也就是白班,不让他再继续上夜班连续干 24 小时,晚上六七点钟以后,过往的车少了,龚敬东就开车回家。

" 有一天下大雪,高速封闭,来往沈阳方向的车辆都从侯屯走,车特别多,老大哥一直干到晚上 9 点多才回去。" 陈玘说。

从警 39 年最牵挂一个男孩

龚敬东是 1981 年从警校毕业后入警的," 干了 7 年的技侦,后来到派出所、刑警队,2001 年到的巡特警,一直到去年退休。"

龚敬东说,干刑警多年,也曾经侦破过不少命案大案,但印象最深的却是一起数额并不巨大的诈骗案。" 因为当时案件还没有办理完,嫌疑人轻生,扔下了一个才 14 岁的男孩。"

因为男孩母亲早已去世,嫌疑人这一轻生,孩子就没人管了。

" 我把他带回派出所,身上很脏,我给他换上了新衣服。"

可是孩子还得上学,不能在派出所长住啊!

" 正好他有个同学的妈妈也是一个人带着个男孩,我们就把他委托给了这名女士,所里一个月给出 300 元钱生活费。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的名字,叫杨丽。"

龚敬东说当时那个男孩学习还挺好," 管我叫干爸,我隔三差五就去看他。" 后来男孩没能考上大学,跟人去了大连打工,龚敬东给他买了辆自行车和一部传呼机," 我到巡特警后还联系过一回,再后来就没有音信了。"

龚敬东说算算年纪,那个男孩现在也有 43 岁了," 也应该成家立业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 他们都很照顾我 "

1 月 20 日中午记者见到龚敬东时,他才去牙所看完牙,麻药劲还没过,他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很正常, " 以前上班的时候,常盼着能多休息几天。现在管够休息了,又不愿意休息了,总想着什么时候还能上班。"

陈玘告诉记者,第一次新冠疫情来袭时,他们大年初二就集结了,还有半年多就要退休的龚敬东和年轻同志一样冲在一线。" 那一次值守持续了 40 多天,老大哥一直坚守在侯屯卡点。"

2020 年 9 月 11 日,从警 39 年的龚敬东正式退休了,他说," 支队、大队的领导都很关心我这个老民警,支队政委还给我写了幅字:精气神。大队的战友们也很重感情,没少照顾我。"

疫情缓和下来后,卡点的工作量没那么大了,龚敬东也就又 " 退休 " 了,他才想起来去看自己 " 露了神经 " 的牙齿。" 我现在没有啥压力,孩子在外地工作,老伴陪着岳母在家,只要大队有需要,我还会继续上岗。"

辽沈晚报特派本溪主任记者 金松

以上内容由"辽沈晚报·ZAKER沈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