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南风窗 01-21

拜登这么老,四年怎么熬

美国人不会过于担忧高龄者无法治国或半途撂挑子,但对于高龄竞选者还是有一丝担心的。

作者 | 奕文

编辑 | 何任远

美国抗疫名人安东尼 · 福奇接种新冠疫苗时,伸出白胳膊,活像 50 多岁的人,事实上他满 80 岁了。

国会众议长佩洛西衣着入时、走路轻盈,却比福奇还年长大半岁。

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 · 麦康奈尔,78 岁时刚获得又一个 6 年参议员任期;其妻子赵小兰刚刚辞任交通部长,也已 67 岁。拜登呢,比麦康奈尔略小,当然要干 4 年总统再说。

米奇 · 麦康奈尔

美国选民,怎么放心把枢机重任,交给这些老人家?这大概因为,230 多年的立宪传统,各种打补丁的修正案,使得以流水的总统为代表的政客,一旦缺位可以依照既定规则进行替补,不会引起权力体系混乱。

存在健康问题的高龄总统,无论是临时做手术需要暂时移交权力,还是突发不幸后按法定继位顺序转让权力,甚至是在因政党轮替导致的政府过渡期间当选者发生不测,都有可以应对大多数情形的预案可遵循。

但是,没有完美的预案,尤其是针对极罕见的情形,既定规则不可能穷尽所有可能性,美国历史上也因此发生了不少争议。

总统如有不测,谁来接替?

美国总统如果任内发生不幸,导致客观上或主观上不能履职,会由副总统接替;副总统如果不幸去世,将由总统任命接替者。

而如果副总统与总统同时出现重大意外(死亡、辞职、免职或丧失任职能力),也会有顺位继承的人选——如国会众议长、参院临时议长、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司法部长等等。

他们将按照一系列法律(如 1947 年总统继任法、1967 年宪法第 25 条修正案、2003 年总统继任法修正案)规定的适用情形,顺位接替。

国会众议长作为美国政坛第三号人物,是仅次于副总统兼参院议长的总统职位第二顺位继承人;参院临时议长,通常是由参院多数党中最年长的参议员挂名担任,而不是由权势很大的多数党领袖担任;各部部长的继位顺序,则通常与该部成立的先后顺序有关,但国土安全部是个明显的例外(该部部长位列总统继任顺序中的第八位,即位列司法部长之后、内政部长之前)。

美国总统任内不能履职的情况,较高频率为 " 死亡 " ——有 7 位总统(威廉 · 哈里森、林肯、加菲尔德、麦金莱、哈定、富兰克林 · 罗斯福、肯尼迪)在任内意外死亡,副总统得以直接继任总统。

美国第 9 任总统威廉 · 哈里森。他就职仅 31 天就因病去世

而在其他不能视事的情形中," 辞职 " 的仅有尼克松一例;" 免职 " 即被国会弹劾成功罢免,则到本文截稿时一个没有。

较长时间丧失任职能力的总统是有,比如伍德罗 · 威尔逊。他 1919 年 10 月中风瘫痪,却仍任职到 1921 年初届满。

美国第 28 任总统伍德罗 · 威尔逊。他在 1919 年 10 月中风瘫痪,却仍任职到 1921 年初届满

原因是,美国法律对总统 " 丧失任职能力 " 的定义模糊,即便是后来的第 25 条修正案,其第四款也仅仅授权给副总统和内阁成员或 " 国会以法律设立的其他机构成员的多数 " 来具体判断。

在政治实践中,尚没有谁真正援引过第 25 条修正案第四款来罢免总统。2021 年 1 月 6 日国会山骚乱后,民主党人又在敦促副总统彭斯启动该修正案罢免特朗普,但被彭斯拒绝。

至于因做手术而短暂移交权力的情形,近半个世纪以来只发生过 3 次(里根一次、小布什两次),且都无足轻重。但这个原本少见的情形,在如今拜登 78 岁当选总统的新环境下,显得不容低估。

拜登 1 月 20 日就任,成为美国历史上就职时最年长的总统。大选后的 2020 年 11 月 28 日,拜登在与爱犬玩耍时摔倒受伤;进一步的 CT 扫描显示,他的足中部位有轻微骨裂。随后,拜登穿着矫正鞋的画面在网上走红。

拜登与他领养的爱犬

这还是 " 不幸中的万幸 "。拜登的两位师友泰德 · 肯尼迪和约翰 · 麦凯恩,以及最器重的儿子博 · 拜登,都死于脑癌中最恶性的胶质母细胞瘤,而拜登自己年轻时也从脑动脉瘤威胁下死里逃生。联想到 " 抗癌传奇人物 " 大法官金斯伯格以 87 岁高龄死于转移性胰腺癌并发症,高龄的拜登其实一直没有摆脱意外死亡的风险。

他对此也早有准备,选择 1964 年出生的卡玛拉 · 哈里斯担任副手,并公开表示自己出事时,她可以顶班。

如何更换总统候选人

新的问题是,如果总统候选人(本文特指 " 已获得或即将获得 " 政党提名者)发生不测,尤其是在不可逆的去世情形下,也将由他的副手,即副总统候选人接替吗?

这得分时间段来评述。

首先,如果公认的总统候选人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通常在大选年的夏天举行)之前或期间去世,选择新的总统候选人的任务,就落在了这些党代表身上。有人认为,已经确定的副总统候选人将被视为领头羊。

但是,其他候选人可以尝试向代表们提出选择自己的理由。一切取决于党代会投票。

其次,如果一个党的总统候选人在 " 全国党代会之后 " 和 " 大选提前投票的起始日期之前 " 去世,该党可以以某种从权的形式选出新的候选人。日本自民党在安倍 2020 年辞职后,于疫情下重新选举党首的简化步骤,可以作为参照。

再次,倘若不幸事件发生在大选年的 10 月,那么许多州已经开始提前投票(如佛蒙特州在大选前 45 天开始提前投票),事件就要复杂一些。

弗吉尼亚居民为了投票等待了长达两个小时

从法理上看,可以把已提前投票的选民的政治意向判定为 " 投给政党而非特定候选人 ",这样,去世的候选人所得的选票,将被 " 移交 " 给该党的替代候选人。

但是,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比方说,在大选日之前一周总统候选人去世,来不及选出替代候选人,那么国会确实有权重新安排大选的时间,以便政党有时间选择新候选人。

美国历史上,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尚未有总统候选人去世。不过,有一位副总统候选人,死在了大选前一周内。

那是在 1912 年,当时的共和党副总统詹姆斯 · 谢尔曼(James Sherman,他是第一位乘坐飞机的副总统)于大选前夕于 10 月 30 日去世。谋求连任的塔夫脱总统,当时来不及找人取代他。而当伍德罗 · 威尔逊赢得大选时,竞争对手名单上的这种空缺,成了回顾选情时的争议焦点。

时任副总统詹姆斯 · 谢尔曼(左)。他于 1912 年大选前夕去世

更棘手的问题是,如果某个政党的总统候选人赢得了大选,却在 11 月的选举日到 12 月的选举人团会议(正式投票选举总统,尽管基本是走个形式)之间去世,怎么办?

那可能只有美国最高法院才能解决。原因如下:

不同州对选举人(electors)如何投票有不同的规定,联邦法律对此没有具体限制。

佛蒙特州等一些州,要求选举人必须投票给在 11 月获胜的总统候选人。另一些州允许选举人改投给其他人。

后一情况极少发生,但是可以合法地发生。比如在肯尼迪击败尼克松的 1960 年,民主党赢得阿拉巴马与密西西比两州的全部选举人票后,两州 19 名选举人里只有 5 名在最后填票时选择了肯尼迪,其余则投给了支持种族隔离的民主党参议员哈里 · 伯德。

肯尼迪和尼克松

作为附带说明,美国最高法院仍在审查有关一个州是否可以约束其选举人的案件。也就是说,如果选举人没有义务为在该州获胜的总统候选人投票,一旦该候选人去世,他们将可以自由投票给任何想要得票的人。

1872 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霍拉斯 · 格里利(Horace Greeley)在大选与选举人团于 12 月中旬的会议之间去世。他只赢得了几个州,一些选举人也投票支持格里利;有些选举人则没有。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霍拉斯 · 格里利

而当国会于 1873 年 1 月开会 " 确认 " 选举人团的投票时,由于格里利已经死了,投给他的所有选举人票都被国会作废了。这同样是有争议的,因为当年格兰特总统连任——已故的输家显得任人宰割。

最后一种假设的情形——如果党的总统候选人在 12 月的选举人团会议与次年 1 月的参议院确认投票之间死亡,该怎么办?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就该 " 拼 " 法律团队了。宪法第 20 条修正案规定,如果 " 当选总统 " 在任期届满之前去世,则将选举 " 当选副总统 " 接替。

这似乎很简单,但是关于一个人何时真正成为 " 当选总统 " 存在法律争议:是在 12 月的选举人团投票之后发生,还是在次年 1 月国会确认选举人团投票之后发生?

如果属于前者还好," 当选副总统 " 可以接替;如果硬抠字眼,说参院没确认前都不算当选,那么又将是一场混乱。此时,美国最高法院也将被要求介入。

总的来说,美国人不会过于担忧高龄者无法治国或半途撂挑子,但对于高龄竞选者还是有一丝担心的。毕竟,制度都仰赖人运作,而政客为了一己之私,有可能扭曲制度。

以上内容由"南风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