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新冠源头实锤了?这个外交部多次点名的美国实验室,到底藏着什么猫腻?

2021 开年就是一连串暴击。

这两天各大社交媒体网站,几乎都被一位卷入代孕风波的女星占领。

在众多爆料新闻中,小妹突然发现,有一个关键词悄无声息地爬上了热搜。

"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

这个以制造生物化学武器出名,研究细菌和毒素的美国生物实验室,终于正式走进大众视野。

事情是这样的,1 月 18 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公开表示: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

言论一出,中国网友瞬间被点燃!

众所周知,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一直是有的放矢,绝不会捕风捉影。

这样极具针对性的话语,几乎是直指美国咽喉。

这个德特里克堡基地(Fort Detrick)是干嘛的?

这个基地,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主要是用来开发和储存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毒药,同时研究一些可能会威胁到美国军队或公共健康的细菌和毒素。

从 1943 年到 1969 年,这里一直在开展美国的生物武器计划,甚至有约 7000 名美军士兵被迫接受化学武器试验。

这个基地,被美媒称为 " 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

2019 年 7 月,美国疾控中心突然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但具体原因拒绝公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逐渐淡出众人视线。

直到新冠病毒的暴发。

就在 " 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 攀上热搜的同时,一个名为 "Hill" 的印度人,也悄然浮出水面。

早在 2020 年 8 月 12 日,一个曾经在美国德特里克堡工作的印度人爆料:

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基地!

▲ Hill 在推特发布的长文 上下滑动查看原文

这个印度人就是 Hill。

从文章内容和 Hill 本人履历来看,TA 是一名印度裔美国人,进入德特里克堡后从事生化武器研究。

2015 年,Hill 的上司 Baric 教授,在中国发现的 SHCO14 基因片段上,合成了 Covid-19 新冠病毒。

这是病毒学、生物学意义上的重大进步。

2019 年 5 月,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发生泄漏,附近居民被感染了一种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随后以人传人的形式传播出去。

但是在病毒泄露之后,实验室和美国军方选择统一口径,隐瞒事实,错过了降低传染的最佳时间。

2019 年 7 月,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被关闭。

2019 年 8 月,美国暴发了一场大规模 " 流感 ",导致 1 万多人死亡。

好巧不巧,美国军运会训练基地就在德特里克堡旁边!

随着武汉军运会的开始,美国军运会代表团抵达武汉。

▲ 图源:新华社

2019 年 10 月 15 日,美国代表团成员抵达武汉。

军运会期间,5 名外籍运动员身患输入性传染病,住进了武汉金银潭医院!

▲ 图源:趋势网

看到金银潭医院,你有没有联想到一些什么?

就在军运会结束后,代表团回国。

2019 年 12 月,一名海员感染病毒后继续工作,病毒密封在海鲜中非法运送到武汉海鲜市场。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发疫情,中国防疫部门发现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

随着春运时期人流量剧增,中国无数城市遭到病毒的袭击。

中国封城封国,随后世界就此沦陷于新冠病毒。

2020 年 3 月 10 日,一个名为 "B.Z." 的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一条请愿贴,列出了德特里克堡基地与新冠病毒暴发有关的时间线,希望美国政府给出合理解释。

随后,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

……

Hill 说,Baric 教授认为新冠病毒不会对白种人造成巨大伤害,所以中情局才决定停止病毒传播预警。

但事实上,美国在 2019 年大规模的流感,就是与新冠病毒一同传播的。

中国政府发现病毒后,Hill 的老师 Plummer 教授,选择与中国合作。

他们准备利用手中资料阻止疫情传播,结果 Plummer 教授却突然暴毙。

在文章中,Hill 提到自己目前已经逃离实验室,未来还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虽然是美国人,但同时也是一名印度裔,TA 决定说出真相,告诉同胞们这一切。

类似 Hill 这样的爆料,在国际上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现。

顶尖华裔病毒专家邱香果博士,曾在 2019 年 7 月 5 日被加拿大情报部门以 " 违反相关条款 "(policy breach)为由,强行带走。

当天,除了邱香果本人之外,她的丈夫 Keding Cheng,以及她的多名中国学生,都被情报部门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2020 年 2 月,加拿大冠状病毒专家,实验室创建者 Frank Plummer 暴毙。

据 Nationalpost 报道,邱香果博士是加拿大顶尖的病毒学家,曾参与发明伊博拉病毒治疗药物 ZMapp。

近几年,邱香果曾几次出访中国,其中两次到过武汉。

▲ 邱香果曾获加拿大总督奖 图片来源:Nationalpost

无独有偶,2020 年 3 月底,捷克分子生物学家,索尼娅 · 佩科瓦博士在公开采访中表示:

新冠病毒里存在人工元素,该元素不会在自然界形成。

所以她认为 COVID-19 病毒起源于美国的某个实验室,而并非大众一直认为的中国武汉。

这一系列举动,都证实了西方国家,很可能早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存在!

或许这个病毒叫 " 美国肺炎 " 或者 " 德特里克堡病毒 ",比 "COVID19" 更为合理。

我们不想阴谋论,但美国在面对生化武器方面,一直是前科累累。

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当年日本战败之后,主动将所有 731 部队资料交给美国,来交换对日本天皇和 731 部队的部长石井四郎等人的免责。

▲ 石井四郎

而接手 731 部队资料的,就是如今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美国军方认为,731 部队细菌武器资料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

其价值甚至比将石井四郎(日本陆军中将,731 部队部长)等定为细菌战犯更为重要。

因此 731 细菌战报就从 " 战犯罪证 " 中消失了。

在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中,有一座名为 731 的大楼,其作用不言而喻。

美国聘请石井四郎为高级顾问,在这里大张旗鼓展开细菌实验,甚至有报道称,该基地突破了不能利用活人实验的人道底线。

二战后,美军研制出的 " 橙剂 ",被用于越南战争中。

美军用飞机低空飞行,将药剂喷洒在游击队人员可能会藏身的森林、丛林和其他植被中。

橙剂生产过程中,产生有毒杂质四氯双苯二恶英,在使用中造成了越南民众大量伤亡,甚至美军士兵本身也因此感染和积累了二恶英,后代也有成为畸形儿的风险。

▲ 畸形儿后代

这一系列天怒人怨的行径,不得不让人怀疑:

新冠病毒,到底是不是一场针对中国的阴谋?

其实我们也知道,疫情当前不管源头如何,我们应该先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但是,有些西方国家实在是欺人太甚。

此前对于 " 新冠病毒源头 " 的猜测众说纷纭,中国也一直是西方世界集体甩锅、泼脏水的存在。

他们随意捏造谎言,将世界舆论引到中国人的头上,让数万万中国同胞来替世界背锅;

他们打着 " 中国病毒 " 的旗号,肆意欺辱我海外同胞;

他们效仿着面对晚清政府的强硬,企图梦回百年前,让中国赔偿全世界。

如今,距离新冠病毒暴发已一年有余。

很多身在海外的中国同胞们,仍然在饱受着舆论的歧视和暴力。

这一切,我们看懂了,看透了。

可如今,我们早已不是那个中国!

这群有心政客之所以锲而不舍地抹黑中国,正是因为我们前进的步伐足以让他们心惊。

5000 年的淬炼,足够我们孕育出一颗坚定的心。

不管是什么样的处境,不管是什么样的磨难,我们都不会畏惧。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今天,冲上热搜榜的 " 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让我们看清了豺狼的真面目。

正如华春莹所说:" 希望美国个别政客,尊重科学,拿出起码的良知,停止搞‘甩锅’和政治博弈的把戏。"

未来,我们会带着这份记忆重新踏上征程。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编辑 王剑青

值班主编 张颖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