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时代财经 01-19

张恒律师发声:郑爽主动借 2000 万,170 万美国生孩子,750 万两人花

代孕、弃养、借贷纠纷 …… 热搜体质女演员郑爽与前男友张恒的瓜越吃越大。

今日上午,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审理,时代财经联系到该案件中张恒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俊。

对于这起借贷纠纷,张恒方面否认了 " 创业借款 " 的说法,称是郑爽主动为之,而这笔借款很大部分花在郑张二人共同生活以及赴美 " 生 " 子上。

"170 多万花在孩子上了 "

在这起借贷纠纷案中,郑爽作为原告,要求张恒偿还借款 2000 万。周俊表示,张恒方一审败诉原因是郑爽方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据周俊所说,2018 年 11 月份,郑爽在微信上问张恒:"2000 万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当时张恒正在酒吧,就回了一句:" 那就当是我借的吧。"

因此,一审时法院认定了他们之间的借款关系。

但周俊认为,张恒说出 " 那就当是我借的吧 " 这句话是有前提的。

按周俊的说法,这段聊天发生时,两人已经是同居关系。此前,张恒自己有稳定的工作。两人恋爱后,张恒兼职为郑爽打理一些业务,包括一部分经纪工作。之后郑爽觉得张恒做得不错,要求他辞职,两人一起去开公司。

周俊告诉时代财经," 张恒很要面子,觉得兼职帮郑爽做事,两人至少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如果全职来为郑爽打工,那两个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就打破了,所以张恒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在这个时候,郑爽便提出了 2000 万这件事。

据悉,郑爽曾口头告诉张恒," 你不拿工资也可以,我一次性给你 2000 万,然后你帮我赚钱,就等于还给我了。" 后来,郑爽在聊天中再一次提到这件事,并称 " 那以后我们一个月见一次面好了。"

周俊认为郑爽在此时说这句话另有目的," 其实就是用这个来威胁他(张恒),如果不辞职,如果不接受郑爽的 2000 万,两个人就解除现在的同居关系。"

但是在法庭上,郑爽方面表示,张恒是因为要创业,跟郑爽借了 2000 万。

对于这样的说法,周俊无法同意," 首先,张恒从来没有主动问过郑爽借钱;其次,拿到 2000 万之后,张恒就辞职了,全职为郑爽服务,也不存在拿这个钱去创业。"

据悉,法院也曾问郑爽方," 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去做什么?" 对此郑爽方面的回复是 " 并不知情 "。

今日上午,周俊在法庭上表示:" 郑爽是给了张恒 2000 万,如果这算借款,那事实上张恒帮郑爽做经纪人,搭建平台、经营公司以及当时他自己出镜与郑爽录综艺节目,一分钱都没有拿过,所以,相对的,也就把这笔钱还了。"

周俊告诉时代财经:"2018 年 11 月张恒拿到钱,12 月两个人注册了两家公司,12 月底两个人就去美国了。"

周俊认为一审对事实部分的调查不清楚,他们收集到的证据显示,张恒拿到的这 2000 万中有 750 万是花在张恒和郑爽的共同生活费用、公司员工的工资、公司的装修、投资郑爽所开的一家服装公司以及孩子身上,此外,至少有 170 多万花在了孩子身上。

而对于这个孩子的解释,周俊表示,大家现在都知道这个事," 我只能告诉你,是花在了孩子身上。"

合开公司一地鸡毛

2018 年 7 月 26 日,有媒体拍到演员郑爽与综艺节目《这!就是铁甲》的赛事总监张恒约会,两人行为亲密,恋情随即曝光。

郑爽和张恒也不藏着掖着,爱得十分高调,一度被外界认为会步入婚姻殿堂。除此之外,两人还合伙开公司。

谁料到,亲密关系持续一年左右,郑爽与张恒的感情便出现危机。

2019 年 10 月,郑爽在综艺节目《女儿们的恋爱》现场与张恒起争执后大哭。两个月后,便有媒体爆料两人早前已分手,双方之间还有经济纠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 年 12 月,郑爽和张恒开了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鲸谷座 "),法定代表人为张恒,大股东为郑爽,持股比例 68%,二股东为张恒,持股比例 32%。鲸谷注册资本为 2000 万元,实缴 1020 万元。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鲸谷座下面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鲸乖乖 "),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张恒。鲸乖乖运营的一款 "M77" 手机软件,相当于郑爽的粉丝聚集地。通过鲸谷座,郑爽间接持有鲸乖乖 48.96% 的股份,为鲸乖乖实际受益人,而张恒间接持有鲸乖乖 23.04% 的股份。

图片来源:天眼查

那郑爽方面所说张恒借钱去创业,是否就是创立了这两家公司呢?

对此周俊解释道:" 投资公司的钱和郑爽给张恒的 2000 万是两码事,鲸谷座和鲸乖乖是郑爽另外投资了 1020 万。"

据周俊所说,两家公司为郑爽开发、运营个人社交平台 M77,投入资金 1000 多万元,但是为郑爽服务后,营业收入是零,郑爽没有支付任何费用,造成公司累计亏损超过 1000 万元。虽然投资公司的钱都是郑爽出的,但是公司的注册资本是用来维持公司运营和偿付对外债务的,如果股东把钱都用在自己身上,事实上就是侵害了其他股东及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据媒体报道,2020 年 8 月,鲸乖乖因拖欠多名员工工资被起诉。天眼查显示,2020 年 8 月,王一婧起诉鲸乖乖,执行标的为 10000 元。然而,鲸乖乖并没有在指定时间内履行给付义务,于是作为鲸乖乖法定代表人的张恒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图片来源:天眼查

对此周俊表示,事实上是公司被起诉,因为公司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所以按照法律规定,是可以把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的," 所以很多媒体说张恒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是不准确的。"

但由于两人此前是恋人关系,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 " 剪不断理还乱 "。

周俊称,郑爽给张恒的 2000 万是打到张恒的理财账户上,这个账户上还有张恒本身的存款、投资收益以及父母给的钱,而鲸谷和鲸乖乖的办公室装修以及购买办公电脑的费用,都是从这个账户支付的。因为郑爽方面要求保全财产,现在法院已经查封了张恒所有银行账户,账户资金总计 1500 万。

2021 年 1 月 15 日,张恒发布申明称," 因与郑爽经营理念不同,已于 2019 年 11 月分别辞去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执行董事与总经理职务,并分别于 2019 年 11 月 18 日、2019 年 11 月 25 日将鲸谷座、鲸乖乖的相关证照、公章、财务章、合同章、发票章以及所有记账凭证、内部财务凭证、合同等移交给郑爽授权委托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赵嘉炜律师,本人自此不再参与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并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等相关事宜。"

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2019 年,郑爽的律师把所有的文件、公章都拿走了,然后才让员工起诉张恒。"

对于此案件,周俊最后表示,他们希望可以调解,但是郑爽方面非常坚决表示不调解。

针对周俊所说信息,时代财经联系郑爽、郑爽工作室,截至发稿时未能有回复。同时,时代财经致电郑爽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对方工作人员称该案件代理律师赵嘉炜不在,并拒绝了采访。

以上内容由"时代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