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红星深度 01-13

“用生命裸奔”的外卖员

2020 年伊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蔓延全国,因所在企业不能如期复工,在浙江打工的汪辉做起了饿了么的兼职骑手," 来钱快,能缓解经济压力 "。

跑了几个月,特别是在经历了同事送餐时出了事故却求助无门后,他对干这一行逐渐有了不安的感受," 我不知道如果我出了事,我能依靠什么,我的保障又是什么?"

2021 年 1 月 8 日,饿了么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平台猝死保障金额将提升至 60 万元。但汪辉仍旧不能放心," 这保险理赔金是骑手自己在交,但投保额度和产品种类都不是自主选择的,约定的条款有太多限制。且除了保险外,我们骑手就像在‘用生命裸奔’一样。"

公开资料显示,美团在线注册骑手 270 万,饿了么蜂鸟配送在线注册骑手超 300 万。随着越来越多外卖骑手维权无果事件被曝光,不少人开始思考,超 570 万外卖骑手的权益是否真的得到了保障?

2021 年 1 月 6 日,北京,外卖员在寒风中骑行。图据东方 ic

应聘者青壮年居多

安全保障问题少有人问

在社交网站发布外卖骑手的招聘信息,解答应聘者的简单询问,再将有意向的应聘者引荐给外卖平台线下配送站 …… 这是 30 岁小伙高宇的工作日常," 过年这段时间比较缺人,只要是经我推荐过去且在职 15 天的,一个人我可以拿到 2000 元的佣金。如果是特别缺人的站点,一个人我能拿到 3000 元。"

高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原是某高校学室内设计的学生,为保证找到合适的工作前有一定经济收入,他在 2015 年干起了外卖员的工作。" 当时的外卖员有 3 种类别,一个是直属于外卖企业的全职配送员,另外两种则是隶属于外包公司的全职员工或兼职员工。"

高宇称,他入职外卖员的时候,是直接与美团总部签署的合同,只是后来做久了便跳出了外卖员的行列,成为了一名外卖员 " 中介 "。

之所以做 " 中介 ",高宇解释,是因为目前整个外卖行业对人的需求量大。"2017 年后,美团、饿了么等企业逐渐取消了直属于他们的全职配送员,将配送业务全部外包给第三方。现在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第三方公司运营着这一区域的配送业务,而且他们也特别需要外卖骑手。"

高宇称,加上外卖骑手入行门槛低," 不看学历,只要行动方便,会使用智能手机软件就行 ",工资收入也比较高,前来应聘咨询的人每天都不少。

" 应聘的人大部分是文化程度不高的青壮年,他们最关心的都是薪酬多少和出了交通事故要怎么处理。" 高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向他询问招聘信息的人里也有大学生、白领等群体,但很少问及安全保障等情况," 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长干,所以对自己的保障问题并不关心,十个人里面,可能只有一个会问一下,也不会深究。"

记者发现,以 " 外卖骑手 " 为关键词的民事案件纠纷就有 900 多件,其中交通事故中外卖骑手负责的占大多数。图据中国裁判文书网

对于 " 应聘者在配送站面试或上岗培训时,站长等相关负责人是否会详细介绍安全保障 " 等问题,高宇表示,站长不会主动提起,就算有骑手问到,也会含糊过去。

据高宇介绍,目前的外卖骑手主要分为专送和众包,即专送隶属于配送站的全职骑手,有底薪(美团有责任底薪,饿了么没有底薪),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接受系统派单,不能取消订单;众包则是指兼职骑手,注册通过即可上岗,但没有底薪,可以自由抢单,也可以拒绝系统派单,但多次拒绝会被限制抢单。" 专送骑手都是和第三方公司签订劳务合同,但第三方公司很少有为骑手缴纳五险一金的。众包则没有劳务合同,更谈不上社保等事宜。" 高宇说,目前骑手能得到的保障,仅有平台方每天扣除的 3 元钱,用作购买保险。

" 相对来说,专送比众包多一点点的保障,但并不牢靠。" 高宇说,相比独来独往的众包骑手,有站点、有团队的专送骑手,如果出了事故,可以优先找站点站长处理," 如果骑手和站长的关系好的话,站长会帮忙走公司途径报销处理。如果关系一般,站长很多时候都不会管的,就算去投诉也没用,平台会让走司法程序,最后往往会因为和平台没有劳务关系而败诉,第三方公司则会钻法律漏洞各种推诿。"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红星新闻记者发现,以 " 外卖骑手 " 为关键词的民事案件纠纷就有 900 多件,其中交通事故中外卖骑手负责的占大多数,且在相关案件审理时,赔付伤者的主体往往互相推诿。判决结果中,外卖骑手本人赔付、保险公司赔付、派遣公司赔付等情况均存在。

无劳务合同

出事后骑手维权难

" 因为没有与第三方公司签劳务合同,众包骑手就像是在‘裸奔’,用生命在送外卖。出事后,又因法律的不完善,维权困难重重。" 冯华的老公肖清,是饿了么的一名众包兼职骑手,2020 年 5 月 6 日猝死在送餐途中,年仅 38 岁。

事后,冯华作为家属,没能为肖清申请到工伤赔偿,也未向平台方讨要到合理说法,最终仅得到保险公司的 3 万元理赔。

冯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与肖清是武汉当地人,因家中小孩需要照看,2020 年 1 月,肖清注册成为一名众包兼职骑手。

" 这个工作时间比较自由,赚的钱也不少,但受疫情影响,前两个月一直没有收入,等到 3 月份后,生活开始恢复正常,他接到的配送订单也才多了起来。" 冯华回忆,在出事前 2 天,肖清还曾告诉她平台有个冲单奖,连续出勤 2 天以上,且每天完成有效配送单 30/54/84 单以上,就可获得 48/108/252 元奖金奖励," 为了拿这个奖金,那几天他更加拼命地跑单。"

2020 年 5 月 6 日 18 时 20 分,肖清连车带人一起倒在了送餐路上,经 120 急救中心半小时的抢救后无效死亡。后经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技术队对现场的勘验,初步排除案件可能。另据武汉盘龙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卫生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显示,肖清系猝死。

" 和所有出了事故的骑手家属一样,直到出事后才发现,我们居然和平台、和第三方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冯华称,事后她联系过一个自称是与肖清签了合作协议的公司员工,对方告诉她,肖清与公司所签的协议种并无工伤一说,当前只能给家属 2000 元的人道主义费用,若不行则建议冯华向有关职能部门咨询。

冯华不肯接受对方的说辞。去年 7 月,她向武汉市黄陂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

黄陂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驳回了冯华的仲裁请求

据其提供的仲裁裁决书显示,仲裁委员会认为,此案并非传统型劳动用工关系,而是通过互联网平台终端的一种新型用工模式,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审查双方是否具有人身依附性、从属性特征以及人身依附性、从属性的强弱程度。因肖清与涉事公司不存在紧密的人身和经济从属性,缺乏长期、持续、稳定的职业性特征,因此被认为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冯华针对肖清的工亡赔偿申请也被驳回。

据红星新闻此前关于北京外卖员猝死在送餐途中的报道中,饿了么平台工作人员曾表示,死者系众包兼职骑手,与平台不存在任何关系。

" 骑手现在的这种劳务关系比较灵活。" 另一外卖企业内部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目前的情况下,骑手与平台确实没有直接关系,也不存在劳务关系。

" 冬天送餐,客户嫌弃饭冷,给骑手差评,骑手申诉无效 "、" 接到亲属的外卖订单,事后被系统认为是虚假订单,作扣罚处理 "、" 送餐路上撞到他人,对方身上物品贵重,超过了理赔金额,多出来的钱还是得骑手自己出 "…… 在一个上千人的外卖骑手 QQ 群里,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不少外卖骑手在吐槽自己的维权难、申诉难。而针对这些难题,骑手们往往只能私下抱怨一二,因无法找到诉求门路而作罢。

" 不放弃不行,又没地方投诉反映,我们就像是隐形的,不被重视也不被保护。" 一群友说到。

唯一保障是保险

骑手称其限制条件多

" 下载一个专门的 APP,再根据提示进行操作:上传身份信息,扫脸实名验证,绑定银行卡 ……" 受疫情影响,在浙江打工的汪辉做起了饿了么的兼职骑手。起初,他认为做外卖骑手来钱快,工作自由,干活比较自在。但跑了几个月,特别是在经历了同事送餐时出了事故却求助无门后,他对干这一行逐渐有了不安的感受," 我不知道如果我出了事,我能依靠什么,我的保障又是什么?"

2021 年 1 月 8 日,饿了么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平台猝死保障金额将提升至 60 万元。对此,汪辉仍旧不能放心," 这保险理赔金是骑手自己在交,但投保额度和产品种类都不是自主选择的,约定的条款有太多限制。且除了保险外,我们没有其他保障。"

据汪辉回忆,每天自成功接到第一笔订单后,系统就会强制扣除他 3 元钱作为购买保险的服务费," 没办法,不扣就接不了单 ",且每次系统都会提示生成了保单," 去后台能看到单号、承保公司和生效时间,但没有完整的保单内容,所以也没法查看实际的投保金额。"

汪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一直以来大家都默认这 3 元钱就是买保险的费用,虽然看不到实际投保费用,但能看到保单号和生效时间也就没再关注," 毕竟买了就算是有保障了。"

前不久,媒体报道指出饿了么在给骑手实际投保的金额为 1.06 元后,汪辉自查了自己的保险费用,发现确实每天投保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保费只有 1.06 元,其相对应的意外伤害赔偿为 65 万,猝死身故赔偿为 3 万元。

" 看到这样的事实,每天除了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提高自己的安全保障。" 汪辉说。

汪辉还称,平台方为其购买的保险单上的有效时间并非专指全天 24 小时,而是有特定的时间范围," 等待订单的时候,以及上下班的途中发生意外,保险公司都是不赔的。" 不仅如此,有时候在送餐途中出了交通事故,骑手还需拍照留证," 有时候光留证也没用,还得等保险公司的人来现场认定,否则报不了。"

美团骑手提供的平台每日购买的保险内容详情

据其提供的饿了么平台为骑手购买的保险理赔说明显示,饿了么旗下的所有骑手均购买的保险产品为 " 蜂鸟众包网络平台配送人员意外险 ",由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承保,保险期间为每日 0 时起至当日 24 时止。

值得注意的是,该份保险的责任期限规定,配送服务过程(即保障时间)即指被保险人在平台抢单后去取餐、送餐及订单配送完成后 90 分钟内(配送完成返回的时长不超过 90 分钟)。

针对此类现象,红星新闻记者特意向包括美团及饿了么在内的多名骑手求证。经骑手们印证,目前不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的外卖骑手,每天均会被系统强制扣除 3 元钱用来购买保险。

" 都是扣 3 元,但饿了么只交了 1.06 元,美团实际的投保费则是 2.9 元。" 一美团外卖骑手告诉记者,在他的保险单里,明确注明了自己所购买的保险版本为基础版,每天的保费是 2.9 元一个人,其中骑手死亡(第三责任)赔付是 45 万或 65 万(骑手死 / 伤亡责任)。

对此,前述内部人士表示,虽平台与骑手并无劳动关系,但平台会要求合作商为骑手购买社保以及商业保险," 商业保险险种涵盖意外身故、伤残、医疗、误工及第三方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尽可能的为骑手提供保障。" 但对于合作商是否会如实购买,该内部人士则表示不清楚。

以上内容由"红星深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内容来源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