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男子醉酒出车祸身亡,同席未劝酒、未饮酒的朋友要担责吗?

现代快报讯(记者 邓雯婷) 蔡军和几个朋友一起在朋友家吃饭,主人热情地做了饭菜还拿出酒来款待大家。席间,有人离开,有人没喝酒,女主人觉得大家喝得太多还藏起来部分酒。饭后,喝醉的蔡军骑电动车回家,不料遭遇车祸身亡,他的家人将一起吃饭的 6 个朋友告上法庭索赔。那么离开的人、没喝酒的人和藏酒的女主人还要承担责任吗?2021 年 1 月 13 日,现代快报记者从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了解到这起案件。

男子酒后骑车遇车祸死亡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刘平与杨刚、李玲、赵宝等 6 人为同一工厂的朋友。2019 年 5 月的一天,几人聚餐时商量带上食材到杨刚与李玲家中烹饪。隔天,刘平带着 10 斤小龙虾来到杨刚与李玲家中,并邀上了蔡军、李云、赵宝共同聚餐。作为主人的杨刚自然担起了大厨,同时拿出两瓶白酒和一些啤酒款待大家。当天晚上 7 点左右,人到齐后饭局开始了。吃了一段时间后,陆强也到场吃饭,吃完饭后便离开,其余几人仍在喝酒。席间,杨刚、刘平、蔡军三人相互敬酒,气氛很热闹。李玲见 3 人饮酒较多,劝说大家少喝点,并将部分酒藏起。

饭局结束后,蔡军准备骑电动车回家,众人纷纷让他不要骑车。然而酒劲正酣的蔡军哪听得进去,骑上车便离开了。当晚 9 点半左右,摇摇晃晃的蔡军沿路行驶时,不慎撞到桥旁护栏及路灯杆后摔倒,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相关部门对蔡军血样和尸体进行了检验,他血样中乙醇含量为 183.5㎎/100mL,远远超过了醉驾标准。同时,交警大队认定蔡军应负事故全部责任。

死者家属将 6 人告上法庭索赔

蔡军的突然离世,给年迈的父母与尚未成年的子女一锤重击。悲痛之余,他的家人将当日与蔡军共同聚餐的 6 人告上法庭,要求承担赔偿责任。

庭审中,李云辩称:" 我当天既没有喝酒也没有劝酒,出于人道主义愿意适当补偿。" 杨刚辩称:" 我与蔡军并不相熟,也未邀请他到家中吃饭,且仅在开席时相互敬酒,席间均各自饮酒未劝酒。聚餐结束后,也都劝蔡军不要骑车。我认为蔡军是自己醉酒车祸身亡,与我无关。" 陆强辩称:" 我仅在席中吃饭,吃完并离开,未饮酒与劝酒,我还曾提出要送蔡军回家。"

刘平、赵宝共同辩称:" 蔡军为交通事故身亡,不是醉酒身亡。我们在席间未劝酒,席后也劝阻蔡军不要骑车。" 李玲辩称:" 未邀请任何人到家中做客,席中也劝大家不要饮酒,还把部分酒藏起来,我不应该承担责任。"

关于赔偿责任,法院这么认定

法院认为,关于赔偿责任的问题,蔡军死亡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醉酒后驾驶非机动车上道路行驶,遇情况未采取有效措施,未确保安全所导致。蔡军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理应知晓饮酒过量的后果,更应当知晓饮酒后驾驶非机动车上路行驶的后果,故他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法院认为,因蔡军是与杨刚、刘平共同饮酒过程中醉酒,共同饮酒人杨刚、刘平未尽到提醒、劝阻、照顾、通知家人、护送回家等合理安全注意义务,故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李云虽未共同饮酒,但他前一天与蔡军等人共同吃饭饮酒,应适当提醒、劝阻蔡军饮酒,且他自愿适当补偿原告,法院酌情认定李云应承担补偿款。因赵宝、李玲、陆强并未饮酒,也没有证据证明存在劝酒行为,故不承担责任。

法院认为,结合本案实际,刘平提供部分食材,杨刚提供食材、掌勺并提供酒水,二人在与蔡军共同饮酒过程中,均应当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在明知他醉酒的情况下未有效阻止他驾驶电动车上路,没有尽到通知家人、护送回家等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致他发生严重交通事故,根据杨刚、刘平二人的过错程度,法院酌定杨刚、刘平各承担 2.5% 的赔偿责任。李云仅表示同意适当补偿,却未明确补偿的数额,法院酌定李云补偿原告 5000 元。

法官提醒:开车不喝酒

溧水法院经审理后,判决杨刚、刘平各赔偿原告 38449 元;李云支付原告补偿款 5000 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蔡军家属对一审判决不服,上诉至南京中院。2020 年 6 月,南京中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承办法官提醒,饮酒是正常的社会交往,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免不了推杯换盏,但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过量饮酒不仅伤身,更存在安全风险。不劝酒,不灌酒,同饮者醉驾后护送其安全到家,做好这些,悲剧就能避免。春节将至,在这里提醒大家,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