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呦呦鹿鸣 2020-12-03

有些地方,渐有醒觉之意

Photo by Pixabay from Pexels

文 / 呦呦鹿鸣

今天,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众号专文推送了一则消息:《…… 刘某国奸淫幼女案被告人被依法判处死刑》。

这个案件特殊就特殊在死刑。因为很少见。

之前,我在呦呦鹿鸣 " 反对麻木司法 " 系列文章中已经多次论述了这些年来司法体系对奸淫幼女、猥亵儿童案判决的轻刑化趋势,从量刑标准到实际判例,许多地方的判决越来越轻。典型如 11 月 13 日的福建泉州惠安法院,两起强奸幼女案,被害幼女一个 5 岁,一个 7 岁,在该院院长亲自担任审判长的情况下,两名罪犯只获刑 4 年半。而且,惠安法院还发布公众号表示这是 " 从重处罚、绝不姑息 ",是对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 " 亮剑 ",是守卫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这种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是典型的姑息养奸,真是把我气得原地爆炸,决意亲自去惠安跑一趟,查个明白。

当然,正如 " 反对麻木司法 " 系列文章所说,惠安法院之所以如此懵懵懂懂、迷迷糊糊,公开宣扬这个判决,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想跳出来,而是因为整个系统沉浸于对这类涉及幼童案轻刑化泥潭中,以至于他们会误认为四年半已经是 " 亮剑 " 了。

古语有 " 习非成是 ",又有 " 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说的就是当下这种麻木司法的痹症。

反观 12 月 2 日哈尔滨中院这个判决,同样也是公众号发布消息,同样也是法院院长(金银墙)出任审判长主持庭审,直接死刑。

法院查明:8 月 29 日晚,刘某国将四岁女童周某某从周某某家门口骗走,挟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城乡路汇智东方悦工地西侧彩绘宣传围挡下排水沟内,不顾周某某的反抗,采用暴力手段猥亵并强奸周某某,致周某某身体三处重伤二级,其中一处九级伤残、二处十级伤残。

法院特别指出," 刘某国曾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两次被判处刑罚,刑满释放后不思悔改,使用特别残忍手段奸淫年仅四岁的幼女,造成被害人三处重伤的特别严重后果 , 严重损害被害幼女身心健康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这里点出了一个一直被忽略的重复犯罪问题。比如,今年 5 月 7 日,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汤泉镇一名 9 岁女童不慎落水,被一男子救起后带走并失踪,随后女童尸体在山林中被找到,死前被强奸。嫌疑犯被抓住后,受害幼女父亲发现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情况:这姓单的男子,是 1988 年 11 月出生的,才 31 岁,已经是第三次强奸作案——第一次,这个单 ** 奸杀了一名 6 岁半的儿童,也是汤泉镇的孩子,被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判刑 10 年,2013 年 1 月就刑满释放,出狱重获自由了(被害人父亲说单 **" 只坐了四五年就出来了 ",目前尚无公开司法文件佐证);第二次,就在刚刚被释放的那一年,他又去强奸别人(当地人说这一次受害人仍是女童,但目前也没有公开判决内文,无法知道确认这一点),于是又被判强奸罪,这次获刑 2 年 7 个月,这个两年七个月的判决已经很轻了,竟然还获得减刑,被提前释放回到了当地。

一个受害者,两个受害者,现在到了第三个受害者,这种悲剧,为什么不能避免?南京此案目前尚未有终审,但强奸犯多次入狱出来后重复犯罪的案件确实存在,我就知道有一个罪犯,曾经五次因为强奸幼女、猥亵儿童入狱,但每次出狱又立即对孩子下手的真实案例。

每一次对恶行的纵容,都是对善良守法之人的侵害。

在这个意义上,哈尔滨市中院将曾经有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前科的罪犯判处死刑,是罕见的重判,客观上是吸取了南京幼女案近在眼前的教训。

同时,也是对奸淫幼女案轻刑化趋势一次遏制。

就我的观感来看,麻木的司法体系,渐渐有些醒觉的意思。

这种醒觉,在最近的山西运城,也有一些迹象。

今年 8 月 16 日,因为自己女儿曾多次遭遇猥亵,在报警后,运城市盐湖区河东一中一位家长在网上公开征集河东一中教师弋某在校猥亵女生线索。当时,舆论非常关注,河东一中教务处工作人员却对媒体宣称:弋老师并没有公众所说的猥亵," 他就是有时摸摸头,关心了一下,不算猥亵 ",舆论令其 " 在学校待不下去了。人家都走了,你还能咋样?"

明明那位家长已经公开指出:这位弋老师之前曾有猥亵女生的劣迹,学校里众人皆知,教务处还这个态度,真是令人怀疑这家教务处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猛一听,似乎这位老师才是受害人。正所谓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11 月 30 日,《山西日报》报道说,弋某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 8 年并处从业禁止 4 年。猥亵案 8 年判决可不常见。公诉方(盐湖区人民检察院)说:弋某身为人民教师,负有保护学生身心健康的责任,但其违背师德,对未成年学生实施猥亵行为,造成被害人兰某心理障碍和自残,社会影响恶劣,应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同时查明弋某主观恶性较深,社会危险较大,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从严惩处,遂依法提出了精准量刑意见,并根据弋某的一贯表现,根据其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需要,拿出宣告从业禁止的量刑建议,法院予以采纳。

在过去的一系列文章中,我们反复说 " 保护幼童,是一个国家的文明底线 ",但是," 麻木司法 " 却让这个底线百孔千疮。每一次枉法轻判,都是在往这个族群的腰眼部位捅上一次刀子

现在,特别是在经历了王振华猥亵幼女案的全国大讨论之后,在这次刑法修正案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听取了群众呼声,增加了新的条款,进一步明确了一些五年以上判罚情形。我们曾经将这个条款称为 " 王振华条款 "。(见呦呦鹿鸣:《我们叫它 " 王振华条款 "》)

这都是发生在最近几个月的事情,我们在亲眼见证一个司法实务趋势的变迁,我们也注意到一些地方的法官、检察官开始渐渐醒觉过来,亮明了态度。

这就很好啊。

那些在过去几个月抨击 " 呦呦鹿鸣过去是天使,现在是恶魔 " 的法官们,应该明白该怎么做了吧?最近,有消息说,有些地方的某些培训班上,授课老师以呦呦鹿鸣为例,指导一些地方机构负责同志如何 " 应对 "。但我觉得,应该紧张的不是那些学员,而是我——说错一句话就会跌入万丈深渊。相反,你们只需要本着一点天地良心在法律体系内办事,用好手中权力,就一点困扰都不会有,学了太多 " 应对技术 ",反而容易本末倒置,自寻烦恼。

这里给司法诸君提供一个学习的榜样:《本院认为 | 一场默默无闻的阻击战》。当然,类似榜样着实难得,可遇而不可求,读者朋友如果恰好遇到,欢迎分享给我。

现在,泉州的法院、检察院同志,看你们的了。

让孩子们健健康康、安安全全地成长,是如此简单平常的愿望,但却从来不是可以想当然的事。们不得不持续地付出 100% 的努力,才能把底线一点点地拉回到正常位置。对恶人,持续不断地予以震慑;对社会,持续不断地予以鞭策,保持警醒。就是读者诸君要一起做的事。

20201202 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 每天一千字 " 发起人,倡导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曾任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主笔、《网络传播》执行主编、无界新闻主编。

以上内容由"呦呦鹿鸣"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