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电影爬虫 2020-12-03

燃尽欲望的他,新片爽翻

作者 / 晕车车

编辑 / 老年公寓

刚巧,正看着园子温的首部随笔记《用电影燃尽欲望》时,他的新片——埃舍尔街的红色邮筒》就悄然出了资源,这也是他去年因心肌梗塞住院回归后的第一部作品。

放下书,打开这部 " 园子温式 " 又长又混乱的影片,显然为他的随笔做了最好的注脚,你会看到他如何电影诚实的实践书中所写的创作动机,燃尽自己的欲望。

相比他上一部改编自真实犯罪故事的影片《在无爱之森呐喊》,这部《埃舍尔街的红色邮筒》就显得非常小清新了(没什么血腥场景,适合普通观众观看),回归了" 纯爱 "——

贯彻他撕碎条条框框的 " 电影性 ",对电影创作的纯爱;贯彻他的小人物主义,对影片中每张面孔的纯爱。

撕碎电影性," 贯彻电影的邪道、电影的左道 "是园子温拍电影的最大态度,也是他的人生。

所以看园子温的作品很需要对胃口,喜欢的爱到不行,不喜欢的会觉得恶心,拼噱头,被骂 " 根本不是电影 ",而这就是他的目的,拍一些不以讲故事为目的、没有逻辑的影片,用情绪堆砌出一部充满内裤、自杀的 JK、变态、血浆、近乎搞笑的猎奇性爱 ......,莫名其妙的影片。

小人物主义,在于出现在他镜头下的人物,不论戏份多少都有些病态,每个人的故事都叫人难忘," 瞒着丈夫沉迷卖春的妻子、为亲生儿子准备上吊工具的父母 ",他们多是拥有一个特殊的家庭。

在园子温看来,这种特殊性是普遍存在的,每一个人的家庭关系都值得描绘,只是他把这种特殊性夸张的挖掘了出来。

说完这两点,就可以在《埃舍尔街的红色邮筒》找到他的主题了。

青年导演小林准备拍摄一部文艺片《面具》,为了寻找素人演员,四处张贴招募海报。

应征要求是发一张照片和文章,详细说明自己为什么想演这个角色,不接受电子邮件,所以那些希望成为女主角的女孩们都写好简历投递出去,人物通过这个红色邮筒联系起来。

这部电影没有主角,只是描写了这些奇奇怪怪的素人演员。

虽然零零碎碎,但结构还是比较清晰的。

以每个人进入试镜考核作为时间线索,再一一讲述她们的背后故事,他们是此刻的试镜演员,同时又是自己故事中的主角。

有一群年轻女孩组成的 " 少女帮 ",表面看起来很和谐,实际上都与小林导演手下的助手 Joe 有着情感关系。

Joe 是绿衣女孩夏目的前男友,现在和短发女孩久留美在交往,却仍和夏目纠缠不清。

夏目一边觉得这种行为很差劲,一边又忍不住堕落,并似有似无在久留美面前表现出自己才是懂 Joe 的那个人。

她在试镜的自我介绍环节坦白,说自己是个十足的婊子,父母早就放弃自己,自己也就放任了自己。

有一个坚持做了二十年群演的老头。

没什么本事,显然很被家人看不起,但他却沉浸在自己的 " 演艺世界 " 里,会带着别的群演回家看电影录像带,骄傲的说:只有在这些电影里发现了他,才算是真正看过这部电影。

掐表记录自己在电影名作里出现的时间,14 秒的时长就能让大家感到敬佩。

老头说这是自己最成功的一次表演,完全融入了场景之中。

虽然看着很可笑,但对于有些心怀演员们的群演来说,也许谁都不曾在意,但自己出现的镜头一定会如数家珍。

当然,在这群水平不一的素人中,小林导演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女演员。

失去丈夫的年轻女孩桐子,拥有一个控制欲很强的母亲,她想当演员也是为了完成亡夫的愿望。

虽然看着柔弱,处处被家长限制,但她无比坚定的贯彻亡夫的遗志,也在这一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 " 脸 ",自己的演戏天赋。

以及,被父亲强暴变得精神不正常的女孩安子,在父亲死掉之后,和父亲的尸体共处了几天,是她杀了父亲,还是父亲选择自杀?

在试镜现场,她说出了自己压抑许久的痛苦,父亲的死让自己焕然一新。

不过,桐子和安子却没有顺利当上主角。

她们的角色被投资方塞进来的女明星替掉了。

这违背了小林导演的初衷,让他异常痛苦。

自己拍摄《面具》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为了启用素人演员,找回自己当初拍电影的热情。

因为小林过世的女朋友就是十年前他自主拍片时选择的素人女主角,他至今仍然思念着她,同时也怀念着自己能自由拍摄电影,不被投资方指手画脚的日子。

所以,影片中,前女友成为了一个自由意志的化身

她出现在小林的身边,为他做出勇敢的决定,写离经叛道的剧本,选择毫无经验的素人演员,其实这些都是小林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只不过,还是拗不过现实,明星女演员最终成为电影《面具》中的主角。

然后,桐子和安子成为了背景板上的群演。

只不过,我们别忘了,《埃舍尔街的红色邮筒》里没有主角,反而是两个群演——桐子和安子在影片中成为了压过女明星的鲜明存在,多么反电影、反商业的行为啊。

看到最后一幕的时候,这种冲破寻常电影体制的强大感情达到了高潮,让人在屏幕前也忍不住为园子温热烈鼓掌。

最后一幕是《面具》的拍摄现场,明明女明星在表演着重要情节,讲着热烈告白的台词,但反而是这些试镜过程中出现的群演在我们面前穿梭,吸引着镜头和观众的注意。

最后,因为女明星廉价的演技无法让小林满意,也无法让群演信服,整个现场开始暴走。

小林导演在摄影机上看到前女友的身影,开始追着她狂奔。

而桐子和安子决意夺回自己的主角身份,暴打女明星。

小林跑回来的时候已经疯了,但是同时,他找回了自我,疯狂的喊出:" 影机————开拍!",他选择了自己心中的女主角。

桐子和安子像两个自由的女战士一般,替身边的群演发出冲破屏幕的喊声。

最后,她们跑上市区的街头,对着生活中的群演,也就是我们这些路人大喊:所有人,站起来,你们喜欢做没有脸的群演,以一个群演的身份面对着现实生活吗?

不再局限于电影,而是让每个人都勇敢的追求自我,打破虚伪的 " 面具 "。

这一段应该是真实拍摄(日语不行,没找到相关资料 ......),因为能看到路人都是懵逼的状态,最后警察也出面了,拦下了拍摄的镜头。

但不管是真实拍摄还是如何,都看的爽翻了。

在这部影片里,园子温叛逆到了最后。

叛逆了电影的形式,主角不再是主角,群演成为镜头的中心,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

叛逆了日本电影现在商业的,仿佛按订单制作的环境,让烂俗的女明星和指手画脚的欧吉桑都见鬼去吧。

叛逆了现代社会的假面,向麻木的人群发出勇敢的呼号,在混乱的真实之中不停奔跑。

当我们谈论园子温,有人可能会说:" 在我们这种正经影迷眼里,园子温的电影还是不行。"

听到这番话的园子温应该会在一旁窃喜,因为不正经、反电影就是他的生存之道。

他必定会说:" 正合我意,好样的,明天继续拍。"

以上内容由"电影爬虫"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