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2020-12-03

央视曝冠县在基本农田种樱桃领大额补贴,山东成立联合调查组

齐鲁网客户端 12 月 2 日消息,12 月 2 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播发《地占了,钱花了,樱桃呢》节目后,山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省直有关部门和聊城市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赴聊城市冠县调查节目反映问题。下一步,将根据调查情况依法依规处理。调查处理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原题为《山东成立联合调查组赴聊城市冠县调查媒体反映问题》)

【更多阅读】

焦点访谈丨补贴领了、农田占了,樱桃地里却不见樱桃是咋回事?

山东省聊城市冠县从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种植樱桃,获得了不错的效益。2016 年,聊城市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给所属各县都下达了造林绿化任务,冠县借此机会发展经济林,出台了一系列补贴政策,大力扶持发展樱桃产业栽培。2017 年,在东古城、北馆陶两个乡镇就新增了几千亩大樱桃。如今,3 年多过去了,记者前不久去冠县采访,发现那里很多原本应该有樱桃树的地方,樱桃树都不见了。

11 月初,记者来到冠县东古城镇和北馆陶镇走访调查,很多 2017 年种下樱桃树的地块上却不见樱桃树的踪影。

据村民介绍说,2017 年,北馆陶镇和东古城镇紧邻着章卫河大堤的二三十个村庄都种了樱桃,一共有 3000 多亩。现如今,很多地方的樱桃树都死了,有的地块种上了麦子,有的地块一直撂荒着,前不久才有人把荒草处理干净,到现在还没种上农作物。记者沿着章卫河大堤走访了十几个村庄,大部分村庄都没有了樱桃树,只有个别村庄还剩下一些。

这是谁种的樱桃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记者在冠县林业局了解到,2016 年,聊城市要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市里下达任务,要求冠县在 2018 年 6 月以前,新增造林绿化面积 48406 亩。为了完成这一造林绿化任务,县里决定在紧邻章卫河大堤的一侧,建 200 米宽的经济林带。于是,章卫河大堤东侧的东古城和北馆陶两个乡镇就流转出了 3200 亩土地种樱桃,从占地面积上看这可不是个小打小闹的项目,那么,这么大数量的流转土地都是什么地呢?记者来到流转土地最多的东古城镇南李庄村,这里流转了 580 多亩土地。

事实上,不仅南李庄的樱桃林是基本农田,整个章卫河大堤东侧的 3200 亩樱桃林,基本上都是基本农田。按照我国《土地管理法》和《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的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占用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近几年,国家也在相关文件中多次强调,要坚决制止占用基本农田进行植树等行为,要保护好永久基本农田。那么,作为冠县创建森林城市的相关部门,又是如何决定在章卫河大堤东侧的基本农田里种果树的呢?

山东聊城市冠县林业局党组成员朱金国说:" 当时聊城市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实施意见,对土地性质并没有要求。首先安排的任务我们要完成,道路、河渠都有要求的,说做 200 米,就按要求做 200 米。"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在聊城市下发给县里的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的文件中,并不是对土地性质没有要求,而是特别提到要完善土地保障政策,农田林网和水系绿化建设用地由当地政府解决,并纳入林地管理。而且土地利用必须依法行事,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看来,为了完成市里的造林绿化任务,当地不惜违背基本农田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拍脑袋决定在章卫河大堤东侧的基本农田上种果树。如此大的项目,不仅拍脑袋做决策,当地还拍胸脯出台了优厚的经济林奖补政策。

朱金国说:" 奖补资金分三块,100 亩以上的,光奖苗钱每棵 15 块钱;300 亩以上的,奖两年苗钱;500 亩以上的,除了奖两年的苗钱之外,再补助 3 年地租,每亩每年 300 块钱;1000 亩的跟上面政策一样,补充 3 年地租,每亩每年 1000 块钱。"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这个项目上,政府的补贴力度很大。以流转土地 1000 亩以上来计算,第一年给农民的青苗补偿 300 元由政府补贴,每亩每年再补贴土地流转的费用 1000 元,连续补贴 3 年,这些钱由政府直接补贴给农民。另外,还给承包方苗木补贴,每棵树苗每年补贴 15 元,连续两年,也就是说,承包方头 3 年不用承担任何土地费用,还能连续两年领取苗木补贴。

3000 多亩的造林绿化大项目,不惜违法占用基本农田,还给出了相当优惠的补贴政策,最终这个活交给谁来干了呢?据记者调查,东古城镇流转了 1600 多亩土地,承包给了一家名叫瑞安达的公司;北馆陶镇流转了 1500 多亩土地,承包给了一家名叫佰特的公司。记者在网上查到,这两家公司都是在承包土地种樱桃前新注册成立的公司。瑞安达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农作物种植和农产品购销,而佰特公司的经营范围则是樱桃种植与销售,都是专门为种樱桃成立的公司。

但令人奇怪的是,当记者找到两家公司时,他们表示,此前都没有种植过樱桃,更谈不上有种植和管理樱桃树的经验。

山东冠县佰特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技术负责人闫光力说:" 我以前没有种过樱桃,种过 15 年苹果树,咱这儿都没有种过樱桃。"

山东冠县瑞安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李刚印说:"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种植这一块业务我也懂一点,不能说全懂,都是我在网上咨询,网上查树什么时候剪,然后雇人过去剪。"

像这样的两家没种过樱桃的企业,是怎么承包了这么大片地来种樱桃的呢?

山东聊城市冠县北馆陶镇副镇长姚振军说:" 公司怎么选,这么长时间我也想不起来了,有三四年时间了。我是直接跟公司接触的,公司什么时候成立的,经济实力怎么样,我不了解。"

到底这样的两家公司是怎么招来的,两个乡镇始终没有说清楚。据了解,2017 年,两家公司在流转来的 3200 亩地里种上了樱桃,刚开始长势还算不错,第三方公司 2018 年和 2019 年两次对种下的樱桃树进行了验收。两次验收过后,当地连续两年分别给两家公司发放了苗木补贴。

2018 年和 2019 年,两家公司连续两年从当地政府领取的苗木补贴约 470 万元,可补贴发放完了以后,问题来了,两家公司种下的樱桃苗都不约而同出现了苗木死亡的现象。

据技术人员说,北馆陶镇佰特公司的樱桃树因为虫害,树苗死了一多半,而东古城镇瑞安达公司对樱桃树苗死因则另有说法。

李刚印说:" 技术不能说不欠缺,自然灾害这一块也很厉害,寒流、暖冬这一块,虫蛀、虫咬各方面原因,不能说管理出现问题,但是自然因素比较大。"

由于不懂如何应对樱桃栽种和管理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樱桃树死了大半。从 2019 年开始,两个乡镇两家公司分别把没有死的樱桃树苗集中移栽到了几片地块,这就出现了此前记者看到的,大部分种樱桃的村庄没有了樱桃树的情况。

据当地估算,北馆陶镇当初种下的 1500 多亩樱桃树还剩 600 来亩,东古城镇当初种下的 1600 多亩樱桃树也只剩七八百亩。

这两个乡镇从 2017 年种下 3200 亩樱桃开始,倒是拿出了不少钱,给农民的青苗补贴费 96 万元,每年每亩 1000 元的土地流转费连续补贴 3 年 960 万元,给承包方的苗木补贴费约 470 万元,三项加起来政府支出超过 1500 万元。

看来冠县这个规模不小的樱桃种植项目在设立之初,没有考虑到种植的风险,对承包方也没有经过认真核查,在和两家公司签订的合同上,没有针对苗木死亡的情况作出约定,也没有更多的限制条款。也就是说,为完成创建森林城市的绿化项目,3200 亩樱桃只要种上了,当地就算完成任务,老百姓有补助,企业还能拿到补贴。至于验收后苗木是死是活,似乎没人关心。现在,3200 亩樱桃只剩下 1000 来亩,其它流转的土地又陆续退回给了农民。政府的钱花了,项目做完了,树,一多半都死了。

乘着政策的东风,发展当地的经济,本无可厚非。但从章卫河大堤外侧建设 200 米经济林这件事情来看,不仅涉嫌违反土地政策,而且从招标到种植再到管理也是一错再错,造成如今樱桃地里不见樱桃的问题,劳民伤财。现在回过头来看,再好的政策,再便利的条件,都应当严守法律底线,都要进行充分的调查论证,对可能发生的风险进行预估,设计可行性方案,才能避免一些 " 事前拍脑袋决策、事中拍胸脯保证、出事后拍屁股走人 " 的 " 三拍 " 情况。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齐鲁网、央视网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