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虎扑足球 2020-12-02

马拉多纳儿子:父亲效力过的球队都该退役 10 号,包括巴萨

虎扑 12 月 02 日讯 ? 在接受《马卡报》的采访时,马拉多纳的儿子小迭戈 - 马拉多纳表示:" 我认为我父亲效力过的球队都应该退役 10 号球衣,包括巴萨。"

你状况如何?

" 很糟糕,我很难入睡。我已经忘记了一下子就睡着的感觉了,我闭上眼睛但是大脑无法放松,我都是尽可能地睡一下。"

你之前没能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这是最令你难受的事情?

" 是最糟糕的事情,父亲离世,我却不能与他待在一起,不能与他告别,甚至不能和家人待在一起…这 15000 公里的距离问题不好解决。"

你当初是如何得知这事的?

" 很不幸的是我当时正在住院。然后我就开始收到一些消息,我很快就给布宜诺斯艾利斯那边打电话了。我一直打,直到他们接了我的电话,然后他们告诉了我发生了什么。"

你打开电视看了吗?还是说你完全不想做任何事情?

" 我当时打开了,但是现在我是尽量不去看电视了。我想试着远离这些消息,服丧是很私人的事情。"

你也踢球,而且期待以后执教,是马拉多纳的孩子中最爱足球的儿子,你与他一起分享了很多足球经历

" 我们两人都很爱足球,能够与他一起看球是非常美妙的,是无法解释的,我曾与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一起看球!足球让我和他的关系变得紧密了许多。"

与马拉多纳一起看球是怎样的感觉?

" 他认识所有的球员,然后我会有自己的看法,他会有他的。最终基本上一直都是他是对的。我很享受我们一起看球的时光,因为之前我有多年时间没能与他一起这么做。我与他一起看了很多比赛,看那不勒斯的,看国家队的…他会讨论谁该上,谁不该上,我从来不会反对他。我们关系一直都很好,我从没有与我的父亲争吵过。"

他之前是否对于自己成为教练而感到兴奋?

" 我们聊过很多次这事,他和我说过这份工作是怎样的。他在足球场上时总是开心的。"

疫情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使得他无法待在拉普拉塔体操的更衣室里?

" 这次的疫情是影响了所有人的,也影响了他。当人无法参与自己的工作时,那是受折磨的,他就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你们最后一次谈论足球是什么时候?

" 我总是会与他聊天,我们会聊体操、那不勒斯…我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在最后一个月的时间里你有感觉到他很悲伤吗?

" 是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去做最坏的打算。我们所有人之前都清楚他的情况是怎样的,但是我们总是希望能够尽力振作。我之前就很害怕,但是就是出于对死亡的天生恐惧,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你的父亲走得太早了

" 这是我不能够接受的事情。我无法接受。他本来还可以与家人一起享受多年时间。这是一件我不知道未来某天自己能否接受的事情。在这样的年纪失去他…人生就是如此。"

从现在起,你的生活将如何继续?

" 我会继续像之前一样,我想要成为教练,但是个人方面,一切都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我无法拿起电话和我父亲聊天了,这是让我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很不幸的是我的父亲已经走了。"

之前有过关于马拉多纳身边人不让其他人与他接触的流言,你是想与他联系的时候就能够与他联系吗?

" 我从来都是想和他说话的时候就能够与他说话的。不过确实,当他不想要理任何人的时候,他是不会和任何人说话的,也不会和我说话。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不想要去参与到批评、争议、这事情是好是坏等等的讨论中,我现在是在处理其他事情,我需要去处理更加重要的事情。我的首要任务就是从这样的伤痛中恢复,并且治好这个肺炎。我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出门了,我现在不想要任何争议,不想要任何麻烦事,也不想争论闹事。"

你想要远离一切之后的事情:继承…

" 我想要自由选择如何为我的父亲哭泣。我认为沉默和少说几句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我们聊聊足球,谁是激励你的教练?

" 有三位教练我很喜欢,对我来说,第一人是瓜迪奥拉,因为他的风格是我的模板,我是很乐意去参加一次他的训练的。我研究了他很久,他的风格让我着迷。我希望能够认识他以及他的助手利略,人们和我说利略是非常崇拜马拉多纳的人。"

" 然后我还喜欢贝尔萨和穆里尼奥,我对穆里尼奥有特殊的感情,因为他是我父亲的朋友,他是赢家,但是瓜迪奥拉在我的标准里是第一人,希望我有一天能够与他打招呼。"

你喜欢梅西之前那天的致敬吗?

" 非常喜欢,那让我非常激动。这些天都是令人激动的时间,梅西的致敬非常特别,非常美妙。那让我非常感动,他的致敬让我哭了。还有那不勒斯的、体操的胜利、博卡的致敬,达尔玛当天在场…这些都是令人感动的。"

在你看来,应该退役 10 号球衣吗?

" 我认为在他效力过的球队里应该,包括巴萨。我对此毫不怀疑。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是次要的,我现在只想要专注在这个艰难的时刻里,我希望能够快速度过,或者我不想要快速度过…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希望怎样了。"

你希望尽快飞去阿根廷吗?

" 我的情况取决于医生,在我能够离开的时候,我想要坐飞机去阿根廷,去与我父亲告别,去给他一个拥抱,虽然说已经不可能像我曾经想要的那样拥抱了。也许是明天,是一周后或者两周后,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区别的了,因为很不幸的是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

[ 来源 : ]

以上内容由"虎扑足球"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体育频道

体育频道

走进体育世界,领略竞技人生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