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2020-12-01

丈夫咒患癌儿子赶紧去死!她想到了邻居孩子溶解在玻璃杯里的安眠药

监狱中服刑的吴云霞至今也不知道儿子去世的消息,案发前,她曾经发微信跟闺蜜说:" 儿子以后如果不好,我就跟他一起走。"

被生活压垮的女人

46 岁的吴云霞是浙江省瑞安市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2016 年,19 岁的儿子杨家宝被医院诊断出骨癌。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给吴玉霞一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杨家宝查出来得了癌症的时候,丈夫杨加明处于无业状态,吴云霞还在打一份小工。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吴云霞辞职,带儿子看病,照顾儿子。慢慢地,巨额医药费和一家三口的生活费逐渐让他们坐吃山空。巨大的压力让吴云霞患上了失眠症,平时,她习惯吃完安眠药才能睡着觉。每隔几周,她会在瑞安市第五人民医院开药。

杨加明与吴云霞关系不好,经常吵架,据小区小卖部李姓老板娘回忆:"他们家吵架时,杨加明都是喝了酒的。他俩关系不好,经常吵架,那男的就会在家里砸东西,还打女人。听说有一次,他俩吵架,杨加明想把儿子掐死,后来吴云霞用开水将杨加明下体烫伤,这件事还报了警,飞云江边派出所还出警了。"

吴云霞的妹妹知道姐姐和姐夫长期争吵的原因:"姐夫不顾家,不出门找工作,也不关心儿子杨家宝的病情。"

杨加明喝酒后不但打吴云霞,也打杨家宝。因为遭遇父亲的家暴,杨家宝报过几次警。杨加明喜欢赌博,输了钱就会向吴云霞或者母亲贾志荣要钱。

几年前,杨加明向吴云霞提出离婚。吴云霞怕离婚之后给儿子治病的钱会少掉大半,自己又没有工作,而儿子杨家宝当时不希望父母离婚,想要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吴云霞就没有同意离婚。在吴云霞的亲友看来,杨加明真的拿住了吴云霞的死穴,作为母亲和妻子,吴云霞真的要被生活压垮了。

2018 年 4 月,在北京某医院门口,面对医药费的巨大压力,杨加明又对吴云霞破口大骂。杨家宝住院期间,一直是吴云霞陪伴左右,母子俩感情甚笃,父亲则经常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就消失不见。面对父亲的责难,杨家宝为母亲帮腔。这一帮腔不要紧,杨加明竟毫不手软地打完儿子,又打了老婆,然后扬长而去。

为了儿子,吴云霞一直忍着。有段时间,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一根导火索,她可能就这样过一辈子。然而,那根导火索还是被点燃了。

多年夫妻持刀相向

2018 年 7 月 18 日,吴云霞带着刚结束化疗的儿子杨家宝从北京返回瑞安。这一次治疗归来,压在吴云霞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暂时放了下来,因为杨家宝手臂上的癌细胞被切除了。

得知杨家宝治病回来了,吴云霞所住小区便利店老板的小儿子便来到杨家玩。大人们一没留神,小孩子便把吴云霞平时锁在密码箱里的安眠药拿出来在手上玩耍,孩子把药放在玻璃杯里溶解了,还扭头向吴云霞笑着说:" 阿姨,吃药啦。" 正在做饭的吴云霞也笑了,并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儿。那个玻璃杯一直放在一层前间餐厅的桌子上,杯里的水也没倒掉。

7 月 19 日夜里,杨加明像过去很多个酗酒和赌博的夜晚一样,没有归家。20 日早晨,一身酒气的杨加明回到家,看到卧室里的儿子,他像触了霉头一样,扯起嗓门就喊:" 败家子,家里的钱都给你用光了,我们住的房子以后也会被卖掉给你治病!"

在一旁切着丝瓜、准备做饭的吴云霞,看到醉酒归来的丈夫,听着他数落生病儿子的声音,一瞬间,她对眼前这个相处 20 载的男人的恨意到达了顶峰。

到了 20 日中午,吴云霞越想越气,此时,她想起 18 日便利店老板孩子无意间将安眠药溶在玻璃杯里的事情。因为丈夫平常习惯用铜锅烧饮用水,于是她将那个装有安眠药的水倒进烧水的铜锅里。

杨加明看到吴云霞,又开口找她要钱,吴云霞冷脸回应道:" 我哪有钱,你天天赌,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见状,杨加明破口大骂。不一会儿,杨加明骂累了,吴云霞果然听到了他倒铜锅里的水及放杯子的声音,判断他是喝了铜锅里的水。之后,杨加明就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倒头就躺在一楼前间的沙发上睡着了。

十几分钟后,杨加明醒来,又开始骂骂咧咧。" 是不是安眠药不够量?" 吴云霞又去一楼后间找来四粒安眠药放进铜锅里。待药物溶解后,吴云霞倒了一杯有安眠药的水给杨加明,杨加明接过去就喝掉了。" 饭菜(熟)还有一会儿,去沙发上再躺会儿吧。" 被吴云霞安排睡下之后,在两次安眠药的作用下,杨加明睡熟了。

看到杨加明已经熟睡,吴云霞疾步走去卫生间拿了一枚刮胡刀片,割了杨加明的颈部。杨加明突然从睡梦中醒来,条件反射用手挡了一下。吴云霞吓得把刀片掉在了地上,随即拾起,补了一刀。杨加明被彻底惊醒,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推开吴云霞,跑向厨房,从灶台处拎起了铁锅,砸向吴云霞。

打斗中,杨加明抄起厨房里的刀砍向吴云霞,而此时他服下的安眠药渐渐起作用了,加上已受伤,他的力气比平时小了很多。吴云霞趁机夺过杨加明手上的刀,在夺刀过程中,吴云霞的脸手等处均被杨加明砍伤。就这样失去理智的两个人不断打斗。不知过了多久,杨加明倒地不起了。吴云霞看到杨加明血流满面的身体安静了,才害怕,开始哭泣。

下午 2 点,杨家宝在一片浓烈的血腥味中醒来,他看到只穿着短裤的父亲躺在血泊中,满身是血,一旁的母亲在低声哭泣。吴云霞只跟儿子说,杨加明赌输了又问自己要钱,发生争吵后,他拿平底锅砸了自己脸,在反抗中自己最终误杀了他。

杨家宝慢慢踱回房间,坐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吴云霞也站起身,把地上的血拖干净,她用一块毛巾将地上的血水吸走,扔进了装垃圾的铁桶。吴云霞告诉儿子:" 我脸上、手上等处都被你爸用刀砍伤了,你去后面的便利店买些创可贴给我。" 还未穿上衣服的杨家宝,就站在自家后门窗户里面向便利店老板娘的儿子要了十几个创可贴。面对便利店老板娘的追问,杨家宝撒谎说,父亲受伤了,母亲去外婆家了。

晚上 10 点多,杨家宝带着从医院里包扎完伤口的吴云霞,来见自家的几个长辈亲人,吴云霞声泪俱下地向家人们描述了事情的经过。在家人的建议下,吴云霞同意投案自首。

长期家暴埋下祸根

7 月 20 日晚 11 点 30 分许,吴云霞到瑞安市某派出所投案,公安机关于 7 月 21 日立案。经鉴定,被害人杨加明符合颈部遭锐器砍切致左侧颈动脉、颈内静脉断裂,右侧颈内静脉破裂大出血死亡;吴云霞主要损伤为耳朵、面部、四肢、右胸背部软组织挫、擦伤,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12 月 17 日,该案报送至温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吴云霞到案后,温州市检察院检察官叶丽芳审查案卷并提讯吴云霞,得知安眠药是案发前一个月左右,她在瑞安市第五人民医院买的。

" 要不是为了儿子,我早就不想跟他过了。我压力太大了,结婚 20 多年,他从没尽过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他没有工作,儿子生病后,赌博和酗酒更加厉害,一喝醉就打我和儿子,我身上经常被他打出淤青。" 吴云霞提及丈夫,泪水涟涟。

"有时候我实在没钱给他,他就咒我儿子赶紧去死。我们唯一的儿子,才 20 岁,他做父亲的怎么这般狠心!我是杀了他(杨加明),但我不是故意的,他又想打我,我是在防卫中失手杀死了他。"

" 最可恶的是,有一次他还拿着给孩子治病的救命钱去赌博。" 奶奶给孙子治病的钱一直在吴云霞的手中管理着,杨加明因为赌博,拿走了一半。

一开始,吴云霞并不承认自己是故意杀人。在侦查阶段她共做出 7 次笔录,关于作案经过的供述虽然前后不一致,但整体上对自己故意杀害杨加明的事实供认不讳,经历了隐瞒给死者喝安眠药的情节到坦白的过程。经查,吴云霞与死者系夫妻关系,因为死者平日里有赌博喝酒的恶习,且儿子因为生病需要家庭长期的经济支出,夫妻双方因相关家庭琐事经常争吵、打架,最终导致一场悲剧发生。

从吴云霞归案后的表现看,其供述先从正当防卫的辩解、到交代作案动机,再到供述具体作案过程,符合一般犯罪人归案后从逃避侦查、避重就轻到如实供述的心理变化过程。

2019 年 4 月 26 日,温州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吴云霞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杨加明违背家庭义务,时有打骂妻儿的行为,使被告人身体及精神上感到痛苦,损害了她的身体健康和人格尊严,构成家庭暴力。被告人因为遭受家暴并长期患有精神、睡眠障碍,还要照顾身患重病的儿子,在生理和精神上均承受了巨大压力,导致了家庭悲剧的发生。被告人取得了儿子杨家宝的谅解,有自首情节,对其予以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吴云霞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酌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等经济损失共 20 万元。当事人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今年 6 月,杨家宝因为癌症发病而离世,而吴云霞至今也不知道儿子已去世,亲戚们都瞒着她。

检察官叶丽芳告诉《方圆》记者:" 本案判决最终认定本案在起因上存在家暴因素,分析本案中被告人与其丈夫的关系,折射出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家庭伦理问题,体现了家庭成员之间的经济关系、社会关系、伦理关系,反映出女性和一些家庭弱者的社会地位、家庭地位等问题。"

叶丽芳希望广大女性能够吸取此案的教训,及时唤醒自己的依法维权意识,树立法治观念,充分利用反家庭暴力法等救济手段保护自己,不要让冲动毁了生活。(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方圆 文字编辑:肖雅文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