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ZAKER石家庄 2020-12-01

当年变性被父母抛弃抑郁差点自杀的她,现在惊艳夺冠新西兰小姐!

最近,一个叫 Arielle Keil 的女孩在新西兰创造了历史。

她不但以菲律宾裔的身份在新西兰洲际小姐选美比塞中成功加冕,同时也是这项选美比赛历史上第一个变性人选手。

这在新西兰选美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和她同台竞争的佳丽,几乎都是天生的白种人美女。

比如,另一位引发瞩目的优胜者 Sydney Batters,就是一名 19 岁的白人护士,年轻的发光且白的发光的那种。

以 26 岁的年纪 + 变性人的身份登台竞技,可想而知 Arielle 的成功是多么来之不易,某种意义上,她是一个绝对的开拓者。

" 感觉非常梦幻,"Arielle 说。" 我每天都要掐自己确认这是真的。我牺牲了很多,非常努力地工作才取得了现在的成绩,所以我非常感激。"

现年 26 岁的 Arielle 出生于菲律宾达沃市,这位于 2020 年 10 月 12 日加冕的变性选美皇后是菲律宾裔和德裔,但她从记事起就跟随父母在新西兰奥克兰生活。

尽管曾经是个真刀真枪的汉子,当她和其他几个美艳的洲际小姐一起站在了最闪耀的聚光灯下,毫无违和感。

她的故事一经报道,就引发很多关注。

Arielle 在社交媒体脸书和 ins 上收获了大量的粉丝,很多人说," 她做了我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

" 这其实也证明了,美丽最终其实是一件关于你对自己是否感到自豪,以及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的事情!恭喜!"

" 新西兰这回终于为变革迈出了一大步,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们一定也可以从这个事情中受到很大启发!"

然而有一条评论,则道出了 Arielle 成功背后,异常悲伤的过往:她被家人抛弃过。

" 她看上去是那么的迷人,她的家人应该为抛弃她感到惭愧。"

Arielle 火辣的身材和自信的笑容,使人难以想象她曾经无家可归,并且尝试自杀。

对于 Arielle 来说,成长中的每一天,都曾经十分窒息。

在菲律宾的文化背景下,作为一个男孩生活无疑意味着各种便利,但 Arielle Keil 却感觉身在牢笼。

因为,和大多数性别认知障碍的人一样,Arielle 从小就感觉自己的男性身体里囚禁着一个女孩的灵魂。

从小面容清秀的他,表面上是一个身材匀称的小帅哥,但他一直知道,这都是假的。

" 或许从前 100 个人看到我都会认为我就是一个男人,但当我照镜子时,我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精神上、身体上、情感上。"

然而即便是在相对开放的奥克兰,跨性别群体仍然是一个难以被社会普遍接受的少数群体,Arielle 的生活中也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对象。

"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足够的认知能去理解变性人意味着什么。"

" 我只是知道,我的灵魂是个女孩,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成为一个女孩,而不是由我出生时候的身体决定的。"

整天担心被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被迫装出男人的动态举止,已经累炸了。

但更心累的是,自己的父母是极其虔诚的天主教徒,作为一个跨性别者,每天都心惊胆战,因为她明白,一旦坦白,一切就完了。

" 公开自己的变性人身份似乎比公开出柜更可怕。"

Arielle 的父亲来自达沃,而她的母亲是菲律宾裔德国人。即便他们已经有了一些海外生活的经历,甚至从菲律宾早早定居在西方人聚集的新西兰,在观念上依旧十分保守。

在他们的认知里,是无论如何搞不懂,那个英俊帅气的安德鲁,怎么突然就天天开始吃神秘的药物,并且皮肤越来越丝滑,神态也越来越妩媚,不时地推脂抹粉开始踩高跟 .......

在天主教的概念中,随便伤害自己的身体,或者有改造自己身体的这种想法都是不被允许的,甚至是会下地狱的。

" 我爸从小就被培养成极端保守的天主教徒,所以他坚信,像我这样的人,无疑是邪恶的。"

" 可是,我已经在错误的性别中忍受了很长时间,我也不想把宝贵的二十多岁的时光,继续浪费在错误的身体里。"

终于,Arielle 感到所有的忍耐都到了极限。

23 岁的某一天,她向家人坦白了自己想要做变性手术的想法。

然而,家人给出的回应却不是像很多电影和电视剧里的情节那么皆大欢喜。

对于老父亲和老母亲来说,变性远远比出柜,更让他们难以接受。

当父母发现她正在给自己注射那种药物不是什么营养素,居然是雌激素时,他们震怒了,并且给了 Arielle 两个选择——停止注射那玩意儿,或者从家里滚出去。

那天晚上,她把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地塞进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里,然后走到了大街上。

" 我最后一次见到我妈妈是在我被她踢出家门的时候,我们已经三年半没有联系了。我很难过,生命中有太多的东西不能和她分享。"

比起断绝经济来源,失去舒适的生活环境,更让人心寒的无疑是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孤独。

" 那些接受转变性别治疗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我宁愿作为一个女人在地狱过活,也不愿顶着男人的外表过轻松的生活。"

她不得不与严重的抑郁症作斗争,并考虑过自杀,但最终她还是挺了过来 ……………

那段时间里,她一度无法离开自己的房间。

" 或许我可以离开我的床,但是我却无法走出自己的房间,我好像病的很重,然后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要么活下去,要么就此结束,那个声音一直在说,我必须要做出选择。"

然而,幸运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奥克兰的一个教会收留了她,让她感觉到自己没有被上帝抛弃。

" 那时候教会的神父告诉我,想要成为一个女人这并没有错,也绝对不会下地狱。"

虽然新西兰的卫生系统确实允许慈善机构资助跨性别者做变性手术,但得到批准的过程却十分漫长,可能一个不小心,就熬到三四十了。

最终她攒够了 15000 美元,去泰国完成了全身从上到下所有的项目,包括乳房植入手术和生殖器官的再造。

不久后,她看到了新西兰洲际小姐选美大赛的消息,看着往届那些艳光四射的姐妹们在秀台上为自己的家乡争光,她内心感受到很大的触动。

或许争取去参加这样盛大的赛事,本身对于 LBGT 群体来说,就是向前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 人们总是以为选美比赛的女孩们都是在维持一种和谐快乐的气氛,并且脸上挤出的都是假笑,可是当我站在舞台上的时候,我才知道大家是多么的真诚。"

Arielle Keil 的辛苦努力,最终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如今的 Arielle Keil 已经找到了一个创意广告的工作,同时也在攻读时装设计学位。

她也将和另外两个妹子一起,再次出征,代表新西兰参加今年 12 月在匈牙利举办的 2020 全球洲际小姐大赛。

涅槃重生的她,也找到了很多欣赏她爱她的朋友 ……

初次的荣耀并没有让她懈怠,为了能够继续为新西兰争光,她的身材已经锻炼到性感的天花板 ......

而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鼓励更多的跨性别群体勇敢的去生活。

" 于心无愧去做你自己吧!"

比其他人的认可,对于她来说,更重要的是自我接受,这才是她能够赢得这次选美,并为跨性别群体创造里程碑式胜利的关键。

在接受英国新闻社采访时 Arielle Keil 表示:" 当我 70 多岁,或者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去做变性手术,我一定会极其懊悔和痛苦。"

" 我想,假如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如果有像我这样的人来肯定我或者与我交谈,那会对我有很大帮助,因为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身边没有任何跨性别的先驱,变性似乎常常是某种令人失望的选择。"

随着 Arielle 的努力,家里的部分成员已经开始渐渐地接受她,但唯独她的妈妈始终不怎么想得开,一直对她避而不见。

" 圣诞节快要到来了,最近几年我在圣诞节都十分痛苦,我很希望,有一天妈妈能够原谅我。"

" 好消息是,我爸爸现在完全接受了我作为他的女儿,我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为我感到骄傲,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为我自豪!"

希望不久的将来,Arielle 也可以跟妈妈达成和解,早日取得更好的成绩 ……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8929745/Transgender-woman-26-crowned-Miss-New-Zealand-despite-disowned-family.html

https://goodsauce.news/foreign-dude-crowned-miss-new-zealand/

…………………………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编辑:力洪

责编:杨帆

以上内容由"ZAKER石家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