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兽楼处 2020-11-30

盛会过后,“烂尾楼之都”

十年前新版《三国》首播,第 32 集徐庶跟刘备说,襄阳城外三十里,有一片山野名叫隆中:

住着一位当代奇才。

这集播完的几天后,河南南阳的市民们扶老携幼来到了南阳卧龙岗前的武侯祠。大家不但一起背诵 "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还抬出了一台电视,当场砸了个稀巴烂。

后来,罗永浩在西门子中国总部门口复制了这个节目,不知道有没有给版权费。

山东人诸葛亮跟刘备打工之前,房子到底买在哪里,南阳和襄阳争了一千多年。两个地方都有全套的武侯祠、隆中故居、卧龙岗别墅。为了确权,牌匾都用血红大字书写。

那一年,南阳 GDP 接近 2000 亿,比襄阳多了一大截。刚从福建泉州接过全国农民运动会大旗的他们,要大干一场,让襄阳看看到底谁才是躬耕之都。

农运会南阳连续申办了多次,他们等了十几年。上一次河南举办全国性综合运动会,还要追溯到建国前。市领导视察农运会筹备工作时,喊出了三个一切:

一切围绕农运会,一切服从农运会,一切服务农运会。

在 " 三个一切 " 的指导下,城区近百平方公里的区域内 80 余项市政工程同时开工,老百姓的经济适用房被拆掉修了新闻中心,上千亩快成熟的小麦被拔光搞了绿化,轰隆隆的机械洪流清走了垃圾和养殖场。

"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 的抗议声里,南阳 2010 年的城建投入,相当于过去 30 年的总和。

十年过去了,诸葛亮在哪儿躬耕还是没有定论,南阳在网络上却有了全新的名字:

烂尾楼之都。

1

从南阳火车站出来,走一段就能看到一个杂草丛生的烂尾工地。有的是没门窗的大楼,有的是盖了一半的工地。这里面比较有名的就是最近总上新闻的铂金时代。

新华路和文化路交叉口,一大片工地门口贴着一副标语:

精雕细琢铸铂金大厦,科学管理展企业形象。

铂金时代 " 精雕细琢 " 了八年,业主们在经历烂尾维权、筹资自救、涨价、被地产商送进大牢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后,交付日期据说就在下周。

浩南走在街上,随便拦住一位老深儿,都能讲半天的烂尾楼故事。

2012 年 9 月 16 日,第七届农运会在有着 " 小鸟巢 " 之称的南阳市体育馆开幕。开幕式演员超过 5000 人,光是武林高手,就请了 3000 多个。那时候南阳马保国还没火,大家主要是来看宋祖英唱主题曲《中原担当》的。

那一年,农民工徐达掏空了六个钱包,全款买了一套中达天汇家园的房子;老田用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加上贷款,买了铂金时代;在郑州做生意的刘浩买了藏珑小区,又在大新置业的裕达置业下了 5 万定金;何悠则为自己拿到一个房管局团购房名额而窃喜不已。

他们和无数南阳人一样,都相信新华字典上关于 " 前途 " 的例句:

我们都拥有光明的前途。

为了农运会,财政捉襟见肘的南阳默许地产商们未批先建,换取企业垫资修建农运会急需的基础设施、酒店等等。

比如中达地产。一份判决书显示,2012 年 5 月中达和政府签订过协议,进行城中村改造。作为交换,政府允许中达低价拿地,还可以:

边拆、边建、边销售、边完善手续。

这就是著名的 " 四边协议 "。

南阳政府到底签了多少个四边协议,到现在都是个谜。农运会之前的五年,南阳拆除建筑 550 万平方米,5 万多人被拆迁,中心城区扩大了三分之一,房价也翻了一倍,从 2008 年的 2500 元一平米,涨到 2014 年的 5000 元一平米。

在突然出现的上千家房地产公司里,很多老板没干过房地产。有的上面有人,就是公务员下海;有的人嫌银行贷款太慢,直接搞起了民间融资。

比如有以前做冷库生意的老板,风口来的时候,通过自己的担保公司,融资 4 个多亿搞开发;从建设局下海的老板赵明云搞了十几个项目,他的名言是:

靠自有资金不可能发展,银行不贷款;要生存,只能从民间找钱。

地产老板们没有吃独食。2014 年,有一份地产公司为南阳官员们发福利的清单传出。从区征收办到派出所,从街道办事处到土地局、规划局,老板们见佛就拜,耍得有模有样。

后来,组织从房管局一把手家里搜出大量现金。不久后,两位副职也被组织带走了。法院的判决书里,房管局领导们给地产企业开一次绿灯:

最低只需要 2 万块钱。

进去的人留下的问题,还得在外面的人帮着解决。南阳政府 2014 年摸排烂尾楼情况后,列了一个问题楼盘清单,总共有:

302 个。

处理相关事宜的组织,被老百姓亲切地称为 302 工作组。

但实际数字比 302 多得多。一份内部呈批件显示,仅 2019 年 8 月,南阳又有 19 个楼盘被划入整治范围。

南阳两个城区总人口,也就 200 万。

2

2014 年 6 月,几个北京来的记者走进了南阳市三杰地产的建筑工地。在工地现场,他们发现工人们正在将一根根粗钢筋拉细。

这种非洲人进去亚洲人出来的技术,上了央视《焦点访谈》。巨大压力下,南阳市政府叫停了全市新修项目和建筑,全面摸底排查。

半年时间,全南阳的楼盘都被死死按住。就是因为这件事,高息揽资的开发商,一个接一个资金链断裂。

拆迁补助也被突然提高了。不少居民重新搬回拆迁地,这让拆迁难度陡然加大。亿安天下城的开发商,找了一群艾滋病人恐吓居民拆迁的事情,又一次让南阳霸占了头版。

2015 年,许多楼盘到了合同上约定的交房时间。很多业主们才发现,他们的家烂尾了。

这其中就包括老田以每平米 6000 元买的铂金时代。铂金时代没拿预售证,这在当时的南阳非常普遍,老田付了 40% 的房款,签订了购房协议,并期望在手续完善后,自己能通过银行贷款。

这一等,就是八年。有两个孩子的他实在无奈,2017 年通过民间借贷、信用贷凑了 58 万元,买了现在的住房。

买的时候我只要求,第二天就给我钥匙。

后来,铂金时代的业主们自发成立自救委员会,通过号召大家补齐尾款方式筹集资金 7000 多万,修好了两栋大楼。

在业主们看来,这已经是开发商占便宜了。毕竟在南阳,修好的房子更好出售。但开发商四友公司不这样认为,他们要求业主们加价:

每平米加价 845 元。

开发商甚至以敲诈勒索罪,将 5 位铂金时代的业主代表送进了看守所。通过业主联名,缴纳保证金等方式,5 个业主才得以取保候审。老田告诉我,业主们联名那天,一位被抓业主的父亲长泪滚滚:

房子我们不要了行吗!只要人回来就好。

老田还有个哥哥,因为要开发黄河时代城小区,家里被拆迁,安置房也烂尾了,甚至连拆迁工程都还没有完成。老田的哥哥带着孩子已经在外漂泊 8 年多了,至今还在租房。

上个月,50 多岁还在跑出租的哥哥给他打电话,自己又要搬家了。

在烂尾楼之都,铂金时代的业主们竟然算幸运的了。中达天汇业主徐达以每平米加价一千元的价格,向开发商妥协了。

徐达今年 40 多岁了,带着年幼的孩子暂住在亲戚家中,靠给人做室内装修等零工为生。加价的十多万是他东拼西凑的。

但加完钱后,徐达的房子依然只露出个地基,钢筋已经放坏了。

从 2015 年至今,他已经跑过无数次信访办、开发商。然而他买的新房依旧没有能住上:

我买的时候父母健在,现在父母都去世了,我还是没住进去。

开发商中达也觉得委屈。他们 2012 年和政府签了协议,政府答应他们一边卖房一边完善手续。但几年后房子卖出去了,当初许诺低价批的地严重缩水了,为安置更多业主,他们将修好的绿化和道路拆除,用来盖房子。

中达当时才卖 1800 元一平米。业主不少和徐达一样,是进城务工人员或农民,30 多万的房款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生的积蓄。

更多的项目,想加钱都没办法了。

在郑州做生意的刘浩购买的藏珑项目已经被法院查封,开发商峪青公司此前通过民间集资 4.1 亿元,至今欠款 2.3 亿元。

4.1 亿中,有 1.85 亿用来购买了藏珑的土地。这片地原本是南阳国企金冠抵押给银行的资产,经过拍卖被峪青拿下。但由于金冠欠缴税费,峪青也不愿意缴纳,藏珑的土地手续都还没有完成。

除了烂尾楼,还有很多人拿不到房产证。阳光花园、华兴园 …… 业主们从购买婚房到孩子长大,也没看到那本红色封面的证书。

更滑稽的是,连南阳房管局的团购房也同样烂尾了。他们团购的小区美丽佳苑开发商已经宣布破产,法院宣布查封了该小区。

房管局的业主们想要自救,也都无从解决。

在南阳街头," 五证齐全 " 成了最硬的广告宣传词。

3

2012 年 9 月 22 日,第七届农运会结束。盛会给南阳留下了,除了规格直逼首都的新闻发布中心,形似鸟巢的体育中心,还有一座崭新的城市。

但自此之后,南阳的发展就像搏击场上的马保国一样踉跄,一直为农运会的激进和狂飙买单。"302 指挥部 " 使尽浑身解数,现在还有近百个楼盘等待解决。

在政府的文件里,这些烂尾楼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农运会后续遗留问题。

今年 9 月,河南省发文给南阳市,要求赶紧解决 43 个问题楼盘和 58 个容缺办理的楼盘。前面 43 个楼盘,要求在 11 月底办证交房。

现在已经是 11 月 30 号了。留给南阳有关部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铂金时代在网上发酵后,开发商给老田们的回复是:加价不收了,下周三交房。

就像贾会计的 " 下周回国 " 一样,开发商过去几年已经很多次这样通知他们了。老田说:

已经莫啥信心咧。

果然,今天是 " 下下周一 " 了,房子依然没影儿。

而且,还在有人不断入坑。

尽管南阳市政府曾明确发布风险通知,要求大家不要购买问题楼盘。但架不住价格的诱惑,烂尾楼盘依旧有新入坑者。

比如钓鱼台项目,就因为比周边楼盘价格都便宜,还有人在烂尾后继续购入。 南阳中州西路的芙蓉里,只拿到了 5 栋楼的预售证,但不妨碍他们已经收了 8 栋楼的钱。河南人曾有一句戏言:

老的坑怕了,小的长大了。

在南阳农运会的闭幕式上,吉林松原市接过了下一届农运会的会旗,但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这个被称为全国最大的农民运动会的盛会,悄无声息地停办了。

南阳农运会成为最后一届,一场盛会过后,那个久久不愿离去的人,注定独自面对那一片狼藉。在农运会筹备阶段,南阳的一位领导曾经对《南方周末》说:

中国老百姓都是最淳朴,最知道感恩,最顾大局的老百姓。

以上业主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兽楼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